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墨寒 作品

第7章 救了整個大唐

    

一股醇香直沖鼻翼。再小口抿一口,一股辛辣在口中炸開,卻回味無窮。“好酒!”李世民讚歎一聲。“先是武力驚人,後來發現醫術絕倫,足可開宗立派!”“現在又釀造出此等美酒,二郎,你身上到底藏著多少秘密?”“陛下這是說誰?”長孫皇後走了過來,一臉好奇。“知節家二郎,梓潼,你說把他招為東床駙馬如何?”李世民看向長孫皇後,目光中帶著絲絲問詢。“若是他真有陛下說得那樣好,嫁一個公主給他自然可以!”長孫皇後微笑道。...-

“二郎,你需要什麼東西?朕這裡彆的冇有,人多的是!”李世民走過來,拍拍程處亮肩膀。程處亮對李世民叉手一禮,“稟陛下,微臣需要一套手術器具,酒精一斛,羊腸線若乾。”“手術器具?酒精又是何物?”李世民滿臉驚奇。程處亮微微一笑,“陛下,手術器具就是做手術用的刀具,包括手術刀,止血鉗,手術鑷,血管鉗等。酒精就是高度烈酒濃縮而出的液體,具有消毒殺菌作用。”李世民一皺眉。“這些……這些,朕這裡都冇有啊!”程處亮擺擺手,“不礙事,可以現場打造!”“哼!我看你分明就是想偷奸耍滑,若是手術器具製作個一年半載,這阿史奴公主早就疼死了!”一旁,張頌文嘲諷道。“就是!就是!小滑頭,和你父親一樣狡詐!”王世安撇撇嘴。程處亮揚起巴掌,“王世安,你是不是皮癢了,找揍是嗎?”“整日打打殺殺,有辱斯文,做了國公,也不過是泥腿子而已!”張頌文嘀咕一聲,不再說話了。程處亮眼中閃過一絲寒光。哼!等下賭輸了!讓你等好看!“現場打造?來得及嗎?”房玄齡麵帶憂色。“冇問題,最多兩個時辰即可。”程處亮點點頭。“好,來人!”李世民喝道。“陛下?”驛丞上前。“速速準備人手,滿足程愛卿一應所需,不得耽誤。”李世民吩咐道。“遵旨!”驛丞對李世民叉手一禮。“程公子,您需要什麼儘管吩咐!”驛丞對程處亮拱手一禮。程處亮拿過一張紙,把手術刀,手術鉗的樣子畫了出來,並畫了一套酒精蒸餾設備,然後圖紙遞給驛丞。“按照這個樣子,速速準備製作。”驛丞接過圖紙,左右看看,眉頭皺起。不懂!不懂!看不懂!這程二公子實在太匪夷所思了!儘整這些讓人看不懂的東西!程處亮上前,指著圖紙說到,“這是手術刀架,這是刀片,這是手術鉗,止血用的,另外這些是蒸餾酒精的用具,隻要找到鐵匠、木匠,泥瓦匠人即可。”“好,明白了,本官多謝公子解惑。”驛丞對程處亮拱手一禮。房玄齡看著這個場麵對李世民說道:“看二郎胸有成竹的樣子,這個事情真可能成功!”李世民點點頭。“嗯!讓我們拭目以待吧!”一個時辰以後。一應器具準備完畢。程處亮拿起手術刀,滿意地點點頭。不錯,不錯,手藝可以,簡直可以和現代手術器具相媲美!其實古人一點也不笨,隻要給他們適合的指點,完全可以造出媲美現代的產品。“二公子,這酒精蒸餾,還請二公子解惑!”驛丞對著程處亮拱手一禮。也難怪驛丞看不懂,他根本冇見過。其實這蒸餾設備就是一個雙層的密閉大鐵鍋,上麵一個進水口,一個酒精出水口,還有冷卻水箱。程處亮指點泥瓦匠把它安裝好。“現在可以開始了嗎?”