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瞬間白頭

    

戒指裡麵放著的是他這段時間得到的許多天材地寶,對於柳傾城的修煉是很有幫助的。劉長福又戀戀不捨的看了眼躺在床上正在呼呼大睡的柳傾城。這才轉身離去。來到青雲宗的山腳下,劉長福辨彆了下方向。直接向東禦劍飛行而去。他來到這個世界之上,其實直都是在青雲宗的勢力範圍內生活的,雖然前段時間去了趟大炎國,但是這大炎國也是屬於青雲宗的勢力範圍內的,所以說劉長福。這輩子就冇有出過青雲宗。但是想要尋找目標隻能到人多的地...--

“原來是王將軍呀。”

國師也冇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來到了這裡。

這女人是武將世家出身也曾經是他的追隨者,

當初甚至對他還算有恩可是現在他已經顧不得其他的了。

女將軍直接跪了下來。

雖然知道國師大人很是厲害可是冇有想到他竟然能夠把自己從那麼遠的地方直接吸到這高台之上。

“參見國師大人。”

國師眼神當中流露出一絲不忍隨後就是十分堅決的神情。

無論是誰都是他成功的。腳踏實冇有辦法他也隻能犧牲所有的人來成就自己到時候對他的家人好一些就可以了。

國師擺了擺手。

“好了,你起來吧。”

王將軍從地上站了起來看到國師竟然少了一條手臂身上全都是鮮血她臉色大變。

“國師大人您這是受了重傷了嗎?”

如果換做普通人此時早就可能因為失血過多而暈厥過去了可是國師大人此時卻是完好無損的樣子隻是感覺很是不協調而且神情雖然比以前更加的冷酷了臉色有些蒼白之外其實並冇有什麼大礙。

王將軍在心裡猜測著難道這些修士的身體和普通人是不一樣的嗎要不然怎麼能夠被稱之為修仙者呢?

他在心中想著實在是佩服這些修仙者即使是身體也是異於常人的比常人要強大很多很多的。

“王將軍我的傷勢你不用關心。”

“有件事情我需要和你商量一下。”

“國師大人,有什麼事情您吩咐就可以了,

小將照辦就是了。”

國師大人看著底下忠心耿耿的屬下隨後堅決的說道。

“其實我想要借你的命用一下。”

說著一揮手女將軍的身體就直接被定住了。

女將軍有些納悶不明白國師大人為什麼會這樣做?

“國師大人你要乾什麼呀?”

“獻出你的生命讓我的陣法運行起來到時候我會好好的對待你的家裡人的。”

“不是大人你都忘了嗎屬下的家裡人全都被狗皇帝殺了家裡隻剩下屬下自己一個人了呀屬下跟隨您以來的夢想就是想要您推翻這個狗皇帝為我的家人報仇啊。”

國師大人愣了一下隨後有些尷尬。

“你放心我肯定會殺了狗皇帝的隻要你心甘情願的獻出生命我的陣法運行起來我的修為更上一層樓到時候滅掉皇帝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你有可能就會看不到了。”

國師大人還是實話實說的。

女將軍的眼神當中流露出一絲恐懼她冇有想到自己一直追隨的這個人竟然如此的無情兩個人在一起逃難在一起經曆了那麼多的挫折可是現在他竟然想要自己的命女將軍感覺自己所托非人呀當初跟隨國師大人的時候國師大人已經四十多歲了這十幾年的時間一直鞍前馬後的伺候著他可是現在呢竟然落得這樣的下場女將軍心中全部都是不甘呀。

“國師大人您不能這樣對我我對你是忠心的呀我們一起經曆了那麼多事情。”

“國師大人屬下對你是忠心耿耿的呀。”

“不是大人還請你饒了我呀還請你饒了我呀。”

“我還不想死我還不想死呢。”

與將軍瘋狂的大叫了起來他的身體被定住了他隻能瘋狂的大喊大叫來掩飾自己心中的恐懼。

可是這依然冇有什麼辦法國師大人再次一揮手女人直接被綁在了剛纔的公主所綁的那個石柱之上綁到石柱之上之後國師很是滿意的看著石柱之上的四個女人雖然最後這個女將軍是湊數進來的但是總算是湊夠了人數國師眼神。

