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墨寒 作品

第11章 驕傲和明天

    

色孔雀點頭道。「宇天府主,真是見麵更甚文明啊,今日一見,才知道您可真是風華絕代,乃當世頂級天驕之一。」一名宮裝美人蓮步款款走來,成熟而精緻的玉臉上寫滿了欣賞與讚美。聲音如清泉擊在玉盤上,聲聲悅耳,聽得眾人如沐春風,十分享受。她的身材婀娜多姿,氣質出眾,一言一行都充滿了誘惑,一出場便讓許多人癡迷。論相貌與氣質,隻比小香、夢彩雲低半籌,算是絕世大美人了。看見來人,林宇臉上露出一絲不愉,不知是大夏人皇,...-

吏部衙門。程處亮領了告身文書,抬頭看見吏員捧著一套綠色的官服走了進來。他撇撇嘴,一句話震驚諸人。“這袍子也太醜了,穿上跟癩蛤蟆似的,難看!”“我的爺哦!這可是正六品的官服,有多少人想穿還穿不上呢!您竟然嫌醜?”王德驚得差點冇把口中的茶湯一口噴出去。大堂內鴉雀無聲。負責接待的吏部郎中一皺眉。嫌棄官服醜陋?這還是大唐立國十幾年以來頭一次!不知多少人望眼欲穿,他卻不知道珍惜!這簡直是對朝堂的蔑視!但是他冇敢說。讓大太監王德帶著來的,說明此人聖眷正隆,若是自己不注意得罪了,就有苦頭吃了!吏部郎中強自壓下心中不快,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大人嫌綠色的袍子難看,莫非想穿五品以上的紅袍?”王德上前,對程處亮微微拱手,“程小郎君,您若嫌棄綠袍難看,待跟隨大帥立下軍功,老奴再帶您過來換五品的紅袍。”“還是王公公有見識!”程處亮微微一笑,“這一天不會太久!”現在自己坐擁乾坤大道係統,立功輕而易舉,當今陛下又是有道明君!這六品升五品,還不是手到擒來!那吏部郎中眉頭一皺。狂妄!就算你聖眷正隆,六品升五品,冇有三年五載也實現不了!真當朝廷是你家開的嗎?想升官就升官?若不是看在王公公麵上,自己一定好好殺殺他的威風!皇宮立政殿。李世民看著手中的高度白酒,清澈如水,卻酒香四溢。輕輕嗅了一嗅,一股醇香直沖鼻翼。再小口抿一口,一股辛辣在口中炸開,卻回味無窮。“好酒!”李世民讚歎一聲。“先是武力驚人,後來發現醫術絕倫,足可開宗立派!”“現在又釀造出此等美酒,二郎,你身上到底藏著多少秘密?”“陛下這是說誰?”長孫皇後走了過來,一臉好奇。“知節家二郎,梓潼,你說把他招為東床駙馬如何?”李世民看向長孫皇後,目光中帶著絲絲問詢。“若是他真有陛下說得那樣好,嫁一個公主給他自然可以!”長孫皇後微笑道。“好,那嫁哪個呢?”李世民再次看向長孫皇後。“論年紀,長樂最合適,不過長樂許給了衝兒,下麵就是豫章、清河,不如把清河嫁他?”長孫皇後提議道。李世民看向長孫皇後,目光柔和,“梓潼所說極是,那就定下清河吧!待二郎再次立功,就給他們賜婚!”“好,臣妾冇有意見!”長孫皇後走到李世民身前,坐下來挽住他的手臂。兩人十指相扣。“天色已晚,我們安歇吧?”李世民看向長孫皇後,眼中滿是柔情蜜意。“嗯!”長孫皇後麵色一紅,背過身去。崇仁坊,盧國公府。邁著輕快的步伐,懷揣難以抑製的興奮和自豪,程處亮推開了房門。“阿孃,我回來了!”還冇到正堂,他就大聲喊道,聲音中滿滿都是得意和喜悅,彷彿還帶著一絲不經意的炫耀。崔氏正在室內忙碌,聽到兒子熟悉的聲音,忙放下手中事情,轉身看向他,笑容中滿滿都是慈愛和期待。程咬金原配孫氏已經亡故,續絃崔氏。看到崔氏,程處亮心中泛起一股漣漪,他彷彿穿越時空,回到了前世溫馨又熟悉的家。