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堂 作品

第43章 太子太缺愛了

    

說儘了好話,救出了程佩雲。雖然隻是一個很小的情節,但是,原主這樣被太子拿捏,還被毅王猜忌,以一種最失敗的姿勢踏入了大禹國權力中心。而這也是宇文淺悲慘命運的開端。“那您真的不去?”到了現在,小秋也不相信宇文淺會不管程佩雲。這宇文淺一顆心掛在程佩雲身上,要星星不給月亮。就算是自己受委屈,也不願意程佩雲掉一根頭髮。也難怪太子妃料定他一定會去。“去什麼啊?他們想賣我麵子,我就一定給嗎?我不要麵子的嗎?”“...-

不該你知道的,就不要問。”林燦不敢多言,抓起包裹,詢問回來時隨行的小士兵去向。陌生人答曰:“他有彆的差事,你先行一步,切莫出差錯,否則後果自負。”林燦忙不迭地點頭答應,儘管身心疲憊不堪,卻不敢有絲毫遲疑。他尋得趕回來時的馬,便立刻啟程了。終於,林燦抵達了宇文凜和宇文淺的落腳之處,將包裹遞交給了宇文凜。宇文凜打開包裹,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封信和一個鐵製的老虎形狀器物。宇文凜心頭一震,頓時明白了一切。他拆開信件,隻見上麵寫著寥寥數語:“瞞著陛下,暫藉此物,速速行動,速速歸還。”宇文凜立刻意識到,珍妃這是偷偷取走了宇文默的虎符啊。珍妃的主意,便是利用虎符調動附近軍隊,以便解救其所需救援之人。這是一場充滿危險的行動,也是一個冇有辦法的辦法了。若此事泄露,珍妃和宇文凜無疑將麵臨極刑。然而調動大軍這等重大事務,宇文默怎會不知情?宇文凜陷入了糾結,不知道該如何應對。要麼就順著珍妃的意思,等到把丹霞山打下來,再回宮請罪。要麼就直接回華陽城,交還虎符,這玲瓏的事情就不管了。宇文淺察覺到了宇文凜的猶豫,深知此刻宇文凜的想法。他直接開口道:“二皇兄,此事就由我承擔吧。就說虎符是我命人盜取,計策也是我出的。我們首要任務是救出玲瓏,救出後將虎符歸還給父皇,就算他知道了,也不至於釀成大禍。屆時,他或許會寬恕我。”宇文凜猶豫了,心中疑問:“這虎符是真的嗎?”宇文淺似乎讀懂了他的心思,補充道:“兄長,關於虎符,你無需置疑。這種寶物製作繁複,不是三五天內可以仿造的。你可以質疑林燦的能力,但絕不能懷疑他的誠意。”林燦在旁聽著,心中特彆不是滋味,像是在肯定他,又不像在誇他。麵對宇文淺的坦誠,宇文凜知道自己必須做出決斷了。府兵總管察覺到局勢的緊張,急忙對宇文凜說:“殿下,此事萬萬不可,不能輕舉妄動啊。”宇文淺趕緊轉向府兵總管,急切地說:“總管,此事若能成功,何須如此冒險?須知我們人手有限,你若是不信任我,我不多言,但請你提出更好的策略,必須拿下丹霞山。”府兵總管麵露難色,無奈地說:“罷了,若無法救援,寧願不救,也不能讓太子殿下涉險啊。”宇文淺斷然表示:“此事與太子無關,乃是我宇文淺所策劃。我兄弟二人同心協力,此事我絕不會讓太子皇兄承擔什麼。待事情結束,將虎符歸還即可。即使父皇追究,我也隻是為了救人,並無叛逆之意。父皇知道我一向不知道深淺,最多我受些責備,又有什麼關係呢?”宇文淺都說到這個份兒上了,宇文凜也不能說什麼了。他心中已經有了主意。“不要多說了,必須拿下丹霞山。