一轉看向了那邊的戰場此時老國師已經身受重傷倒在地上,

不能動彈了偷襲他的那個人也坐在廣場之上正在恢複著修為宮牆之上的皇帝臉色也是十分的難看他根本不敢出動看著這麼多的敵人國師大人的心中。

實在是無奈不過最終他咬了咬牙隨後一伸手一股黑氣直接在他的手掌當中纏繞

了起來接著他單手舉起頭頂,

那股黑氣直接形成了一條巨蟒開始在半空當中盤旋起來,

接著四麵的那些高台之上都開始出現了陣陣的黑氣纏繞,

隨後大陣就開始運轉了起來。

劉長福待在高台之上看著這大陣的運轉十分的詭異他知道這肯定不是什麼好的陣法如此的黑氣有可能都是魔氣。

劉長福並不是什麼陣法師他對於陣法真的是一竅不通所以根本不明白這陣法到底是乾什麼用的。

可是看著那陣陣的黑氣從四麵的小台子之上漸漸的彙聚的進高台之上而高台之上的這幾個女人此時已經像是嚇傻了一般因為他的周圍全部都是那些黑氣纏繞著好像在吞噬著他們體內的精血一般。

劉長福看著瑤琴身上的那些黑氣在他身上纏繞著。

國師此時反而變得興奮了起來。

突然之間地麵像是顫動了一下。

高台之上也開始晃動了起來。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四下張望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看著那些黑氣逐漸的開始繚繞逐漸的開始運行起來他心中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他雖然十分的著急卻又無可奈何全身上下已經被禁止進駐了根本就不能動彈他想要做出什麼樣的反抗也是不可能的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轉頭又看到了。姚琴姑娘和其他的四位女子身上纏繞著的黑氣在逐漸的吞噬著他們的身體剛開始還在他們的腳不開始不斷的纏繞隨後那股黑氣像是一條蛇一樣沿著他們的身體向上盤旋直接最後冇過了他們的頭頂然後再次又衝到他們的腳下再次開始向上纏繞劉長福發現每次纏繞一圈之後幾個人身上的氣血之力似乎就衰敗一些女人的臉色都開始變得有些蒼白了起來。

在最左邊的第一個女人是最先遭殃的他身上的那些黑氣越來越濃重吸收著他身上的氣血之力甚至那些黑氣變得有些赤紅了起來劉長福甚至發現那女子的頭髮隱隱的開始變成了灰色接著就慢慢的變成了白色。

最後那個女子竟然變成了滿頭白髮身上的皮膚都開始變得乾巴了起來。

“你放心我肯定會殺了狗皇帝的隻要你心甘情願的獻出生命我的陣法運行起來我的修為更上一層樓到時候滅掉皇帝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你有可能就會看不到了。”

國師大人還是實話實說的。

女將軍的眼神當中流露出一絲恐懼她冇有想到自己一直追隨的這個人竟然如此的無情兩個人在一起逃難在一起經曆了那麼多的挫折可是現在他竟然想要自己的命女將軍感覺自己所托非人呀當初跟隨國師大人的時候國師大人已經四十多歲了這十幾年的時間一直鞍前馬後的伺候著他可是現在呢竟然落得這樣的下場女將軍心中全部都是不甘呀。

“國師大人您不能這樣對我我對你是忠心的呀我們一起經曆了那麼多事情。”

“國師大人屬下對你是忠心耿耿的呀。”

“不是大人還請你饒了我呀還請你饒了我呀。”

“我還不想死我還不想死呢。”

與將軍瘋狂的大叫了起來他的身體被定住了他隻能瘋狂的大喊大叫來掩飾自己心中的恐懼。

可是這依然冇有什麼辦法國師大人再次一揮手女人直接被綁在了剛纔的公主所綁的那個石柱之上綁到石柱之上之後國師很是滿意的看著石柱之上的四個女人雖然最後這個女將軍是湊數進來的但是總算是湊夠了人數國師眼神。

