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墨寒 作品

第5章 又該我大顯身手了

    

,你怎麼小瞧人呢?你兒子我天生無師自通,治病救人,小意思啦!”程處亮眉頭緊皺,不服氣道。“你還敢頂嘴,看老子大耳刮子扇你!”說著,程咬金跨上戰馬,直衝程處亮而來。程處亮當然不肯當麵被老子揍,慌忙策馬逃命。父子兩個一個逃一個追,玩了一個不亦樂乎。房玄齡看了他們一眼,對李世民叉手一禮,“陛下,這程家二郎總是出人意料,說不定他真有辦法救治阿史奴公主,不如給他機會試一試?”李世民沉吟片刻,點點頭。看了著活...-

程咬金連忙站起,率領一眾將軍都尉迎接李世民。李世民擺擺手,目光緊盯場中二人。這次交鋒比以前更加熱烈。李大海使出看家本事,程處亮小心應對,他給李大海的感覺,兩人實力伯仲之間。彷彿李大海隻要再加把力,就能把程處亮拿下。程處亮方天畫戟靈動無比,每一招都逼得李大海全力招架。李大海馬槊沉穩有力,每一朔都裹挾巨大勢能而來,力求攻破程處亮防禦。隨著時間流逝,兩人比鬥越來越精彩,他們每一次交手都能引起觀眾極大震撼。“好!很久冇看到過這樣精彩比鬥了!”李世民高聲叫好。“這場上比鬥者姓甚名誰?”李靖看向一名果毅都尉。“稟大帥,乃火長李大海和盧國公二公子程處亮!”那名都尉對李靖抱拳施禮。“程處亮?”李靖眼中精光一閃,隨即點點頭。這程處亮動作行雲流水,遊刃有餘,而這李大海攻勢狠辣,乍看彷彿勢均力敵,實則程處亮贏定了!若是兩軍陣前,最多三招,李大海必然被斬於馬下!這時,場中氣氛達到新高嘲,李世民的叫好聲讓眾人感到此場比鬥意義非凡。“大帥,我們軍中又出了一位了不起的英才!”尉遲恭扭頭向李靖讚歎道。李靖微微一笑,看向程處亮的目光更加滿意。他見過無數英才的成長,但是像程處亮這樣年輕又有巨大潛力的英才卻不多見。未來一定要多給他機會,讓他可以在戰場上曆練,有朝一日成為國之棟梁。李靖不知道的是,他這一想法直接造成大唐新一代軍神誕生,萬千番邦異族直接拜服在大唐滾滾鐵蹄之下!這時,程處亮策馬疾衝,方天畫戟如同一道閃電直指李大海。李大海並不慌張,而是穩穩握住馬槊,準確地擋住程處亮每一下攻擊。他的反擊同樣狠辣,馬槊如同一條蛟龍,試圖找出程處亮破綻。突然,兩人身影交錯,李大海馬槊直刺程處亮前胸,程處亮不躲不閃,方天畫戟直直拍在李大海背上。李大海猝不及防,直直摔在馬下!“啊!我輸了!”李大海麵色通紅,爬起來對程處亮叉手一禮。“承讓!敝人兵刃長些,占了一點便宜!”程處亮微微一笑。“好,太精彩了,兩人都是英雄好漢!”李世民撫掌大笑。李大海和程處亮齊齊來到李世民麵前,對他抱拳施禮。“甲冑在身,我等不能全禮,還望陛下海涵!”二人齊聲說道。李世民兩眼放光,走到二人麵前,“壯士請起!”二人一同站起。程咬金哈哈笑著,走到二人麵前,拍拍程處亮的肩膀,又錘了李大海一拳頭,“不錯,都是好樣的,冇有給左驍衛丟臉!”“阿耶!我贏了!”程處亮嘻嘻一笑。程咬金板下臉,“軍中無父子,要叫大帥,程校尉。”“是,大帥!”程處亮咧開嘴笑道。“從今日起,程處亮為我左驍衛飛騎一營校尉,下轄騎兵八百人。”程咬金大聲說道。“嗷!嗷!程校尉威武!程校尉威武!”周圍士卒齊齊高呼,喊聲洪亮直衝雲霄。程處亮手持方天畫戟,策馬圍繞校場一圈,所到之處,眾人無不側目。程咬金拿過一杆馬槊,“程校尉,這是本帥親手用過的馬槊,現在贈給你,望你持我的馬槊,為大唐奮勇殺敵!”“程校尉威武!程校尉威武!”眾人齊齊高喊。程處亮卻撇撇嘴,“大帥,末將還是用這個趁手些!”說著一舉手中的方天畫戟。“臭小子,你還看不上,不知道有多少人求之不得呢!”程咬金眉頭微微一皺。程處亮看著父親表情,知道他有些生氣了。他雖然年輕,但是並不魯莽,知道進退。微微一笑,程處亮放下手中方天畫戟,走上前去接過馬槊,“大帥,末將接受你的贈禮!”程咬金眉頭舒展開來。自己這兒子不錯,知道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他走上前,拍拍程處亮肩膀,“好,程校尉,你是我左驍衛數萬大軍的驕傲,大唐的未來,就看你們的了!”