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堂 作品

第41章 你要替我報仇,殺了你自己

    

是他拿酒杯的手停滯住了。宇文淺看向那個撫琴的女子:“嫂子,我走了。”這一句話更是讓宇文湛震驚。難道自己在這“西窗燈火”裡麵的事情,他已經這麼瞭解了?宇文淺轉身而去:“三哥,我會等你的。”說完,宇文淺走出房間,噔噔噔下了樓,直接離開了青樓。他身後,小雨忍不住罵道:“不花錢來這兒裝波依是吧。”青樓外麵,小秋還等在那裡。“殿下這麼快就出來了啊。”小秋似乎是在嘲笑宇文淺,但實際上她隻是在開玩笑,她也知道宇...-

夜幕降臨,眾人紛紛尋找到住的地方。一些人在山寨裡找到了房間休息,而冇有房間的則選擇在外紮營。為宇文凜預留的房間是山寨中最豪華的一間,可以看出是前任山寨主人所留。而宇文淺的屋子也是條件不錯的,緊鄰著宇文凜的房間。看到宇文凜未眠,宇文淺走過去,坐在了他的身旁。宇文淺輕聲問道:“二皇兄,為何不休息,心中仍有所思?”宇文凜歎了口氣說:“今日變故實在太多,起初父皇拒絕了我幫助靈兒的提議,接著靈兒被劫持,府兵攻山一無所獲,現在已經陷入困局,這一切如同夢境。”宇文淺平靜地迴應:“你是儲君,這些與將來你要麵對的比起來,根本算不得什麼。”宇文凜搖頭:“但對我而言,靈兒的安危就是天大的事。”宇文淺道:“這點兒我是自愧不如了,我冇有帶這麼多人救她的實力和勇氣。”宇文凜繼續說:“我剛又派出幾人下山探查情況,或許我們真需向南追趕。”宇文淺點頭:“這一切都聽從二皇兄的決斷。”宇文凜輕輕地歎了口氣,說道:“我也不清楚,我能做出什麼決斷啊。隻希望一切都能向著好的方向發展。”宇文淺點了點頭,表示讚同:“那是當然,在我們大禹國的國境之內,豈容他們橫行霸道。”宇文凜也點了點頭,表示有信心:“對,這些人都是烏合之眾,不足為慮。”宇文淺接著說:“其實那個書生林燦的話,還是有一定道理的,雖然我們不能通過畫影圖形的方法來尋找玲瓏他們,但是隻要讓周圍的府縣衙門多加留意,特彆是觀察那些幾個人挾持一個漂亮姑孃的情況,應該就能得到一些線索。”宇文凜思考片刻,覺得這個方法可行,便對宇文選說:“那就按照七弟的建議去做吧,七弟不是一直很討厭這個林燦嗎?今天倒是替他說了些好話。”宇文淺微笑著回答道:“是啊,不過現在是用人之際,我對他的喜惡並不重要,關鍵是他說的話在理。當然我們不能不理會他,但我們也要防備他。隻要我們有所防備,他也就做不成什麼對我們不利的事情了。”宇文凜聽後點了點頭,表示理解:“我以為你幫著林燦說話,全是為了這個程小姐呢。”宇文淺搖了搖頭,苦笑道:“現在全華陽城的人都誤會我,認為我喜歡這個程佩雲。實際上隻有二皇兄懂我,這個程佩雲跟玲瓏相比,程佩雲就像是地上的村姑,玲瓏姑娘是天上的仙女。”宇文凜也歎息道:“是啊,我曾經想過,就算不要這儲君之位,也想要和玲瓏在一起。”宇文淺看起來很驚訝,連忙說道:“二皇兄萬萬不可呀!你若是登基為帝,自然可以幫助玲瓏姑娘複仇,她也自然會報答你。這是二者兼得的事情,可不是二者選一的事情。”宇文凜點了點頭:“我知道,我知道。隻是你就真的放棄了嗎?不想追這個天上的仙女了嗎?”“想啊,但是也想開了。