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死命追趕

    

全都嚇的。手足無措起來。“不不不,韓秀才你彆誤會,我們走,我們這就走。”那些地痞無賴們顫巍巍的站起身來。就要轉身離去。“等等。”那恐怖沙啞的聲音又響了起來,那些地痞無賴們顫抖的問道。“你老人家還有什麼吩咐?”“把這人給我帶走。”韓秀才指著地上的他的大伯。那些地痞無賴們連忙點頭。眾人七手八腳的抬起了他的大伯。“我不希望以後見到他。”“你老人家放心,我們知道是什麼意思,我們明白。”這些地痞無賴抬起寒林...--

劉長福看到國師重傷了其他的那些人也都在注意著,

外麵的那些宰相府的兵士們的進攻,

所以他要抓住這個很好的機會,帶著瑤琴小姐離開。

可是剛走了幾步,突然之間一陣破風聲傳來,

劉長福趕快拉著瑤琴小姐向後退了一步。

一把弩箭就直直的衝著他剛纔的地方穿了過去,

劉長福嚇了一身的冷汗,

如果剛纔被擊中的話,

那他和瑤琴小姐肯定就會被重傷了,

說不定連性命都可能會失去的。

他憤怒的轉過頭,這才發現竟然是國師大人,

國師早就注意著劉長福呢。

他不可能讓這個人把瑤琴小姐帶走的,

要不然的話這陣法根本就冇有辦法運行了,

所以他隨手撿起地上散落的劍枝,

隨手一揮就發揮出了這樣巨大的威力,

那把弩箭直接穿過了劉長福剛纔所在的位置。

叮的一聲竟然直直的插進了旁邊的牆壁裡,

而且插進去竟然有二指有餘。

那把弩箭的尾巴還在瘋狂的顫抖著。

瑤琴小姐也嚇了一大跳真的是太危險了。

“把瑤琴小姐放下來不然的話。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國師大人忍著身上的傷勢嗬斥道。

劉長福來這裡的目的就是要救瑤琴的,

他怎麼可能把瑤琴放下呢,

要不然的話怎麼才能夠獲得翠花的好感呢,

所以他要拚儘全力,雖然這是在夢中,

但是他感覺自己受到的傷勢和疼痛全都像是真實的環境當中是一樣的。

劉長福冷笑的搖了搖頭。

“我是不可能把瑤琴姑娘放下的。”

“你找死。”

國師大人大怒,

他冇有想到一個小小的螻蟻竟然敢跟他講條件,

隨後他的眼神變得更加的冷漠了。

“噗……”

國師大人吐出一口鮮血,

身上的傷勢更加的嚴重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纔劉長福說的話太氣人了。

國師大人顧不得其他了,

趕快從儲物袋當中拿出來療傷丹,

送進了嘴裡這纔開始慢慢的想要恢複一下自己的傷勢,

劉長福看到這麼好的機會又趕快拉著瑤琴姑孃的手向外衝去,

可是現在那些宰相府的兵實在是太多了,

直接把他們裡麵的這些人全部都圍住了。

因為劉長福身上穿著的是國師府這邊的人的衣服,

所以他們都認為這個人是國師府的人,

剛開始注意的人還不是很多,可是隨著劉長福開始大開殺戒,

而他身邊還竟然帶著一個女人,

大家都認為這個女人肯定就是大人物,

要不然身邊怎麼能有這麼厲害的一個高手來保護呢,

所以劉長福漸漸的陷入了圍攻當中,

他也實在是太氣憤了,

冇有想到國師大人冇有對他們造成什麼傷害,

竟然被宰相府的這些兵們給圍住了,

他實在是有些太無語了。

這些人簡直就是在幫倒忙啊,

可是劉長福又十分的無可奈何,

他總不能一個一個的去解釋吧,

冇辦法,他拖著重傷的身體又開始一個一個的解決。

本來他身上的傷勢就已經很嚴重了。

再加上拖延了這麼長的時間,

又被這麼多的士兵們圍攻劉長福漸漸的有些體力不支了。

他轉過頭來看了看那邊還坐在地上正在恢複靈力的翠花。

翠花此時也無暇顧及這邊了,

她要趕快恢複一些靈力,

這樣纔有機會逃走,

要不然的話連命都失去了,

還談什麼保護瑤琴姐姐呢?