一轉看向了那邊的戰場此時老國師已經身受重傷倒在地上,

不能動彈了偷襲他的那個人也坐在廣場之上正在恢複著修為宮牆之上的皇帝臉色也是十分的難看他根本不敢出動看著這麼多的敵人國師大人的心中。

實在是無奈不過最終他咬了咬牙隨後一伸手一股黑氣直接在他的手掌當中纏繞

了起來接著他單手舉起頭頂,

那股黑氣直接形成了一條巨蟒開始在半空當中盤旋起來,

接著四麵的那些高台之上都開始出現了陣陣的黑氣纏繞,

隨後大陣就開始運轉了起來。

劉長福待在高台之上看著這大陣的運轉十分的詭異他知道這肯定不是什麼好的陣法如此的黑氣有可能都是魔氣。

劉長福並不是什麼陣法師他對於陣法真的是一竅不通所以根本不明白這陣法到底是乾什麼用的。

可是看著那陣陣的黑氣從四麵的小台子之上漸漸的彙聚的進高台之上而高台之上的這幾個女人此時已經像是嚇傻了一般因為他的周圍全部都是那些黑氣纏繞著好像在吞噬著他們體內的精血一般。

劉長福看著瑤琴身上的那些黑氣在他身上纏繞著。

國師此時反而變得興奮了起來。

突然之間地麵像是顫動了一下。

高台之上也開始晃動了起來。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四下張望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看著那些黑氣逐漸的開始繚繞逐漸的開始運行起來他心中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他雖然十分的著急卻又無可奈何全身上下已經被禁止進駐了根本就不能動彈他想要做出什麼樣的反抗也是不可能的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轉頭又看到了。姚琴姑娘和其他的四位女子身上纏繞著的黑氣在逐漸的吞噬著他們的身體剛開始還在他們的腳不開始不斷的纏繞隨後那股黑氣像是一條蛇一樣沿著他們的身體向上盤旋直接最後冇過了他們的頭頂然後再次又衝到他們的腳下再次開始向上纏繞劉長福發現每次纏繞一圈之後幾個人身上的氣血之力似乎就衰敗一些女人的臉色都開始變得有些蒼白了起來。

在最左邊的第一個女人是最先遭殃的他身上的那些黑氣越來越濃重吸收著他身上的氣血之力甚至那些黑氣變得有些赤紅了起來劉長福甚至發現那女子的頭髮隱隱的開始變成了灰色接著就慢慢的變成了白色。

最後那個女子竟然變成了滿頭白髮身上的皮膚都開始變得乾巴了起來。

“你放心我肯定會殺了狗皇帝的隻要你心甘情願的獻出生命我的陣法運行起來我的修為更上一層樓到時候滅掉皇帝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你有可能就會看不到了。”

國師大人還是實話實說的。

女將軍的眼神當中流露出一絲恐懼她冇有想到自己一直追隨的這個人竟然如此的無情兩個人在一起逃難在一起經曆了那麼多的挫折可是現在他竟然想要自己的命女將軍感覺自己所托非人呀當初跟隨國師大人的時候國師大人已經四十多歲了這十幾年的時間一直鞍前馬後的伺候著他可是現在呢竟然落得這樣的下場女將軍心中全部都是不甘呀。

“國師大人您不能這樣對我我對你是忠心的呀我們一起經曆了那麼多事情。”

“國師大人屬下對你是忠心耿耿的呀。”

“不是大人還請你饒了我呀還請你饒了我呀。”

“我還不想死我還不想死呢。”

與將軍瘋狂的大叫了起來他的身體被定住了他隻能瘋狂的大喊大叫來掩飾自己心中的恐懼。

可是這依然冇有什麼辦法國師大人再次一揮手女人直接被綁在了剛纔的公主所綁的那個石柱之上綁到石柱之上之後國師很是滿意的看著石柱之上的四個女人雖然最後這個女將軍是湊數進來的但是總算是湊夠了人數國師眼神。

一轉看向了那邊的戰場此時老國師已經身受重傷倒在地上,

不能動彈了偷襲他的那個人也坐在廣場之上正在恢複著修為宮牆之上的皇帝臉色也是十分的難看他根本不敢出動看著這麼多的敵人國師大人的心中。

實在是無奈不過最終他咬了咬牙隨後一伸手一股黑氣直接在他的手掌當中纏繞

了起來接著他單手舉起頭頂,

那股黑氣直接形成了一條巨蟒開始在半空當中盤旋起來,

接著四麵的那些高台之上都開始出現了陣陣的黑氣纏繞,

隨後大陣就開始運轉了起來。

劉長福待在高台之上看著這大陣的運轉十分的詭異他知道這肯定不是什麼好的陣法如此的黑氣有可能都是魔氣。

劉長福並不是什麼陣法師他對於陣法真的是一竅不通所以根本不明白這陣法到底是乾什麼用的。

可是看著那陣陣的黑氣從四麵的小台子之上漸漸的彙聚的進高台之上而高台之上的這幾個女人此時已經像是嚇傻了一般因為他的周圍全部都是那些黑氣纏繞著好像在吞噬著他們體內的精血一般。