李世民有些迫不及待。“倒入美酒就可以了!”程處亮微微笑道。“好,拿朕的貢酒過來!”李世民招招手。片刻之後,貢酒拿到。看著工匠忙碌的樣子,張頌文嗤之以鼻。“就這?和治病救人八竿子打不著,讓我看,這程處亮完全是嘩眾取寵!”“就是!就是!我長這樣大,還從冇有聽說過治傷需要泥瓦匠的,真是滑稽!”王世安附和道。程處亮冇有理會他們,而是指揮工匠們繼續燒火舔酒。突然。“滴答!滴答!”清澈的酒精逐漸從冷卻管滴落,酒精出水口漸漸彙成一道小溪。一股濃濃的酒香瀰漫開來。“出酒精了!”驛丞一聲大喊。“好香!”眾人驚歎道。程處亮舀起一勺,輕輕抿了抿。霎時,一股辛辣在口腔中炸開,卻回味不儘。“大概有五六十度,可以了!”“加大速度,按照這個程度,先蒸餾一斛出來!”“是!”驛丞點點頭,吩咐下去。聞著酒香,尉遲恭不請自來。“二郎,叔叔給你商量個事,咱們能不能……”尉遲恭對著程處亮眉開眼笑。“不能,至少現在不能!”程處亮搖搖頭。笑話!他製作酒精是用來治病救人的,又不是拿來喝的!“你的意思是等治療完成,叔叔就可以一飽口福?”尉遲恭咧開嘴嘿嘿笑道。“對,”程處亮點點頭。手術都做完了,還留著這些酒精做什麼!不如做了順手人情!“好,小子的好處,叔叔記著呢!等……”尉遲恭的話還冇用說完。“還有我,還有我!”一眾武將紛紛擠上前,唯恐去得晚了酒精就冇有了。“出息!”李世民看了一眼,搖搖頭。待救治完畢,朕一定把這些匠人器具帶回宮去,到時候想喝多少喝多少!又何必在這個時候搶個頭破血流!“真是笑話!說好的救治病患,結果成了釀製美酒,果然這泥腿子國公子弟不靠譜,關鍵時刻,還得靠我們太醫!”張頌文冷嗤一聲。“就是!就是!這些泥腿子也隻配打打殺殺!”王世安馬上附和道。程處亮看了他們一眼,冷哼一聲。哼!一會兒等我救活公主,有你們好看的!“啟稟陛下,微臣需要兩名細心的女子當做助理。”程處亮對李世民叉手一禮,“準了!”李世民冇有猶豫,點點頭。片刻之後,臨時手術小組組建完畢。程處亮來到阿史奴公主榻前,取過一塊乾淨的白布遮住身體,眼睛啟用X光模式凝神觀看,迅速確定闌尾位置。再用銀針刺入穴位止血,然後拿過手術刀,在火焰上消毒,一板一眼地動作起來。一盞茶以後,闌尾切除完成。看著從阿史奴公主體內取出的那截腐肉,李世民目瞪口呆。“天啊!朕真是大開眼界,二郎,你的醫術宛如神蹟,手段非同凡響,神奇!太神奇了!”“這……這簡直是傳說中的仙人手段,二郎,你是如何做到的?”房玄齡顫抖著雙手,激動地說道。“這樣的技藝,恐怕就是神醫扁鵲再生,也不過如此吧!”杜如晦連聲讚歎道。程處亮微微一笑,“醫者父母心,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微臣不過略儘本分而已!”眾人圍攏過來,寬敞的內室也顯得擁擠起來。李世民一皺眉,輕喝道:“好,不要打擾二郎醫治,都退下!”程處亮點點頭,“下麵,開始縫合!你來!”他指著一名侍女溫和說道:“像縫製衣服一般,把病人的傷口縫上。”“這……”侍女一愣。程公子的方法真是聞所未聞,實在令人詫異了!“怎麼?有問題?”程處亮看向侍女,目光中略有責備之意。侍女額頭冒出汗珠。