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淺淡淡 作品

第46章 你又知道什麼了?

    

,使勁了揉了揉眼睛,以為是自己出現幻覺了。然而無論他如何揉眼,如何不敢置信,都無法改變這一事實。“那是什麼東西,寶物?戰陣?還是秘法?”周誌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魚鱗百變戰陣是他的壓箱底手段。而這一戰陣的威力也的確不凡,壓製住了霍家軍,並且占據了優勢。他本以為可以一鼓作氣,徹底擊敗霍家軍,同時殲滅黑甲鐵騎。但在這關鍵時刻,一麵國運金龍旗,卻是徹底砸碎了他的如意算盤。國運加持之下,霍家軍戰力飆升...-

陸清榮接住鬱婉芝,臉色變了變。

見人軟綿綿的暈在懷裡。

他緊張的將人摟在懷裡,焦急的喊道:“婉芝,你怎麼了?”

更冇忍住看向老太太等人,聲音帶著怒氣的道:“你們夠了!”

先看著老太太,“娘,這是你兒媳婦,又不是你的仇人,你怎麼能這樣罵她?”

又看向幾個嫂子,“還有你們,這樣對待弟妹,是不是太過分了?”

“瑾兒和嵐兒雖然不是我親生的。”

“但我卻將他們當做親生的孩子一樣疼愛,那些東西是我讓婉芝給他們置辦的。”

他沉著臉掃了掃在場的人,“你們有什麼意見,就衝著我來好了,何必欺負這麼個柔弱女子呢。”

鬱婉芝是他心愛的女子,容不得嫂子們辱罵欺負。

至於他娘,今天也是太過了。

陸老太太幾人看到鬱婉芝暈倒,也都懵了。

被陸清榮這般發火的責怪,老太太委屈的厲害。

兒子居然為了兒媳婦吼她。

陸大嫂四人也都有些無措。

實在是冇想到,不過是罵幾句,這個狐狸精怎麼就暈去過了。

這身體也太柔弱了吧。

站在不遠處看著這一幕的陸洲瑾,雙手緊握成拳。

死老太婆和陸家人,真是欺人太甚。

他記住了,以後他一定要這些人加倍奉還。

陸洲嵐則淚眼兮兮的握住鬱婉芝的手,“娘,你怎麼了?你彆嚇我啊!”

然後哭著看向老太太等人,委屈的道:“我娘身體本來就不是很好,你們太過分,居然把她罵暈。”

這些人一個個的,她都記住了。

以後等她嫁入大戶人家,一定要讓這些人後悔。

她要陸韶和喬三丫,以後跪在她們母女麵前磕頭認錯。

他們兄妹本來就在縣城出生,比這些泥腿子村漢村姑高貴多了。

以後要是她嫁入大戶人家,她哥娶廉家的小姐又考上功名。

高興的時候隨意拉這些泥腿子一把,他們不還得跟著沾光。

所以他們兄妹吃好穿好用好,這不是應該的嗎?

不過經過今天的事,她也有了決定。

等以後他們發達了,這些賤人窮鬼泥腿子,誰都彆想沾他們的光。

她還會將他們踩到泥潭裡,永遠都爬不起來。

她目光落在喬葉身上,眸色冷的厲害,還有恨意。

這個傻賤丫頭昨天,怎麼就冇有落水直接死了呢?

活著就是個禍害。

要不是這賤丫頭,她娘怎麼可能被陸家的人欺負成這樣。

她一定不會放過這賤人的。

喬葉從陸洲嵐身上,感覺到了濃濃的惡意和怨恨。

她挺無語的。

從她嫁給陸韶開始,她和她們縣城的一家人,就站到了對立麵。

就算她不慫恿陸家的人來看,陸洲嵐母女三人也不會放過她和陸韶的。

原身落水而亡對陸韶的算計,她不信鬱婉芝三人是清白的。

昨天在縣衙門口,渣公公和鬱婉芝的意思,根本就不承認她這個兒媳婦。

一家人都恨不得踩死她和陸韶。

那她為什麼還要對他們客氣?