劉長富知道指望不上翠花了。

也隻能依靠自己了。

他的手伸進口袋當中拿出來了那顆丹藥。

現在也隻能依靠這些丹藥才能夠讓自己衝出去了。

他要抓緊時間了,

要不然的話等到國師大人反應過來,他想走都是不可能的了。

劉長福毫不猶豫的把丹藥吞進了嘴中,

然後一股暖流瞬間就流進了他的全身,

接著一股十分暴虐的力量突然在他的身體當中炸開,

他感覺自己的經脈受到了很大的損傷。

像是原來很小的一條小河溝突然之間湧入了大量的洪水一樣。

小河溝被衝的七零八落,

劉長福已經顧不上其他了,

他突然之間睜開眼睛眼珠子都有些發紅了。

瑤琴姑娘根本不明白他吃下去的是什麼東西,

可是突然發現劉長福竟然變得十分的不一樣了,

身上的氣勢竟然。逐漸的向上攀升著。

“瑤琴小姐我們趕快走吧。”

這可是隻有一炷香的時間呀,

如果一炷香的時間,他們逃不出去的話,到時候可真的就麻煩了。

劉長福本來隱藏的實力。

可是他吃了這些丹藥之後感覺自己的實力要比原來增強了三倍不止,

所以他現在十分的遊刃有餘麵對那些士兵的圍攻揮出長劍,就是一掃一大片。

此時的國師恢複了一點靈力之後,

也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轉過頭這才驚喜的發現。

劉長福和姚琴小姐竟然還冇有走呢,

他心中升起了一絲希望,本來已經放棄。

可是他們竟然被宰相府的那些人圍攻了。

國師大人不由的感歎有時候敵人還真的會幫助自己啊。

他顧不上其他。

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看到劉長福把周圍的人殺的人養馬翻,

施展輕功向遠處飛去,

國師大人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勢,

也快速的騰空而起直接追了過去。

在他的眼中劉長福這樣的人簡直就如同螻蟻一般。

劉長福也隻是一個普通的武者,對於他們修士來說真的就如同地上的螞蟻一樣,

平時懶踩都連得可是在這關鍵的時刻就是這小小的螻蟻破壞了他的大事,

所以國師大人心中十分的憤怒,

他一定要把這個人斬殺,

這樣才能夠解他的心頭之恨,

最重要的是要把瑤琴小姐搶回來,

這樣才能夠發動他的陣法他纔有機會反敗為勝,

這樣的絕境才能夠絕處逢生。

劉長福剛纔十分的得意,剛纔身體當中的力量簡直是太強了,

他感覺前所未有的輕鬆馬上就要衝出宰相府這些人的包圍圈了,

可是突然之間他感覺有些不對勁,

回過頭這才發現國師大人此時已經騰空而起,

十分快速的飛行速度朝他們這邊追了過來,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

趕快推動自己體內的真氣快速的帶著瑤琴小姐向前飛去。

又被這麼多的士兵們圍攻劉長福漸漸的有些體力不支了。

他轉過頭來看了看那邊還坐在地上正在恢複靈力的翠花。

翠花此時也無暇顧及這邊了,

她要趕快恢複一些靈力,

這樣纔有機會逃走,

要不然的話連命都失去了,

還談什麼保護瑤琴姐姐呢?

劉長富知道指望不上翠花了。

也隻能依靠自己了。

他的手伸進口袋當中拿出來了那顆丹藥。

現在也隻能依靠這些丹藥才能夠讓自己衝出去了。

他要抓緊時間了,

要不然的話等到國師大人反應過來,

他想走都是不可能的了。

劉長福毫不猶豫的把丹藥吞進了嘴中,

然後一股暖流瞬間就流進了他的全身,

接著一股十分暴虐的力量突然在他的身體當中炸開,

他感覺自己的經脈受到了很大的損傷。

像是原來很小的一條小河溝突然之間湧入了大量的洪水一樣。

小河溝被衝的七零八落,

劉長福已經顧不上其他了,

他突然之間睜開眼睛眼珠子都有些發紅了。

瑤琴姑娘根本不明白他吃下去的是什麼東西,

可是突然發現劉長福竟然變得十分的不一樣了,

身上的氣勢竟然。逐漸的向上攀升著。

“瑤琴小姐我們趕快走吧。”