程處亮手握馬槊,高高舉起,大聲說道:“多謝大帥,末將會用這杆馬槊,為大唐奮勇殺敵!”“程校尉威武!程校尉威武!”眾人再次齊齊高喊,呼聲如同一股巨浪,震撼著校場。“知節,你生了一個好兒子,我大唐也多了一個好將軍!”李世民看向程咬金,目光中滿滿都是讚賞之情。李靖走了過來,“我看程校尉武藝高強,進退有度,他日成就必然在盧國公之上,我大唐將再出一位不敗軍神!”“是嗎?”李世民吃了一驚。李靖眼光極高,平素從不誇獎諸人,不料今日卻給予程處亮這樣高的評價,實在太讓人震驚了!“程校尉好樣的!不愧是我大老黑的賢侄!”身材魁梧的尉遲恭,滿眼放光,欣喜讚道。在程處亮身上,他彷彿看到了年輕時代的他自己。勇敢、頑強、不服輸!房玄齡點點頭,也交口稱讚道:“程校尉英勇無敵,是真正的勇士,我大唐軍中能有程校尉這樣的英才,是國家之幸,陛下之幸啊!”“那是,也不看他老子是誰!”程咬金擺出一副臭屁臉,得意地說道。“太棒了!我從未見過如此精妙的方天畫戟戰法,程校尉讓我大開眼界!”杜如晦點點頭,滿臉都是欣喜之意。“程校尉的智慧讓人驚歎,他總是在關鍵時刻找到敵人的破綻,這纔是真正的智者!”長孫無忌也點點頭,一臉欣賞之色。尉遲恭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程處亮,心中思緒湧動。他想到了自己年輕時代跟隨秦王李世民南征北戰的輝煌歲月,再看看眼前的程處亮,兒子還是彆人的好,這程處亮可能會成為新一代的將星,要想個辦法把他納入自己麾下纔好!李大海緊緊握著拳頭,眼中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嫉妒。該死!就差一點我就贏了!我苦練多年,難道就這樣輸給一個寸功未立的毛頭小子不成!不!我一定要在下場比試中奮勇拚搏,拿到頭魁!程處亮,你將是我奮鬥的榜樣!程處默看到弟弟獲勝,眉頭舒展開來。太意外了!自己這個平素就知道鬥雞遛鳥的弟弟竟然深藏不露,在關鍵時刻大放異彩,太讓人震驚了!等晚上一定要找他慶祝慶祝,順便也討一些心得體會!一名普通士卒看著場中的程處亮,大聲叫好。太棒了!能夠得到大唐皇帝直接獎賞,還有什麼比這個更讓人激動的呢!若是立功受獎的是自己,那該多好,我一定告慰祖宗,以感謝庇佑之情!程咬金靜靜站在人群中,看著場中萬人矚目的兒子,眼中透出深深的自豪。看,這是我家二郎,連軍神李靖都莫口稱讚!他日我程家的榮耀,都要寄托在他的身上了!李世民策馬走上前,拿過身邊寶劍,遞給程處亮。“程校尉,這是朕隨身寶劍,你拿著它,為我殺敵!”“嘶!”眾人一見,無不倒吸一口冷氣!那寶劍切金斷玉,削鐵如泥,實乃軍中大將不可多得的防身兵刃,陛下多年來從未離身,今日竟然要送給這個新出的校尉,太讓人羨慕了!“處亮謝過陛下賞賜,末將定然用它為大唐建功立業!”程處亮上前一步,接過寶劍,行了一個軍禮。“必勝!必勝!程校尉威武!程校尉威武!”周圍士卒無不齊聲大喊。雄壯的聲音似海潮一般,一浪高過一浪!“叮,恭喜宿主任務完成,獲得外科手術技能,是否立即開啟?”“外科手術技能?”程處亮大喜過望。這可是好東西!在這個茹毛飲血的大唐,有了此等利器,那他還不得開宗立派,再創輝煌!“開啟!”程處亮不假思索道。“叮!恭喜宿主獲得外科手術技能!”係統的聲音再次傳來。有了此等利器,手下又有了八百人馬,再加上軍神李靖和皇帝李世民青睞,他所欠缺的,隻剩下機會了!“啟稟陛下,東突厥使臣阿史奴公主突發疾病,腹痛不已,張太醫束手無策,還請陛下早日決斷!”一聲高喝傳來,眾人不由一愣。程處亮卻心中一動。看來,又該我大顯身手了!

-彷彿看到程府的輝煌未來。“二郎,這份榮耀不僅是你自己的,更是我們整個程府的!”三夫人也感慨道。“二哥,恭喜啊!二哥前途無量,小弟也跟著沾光了!”三弟程處弼走上前來,對程處亮叉手一禮。程處弼年方十二,正在國子監讀書。程處亮點點頭,拍拍程處弼肩膀,“三弟!”“二哥,你是我的學習榜樣!”程處弼崇敬地說道。“雙喜臨門!雙喜臨門啊!”一向沉穩的老管家也忍不住激動地熱淚盈眶。“一日內同時被授予校尉和官職,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