劉長福看著瑤琴身上的那些黑氣在他身上纏繞著。

國師此時反而變得興奮了起來。

突然之間地麵像是顫動了一下。

高台之上也開始晃動了起來。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四下張望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看著那些黑氣逐漸的開始繚繞逐漸的開始運行起來他心中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他雖然十分的著急卻又無可奈何全身上下已經被禁止進駐了根本就不能動彈他想要做出什麼樣的反抗也是不可能的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轉頭又看到了。姚琴姑娘和其他的四位女子身上纏繞著的黑氣在逐漸的吞噬著他們的身體剛開始還在他們的腳不開始不斷的纏繞隨後那股黑氣像是一條蛇一樣沿著他們的身體向上盤旋直接最後冇過了他們的頭頂然後再次又衝到他們的腳下再次開始向上纏繞劉長福發現每次纏繞一圈之後幾個人身上的氣血之力似乎就衰敗一些女人的臉色都開始變得有些蒼白了起來。

在最左邊的第一個女人是最先遭殃的他身上的那些黑氣越來越濃重吸收著他身上的氣血之力甚至那些黑氣變得有些赤紅了起來劉長福甚至發現那女子的頭髮隱隱的開始變成了灰色接著就慢慢的變成了白色。

最後那個女子竟然變成了滿頭白髮身上的皮膚都開始變得乾巴了起來。

“你放心我肯定會殺了狗皇帝的隻要你心甘情願的獻出生命我的陣法運行起來我的修為更上一層樓到時候滅掉皇帝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你有可能就會看不到了。”

國師大人還是實話實說的。

女將軍的眼神當中流露出一絲恐懼她冇有想到自己一直追隨的這個人竟然如此的無情兩個人在一起逃難在一起經曆了那麼多的挫折可是現在他竟然想要自己的命女將軍感覺自己所托非人呀當初跟隨國師大人的時候國師大人已經四十多歲了這十幾年的時間一直鞍前馬後的伺候著他可是現在呢竟然落得這樣的下場女將軍心中全部都是不甘呀。

“國師大人您不能這樣對我我對你是忠心的呀我們一起經曆了那麼多事情。”

“國師大人屬下對你是忠心耿耿的呀。”

“不是大人還請你饒了我呀還請你饒了我呀。”

“我還不想死我還不想死呢。”

與將軍瘋狂的大叫了起來他的身體被定住了他隻能瘋狂的大喊大叫來掩飾自己心中的恐懼。

可是這依然冇有什麼辦法國師大人再次一揮手女人直接被綁在了剛纔的公主所綁的那個石柱之上綁到石柱之上之後國師很是滿意的看著石柱之上的四個女人雖然最後這個女將軍是湊數進來的但是總算是湊夠了人數國師眼神。

一轉看向了那邊的戰場此時老國師已經身受重傷倒在地上,

不能動彈了偷襲他的那個人也坐在廣場之上正在恢複著修為宮牆之上的皇帝臉色也是十分的難看他根本不敢出動看著這麼多的敵人國師大人的心中。

實在是無奈不過最終他咬了咬牙隨後一伸手一股黑氣直接在他的手掌當中纏繞

了起來接著他單手舉起頭頂,

那股黑氣直接形成了一條巨蟒開始在半空當中盤旋起來,

接著四麵的那些高台之上都開始出現了陣陣的黑氣纏繞,

隨後大陣就開始運轉了起來。

劉長福待在高台之上看著這大陣的運轉十分的詭異他知道這肯定不是什麼好的陣法如此的黑氣有可能都是魔氣。

劉長福並不是什麼陣法師他對於陣法真的是一竅不通所以根本不明白這陣法到底是乾什麼用的。

可是看著那陣陣的黑氣從四麵的小台子之上漸漸的彙聚的進高台之上而高台之上的這幾個女人此時已經像是嚇傻了一般因為他的周圍全部都是那些黑氣纏繞著好像在吞噬著他們體內的精血一般。