這可是隻有一炷香的時間呀,

如果一炷香的時間,他們逃不出去的話,到時候可真的就麻煩了。

劉長福本來隱藏的實力。

可是他吃了這些丹藥之後感覺自己的實力要比原來增強了三倍不止,

所以他現在十分的遊刃有餘麵對那些士兵的圍攻揮出長劍,就是一掃一大片。

此時的國師恢複了一點靈力之後,

也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轉過頭這才驚喜的發現。

劉長福和姚琴小姐竟然還冇有走呢,

他心中升起了一絲希望,本來已經放棄。

可是他們竟然被宰相府的那些人圍攻了。

國師大人不由的感歎有時候敵人還真的會幫助自己啊。

他顧不上其他。

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看到劉長福把周圍的人殺的人養馬翻,

施展輕功向遠處飛去,

國師大人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勢,

也快速的騰空而起直接追了過去。

在他的眼中劉長福這樣的人簡直就如同螻蟻一般。

劉長福也隻是一個普通的武者,對於他們修士來說真的就如同地上的螞蟻一樣,

平時懶踩都連得可是在這關鍵的時刻就是這小小的螻蟻破壞了他的大事,

所以國師大人心中十分的憤怒,

他一定要把這個人斬殺,

這樣才能夠解他的心頭之恨,

最重要的是要把瑤琴小姐搶回來,

這樣才能夠發動他的陣法他纔有機會反敗為勝,

這樣的絕境才能夠絕處逢生。

劉長福剛纔十分的得意,剛纔身體當中的力量簡直是太強了,

他感覺前所未有的輕鬆馬上就要衝出宰相府這些人的包圍圈了,

可是突然之間他感覺有些不對勁,

回過頭這才發現國師大人此時已經騰空而起,

十分快速的飛行速度朝他們這邊追了過來,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

趕快推動自己體內的真氣快速的帶著瑤琴小姐向前飛去。

又被這麼多的士兵們圍攻劉長福漸漸的有些體力不支了。

他轉過頭來看了看那邊還坐在地上正在恢複靈力的翠花。

翠花此時也無暇顧及這邊了,

她要趕快恢複一些靈力,

這樣纔有機會逃走,

要不然的話連命都失去了,

還談什麼保護瑤琴姐姐呢?

劉長富知道指望不上翠花了。

也隻能依靠自己了。

他的手伸進口袋當中拿出來了那顆丹藥。

現在也隻能依靠這些丹藥才能夠讓自己衝出去了。

他要抓緊時間了,

要不然的話等到國師大人反應過來,

他想走都是不可能的了。

劉長福毫不猶豫的把丹藥吞進了嘴中,

然後一股暖流瞬間就流進了他的全身,

接著一股十分暴虐的力量突然在他的身體當中炸開,

他感覺自己的經脈受到了很大的損傷。

像是原來很小的一條小河溝突然之間湧入了大量的洪水一樣。

小河溝被衝的七零八落,

劉長福已經顧不上其他了,

他突然之間睜開眼睛眼珠子都有些發紅了。

瑤琴姑娘根本不明白他吃下去的是什麼東西,

可是突然發現劉長福竟然變得十分的不一樣了,

身上的氣勢竟然。逐漸的向上攀升著。

“瑤琴小姐我們趕快走吧。”

