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堂 作品

第42章 林燦回京求援

    

到宇文淺會用這麼一個詞。難道殿下打算把自己送人?他不是剛說了要讓我進門嗎?“明天你去送一封信,永州。這封信你可以看,但是最好先不看呢。收信的人,就是將來教你武功,能讓你更進一步的人。”“既然信不是給我的,殿下又說了最好不看,那我就不看。隻是我這一出門,誰來保護殿下啊。”“目前也冇有人會刺殺我,明天你還要出趟遠門,睡吧。”說著宇文淺稍微調整了一下位置,這樣更舒服一些。小秋便縮了縮身子,也使得宇文淺的...-

清晨宇文凜派出的密探帶回了最新情報:棒槌山的劫匪有了訊息,他們已經逃到了丹霞山。宇文淺讚賞道:“還是二皇兄的部下能乾,他們果然查出了劫匪的去向。咱們是否立即動身,采取行動呢?”宇文凜也趕緊說道:“決定不能拖延,必須迅速出擊,儘快奪取丹霞山。”然而,府兵總管提出異議:“丹霞山地形複雜,根據瞭解,劫匪人數眾多且都是訓練有素的,而我們隻有七八十的兵力,恐怕難以攻克丹霞山。”宇文凜深知大禹國內山匪猖獗,多年來剿匪工作效果有限,無論是他派人出戰還是毅王宇文泉想要立功。都未能讓宇文默滿意。這丹霞山上的,看樣子也是讓朝廷頭疼的一夥兒山匪了。他環顧四周,目光落在宇文淺身上,顯得無計可施。宇文淺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水,建議道:“無論如何,先下山,往丹霞山方向去吧。”林燦突然插嘴道:“林某建議,還是先回京向陛下請求一道剿匪的聖旨吧。這樣還能得到一些軍隊。”但是,宇文凜並冇有答應林燦。沉思片刻後,宇文淺緩緩說道:“若暫時無法攻克丹霞山,就加強周圍要道的防守,防止劫匪轉移人質,同時通知各地做好準備,如果人質已被轉移,隨時監視看有冇有可疑的人。我們隻能相信這些劫匪無法逃出我們大禹國的境內了。”林燦又忍不住地插嘴道:“讓那些地方的衙役來找人,無異於大海撈針啊。”宇文凜麵對困境,決定邊走邊思考對策,便說道:“不耽誤時間了,迅速朝丹霞山方向進發。”曆經半天的艱難行進,眾人終於抵達丹霞山腳下,仰望那連綿起伏、翠綠欲滴的群山,宇文淺想起了那一首古詩:隻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宇文凜下達命令,按照先前七皇子的安排,分配人員守住關鍵通道。府兵總管表示遵命,並著手部署,雖然這樣做使得身邊的兵力更加薄弱,更加無法完成直接攻山的艱钜任務,但是此時也彆無選擇了。其實,宇文凜是考慮過返回華陽城搬兵的。但由於之前已經向宇文默透露了關於玲瓏的情況,而宇文默對此並不關心。宇文凜知道,若此時回去搬兵,不僅很可能遭到宇文默的否定,還可能在京城被留置,失去來解救玲瓏的機會。宇文凜將自己的顧慮告訴了宇文淺,宇文淺思索片刻,低聲提醒道:“二皇兄一定要小心行事啊,我還是真的感覺到,你身邊確實需要一個靠譜的助手。”顯然,宇文淺的話裡有話,意思是林燦不靠譜。宇文凜感受到失落,因為他習慣了身邊有謀士太子妃庾氏的輔佐,這段時間她不在,他做事時就顯得猶豫不決了。當然,他也清楚,太子妃不會在此事上幫助他。宇文淺平靜地說道:“二皇兄覺得可以找誰商討此事呢?可以讓林燦回去送信,不過這封信又該送到哪裡呢?”此刻的宇文凜感到迷茫,不確定還有誰可以信任。儘管他的太子府中有眾多謀士,但他們大多隻看重利益,不顧人情。若是問這些人,這些人的建議一定是讓宇文凜放棄玲瓏。這時,宇文凜忽然想起了一個人,或許此人是唯一能幫助他的。宇文凜立即命人拿來筆、紙和墨,鋪開紙張,緩緩書寫。“母妃,近日孩兒心儀一女子,但此女子不幸被劫持至丹霞山。吾手中隻有不足一百府兵,實在是無力攻克丹霞山。懇請母後賜教良策。”寫罷,宇文凜將紙張摺疊整齊,用一張大紙仔細包裹,召喚一名小士兵前來,吩咐道:“將此信交由東宮於公公,再由他轉交給珍妃娘娘知曉。”小士兵小心翼翼地將信件緊握在掌心,輕輕塞入懷中,領命準備離開。宇文凜轉向林燦,語氣平淡地說道:“林先生,煩請隨剛纔那位士兵一同返回。”言下之意,宇文凜不願林燦繼續留在此地,林燦卻誤以為是一件重要任務,緊隨小士兵身後,急匆匆地奔向華陽城。兩人日夜兼程,耗費不少時間,終於抵達華陽城。他們未敢停歇,直奔東宮,將信件交至於公公手中。隨後,兩人便稍作休息,靜候宮中訊息。當晚,林燦回到住處,身心疲憊不堪。躺在床上,他終於得以稍作鬆懈。另一邊,珍妃得知訊息後的反應出乎宇文凜的預料。在珍妃眼中,珍妃如同母親一般,總是很在乎宇文凜的心情,凡事都順著宇文凜的意思。然而實際上,珍妃與宇文凜談論感情,也是為了鞏固自己在太子身邊的地位,同時保護好自己的兩個養子。珍妃看到信件後,直接召來了庾氏詢問詳情。庾氏便將整個事情原委告知了珍妃。珍妃聽後冷哼一聲道:“太子殿下何時才能長大?他難道不知道自己的處境嗎?如今形勢岌岌可危,連三皇子宇文湛都重新開始參加早朝了,這形勢越發覆雜,他怎麼可以……”庾氏無奈地說道:“母妃說的冇錯。太子殿下被那個妖女迷惑了心智。我說什麼都是冇有用的。或許隻有母妃您的話他纔會聽從。”珍妃沉思片刻後說道:“那好吧。我給他回封信。如果他不回來我就,我就……”珍妃搖了搖頭,似乎不願繼續說下去。最終珍妃還是寫了一封信,她交代了當前朝廷的形勢變化,並讓宇文凜立刻返回華陽城。這封信再次交到了那個小士兵手中。他立刻騎快馬,準備趕回宇文凜的營地。然而,他在途中遭遇了襲擊,信件也遺失了。襲擊他的是誰的人,是顯而易見的。轉天清晨,林燦還在房中休息,一個陌生人找到了他。“林先生嗎?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東西,您一定要親手交到太子的手中不能交給其他人。”說完便將一個有些沉的包裹交給了林燦。林燦掂量掂量,問道:“這裡是什麼東西?”

-”“哈哈,三十年了!那個趙一峰應該已經有六十了吧。三十年,我終於醒了。孩子,我要你為我報仇,殺掉趙一峰!”林燦一聽頭大了:“你說趙一峰?老人家,這太難了吧。他是四大家族中趙家的家主,武功深不可測,我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呢。而且人家可是宗師啊。”“宗師怎麼了?老夫也是宗師。給你兩條路,要麼殺了趙一峰,給我報仇。另一條路就是想辦法把我從你的身體裡麵放出來。你選吧。”林燦眼珠一轉,計上心來:“我當然選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