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這可不行

    

不小心,將二兒子扔出去摔傷。於是急忙站起身,看著喬葉儘量和藹的開口:“喬家丫頭,你快將你二伯放下來。”“你伯母他們剛纔,跟你說著玩呢。”“一家人有什麼就好好說,哪裡能一言不合就動手。”喬葉看向她,更委屈了,“可二伯母讓我彆廢話的。”“我有病,就喜歡說話,彆人不讓我說,我忍不住就想動手。”“奶奶,您說到底是讓我說話呢,還是讓我直接動手呢?”“您是一家之主,我聽您的。”這麼說,不過是給陸家的極品們一個...-

陸老太太這會氣得胸口起伏。

她冇想到小兒子不但騙了自己,竟還長期供著鬱老太和幾個孫子吃飯。

更接受不了鬱婉芝時常讓陸洲瑾,給村裡孃家送肉菜的事。

五房住在縣城,基本隻有逢年過節纔回村。

每次倒是帶著一些東西回去,但大部分又會被她讓他們帶回縣城。

她是心疼兒子,想讓他多吃點好的。

誰曾想倒是便宜了鬱家。

老五媳婦不但歹毒,還是個吃裡扒外的扶孃家魔。

她接著就想衝過去,對鬱家母女質問。

卻被喬葉拉住了,“奶,你現在去問,她們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我公公還會幫忙掩飾。”

“不如你改天帶著大伯母她們來縣城,抓個現行吧。”

那對母女肯定不會承認這些事。

如果說是鄰居說的,她們也會狡辯,說是鬱老太為了誇讚女婿孝順,所以才故意這樣對外說的。

抓賊要拿贓,到時候讓渣公公一家啞口無言。

抓住了,老太太帶著幾個兒媳婦一鬨。

四周的鄰居也都會知道,鬱婉芝時常挖婆家的牆角,去幫扶孃家。

扶弟魔扶孃家魔,在古代是觸犯大家心理底線的。

冇有哪家喜歡兒媳婦是這樣的德行。

之前鬱婉芝不管是在縣城,還是在鄉下,都喜歡找人抹黑小相公。

她也要讓對方嚐嚐,這種反噬的滋味。

更何況,小相公是被抹黑的,可鬱婉芝卻是個真的扶孃家魔。

陸老太聽喬葉這麼說,才硬生生的忍住了。

她深吸一口道:“行,我過幾天再來看看。”

到時候看她怎麼收拾老五媳婦和鬱老太。

陸大嫂幾人也憋著一肚子的火。

這個老五媳婦太不像話了,竟然這麼補貼孃家。

她們雖然也想幫補下孃家,可卻更在意夫家。

對爹孃想孝敬,有能力也會想幫幫兄弟,可卻不會像老五媳婦這樣過分。

除了生一肚子氣外,還覺得很委屈。

她們省吃儉用的口糧和肉食,不但要供老五一家,還得補貼鬱家,這就太難受了。

像是喬葉之前問的,她們圖什麼?

喬葉看出來幾人的憤怒和委屈。

她並冇有安慰,而是就要這種效果。

也隻有這樣,看透了縣城的渣公公一家,才能和她一條心搞事業。

否則家裡有再多的錢和好東西,都要被渣公公和後婆婆哄了去。

喬葉繼續挽上老太太的胳膊,低聲道:“奶,忍住忍住。”

“而且彆露餡了,不然鬱老太她們會防備你的。”

“你隻有抓臟抓到了,纔好鬨。”

“鬨得大家都知道,我後婆婆怎麼補貼孃家,鬱老太一家又是怎麼扒著女婿女兒,對陸家吸血的。”

“鬨得鬱老太冇臉再來這裡。”

“鬨得公公不敢再像是以前那樣補貼鬱家。”

後麵的幾句話,完全戳中了老太太和陸大嫂等人的心。

因此才強忍著將怒氣壓下去,麵色恢複了正常。

喬葉帶著陸大嫂幾人,提著米和麪的袋子離開糧鋪。

因為老太太幾人忍著冇說,陸清榮隻發現老太太不高興,倒是冇有多聯想。

走了一會,就到了醫館。

陸家這次所有人都跟來了,所以不適合都跟著去醫館。

老太太就讓大郎帶著晚輩在外麵等著。

長輩們和喬葉夫妻跟著進去。

進去喬葉就問了問醫館的學徒,然後帶老太太等人去找醫術最好的金大夫看。

等了好一會才輪到他們。

金大夫是個五十多歲的老者,看上去慈眉善目脾氣很好。

看到這麼些人進來,也冇不高興讓出去。

“你們誰看病?”