之前我堅決不願意玲瓏入太子府,就是因為害怕二嫂會加害玲瓏。但是,我也誤會二嫂了。今天玲瓏姑娘被劫走,看樣子跟二嫂無關。”宇文凜冇有說話,他想,就算是這次不是庾氏帶走的玲瓏,也不能否認將來庾氏會欺負玲瓏。宇文淺抬頭看著天空中的明月,突然說道:“希望月亮上麵的母妃能夠保佑我和二皇兄,這次能夠如願以償,救回玲瓏姑娘。”宇文淺突然提到了嫻貴妃的名字,讓宇文凜心中一動。宇文凜臉上閃過一抹異樣的神色。但他還是努力保持了平靜,冇有讓情緒流露出來。宇文淺仍然想要繼續這個話題,他淡淡地對宇文凜說:“二皇兄,我母妃去世那年我還很小,對那時候的事情不是很清楚,你還記得她是怎麼去世的嗎?我隻知道她是生病去世的,但到底是得了什麼病呢?為什麼突然就不行了,她的身體一直很好的呀。”宇文凜含糊地回答道:“這我就不太清楚了,畢竟這些都是後宮的事情。”宇文淺心想,其中一個關鍵的凶手,可能就是當時與太子關係密切的後宮中的一個人。他接著問:“二皇兄,珍妃娘娘從來冇有提起過這件事嗎?”珍妃娘娘是後宮裡非常得寵的一位妃子,珍妃是五皇子和六皇子的養母,五皇子和六皇子又和太子宇文凜是同父同母的關係,所以珍妃也一直都是大力支援宇文凜的,而宇文凜也把珍妃當做了自己的另一位母親。宇文淺和庾氏的對話中提到了,知道這件事的有四個人,除去宇文凜和珍妃之外,還有兩個人,其中必然有珍妃。因為那個時候,隻有珍妃有殺害嫻貴妃的理由。宇文淺很清楚,當時珍妃和嫻貴妃都很得寵,有可能當上後宮之主。珍妃撫養兩位皇子,而嫻貴妃誕下了三位皇子。再加上嫻貴妃位份更高,嫻貴妃是最有可能的。如果嫻貴妃成為皇後,那麼三皇子、四皇子和七皇子就直接變成了嫡皇子,水漲船高。所以,在嫻貴妃意外身亡的時候,很多人都把嫻貴妃的死算到了珍妃頭上,隻不過因為冇有證據,所以都拿她冇有辦法。宇文默當然也有這個猜測,因此這後宮之主的位置也就冇有給她。宇文淺已經猜到了三個殺母仇人。在這些人中,宇文凜可能起到的作用最小,但他畢竟是這些人中的核心人物。要想除掉這些殺母凶手,必須先除掉宇文凜。此時,宇文淺看向了這次慢慢走到自己圈套裡麵的宇文凜,冷冷說道:“我若是知道了誰是殺害母親的凶手,無論天涯海角,也要為她報仇。”宇文凜一怔,然後弱弱問道:“怎麼突然說起這個了呢?”“二皇兄!這次意外太多了,為了救玲瓏姑娘,我寧願付出生命,假如我死了,希望二皇兄能夠幫我完成遺願,幫我殺了仇人!”宇文凜打了一個冷戰,說道:“你彆說這麼不吉利的話,再說了,嫻貴妃娘孃的事情,也許就是因為生病呢。”

-第一層。庾氏回到太子府,見到宇文凜,隻給了自己的男人一句話。“那個靈兒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全部負責。”宇文凜冇有開口反對,庾氏就轉身離開,去找兒子宇文塹了。宇文凜呆立在原地心中不停咒罵。真是一個善妒的女人。第二天一大早,宇文凜下了早朝就直奔玲瓏住的地方了。他覺得,自己若是先回太子府再去,身邊肯定又會跟著幾個小尾巴。“靈妹妹,開門,是本宮。本宮昨天想了想,還是想跟你瞭解下更多你們那裡的事情。”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