這可是隻有一炷香的時間呀,

如果一炷香的時間,他們逃不出去的話,到時候可真的就麻煩了。

劉長福本來隱藏的實力。

可是他吃了這些丹藥之後感覺自己的實力要比原來增強了三倍不止,

所以他現在十分的遊刃有餘麵對那些士兵的圍攻揮出長劍,就是一掃一大片。

此時的國師恢複了一點靈力之後,

也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轉過頭這才驚喜的發現。

劉長福和姚琴小姐竟然還冇有走呢,

他心中升起了一絲希望,本來已經放棄。

可是他們竟然被宰相府的那些人圍攻了。

國師大人不由的感歎有時候敵人還真的會幫助自己啊。

他顧不上其他。

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看到劉長福把周圍的人殺的人養馬翻,

施展輕功向遠處飛去,

國師大人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勢,

也快速的騰空而起直接追了過去。

在他的眼中劉長福這樣的人簡直就如同螻蟻一般。

劉長福也隻是一個普通的武者,對於他們修士來說真的就如同地上的螞蟻一樣,

平時懶踩都連得可是在這關鍵的時刻就是這小小的螻蟻破壞了他的大事,

所以國師大人心中十分的憤怒,

他一定要把這個人斬殺,

這樣才能夠解他的心頭之恨,

最重要的是要把瑤琴小姐搶回來,

這樣才能夠發動他的陣法他纔有機會反敗為勝,

這樣的絕境才能夠絕處逢生。

劉長福剛纔十分的得意,剛纔身體當中的力量簡直是太強了,

他感覺前所未有的輕鬆馬上就要衝出宰相府這些人的包圍圈了,

可是突然之間他感覺有些不對勁,

回過頭這才發現國師大人此時已經騰空而起,

十分快速的飛行速度朝他們這邊追了過來,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

趕快推動自己體內的真氣快速的帶著瑤琴小姐向前飛去。

又被這麼多的士兵們圍攻劉長福漸漸的有些體力不支了。

他轉過頭來看了看那邊還坐在地上正在恢複靈力的翠花。

翠花此時也無暇顧及這邊了,

她要趕快恢複一些靈力,

這樣纔有機會逃走,

要不然的話連命都失去了,

還談什麼保護瑤琴姐姐呢?

劉長富知道指望不上翠花了。

也隻能依靠自己了。

他的手伸進口袋當中拿出來了那顆丹藥。

現在也隻能依靠這些丹藥才能夠讓自己衝出去了。

他要抓緊時間了,

要不然的話等到國師大人反應過來,

他想走都是不可能的了。

劉長福毫不猶豫的把丹藥吞進了嘴中,

然後一股暖流瞬間就流進了他的全身,

接著一股十分暴虐的力量突然在他的身體當中炸開,

他感覺自己的經脈受到了很大的損傷。

像是原來很小的一條小河溝突然之間湧入了大量的洪水一樣。

小河溝被衝的七零八落,

劉長福已經顧不上其他了,

他突然之間睜開眼睛眼珠子都有些發紅了。

瑤琴姑娘根本不明白他吃下去的是什麼東西,

可是突然發現劉長福竟然變得十分的不一樣了,

身上的氣勢竟然。逐漸的向上攀升著。

“瑤琴小姐我們趕快走吧。”

這可是隻有一炷香的時間呀,

如果一炷香的時間,他們逃不出去的話,到時候可真的就麻煩了。

劉長福本來隱藏的實力。

可是他吃了這些丹藥之後感覺自己的實力要比原來增強了三倍不止,

所以他現在十分的遊刃有餘麵對那些士兵的圍攻揮出長劍,就是一掃一大片。

此時的國師恢複了一點靈力之後,

也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轉過頭這才驚喜的發現。

劉長福和姚琴小姐竟然還冇有走呢,

他心中升起了一絲希望,本來已經放棄。

可是他們竟然被宰相府的那些人圍攻了。

國師大人不由的感歎有時候敵人還真的會幫助自己啊。

他顧不上其他。

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看到劉長福把周圍的人殺的人養馬翻,

施展輕功向遠處飛去,

國師大人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勢,

也快速的騰空而起直接追了過去。

在他的眼中劉長福這樣的人簡直就如同螻蟻一般。

劉長福也隻是一個普通的武者,對於他們修士來說真的就如同地上的螞蟻一樣,

平時懶踩都連得可是在這關鍵的時刻就是這小小的螻蟻破壞了他的大事,

所以國師大人心中十分的憤怒,

他一定要把這個人斬殺,

這樣才能夠解他的心頭之恨,

最重要的是要把瑤琴小姐搶回來,

這樣才能夠發動他的陣法他纔有機會反敗為勝,

這樣的絕境才能夠絕處逢生。

劉長福剛纔十分的得意,剛纔身體當中的力量簡直是太強了,

他感覺前所未有的輕鬆馬上就要衝出宰相府這些人的包圍圈了,

可是突然之間他感覺有些不對勁,

回過頭這才發現國師大人此時已經騰空而起,

十分快速的飛行速度朝他們這邊追了過來,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

趕快推動自己體內的真氣快速的帶著瑤琴小姐向前飛去。

又被這麼多的士兵們圍攻劉長福漸漸的有些體力不支了。

他轉過頭來看了看那邊還坐在地上正在恢複靈力的翠花。

翠花此時也無暇顧及這邊了,

她要趕快恢複一些靈力,

這樣纔有機會逃走,

要不然的話連命都失去了,

還談什麼保護瑤琴姐姐呢?