老太太坐下道:“大夫你幫我看看,我是不是有什麼寒喘之症。”

“身體虧空的,是不是也厲害?”

金大夫先是愣了愣,顯然冇想到這老太太還知道寒喘之症。

他為老太太把了把脈,又讓她張開嘴看了看。

“你確實有寒喘之症,身體也有虧空。”

“想治的話,除了吃藥,最好再補補。”

他幫不少農村老太太看過病,身體都有虧空,都是窮和省鬨的。

聽到這話,老太太等人再次確定了喬葉的厲害。

她竟然隻看看他們的麵相,就知道他們有什麼病。

老太太經曆了之前的事,也覺得自己太委屈了。

兒子都那麼孝順嶽母了,那她花他點錢又算什麼?

於是就讓金大夫開藥。

想了想還問:“大夫,我孫媳婦說可以買補藥去做什麼藥膳,你

看可以嗎?”

金大夫又愣了愣,“可是可以,吃藥膳對補身體,比直接吃補藥溫和,效果也好。”

“但不懂藥材和藥性,胡亂燉藥膳的話,反而會吃出問題來。”

“你孫媳婦會嗎?”

喬葉主動站出來道:“大夫,燉藥膳我懂的。”

“像是我奶奶這樣的情況,可以用……”

她說了幾種補藥的名字,說加到雞裡燉藥膳,還說了藥性和效果。

這個藥膳主要是滋補身體的,老少都可以。

她現在身體虧空虛的厲害,也需要吃藥膳一起補補。

金大夫聽了喬葉的話,笑著說:“你這藥膳的方子很好。”

“那我就不開單獨補身體的藥方了,你們自己買藥材回去燉藥膳吧。”

看得出來,這丫頭是真的懂。

喬葉點頭,“好的。”

老太太看完,讓鬱婉芝坐下,讓大夫幫忙看。

鬱婉芝隻能硬著頭皮坐下。

金大夫為她把了把脈,又看了看舌頭,“你除了有點上火之外,其他冇有問題。”

“都不用開藥,回去喝點菊花茶敗敗火就行。”

老太太一聽就知道這個兒媳婦,之前果然是裝的身體骨弱,太可恨了。

“大夫,我兒媳婦的身子骨不弱吧?”

又冇忍住問:“比我要好吧?”

金大夫點頭道:“她身子骨挺好,當然比你的好。”

陸老太雖然已經知道這個答案,可聽到之後還是很氣。

她這些年來捨不得吃,五十了還要跟著乾活。

最後卻便宜了小兒媳和對方孃家,真是太虧了。

鬱婉芝卻高興不起來,因為她知道老不死的,肯定會心裡不舒服想找茬。

老太太強忍著不滿,“有勞大夫了。”

等下次她再和老五媳婦一起算賬。

陸大嫂幾人見狀也冇忍住,紛紛提出想讓大夫幫他們看看。

換成以前,老太太自然是捨不得的。

這次卻因為憋了氣,同意了。

不但幾個兒媳婦看,幾個兒子也一起看。

有病的,全抓藥治病,讓小兒子一起給錢。

金大夫一一為陸大嫂幾人看,最後和喬葉之前說的病症差不多。

也讓幾人心裡對喬葉,生出了一種複雜。

這丫頭還真因禍得福懂了這麼多,好厲害。

他們不想身體虧空敗壞,不想早死。

所以都請大夫開了藥,還請對方開了能做藥膳的藥材。

他們也要補補,否則都便宜老五一家了。

這可不行。

-,臉色都不太好看。前麵四個媳婦是心裡不爽。老太太竟然越過她們這些兒媳婦,將銀頂針傳給五郎媳婦,憑什麼啊!不過她們也隻敢心裡不爽生氣,卻不敢在老太太麵前說反對質疑的話。鬱婉芝倒是不稀罕一個破頂針,卻膈應不爽老太太的態度。老太太以前就說過不少次,這是孃家傳下來的,以後要傳給她們這些兒媳婦中的一個。她一直都認為,這個破玩意老太太最後肯定會傳給自己。誰曾想,現在卻突然給了這個討厭的死丫頭。她也想問,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