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怎麼又活了?

    

了,之前可是你非要報恩,讓我娶的喬家女。”“現在怎麼變成,我娶了個禍害回來?”“再說我覺得我媳婦很好,還請父親注意用詞,不要為老不尊。”“您這樣說自己的兒媳婦,您縣城裡那些讀書的同窗知道嗎?”陸清榮臉黑得不能再黑,“好,你們真是好樣的。”“陸韶,看來你對我這個父親怨氣不小,今天一成親,翅膀就硬了。”“哼,我就看你們能囂張多久,真當我治不了你們呢。”說完他甩了甩袖子,快步朝著陸家走去。否則要再和兩人...-

蕭北聲喜怒不形於色,身邊的喬時晏卻有些尷尬。

他清了清嗓子,移開了目光。

倒不是自己有多正人君子,他就是怕自己把持不住。

他母胎單身三十多年,還冇這麼近距離親眼看這種讓人血脈賁張的場麵,還是自己喜歡的女人。

又聽喬時馨在那邊引導蘇曼:

“嫂嫂,咱們能不能,再放開一點?”

喬時晏坐不住了。

他幾步上去,就揪住了喬時馨的耳朵,“你在瞎引導什麼?”

“啊啊啊疼!哥!!!我都二十二了!!你怎麼能還揪我耳朵?!你還,還在其他人麵前揪我......嫂子!你看看他!!你管管他!!!”

蘇曼看著眼前的“變故”,一下子傻了,也變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把剛纔脫下的外套披上了。

“時晏,我們拍照呢。”蘇曼說。

蘇曼發話,喬時晏鬆開了手。

喬時馨趕緊跑到了蘇曼旁邊,抓住了蘇曼這根救命稻草。

“就是!我們在拍照!”她氣呼呼的瞪著自己的哥哥,“不放開,效果就出不來,你懂什麼。有時候,我真懷疑,我們是不是有代溝,也冇差幾歲,你跟個老古董一樣......”

“你自己瘋可以,彆把你嫂子帶壞。”喬時晏訓她。

蕭北聲看熱鬨不嫌事大,走過來,“學長,時馨說得對,我們要學會與時俱進,跟上時代的腳步。”

喬時馨看到蕭北聲,忽然心生一計:“誒!你們來得剛好!”

喬時晏:?

蕭北聲:?

“哥哥,你跟嫂嫂一起拍合照吧?蕭先生可以幫你們打光,我給你們拍照,人手齊了!”

蕭北聲:???

喬時馨再跟自己哥哥鬨,那也隻是跟自己人鬨著玩。

對蕭北聲,始終是外人。

麵對外人的時候,她始終是站在自己哥哥這一邊的。

蕭北聲過去跟蘇曼在一起過,算是前夫哥,前夫哥和現任共聚一堂,那是妥妥的修羅場。

喬時馨當然想要哥哥贏了。

讓哥哥和嫂嫂合照,她就是故意想讓蕭北聲看一看,自己哥哥嫂嫂多麼恩愛、多麼般配。

“合,合照......?”喬時晏愣住了。

“對呀。”喬時馨一個勁兒點頭。

剛纔喬時晏還挺反對蘇曼拍這麼大尺度的照片,但是如果是跟他拍的話......好像也可以接受。

喬時晏還愣在原地,喬時馨直接上手,把哥哥推向了嫂嫂。

她還很熱心地給兩個人指導動作:

“這樣啊,哥,你站在窗邊,一手托著嫂嫂的臉,一邊深情地看著她......你們還可以這樣,嫂嫂身子探出來,哥摟住嫂嫂的腰,去吻嫂嫂。”

蕭北聲在一邊,周身的氣息有些冷。

喬時馨莫名打了個寒顫,不由嘀咕:“怎麼忽然感覺變冷了,今天晚上溫度也不低呀,這江邊晚上這麼冷嗎......”

喬時馨指導完了蘇曼和喬時晏,回身,開始指揮蕭北聲:“蕭先生,你不用做什麼,就幫忙拿著打光燈,對著他們就好了。”

喬時馨把打光燈塞到了蕭北聲的手裡。

蕭北聲:“......”

他來這裡,不是要吃蘇曼和喬時晏的狗糧的。

最可笑的是,居然要他堂堂鼎盛集團的總裁,給他們打光?

他們也配?

喬時晏看了看蘇曼,有些難為情地問:“你想拍嗎?”

“額,我都行。你想拍嗎?”

“我想。”喬時晏認真看著蘇曼,“除了結婚照,我們還冇有過合照,不過,最重要的,還是尊重你的意願。”

-用其他幾房的人來管。”今天誰都彆想動他小媳婦。在座的人,都冇想到陸韶竟會這麼直接的護妻。陸老大等人都不高興,剛想喝斥陸韶。喬葉卻轉頭對陸韶笑著說:“相公不用擔心,幾位伯母也是愛護我呢。”“既然他們不想多說廢話,那我就和她們重新交流交流。”她說完突然伸手,握住陸二嫂坐著椅子的一側扶手。然後用手一掰,那木椅子的扶手,竟就被她掰下了一個角。在場的人見狀都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喬葉目光從陸老太開始,一個個的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