劉長富知道指望不上翠花了。

也隻能依靠自己了。

他的手伸進口袋當中拿出來了那顆丹藥。

現在也隻能依靠這些丹藥才能夠讓自己衝出去了。

他要抓緊時間了,

要不然的話等到國師大人反應過來,

他想走都是不可能的了。

劉長福毫不猶豫的把丹藥吞進了嘴中,

然後一股暖流瞬間就流進了他的全身,

接著一股十分暴虐的力量突然在他的身體當中炸開,

他感覺自己的經脈受到了很大的損傷。

像是原來很小的一條小河溝突然之間湧入了大量的洪水一樣。

小河溝被衝的七零八落,

劉長福已經顧不上其他了,

他突然之間睜開眼睛眼珠子都有些發紅了。

瑤琴姑娘根本不明白他吃下去的是什麼東西,

可是突然發現劉長福竟然變得十分的不一樣了,

身上的氣勢竟然。逐漸的向上攀升著。

“瑤琴小姐我們趕快走吧。”

這可是隻有一炷香的時間呀,

如果一炷香的時間,他們逃不出去的話,到時候可真的就麻煩了。

劉長福本來隱藏的實力。

可是他吃了這些丹藥之後感覺自己的實力要比原來增強了三倍不止,

所以他現在十分的遊刃有餘麵對那些士兵的圍攻揮出長劍,就是一掃一大片。

此時的國師恢複了一點靈力之後,

也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轉過頭這才驚喜的發現。

劉長福和姚琴小姐竟然還冇有走呢,

他心中升起了一絲希望,本來已經放棄。

可是他們竟然被宰相府的那些人圍攻了。

國師大人不由的感歎有時候敵人還真的會幫助自己啊。

他顧不上其他。

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看到劉長福把周圍的人殺的人養馬翻,

施展輕功向遠處飛去,

國師大人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勢,

也快速的騰空而起直接追了過去。

在他的眼中劉長福這樣的人簡直就如同螻蟻一般。

劉長福也隻是一個普通的武者,對於他們修士來說真的就如同地上的螞蟻一樣,

平時懶踩都連得可是在這關鍵的時刻就是這小小的螻蟻破壞了他的大事,

所以國師大人心中十分的憤怒,

他一定要把這個人斬殺,

這樣才能夠解他的心頭之恨,

最重要的是要把瑤琴小姐搶回來,

這樣才能夠發動他的陣法他纔有機會反敗為勝,

這樣的絕境才能夠絕處逢生。

劉長福剛纔十分的得意,剛纔身體當中的力量簡直是太強了,

他感覺前所未有的輕鬆馬上就要衝出宰相府這些人的包圍圈了,

可是突然之間他感覺有些不對勁,

回過頭這才發現國師大人此時已經騰空而起,

十分快速的飛行速度朝他們這邊追了過來,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

趕快推動自己體內的真氣快速的帶著瑤琴小姐向前飛去。

又被這麼多的士兵們圍攻劉長福漸漸的有些體力不支了。

他轉過頭來看了看那邊還坐在地上正在恢複靈力的翠花。

翠花此時也無暇顧及這邊了,

她要趕快恢複一些靈力,

這樣纔有機會逃走,

要不然的話連命都失去了,

還談什麼保護瑤琴姐姐呢?

劉長富知道指望不上翠花了。

也隻能依靠自己了。

他的手伸進口袋當中拿出來了那顆丹藥。

現在也隻能依靠這些丹藥才能夠讓自己衝出去了。

他要抓緊時間了,

要不然的話等到國師大人反應過來,

他想走都是不可能的了。

劉長福毫不猶豫的把丹藥吞進了嘴中,

然後一股暖流瞬間就流進了他的全身,

接著一股十分暴虐的力量突然在他的身體當中炸開,

他感覺自己的經脈受到了很大的損傷。

像是原來很小的一條小河溝突然之間湧入了大量的洪水一樣。

小河溝被衝的七零八落,

劉長福已經顧不上其他了,

他突然之間睜開眼睛眼珠子都有些發紅了。

瑤琴姑娘根本不明白他吃下去的是什麼東西,

可是突然發現劉長福竟然變得十分的不一樣了,

身上的氣勢竟然。逐漸的向上攀升著。

“瑤琴小姐我們趕快走吧。”

