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太長臉了

    

“陛下,此病自古就是不治之症,微臣…微臣實在無能為力啊!”張頌文連連作揖道。“若是隨意醫治出了問題,怕是東突厥大汗更加震怒,我大唐必定大禍臨頭!”程處亮冷嗤一聲,“疥癬之疾而已,至於說得那麼嚴重嗎?”張頌文抬頭打量程處亮一眼,見他並非朝堂重臣,不由冷嗤一聲,“你懂個屁!腸癰自古就是不治之症,東突厥自然有明白之人,若是胡亂醫治,責任就會被扣在我大唐頭上,若是引起兩國紛爭,你擔負的起嗎?”“嗬!無能就...-

“騰!騰!”沉重的腳步聲響起,李大海一步一步走到程處亮身前。“你走路用那麼大力做什麼,若是跺跺腳就能贏,你不如去學叫驢!吼叫兩聲,敵軍就嚇趴下!”程處亮冷嗤一聲。李大海眉頭緊皺,鼻子好懸冇有氣歪。他指著程處亮大吼道:“小子,恭喜你,成功激怒我了!”“廢話真多!”程處亮不以為然擺擺手。他發現李大海這個人脾氣火爆,這種人最怕激。孫子言:“怒而撓之!”果然,李大海勃然大怒。“納命來!”李大海像一頭被激怒的野牛一般衝向程處亮。一個沙包大的拳頭在程處亮眼中逐漸放大。“嗚!”拳頭還冇到,拳風已經響起。程處亮不慌不忙,手指成拳,毫無花哨一拳打出。“哈!這小子要倒黴了!”一眾士卒瞪大眼睛,冷笑道。笑話!這在左驍衛數萬人當中,李大海的力氣若是排第二,那就冇有人敢排第一了!這不開眼的小子想和李大海對拳,那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嗎?“砰!”“哢!”“啊!”一聲悶響夾帶著骨折聲和一道淒厲的慘叫。眾位士卒臉上大變,像是見了鬼一般!輸的竟然不是那不開眼的小子,而是李大海!“這…這怎麼可能?我…我竟然敗了!”他的整個胳膊直接脫臼,耷拉在胸前,不敢動彈。“不可能!”眾位士卒眼睛瞪大,嘴巴大張,麵麵相覷,一副不可置信模樣!“天啊!這小子竟然贏了,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他力氣真大,竟然比李大海還厲害,真是讓人歎爲觀止!”“這怎麼可能,他是怎麼做到的!”“這個結果真是太瘋狂了,讓人難以置信!”“這真是令人太不可置信了,讓我驚掉下巴!”“看來我們低估了程處亮,他的實力深不可測!”“這程處亮是深藏不露啊!他隱藏得可夠深的!”“這不可能!李大海怎麼會倒下,這一定是在做夢!”那白淨臉大漢顫聲說道,一臉不可置信。“這程處亮究竟是何方神聖?竟然一舉擊敗李大海,這簡直顛覆了我的認知!”另外一名校尉驚歎道。“這程處亮隻輕輕一拳,就把李大海打得胳膊脫臼,若是他全力施為,那…那還了得!”一名都尉看後臉色勃然變色。這程處亮一拳即把李大海胳膊打得脫臼,護軍中尉見到後愣住了,若是換作自己,即便全力施為,也不見得能夠接下這一招,這程家二郎的實力,當真恐怖如斯!副將眼睛瞪大,呆呆愣住。李大海拳頭怕是有四五百斤力氣,程處亮隻一拳就把他打得胳膊脫臼,那程處亮這一拳,怕不是有千斤之力,當真太厲害了!校場周圍,一片震驚和不可思議聲此起彼伏。那些曾經嘲諷程處亮的人目瞪口呆,臉上寫滿驚駭,彷彿剛剛發生的事情超越了他們的認知。這時,全場陷入一片寂靜,人們的目光全部不約而同地集中到程處亮身上。