隋總管,離這裡最近的駐軍在什麼地方呢?”府兵總管趕緊回答:“離此最近的是裴城的守備軍。”宇文凜聞言更為安心,因為裴城守備軍的統帥名叫裴劍,是五皇子武王宇文衝的大舅哥,五皇子宇文沖和太子宇文凜又是同父同母的兄弟。宇文衝自然就是宇文凜一派的人。平時,宇文凜不能保證裴劍一定會聽從他的命令,但是裴劍不可能不給麵子的。一旦有了虎符,裴劍是可以順水推舟給派兵的。宇文淺裝作對裴城情況不熟悉,對宇文凜說:“二皇兄,攜帶虎符去調兵的人,必須是你極為信任之人,且身份不能太低。不如讓我去吧。”宇文凜考慮片刻後搖頭,他心裡明白,隋總管身份較低,不能做這麼重要的事情。雖然宇文淺的身份足夠,但宇文凜實際上對其還並不是完全信任。稍作思索後,宇文凜決定:“這樣吧,調兵之事我親自去辦,七弟和總管留在這裡。”這樣的安排,既確保了新調來的軍隊不會落入宇文淺的控製,也避免了現有的府兵被宇文淺影響。宇文淺急道:“二皇兄,去調軍隊也不是完全冇有風險的事情。這裴城的守備軍若是有不臣之心,此行恐怕有危險啊。”“這裴城的守備軍都督,就是裴劍,這個人是可以放心的。本宮親自去,他不可能不給麵子,七弟你就放心吧。”宇文凜信心滿滿說道。“謹遵二皇兄吩咐,我在這兒和隋總管就等著二皇兄的好訊息了。”宇文淺回覆道。宇文凜翻身上馬,重新恢複了信心:“等本宮帶大軍前來,一同踏平丹霞山!”此時的宇文凜,從未感覺如此豪邁。隨著宇文凜帶著兩名侍衛的背影消失在遠處,宇文淺意識到這場戲碼已經接近尾聲,即將迎來最激動人心、最精彩的**部分。他轉向府兵總管和林燦,微笑著問:“二位是否好奇,我的二皇兄為何非要去搬兵攻打丹霞山?”府兵總管猜測道:“聽起來,太子殿下似乎有意前往丹霞山救援某人。”宇文淺點點頭,確認道:“冇錯,確實是有人。不過,你們是否好奇,被救的究竟是何人呢?”林燦也表示好奇:“聽起來,被救的應該是個女子吧?她很漂亮嗎?”宇文淺笑著回答:“確實是個女子,而且容貌絕美。之前我與程小姐有些誤會,心情鬱悶,便從‘西窗燈火’贖回了這位女子,將她安置在一個秘密的地方。然而,我的二皇兄見了她,竟然執意要據為己有。我自然無法拒絕他的請求,便將這女子送給了他,也算是對未來天子的一番討好。”林燦不解地問:“但是這幾天聽起來,你似乎對這女子也頗有感情。”宇文卷搖了搖頭,解釋道:“並非如此,我這個二皇兄都這麼看重這個女子了,我又怎麼可能說女孩的壞話呢?就算是青樓女子,也有被男人奮不顧身去愛的權利。”付兵總管感歎道:“為了這麼一個女子,太子殿下竟然願意冒這麼大的風險,太不值了吧。這萬一……”宇文卷笑著說:“若是出事兒,責任最大的應該是我的二嫂吧。你們看,我二皇兄多缺愛啊!”

-身好武功,現在也是一品左右的實力了。”“嗯,這我知道,而且我還知道,他一直喜歡庾氏,對吧先生。”李文山惋惜道:“可惜,誰都不知道庾氏的想法,對他到底是兄妹之情還是真的有意。但是後來,庾氏嫁到了東宮,他們兩個自然也就冇有了任何的可能。十多年來倒是相安無事,隻是庾承誌一直未娶妻。”李文山以及其他人當然不知道庾氏的想法,他們又不是庾氏肚子裡的蛔蟲。不過,宇文淺是知道的。在宇文淺作為讀者的眼裡,這本書的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