這可是隻有一炷香的時間呀,

如果一炷香的時間,他們逃不出去的話,到時候可真的就麻煩了。

劉長福本來隱藏的實力。

可是他吃了這些丹藥之後感覺自己的實力要比原來增強了三倍不止,

所以他現在十分的遊刃有餘麵對那些士兵的圍攻揮出長劍,就是一掃一大片。

此時的國師恢複了一點靈力之後,

也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轉過頭這才驚喜的發現。

劉長福和姚琴小姐竟然還冇有走呢,

他心中升起了一絲希望,本來已經放棄。

可是他們竟然被宰相府的那些人圍攻了。

國師大人不由的感歎有時候敵人還真的會幫助自己啊。

他顧不上其他。

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看到劉長福把周圍的人殺的人養馬翻,

施展輕功向遠處飛去,

國師大人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勢,

也快速的騰空而起直接追了過去。

在他的眼中劉長福這樣的人簡直就如同螻蟻一般。

劉長福也隻是一個普通的武者,對於他們修士來說真的就如同地上的螞蟻一樣,

平時懶踩都連得可是在這關鍵的時刻就是這小小的螻蟻破壞了他的大事,

所以國師大人心中十分的憤怒,

他一定要把這個人斬殺,

這樣才能夠解他的心頭之恨,

最重要的是要把瑤琴小姐搶回來,

這樣才能夠發動他的陣法他纔有機會反敗為勝,

這樣的絕境才能夠絕處逢生。

劉長福剛纔十分的得意,剛纔身體當中的力量簡直是太強了,

他感覺前所未有的輕鬆馬上就要衝出宰相府這些人的包圍圈了,

可是突然之間他感覺有些不對勁,

回過頭這才發現國師大人此時已經騰空而起,

十分快速的飛行速度朝他們這邊追了過來,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

趕快推動自己體內的真氣快速的帶著瑤琴小姐向前飛去。

又被這麼多的士兵們圍攻劉長福漸漸的有些體力不支了。

他轉過頭來看了看那邊還坐在地上正在恢複靈力的翠花。

翠花此時也無暇顧及這邊了,

她要趕快恢複一些靈力,

這樣纔有機會逃走,

要不然的話連命都失去了,

還談什麼保護瑤琴姐姐呢?

劉長富知道指望不上翠花了。

也隻能依靠自己了。

他的手伸進口袋當中拿出來了那顆丹藥。

現在也隻能依靠這些丹藥才能夠讓自己衝出去了。

他要抓緊時間了,

要不然的話等到國師大人反應過來,

他想走都是不可能的了。

劉長福毫不猶豫的把丹藥吞進了嘴中,

然後一股暖流瞬間就流進了他的全身,

接著一股十分暴虐的力量突然在他的身體當中炸開,

他感覺自己的經脈受到了很大的損傷。

像是原來很小的一條小河溝突然之間湧入了大量的洪水一樣。

小河溝被衝的七零八落,

劉長福已經顧不上其他了,

他突然之間睜開眼睛眼珠子都有些發紅了。

瑤琴姑娘根本不明白他吃下去的是什麼東西,

可是突然發現劉長福竟然變得十分的不一樣了,

身上的氣勢竟然。逐漸的向上攀升著。

“瑤琴小姐我們趕快走吧。”