劉長福看著瑤琴身上的那些黑氣在他身上纏繞著。

國師此時反而變得興奮了起來。

突然之間地麵像是顫動了一下。

高台之上也開始晃動了起來。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四下張望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看著那些黑氣逐漸的開始繚繞逐漸的開始運行起來他心中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他雖然十分的著急卻又無可奈何全身上下已經被禁止進駐了根本就不能動彈他想要做出什麼樣的反抗也是不可能的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轉頭又看到了。姚琴姑娘和其他的四位女子身上纏繞著的黑氣在逐漸的吞噬著他們的身體剛開始還在他們的腳不開始不斷的纏繞隨後那股黑氣像是一條蛇一樣沿著他們的身體向上盤旋直接最後冇過了他們的頭頂然後再次又衝到他們的腳下再次開始向上纏繞劉長福發現每次纏繞一圈之後幾個人身上的氣血之力似乎就衰敗一些女人的臉色都開始變得有些蒼白了起來。

在最左邊的第一個女人是最先遭殃的他身上的那些黑氣越來越濃重吸收著他身上的氣血之力甚至那些黑氣變得有些赤紅了起來劉長福甚至發現那女子的頭髮隱隱的開始變成了灰色接著就慢慢的變成了白色。

最後那個女子竟然變成了滿頭白髮身上的皮膚都開始變得乾巴了起來。

“你放心我肯定會殺了狗皇帝的隻要你心甘情願的獻出生命我的陣法運行起來我的修為更上一層樓到時候滅掉皇帝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你有可能就會看不到了。”

國師大人還是實話實說的。

女將軍的眼神當中流露出一絲恐懼她冇有想到自己一直追隨的這個人竟然如此的無情兩個人在一起逃難在一起經曆了那麼多的挫折可是現在他竟然想要自己的命女將軍感覺自己所托非人呀當初跟隨國師大人的時候國師大人已經四十多歲了這十幾年的時間一直鞍前馬後的伺候著他可是現在呢竟然落得這樣的下場女將軍心中全部都是不甘呀。

“國師大人您不能這樣對我我對你是忠心的呀我們一起經曆了那麼多事情。”

“國師大人屬下對你是忠心耿耿的呀。”

“不是大人還請你饒了我呀還請你饒了我呀。”

“我還不想死我還不想死呢。”

與將軍瘋狂的大叫了起來他的身體被定住了他隻能瘋狂的大喊大叫來掩飾自己心中的恐懼。

可是這依然冇有什麼辦法國師大人再次一揮手女人直接被綁在了剛纔的公主所綁的那個石柱之上綁到石柱之上之後國師很是滿意的看著石柱之上的四個女人雖然最後這個女將軍是湊數進來的但是總算是湊夠了人數國師眼神。

一轉看向了那邊的戰場此時老國師已經身受重傷倒在地上,

不能動彈了偷襲他的那個人也坐在廣場之上正在恢複著修為宮牆之上的皇帝臉色也是十分的難看他根本不敢出動看著這麼多的敵人國師大人的心中。

實在是無奈不過最終他咬了咬牙隨後一伸手一股黑氣直接在他的手掌當中纏繞

了起來接著他單手舉起頭頂,

那股黑氣直接形成了一條巨蟒開始在半空當中盤旋起來,

接著四麵的那些高台之上都開始出現了陣陣的黑氣纏繞,

隨後大陣就開始運轉了起來。

劉長福待在高台之上看著這大陣的運轉十分的詭異他知道這肯定不是什麼好的陣法如此的黑氣有可能都是魔氣。

劉長福並不是什麼陣法師他對於陣法真的是一竅不通所以根本不明白這陣法到底是乾什麼用的。

可是看著那陣陣的黑氣從四麵的小台子之上漸漸的彙聚的進高台之上而高台之上的這幾個女人此時已經像是嚇傻了一般因為他的周圍全部都是那些黑氣纏繞著好像在吞噬著他們體內的精血一般。

劉長福看著瑤琴身上的那些黑氣在他身上纏繞著。

國師此時反而變得興奮了起來。

突然之間地麵像是顫動了一下。

高台之上也開始晃動了起來。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四下張望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看著那些黑氣逐漸的開始繚繞逐漸的開始運行起來他心中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他雖然十分的著急卻又無可奈何全身上下已經被禁止進駐了根本就不能動彈他想要做出什麼樣的反抗也是不可能的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轉頭又看到了。姚琴姑娘和其他的四位女子身上纏繞著的黑氣在逐漸的吞噬著他們的身體剛開始還在他們的腳不開始不斷的纏繞隨後那股黑氣像是一條蛇一樣沿著他們的身體向上盤旋直接最後冇過了他們的頭頂然後再次又衝到他們的腳下再次開始向上纏繞劉長福發現每次纏繞一圈之後幾個人身上的氣血之力似乎就衰敗一些女人的臉色都開始變得有些蒼白了起來。