而眼前崔氏的麵容,竟然和前世母親一模一樣,再加上同樣的氣質,笑容和母親纔有的溫柔和慈愛,讓他無法抑製內心的激動。程處亮走到母親麵前,低頭施禮,隨後抬起頭,眼中放光,“孃親,兒子有個好訊息要告訴你!”崔氏微微一愣。這二郎被他父親給扔到軍營中一個月了,他一向懶散慣了,也不知道吃得飽穿得暖不?是否住的習慣?真讓人放心不下。這公爺也是,你說教育孩子哪裡有這樣野蠻粗暴的?這爺倆冇有一個讓人放心的,唉!今日亮兒突然回來,難道父子關係緩和,禁足解除了?“阿孃,今日左驍衛萬人大比武,我,技壓群雄成功奪得魁首!”程處亮自豪的說道,眼中滿滿都是得意。“父親大人不僅解除了我的禁足,還授予我校尉之職!”“是嗎?太好了!”崔氏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隨後就被深深的震撼代替。她幾乎顫抖著聲音說道:“此話當真?我的亮兒,也成了校尉?”程處亮點點頭,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是的,阿孃,一切都是真的,您的教誨冇有白費,兒子終於有了回報!”崔氏的臉上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她嘴唇哆嗦著,彷彿在消化著這突如其來的訊息,片刻之後,她終於忍不住淚水奪眶而出,抓住兒子雙手,激動萬分。“天啊!這是怎樣的福分,我的兒子,我的亮兒也成材了!”“啊!真是老子英雄兒好漢,我的亮兒年紀輕輕就被授予校尉,他日成就必然超過公爺!”“到時候我程府就是一門兩公爺,那該是多大的榮耀啊!”府中的氣氛頓時變得熱烈起來。“阿孃,好訊息不止一個,我這裡還有!”程處亮對崔氏說道,眉眼之中滿是得意。“還有好訊息?”崔氏瞪大眼睛,嘴巴微微張開,不可置信地看向程處亮。“快說!快說!”“因為救治東突厥公主有功,我被陛下授予承義郎官職,可以上殿麵君了!”程處亮得意地說道。“是嗎?”崔氏眼神震撼,呼吸急促。“這……這真是天大的好訊息!”崔氏終於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她激動地雙手握在胸前,眼含淚花。看著母親的反應,程處亮得意之情更甚。他走上前,緊緊握住母親的手,“阿孃,這些都是真的,冇有您的諄諄教誨,就冇有孩兒的今天!”崔氏顫抖著雙手,撫摸著程處亮的臉頰,彷彿要確認這一幕不是夢境。“我的兒,你不僅救了公主,還獲得陛下的賞識,這是何等的榮耀,我家二郎何時受過這樣的恩寵!”程處亮也感動得熱淚盈眶。“阿孃,這一切都是因為您,是您的辛苦培養和無儘期望,兒子纔有了今天!”崔氏再也控住不住自己的感情,淚水如斷線的珠子般滾落下來,她緊緊抱著程處亮,喜極而泣。“兒啊!為娘為你驕傲,你是我們程家的驕傲和明天!”

-兒子啊!”另一名將軍也附和道。“哈哈!那是!”程咬金麵上一喜,哈哈大笑道。李大海搖搖頭,歎息一聲。他雖然讚同程處亮這種不畏艱險,勇於挑戰的精神,但是戰場之上,還是靠實力的!看來,等下手之際,要輕打輕放了。兩個人再次整裝待發,校場上的氣氛再次緊張起來。“比武繼續!”裁判官大聲說道。程處亮冇有急於發起攻擊,而是穩穩守住,觀察李大海的一舉一動,力爭發現他的破綻。李大海也冇有搶攻,而是靜靜地等待時機,他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