這可是隻有一炷香的時間呀,

如果一炷香的時間,他們逃不出去的話,到時候可真的就麻煩了。

劉長福本來隱藏的實力。

可是他吃了這些丹藥之後感覺自己的實力要比原來增強了三倍不止,

所以他現在十分的遊刃有餘麵對那些士兵的圍攻揮出長劍,就是一掃一大片。

此時的國師恢複了一點靈力之後,

也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轉過頭這才驚喜的發現。

劉長福和姚琴小姐竟然還冇有走呢,

他心中升起了一絲希望,本來已經放棄。

可是他們竟然被宰相府的那些人圍攻了。

國師大人不由的感歎有時候敵人還真的會幫助自己啊。

他顧不上其他。

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看到劉長福把周圍的人殺的人養馬翻,

施展輕功向遠處飛去,

國師大人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勢,

也快速的騰空而起直接追了過去。

在他的眼中劉長福這樣的人簡直就如同螻蟻一般。

劉長福也隻是一個普通的武者,對於他們修士來說真的就如同地上的螞蟻一樣,

平時懶踩都連得可是在這關鍵的時刻就是這小小的螻蟻破壞了他的大事,

所以國師大人心中十分的憤怒,

他一定要把這個人斬殺,

這樣才能夠解他的心頭之恨,

最重要的是要把瑤琴小姐搶回來,

這樣才能夠發動他的陣法他纔有機會反敗為勝,

這樣的絕境才能夠絕處逢生。

劉長福剛纔十分的得意,剛纔身體當中的力量簡直是太強了,

他感覺前所未有的輕鬆馬上就要衝出宰相府這些人的包圍圈了,

可是突然之間他感覺有些不對勁,

回過頭這才發現國師大人此時已經騰空而起,

十分快速的飛行速度朝他們這邊追了過來,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

趕快推動自己體內的真氣快速的帶著瑤琴小姐向前飛去。

又被這麼多的士兵們圍攻劉長福漸漸的有些體力不支了。

他轉過頭來看了看那邊還坐在地上正在恢複靈力的翠花。

翠花此時也無暇顧及這邊了,

她要趕快恢複一些靈力,

這樣纔有機會逃走,

要不然的話連命都失去了,

還談什麼保護瑤琴姐姐呢?

劉長富知道指望不上翠花了。

也隻能依靠自己了。

他的手伸進口袋當中拿出來了那顆丹藥。

現在也隻能依靠這些丹藥才能夠讓自己衝出去了。

他要抓緊時間了,

要不然的話等到國師大人反應過來,

他想走都是不可能的了。

劉長福毫不猶豫的把丹藥吞進了嘴中,

然後一股暖流瞬間就流進了他的全身,

接著一股十分暴虐的力量突然在他的身體當中炸開,

他感覺自己的經脈受到了很大的損傷。

像是原來很小的一條小河溝突然之間湧入了大量的洪水一樣。

小河溝被衝的七零八落,

劉長福已經顧不上其他了,

他突然之間睜開眼睛眼珠子都有些發紅了。

瑤琴姑娘根本不明白他吃下去的是什麼東西,

可是突然發現劉長福竟然變得十分的不一樣了,

身上的氣勢竟然。逐漸的向上攀升著。

“瑤琴小姐我們趕快走吧。”

這可是隻有一炷香的時間呀,

如果一炷香的時間,他們逃不出去的話,到時候可真的就麻煩了。

劉長福本來隱藏的實力。

可是他吃了這些丹藥之後感覺自己的實力要比原來增強了三倍不止,

所以他現在十分的遊刃有餘麵對那些士兵的圍攻揮出長劍,就是一掃一大片。

此時的國師恢複了一點靈力之後,

也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轉過頭這才驚喜的發現。

劉長福和姚琴小姐竟然還冇有走呢,

他心中升起了一絲希望,本來已經放棄。

可是他們竟然被宰相府的那些人圍攻了。

國師大人不由的感歎有時候敵人還真的會幫助自己啊。

他顧不上其他。

緩緩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看到劉長福把周圍的人殺的人養馬翻,

施展輕功向遠處飛去,

國師大人顧不得自己身上的傷勢,

也快速的騰空而起直接追了過去。

在他的眼中劉長福這樣的人簡直就如同螻蟻一般。

劉長福也隻是一個普通的武者,對於他們修士來說真的就如同地上的螞蟻一樣,

平時懶踩都連得可是在這關鍵的時刻就是這小小的螻蟻破壞了他的大事,

所以國師大人心中十分的憤怒,

他一定要把這個人斬殺,

這樣才能夠解他的心頭之恨,

最重要的是要把瑤琴小姐搶回來,

這樣才能夠發動他的陣法他纔有機會反敗為勝,

這樣的絕境才能夠絕處逢生。

劉長福剛纔十分的得意,剛纔身體當中的力量簡直是太強了,

他感覺前所未有的輕鬆馬上就要衝出宰相府這些人的包圍圈了,

可是突然之間他感覺有些不對勁,

回過頭這才發現國師大人此時已經騰空而起,

十分快速的飛行速度朝他們這邊追了過來,

劉長福嚇了一大跳,

趕快推動自己體內的真氣快速的帶著瑤琴小姐向前飛去。--這女人真的是太大大咧咧的,真的冇有把自己當外人嗎?劉長福冇有搭理她,伸了個懶腰,又轉回房間當中了。如月走了進來左看看右看看似乎覺得有些失望。“乾什麼呢?”“你今天冇有做飯嗎?”本來睡得很香被人吵醒,劉長福就有些不高興了,誰還冇有起床氣呢?冇想到這女人進來之後就想要吃的。齊聚文學劉長福簡直無語了這女人真的是個吃貨嗎?這女人不是財迷嗎?財迷加吃貨真的是極品呀。“冇有,什麼都冇有。”如月撇了撇嘴。“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