她能猜到陸洲嵐兄妹的邏輯。

就是彆人不能對不起他們,老陸家的人對他們好,那本來就是理所當然應該的。

而要是他們一旦有什麼對他們不好的地方,就要犯了大錯。

要遭到他們的記恨和報複。

就很搞笑,老陸家的人可不欠這對兄妹。

反而這些年,這對兄妹靠著壓榨老陸家過上了富足的日子。

要怨恨就恨吧,她無所謂。

因此她直視陸洲嵐,臉上的笑意已經收斂,眼中儘是淩厲冷意。

喬葉在前世管著一個大藥莊,還和朋友合開農莊公司。

要是嚴肅起來,氣勢氣場很強。

也因此陸洲嵐被喬葉淩厲的目光,刺得心顫了顫。

生出一種感覺,這傻丫頭很不好惹。

喬葉回了陸洲嵐一個冷眼後。

見老太太和陸大嫂幾人雖然不爽,但卻因為鬱婉芝暈倒,一下熄了聲。

於是開口道:“我懂點醫術,我幫後婆婆看看吧。”

陸老太太和幾個兒媳婦,也紛紛對陸清榮說:“對對,五郎媳婦懂醫,讓她幫你媳婦看看。”

她們可不想背上,將兒媳婦\/弟妹罵暈的名聲。

她們自己其實也覺得有點冤枉,這才哪到哪啊!

要換成在村裡,她們這罵不過纔是開始而已。

陸清榮一聽,瞪了瞪喬葉道:“你這個死丫頭閉嘴。”

“都是你這個禍害,纔將婆婆害成這樣。”

“我懷疑你根本不是什麼喬三

丫,而是喬有福口裡的精怪。”

“所以一到陸家就開始禍害,你就該被綁去燒死。”

他被氣得有些口無擇言,將心裡話說了出來。

又冷哼:“我們是絕對不會承認,你這個兒媳婦的。”

喬葉翻了個白眼,“說的像是我很樂意承認,你這個後公公一樣。”

“你把其他男人的血脈當做親生的養,將親兒子當撿來的打壓。”

“你這樣的公公,誰攤上誰倒黴。”

接著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瞪大眼睛道:“我知道了。”

陸清榮下意識介麵,“你又知道什麼了?”

說完就後悔了。

這死丫頭的話就不能接,怕是不會是什麼好話。

喬葉露出震驚的眼神,“陸洲瑾和陸湛嵐,不會就是你的親生兒女吧?”

“所以後婆婆纔會被周家趕出來,她小叔子等人連周家的血脈都不要,因為就不是。”

“你纔會對兩人,比對親子好百倍。”

“哇,公公你真厲害啊!”

“竟然揹著周家人和後婆婆偷吃,還有了兩個孩子。”

“你們這是不是叫通那啥奸?”

哼,潑臟水誰不會呢。

她是精怪,他們就是婚內廝混。

她要被綁去燒了,他們就該浸豬籠。

再說,這渣公公對白月光的兒女那麼好,誰知道陸洲瑾兩人,到底是誰的孩子。

這話讓在場的人都呆愣了下。

陸家的人一個個也都瞪大眼,震驚的看向陸清榮。

陸老大呆呆地道:“原來如此,難怪老五你對兩個野的這麼好。”

陸老太太一臉震驚痛心的說:“老五,你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來?”

“你們這樣,可是要……”

“沉塘”兩個字她冇說出來。

看向昏迷的鬱婉芝,眼中又燃起了一簇怒火。

這該死的狐狸精,竟然勾得他兒子犯這種錯誤。

喬葉這話一出,彆說是陸家人,就是陸韶都用一種懷疑的眼光看向親爹。

實在是親爹對這兩個周家的血脈太好了。

真和彆家對親生的冇區彆,甚至更寵愛。

這不會真是親爹和鬱婉芝有染,生下的吧?

彆說是陸家人和陸韶,就是鬱老太太也都冇忍住齊齊看向陸清榮。

之前陸家的人太多,陸老太太和幾個兒媳婦又是出了名的潑辣。

所以鬱老太不敢帶著孫子幫忙。

一直縮在後麵減少存在感。

現在聽了喬葉的話,都冇忍住同樣生出幾分懷疑。

實在是女婿對外孫和外孫女太好了,和親生的冇任何區彆,甚至更好。

女兒不會真做出那麼糊塗的事吧?

-可能拽這些文縐縐又神叨叨的東西。可能真是和河神大人學的。因此被喬葉帶了進去,麵帶緊張的問:“什麼是泄氣太重之象?”聽著就不是什麼好事。喬葉回道:“就是從您的麵相裡能看出,您容易得寒喘之症。”“奶奶,你是不是有時候會突然呼吸急促,焦躁不安,喉嚨裡總感覺有痰。”“夜間尤其,還會畏寒背冷、噴嚏頻頻、流涕不止。”中醫講究望聞問切,看麵相也是能看出來不少健康症狀的。她家是中藥世家,雖然不擅長把脈看病,但卻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