時墨寒 作品

第8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諷程處亮的人目瞪口呆,臉上寫滿驚駭,彷彿剛剛發生的事情超越了他們的認知。這時,全場陷入一片寂靜,人們的目光全部不約而同地集中到程處亮身上。這個年輕人太了不起了!小小年紀,竟然在萬人大比中脫穎而出,成為魁首。這在左驍衛的建軍史上,是前無古人的!此戰過後,程處亮的名字必然響徹左驍衛,成為人人都敬仰的存在!人們彷彿看到,一顆光華奪目的新星,正在冉冉升起!這時,早有軍醫上前,為李大海接上胳膊。李大海麵色通...-

公主殿下,您感覺怎麼樣?”使者連忙上前問候道。“我…我感覺好多了!”阿史奴慢慢睜開眼睛,輕聲說道。“神奇!神奇!太神奇了!禦醫斷言必死的東突厥公主,竟然被二郎給治好了!陛下,二郎給大唐立下蓋世奇功,一定要重賞啊!”房玄齡激動地無以言表。杜如晦激動地渾身顫抖,“今日所見,完全顛覆了臣的認知,二郎的名字將載入史冊,名垂千古!”“這怎麼可能?他竟然創造了奇蹟!”尉遲恭眼睛瞪得銅鈴大,聲音中滿是震驚和難以置信。“此乃神技!真正的神技!二郎,你創造了一個奇蹟!”長孫無忌口中爆出一陣讚歎,不可置通道。“二郎的名聲將流傳千古,今日之舉超越了一切英雄傳說,他是真正救贖者!”一向沉穩的李靖也眼睛瞪大,難以置通道。“這是一個新的開始,今天我們見證了一個傳奇誕生,二郎你做得太棒了!朕要重重賞你!”李世民激動地無以複加。“前一刻公主還陷入昏迷,不省人事,然而現在竟然笑容晏晏,這是神技,讓我驚掉下巴!”一位太醫絲毫不顧張頌文吃人一般的眼神,驚歎道。“大唐醫學史上無人能解釋此刻發生的事情,我們見證了曆史的轉折點,程大人,太偉大了!”一名太醫甚至要對程處亮頂禮膜拜。“我以為我瞭解世間一切奧秘,但是今天,我的世界觀徹底被顛覆了,是誰?大唐還有此等高人不成!”一位突厥薩滿瞪大眼睛,嘴巴張得甚至可以塞下一顆雞蛋。“是啊!大突厥從未有過此等奇蹟,這個大唐人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莫非他手中有某種神秘力量不成?”另一位突厥薩滿驚奇道。“這不可能,我親眼見到公主頭上的亡靈陰影,但她現在卻活蹦亂跳,這是魔法還是幻覺!”又一名突厥薩滿目瞪口呆道。“如果這是夢,請不要叫醒我,我情願沉浸在這虛無的夢裡!”一名阿史奴公主侍衛驚歎道。“我們的禱告得到了迴應,那個大唐人,它不僅救活了公主,更救活了我們希望!”東突厥使者感歎說道。“以前,我以為隻有神靈才能定義生死,現在看來必須重新定義奇蹟這個詞了,這個大唐人創造了曆史!”又一名突厥人讚歎道。話音剛落,全場陷入一片死寂,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到程處亮身上。他竟然逆轉了命運,讓一個必死的人獲得新生。這是超越古今的傳奇!程家二郎太偉大了,他創造了一種全新的療法!從此,大唐醫療革命將從這裡開啟!將進入一個新的時代!程二郎的成就太讓人震驚了!眾人目光再次齊齊看向程處亮,驚若天人一般!“二郎,你想要什麼賞賜?”李世民看向程處亮,神情激動。程處亮微微一笑,對李世民叉手一禮,“陛下,微臣其他不想要,隻想要一個上殿麵君的機會!”“嘶!”眾人聽完不由倒吸一口冷氣!他竟然想求官!他纔多大?十六歲!一個十六歲的朝廷命官!這讓多少上了年紀的人情何以堪啊!“你想求官?”李世民看向程處亮,目光中帶著一絲問詢。“對!”程處亮不帶絲毫猶豫。“盧國公為大唐立下不世戰功,二郎想做官不難,隻要盧國公討一個恩萌就行了!”旁邊房玄齡沉聲說道。“靠父輩蔭盟,算什麼本事!我要靠自己力量,建功立業,光宗耀祖!”程處亮擲地有聲。“嘶!”眾人再次震驚了!“二郎好氣魄!”尉遲恭上前拍拍程處亮肩膀,讚歎道,“我大老黑的侄子,就得有氣吞山河的誌氣!”“二郎的決心令人欽佩,”李靖交口讚道,“即使聽起來有些像誇海口,但是決心不容小覷,本帥看好你!”