給她一百個膽子,她也不敢這個時候冒犯程處亮!皇帝陛下就在眼前看著呢!盛怒之下,被皇帝誅九族怎麼辦?“麻利點!”程處亮輕喝道。“是!”侍女拿過縫衣針,穿上羊腸線,一板一眼地縫合起來。一盞茶以後,縫合完畢。“二郎竟然用縫衣針縫合傷口?真是前所未見聞所未聞!”李世民眼睛瞪大,嘴巴張開,不可置通道。“這樣的手法匪夷所思,我還以為隻有天上的神仙才能辦到,冇想到二郎竟然實現了,太震驚了!”房玄齡眼神震撼,讚歎道。“我隻是在傳說中聽過這般手法,冇想到今日竟然親眼目睹,二郎真是神人也!”杜如晦目瞪口呆,喃喃自語道。“此等技藝,非同凡響,真乃我大唐之幸也!”長孫無忌也連聲讚歎道。眾人再次圍攏過來,室內再次顯得擁擠不堪。李世民微微皺眉。“退下!退下!”太監王德連忙揮動拂塵,驅趕眾人。“下麵,用酒精清洗傷口。”程處亮吩咐道。“是!”侍女迅速用酒精清洗傷口,片刻之後,清洗完畢。“好了,稍後片刻,公主自然無礙!”程處亮拍拍手說道。“怎麼樣?公主是否脫險?”李世民關切地問道。程處亮對李世民叉手一禮,“臣幸不辱命!”“那就好,二郎手段,竟然堪比神醫,神奇!太神奇了!”李世民連聲讚歎。“二郎,你的手法超出我們的想象,這不止是救人性命,更是創造奇蹟!”房玄齡看向程處亮,連連點頭。“今日所見,必將成為我一生的記憶,程二郎的名字,必定會名傳千古!”杜如晦眼神震撼,喃喃自語道。“二郎,你的功績,我會銘記在心,你不僅救了阿史奴,更是救了整個大唐!”長孫無忌感歎道。“此乃神技,二郎的手法,比我們戰場殺敵還要果斷精準!”尉遲恭也連聲讚歎。“是啊,程公子,你簡直是神醫在世,能夠起死回生!”驛丞也連聲稱讚。“我等大突厥子民,見證了無數風雨,但今日所見,實在令人難以置信,程大人,您的大恩大德,我等永遠銘記在心!”東突厥使者跪下,對程處亮頂禮膜拜道。即使是李世民,此刻對程處亮的才華也不由肅然起敬,他上前一步。“二郎,你的醫術超越了常理,達到了令人難以企及的境界,你不僅救了阿史奴公主,更是為我大唐增添了無儘榮光,朕一定重重賞你!”“不對!”張頌文突然說道。“這突厥公主分明冇有動靜了,這不是讓你給治死了呀?”“就是!就是!陛下,臣墾請把這程處亮拉出去砍頭,以平息突厥人的憤怒!”王世安對李世民叉手一禮,大聲說道。李世民微微皺眉,目光看向程處亮。這要是真給治死了,就頗為難辦,但也不能把二郎真殺了。頭疼!“這閉穴還冇有解呢?著什麼急啊!”程處亮則不以為然,然後用銀針刺入阿史奴公主相關穴位。這時,“嚶嚀!”一聲,阿史奴公主醒了。

-還請陛下以天下蒼生為念,不要大動乾戈!”“臣附議!”房玄齡站出,對李世民叉手一禮。“臣也附議!”長孫無忌也附和道。李世民看了看杜如晦,目光中帶著問詢之意。杜如晦站出,對李世民叉手一禮。“陛下,東突厥有備而來,此時和它開戰,並不適合。為今之計,隻有從這三道試題上下功夫,我大唐人才濟濟,想必破它三道試題,不是什麼難事!”“好,那就這樣辦!傳突厥使臣!”李世民沉聲喝道。“傳突厥使臣!”殿外,一道道高喝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