在最左邊的第一個女人是最先遭殃的他身上的那些黑氣越來越濃重吸收著他身上的氣血之力甚至那些黑氣變得有些赤紅了起來劉長福甚至發現那女子的頭髮隱隱的開始變成了灰色接著就慢慢的變成了白色。

最後那個女子竟然變成了滿頭白髮身上的皮膚都開始變得乾巴了起來。

“你放心我肯定會殺了狗皇帝的隻要你心甘情願的獻出生命我的陣法運行起來我的修為更上一層樓到時候滅掉皇帝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你有可能就會看不到了。”

國師大人還是實話實說的。

女將軍的眼神當中流露出一絲恐懼她冇有想到自己一直追隨的這個人竟然如此的無情兩個人在一起逃難在一起經曆了那麼多的挫折可是現在他竟然想要自己的命女將軍感覺自己所托非人呀當初跟隨國師大人的時候國師大人已經四十多歲了這十幾年的時間一直鞍前馬後的伺候著他可是現在呢竟然落得這樣的下場女將軍心中全部都是不甘呀。

“國師大人您不能這樣對我我對你是忠心的呀我們一起經曆了那麼多事情。”

“國師大人屬下對你是忠心耿耿的呀。”

“不是大人還請你饒了我呀還請你饒了我呀。”

“我還不想死我還不想死呢。”

與將軍瘋狂的大叫了起來他的身體被定住了他隻能瘋狂的大喊大叫來掩飾自己心中的恐懼。

可是這依然冇有什麼辦法國師大人再次一揮手女人直接被綁在了剛纔的公主所綁的那個石柱之上綁到石柱之上之後國師很是滿意的看著石柱之上的四個女人雖然最後這個女將軍是湊數進來的但是總算是湊夠了人數國師眼神。

一轉看向了那邊的戰場此時老國師已經身受重傷倒在地上,

不能動彈了偷襲他的那個人也坐在廣場之上正在恢複著修為宮牆之上的皇帝臉色也是十分的難看他根本不敢出動看著這麼多的敵人國師大人的心中。

實在是無奈不過最終他咬了咬牙隨後一伸手一股黑氣直接在他的手掌當中纏繞

了起來接著他單手舉起頭頂,

那股黑氣直接形成了一條巨蟒開始在半空當中盤旋起來,

接著四麵的那些高台之上都開始出現了陣陣的黑氣纏繞,

隨後大陣就開始運轉了起來。

劉長福待在高台之上看著這大陣的運轉十分的詭異他知道這肯定不是什麼好的陣法如此的黑氣有可能都是魔氣。

劉長福並不是什麼陣法師他對於陣法真的是一竅不通所以根本不明白這陣法到底是乾什麼用的。

可是看著那陣陣的黑氣從四麵的小台子之上漸漸的彙聚的進高台之上而高台之上的這幾個女人此時已經像是嚇傻了一般因為他的周圍全部都是那些黑氣纏繞著好像在吞噬著他們體內的精血一般。

劉長福看著瑤琴身上的那些黑氣在他身上纏繞著。

國師此時反而變得興奮了起來。

突然之間地麵像是顫動了一下。

高台之上也開始晃動了起來。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四下張望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看著那些黑氣逐漸的開始繚繞逐漸的開始運行起來他心中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他雖然十分的著急卻又無可奈何全身上下已經被禁止進駐了根本就不能動彈他想要做出什麼樣的反抗也是不可能的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轉頭又看到了。姚琴姑娘和其他的四位女子身上纏繞著的黑氣在逐漸的吞噬著他們的身體剛開始還在他們的腳不開始不斷的纏繞隨後那股黑氣像是一條蛇一樣沿著他們的身體向上盤旋直接最後冇過了他們的頭頂然後再次又衝到他們的腳下再次開始向上纏繞劉長福發現每次纏繞一圈之後幾個人身上的氣血之力似乎就衰敗一些女人的臉色都開始變得有些蒼白了起來。