“這是何等的雄心壯誌,如果他成功了,將是史上最催人奮進的激勵之一!”房玄齡連聲稱讚。“我從冇見過如此自信的人,我們好像都老了,未來一定屬於二郎這樣的年輕人!”杜如晦點點頭,目光中滿滿都是讚許。“他瘋了嗎?單槍匹馬闖蕩天下?這比傳說中英雄還英雄!”一名太醫瞪大眼睛,不可置通道。“他的雄心此天還高遠,願他能夠實現這個願望!”阿史奴公主對程處亮微微一笑,祝福道。“他竟然有這樣的氣魄,真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驛丞張大嘴巴,驚歎道。“他必須擁有無人能及的力量,否則就是自找苦吃!”一名太醫感歎道。“他要麼是個天才,要麼是個瘋子!”一名侍衛感歎道。一名士兵感歎道:“啊!這是一個新時代的開端,讓我們看他如何實現心中夢想吧!”“二郎,好樣的!比你父親都強!朕看好你!”李世民一掌重重拍在程處亮肩膀上。“阿拉神啊!這個改變公主命運的大唐勇士,一定是那個能夠改變世界的天才!”突厥薩滿跪在地上,對程處亮大禮參拜。“呼啦啦!”他身後,突厥人跪了一地。李世民看著跪在地上的突厥人,心頭豪氣大發。看看,這些曾經不可一世的突厥人,現在竟然對朕的子侄頂禮膜拜!有朝一日,朕一定讓這些突厥人,對大唐畏懼如虎!程處亮站在眾人身前,麵色平靜。他手掌輕輕抬起,示意突厥人起身。“請起,”程處亮聲音平靜,“我隻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大唐子民,改變公主命運的不是我一個人,而是我們所有人的信念和努力。”薩滿顫抖著身子站起來,眼神敬畏。“大人謙虛了,您的功績將會被大突厥永遠銘記,您不僅救了公主,更給我們帶來新的希望!”周圍的突厥人紛紛點頭道謝。李世民滿意地點點頭,拍拍程處亮肩膀,“那就先給你一個承議郎,可以參加朝會,發表意見。““謝陛下!”程處亮對李世民叉手一禮。承議郎為文官第十五階,正六品下。要知道就算科舉進士及第,所授也不過九品官職,程處亮的正六品下,已經算是一步登天了!此時眾人齊齊看向程處亮,目光中是滿滿敬重。程處亮昂首挺胸,似一棵青鬆,巍然屹立。這程大人有勇有謀,後台強硬,一定注意千萬不可與之為敵,也隻有張頌文那樣的混蛋才瞎眼無珠,日後對他一定敬而遠之!太醫院一眾太醫齊齊想到。啊!這程處亮竟然做到了!太可恨了!此人以後定然會成為我世家頭號勁敵,要想方設法弄死他!張頌文暗自發狠。這大唐勇士德才兼備,不如把他請到大突厥,為可汗服務!阿史奴公主打定主意。這二郎文武兼備,實乃我大唐年輕一代,不可多得的人才,想個什麼辦法,一定要把他弄到我的麾下!尉遲恭開動了腦筋。二郎有膽識有氣魄,是個好苗子,不如傳授他一些兵法,好讓我大唐兵家後繼有人!李靖暗自琢磨。這個二郎看來頗有誌氣,比我那貪圖享受的兒子們強太多了,說不定,我大唐新一代的希望,就寄托在二郎身上!房玄齡看著程處亮陷入深思。這二郎看樣子不像普通人,培養培養,說不定又是一個治世能臣!杜如晦暗自打定主意。這二郎看來頗得陛下信任,前途似錦,不如把我那女兒嫁他一個吧!長孫無忌從這時起,開始專門留意程處亮的舉動。二郎這人不錯,深得朕意,不如招為東床駙馬,肥水不流外人田啊!李世民越看程處亮越滿意。程處亮當然不知自己被這樣多人惦記上,此刻,他正盯著一個人瞧。“張太醫,你我之間,好像還有一個賭約?”

-,氣候甚是怡人。“請!”李大海沉聲喝道。程處亮點點頭,緊握手中方天畫戟,眼中閃過一絲寒光。雖然身負霸王戰力,但是也不敢大意。驕兵必敗啊!“看,二弟出場了,冇想到二弟穿上這身盔甲,還挺精神!”程處默站在人堆中,精神抖擻。“真冇想到令弟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此前一戰,竟然打得李大海胳膊脫臼,真乃神力!”一名校尉拍著程處默肩膀,誇讚道。“是啊,想必令弟馬上功夫不弱吧,畢竟大帥家學淵源!”一名都尉攬住程處默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