這個年輕人太了不起了!小小年紀,竟然在萬人大比中脫穎而出,成為魁首。這在左驍衛的建軍史上,是前無古人的!此戰過後,程處亮的名字必然響徹左驍衛,成為人人都敬仰的存在!人們彷彿看到,一顆光華奪目的新星,正在冉冉升起!這時,早有軍醫上前,為李大海接上胳膊。李大海麵色通紅,走上前,對程處亮抱拳一禮,“程小哥神力,李某自愧不如!”“承讓!承認!”程處亮微微一笑,“今日之戰,非為爭勝負,而是為了磨礪技藝,若是比兵刃,程某未必能夠贏得了你!”“當真?”李大海眼前一亮。程處亮:“……”尼瑪,我隻是客氣一下,你怎麼還當真呢?不知道是真傻還是假傻?“啟稟大將軍,此戰,程處亮獲勝!”傳令兵奔到程咬金麵前,單膝下跪,抱拳施禮道。“真的?這李大海冇有放水?”程咬金瞪大眼睛,不可置通道。自己的兒子,他最清楚了!若論吃喝嫖賭,鬥雞遛鳥,在這萬人當中,能拿第一他不懷疑。若是比試武藝,一百個程處亮也比不過一個李大海!“隨本帥去看看!”程咬金冷哼一聲。一行人來到程處亮二人麵前。“李大海,此戰你可有放水?”程咬金麵沉似水。李大海躬身施禮,“不,大帥,此戰末將輸得心服口服,程處亮神力,末將自歎不如!”“是嗎?哈哈!”程咬金哈哈大笑。程處亮的勝利如同一道驚雷在他心中炸響,他眼睛瞪得滾圓,彷彿要突出眼眶,大眼睛中滿是不可思議的神色。他本想是讓兒子到軍中磨礪一下,但是冇想到這兒子真是爭氣,竟然萬人之中奪魁!長臉!太給他長臉了!程咬金深吸一口氣,彷彿要將這一份喜悅吸入胸腔,他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我程家,後續有人啦!作為這小子的爹,俺自豪無比!“好!好,我程咬金的兒子果然不同凡響!”程咬金大喊出聲。他邁開大步,走到程處亮跟前,大手拍拍他的肩膀,“好!好!是我老程的種!冇給我丟臉!”“啊!程處亮竟然是大帥的兒子?怪不得這樣勇猛,真是深得大帥真傳啊!”李大海恍然大悟。“那是,畢竟還是品種優良!”程咬金腆著肚子,得意忘形。“叮!係統檢測到宿主完成任務,特獎勵盤龍戟法一套,是否立即開啟?”腦海中,冰冷的係統音再次傳來。盤龍戟法?那可是好玩意,傳說中是霸王項羽傳承,勇猛無敵,人世間無人可擋!有了盤龍戟法在身,在這個大唐,他就是無敵的存在!太棒了!“開啟!”程處亮不假思索道。霎時,程處亮覺得腦海中多了許多戟**法,身手彷彿也更強了!“叮,恭喜宿主覺醒盤龍戟法!”係統的聲音也帶著喜悅。“父帥,那我的禁足是否可以解開?”程處亮看向程咬金。李大海上前對程咬金抱拳一禮,“大帥,二公子神力驚人,李某自歎不如,但是戰場上,不是有力氣就可以完勝的,末將祈求與二公子再比試一把兵刃騎術,還請大帥恩準!”

-,你的這份人情,我記住了!”程處亮看了阿史奴公主一眼,轉身離去。“公主殿下,你把試題給了大唐官員,是否對可汗的安排不利?”使者恭敬地問道。“哼!那三道試題乃是天授,縱然明明白白告訴大唐,他們有那個能力答上來嗎?”阿史奴擺擺手,不以為然道。“正好,也還了程大人的救命恩情,算是提前和他打好關係!”“公主殿下高見!”使者對阿史奴豎起了大拇指。看著張頌文跪地爬行的醜態,一眾官員被逗得哈哈大笑,就連皇帝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