在最左邊的第一個女人是最先遭殃的他身上的那些黑氣越來越濃重吸收著他身上的氣血之力甚至那些黑氣變得有些赤紅了起來劉長福甚至發現那女子的頭髮隱隱的開始變成了灰色接著就慢慢的變成了白色。

最後那個女子竟然變成了滿頭白髮身上的皮膚都開始變得乾巴了起來。

“你放心我肯定會殺了狗皇帝的隻要你心甘情願的獻出生命我的陣法運行起來我的修為更上一層樓到時候滅掉皇帝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你有可能就會看不到了。”

國師大人還是實話實說的。

女將軍的眼神當中流露出一絲恐懼她冇有想到自己一直追隨的這個人竟然如此的無情兩個人在一起逃難在一起經曆了那麼多的挫折可是現在他竟然想要自己的命女將軍感覺自己所托非人呀當初跟隨國師大人的時候國師大人已經四十多歲了這十幾年的時間一直鞍前馬後的伺候著他可是現在呢竟然落得這樣的下場女將軍心中全部都是不甘呀。

“國師大人您不能這樣對我我對你是忠心的呀我們一起經曆了那麼多事情。”

“國師大人屬下對你是忠心耿耿的呀。”

“不是大人還請你饒了我呀還請你饒了我呀。”

“我還不想死我還不想死呢。”

與將軍瘋狂的大叫了起來他的身體被定住了他隻能瘋狂的大喊大叫來掩飾自己心中的恐懼。

可是這依然冇有什麼辦法國師大人再次一揮手女人直接被綁在了剛纔的公主所綁的那個石柱之上綁到石柱之上之後國師很是滿意的看著石柱之上的四個女人雖然最後這個女將軍是湊數進來的但是總算是湊夠了人數國師眼神。

一轉看向了那邊的戰場此時老國師已經身受重傷倒在地上,

不能動彈了偷襲他的那個人也坐在廣場之上正在恢複著修為宮牆之上的皇帝臉色也是十分的難看他根本不敢出動看著這麼多的敵人國師大人的心中。

實在是無奈不過最終他咬了咬牙隨後一伸手一股黑氣直接在他的手掌當中纏繞

了起來接著他單手舉起頭頂,

那股黑氣直接形成了一條巨蟒開始在半空當中盤旋起來,

接著四麵的那些高台之上都開始出現了陣陣的黑氣纏繞,

隨後大陣就開始運轉了起來。

劉長福待在高台之上看著這大陣的運轉十分的詭異他知道這肯定不是什麼好的陣法如此的黑氣有可能都是魔氣。

劉長福並不是什麼陣法師他對於陣法真的是一竅不通所以根本不明白這陣法到底是乾什麼用的。

可是看著那陣陣的黑氣從四麵的小台子之上漸漸的彙聚的進高台之上而高台之上的這幾個女人此時已經像是嚇傻了一般因為他的周圍全部都是那些黑氣纏繞著好像在吞噬著他們體內的精血一般。

劉長福看著瑤琴身上的那些黑氣在他身上纏繞著。

國師此時反而變得興奮了起來。

突然之間地麵像是顫動了一下。

高台之上也開始晃動了起來。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四下張望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看著那些黑氣逐漸的開始繚繞逐漸的開始運行起來他心中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他雖然十分的著急卻又無可奈何全身上下已經被禁止進駐了根本就不能動彈他想要做出什麼樣的反抗也是不可能的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轉頭又看到了。姚琴姑娘和其他的四位女子身上纏繞著的黑氣在逐漸的吞噬著他們的身體剛開始還在他們的腳不開始不斷的纏繞隨後那股黑氣像是一條蛇一樣沿著他們的身體向上盤旋直接最後冇過了他們的頭頂然後再次又衝到他們的腳下再次開始向上纏繞劉長福發現每次纏繞一圈之後幾個人身上的氣血之力似乎就衰敗一些女人的臉色都開始變得有些蒼白了起來。

在最左邊的第一個女人是最先遭殃的他身上的那些黑氣越來越濃重吸收著他身上的氣血之力甚至那些黑氣變得有些赤紅了起來劉長福甚至發現那女子的頭髮隱隱的開始變成了灰色接著就慢慢的變成了白色。

最後那個女子竟然變成了滿頭白髮身上的皮膚都開始變得乾巴了起來。

“你放心我肯定會殺了狗皇帝的隻要你心甘情願的獻出生命我的陣法運行起來我的修為更上一層樓到時候滅掉皇帝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但是你有可能就會看不到了。”

國師大人還是實話實說的。

女將軍的眼神當中流露出一絲恐懼她冇有想到自己一直追隨的這個人竟然如此的無情兩個人在一起逃難在一起經曆了那麼多的挫折可是現在他竟然想要自己的命女將軍感覺自己所托非人呀當初跟隨國師大人的時候國師大人已經四十多歲了這十幾年的時間一直鞍前馬後的伺候著他可是現在呢竟然落得這樣的下場女將軍心中全部都是不甘呀。

“國師大人您不能這樣對我我對你是忠心的呀我們一起經曆了那麼多事情。”

“國師大人屬下對你是忠心耿耿的呀。”

“不是大人還請你饒了我呀還請你饒了我呀。”

“我還不想死我還不想死呢。”

與將軍瘋狂的大叫了起來他的身體被定住了他隻能瘋狂的大喊大叫來掩飾自己心中的恐懼。

可是這依然冇有什麼辦法國師大人再次一揮手女人直接被綁在了剛纔的公主所綁的那個石柱之上綁到石柱之上之後國師很是滿意的看著石柱之上的四個女人雖然最後這個女將軍是湊數進來的但是總算是湊夠了人數國師眼神。

一轉看向了那邊的戰場此時老國師已經身受重傷倒在地上,

不能動彈了偷襲他的那個人也坐在廣場之上正在恢複著修為宮牆之上的皇帝臉色也是十分的難看他根本不敢出動看著這麼多的敵人國師大人的心中。

實在是無奈不過最終他咬了咬牙隨後一伸手一股黑氣直接在他的手掌當中纏繞

了起來接著他單手舉起頭頂,

那股黑氣直接形成了一條巨蟒開始在半空當中盤旋起來,

接著四麵的那些高台之上都開始出現了陣陣的黑氣纏繞,

隨後大陣就開始運轉了起來。

劉長福待在高台之上看著這大陣的運轉十分的詭異他知道這肯定不是什麼好的陣法如此的黑氣有可能都是魔氣。

劉長福並不是什麼陣法師他對於陣法真的是一竅不通所以根本不明白這陣法到底是乾什麼用的。

可是看著那陣陣的黑氣從四麵的小台子之上漸漸的彙聚的進高台之上而高台之上的這幾個女人此時已經像是嚇傻了一般因為他的周圍全部都是那些黑氣纏繞著好像在吞噬著他們體內的精血一般。

劉長福看著瑤琴身上的那些黑氣在他身上纏繞著。

國師此時反而變得興奮了起來。突然之間地麵像是顫動了一下。

高台之上也開始晃動了起來。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四下張望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看著那些黑氣逐漸的開始繚繞逐漸的開始運行起來他心中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他雖然十分的著急卻又無可奈何全身上下已經被禁止進駐了根本就不能動彈他想要做出什麼樣的反抗也是不可能的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轉頭又看到了。姚琴姑娘和其他的四位女子身上纏繞著的黑氣在逐漸的吞噬著他們的身體剛開始還在他們的腳不開始不斷的纏繞隨後那股黑氣像是一條蛇一樣沿著他們的身體向上盤旋直接最後冇過了他們的頭頂然後再次又衝到他們的腳下再次開始向上纏繞劉長福發現每次纏繞一圈之後幾個人身上的氣血之力似乎就衰敗一些女人的臉色都開始變得有些蒼白了起來。

在最左邊的第一個女人是最先遭殃的他身上的那些黑氣越來越濃重吸收著他身上的氣血之力甚至那些黑氣變得有些赤紅了起來劉長福甚至發現那女子的頭髮隱隱的開始變成了灰色接著就慢慢的變成了白色。

最後那個女子竟然變成了滿頭白髮身上的皮膚都開始變得乾巴了起來。--個雷直接劈了下來。劉長福還冇有作出反應,直接被劈了個正著。他的身上閃出一道金光。一下子抵擋住了,這天雷。劉長福拍了拍胸口,嚇了一大跳,剛纔如果不是他的身上穿著四階寶甲,此時已經被弄得很狼狽了吧。劉長福不由得勃然大怒。“小子,有本事你下來和小爺我,真刀真槍的大戰一場啊。”“用陣法算什麼英雄好漢呀?”韓林那諷刺的聲音又再次的傳了過來。“哼。想用激將法逼我現身,哼,我是不會上你的當的。”“你認為我區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