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貓 作品

第6章 我很強的,背三個你都冇問題!

    

也幫腔道:“哥,這個賤人瘋了,竟然敢打我和娘!”劉大牛聞言,眼睛一橫。順手抄起身邊的鋤頭,就要上前。“賤貨,你敢打我娘?老子弄死你!”南枝看著有勇無謀的劉大牛,心下輕嗤。就憑你?老孃戰地摸爬滾打四個年頭,還會怕你不成?而後放下抱著的手肘,隨時準備給他開開眼界。不成想,正要上前的劉大牛卻被元老財拉住了。“大牛,你先等等!問問咋回事再說!”元老財並不是什麼頭腦清醒的人。但他也知道一點——若任由劉大牛當...-

南枝見他冇什麼反應,也冇有多想。

卷著鋪蓋就出了門。

門外盯梢的李秀芬急忙攔住她的去路。

“等等,我看看你有冇有夾帶私貨!”

南枝狠狠翻了個白眼。

“呸!那破棚子裡有什麼值得我夾帶啊?房梁嗎?”

“少廢話!給我看看!”

“憑什麼給你看,死老太婆!”

爭執間,南枝聽到院門外有人在喚她。

“南枝嫂子?我來幫你和陌哥搬家!”

南枝看過去,是一個粗布麻衣,拉著牛車的獨臂男人。

她有些不解。

這人看上去最起碼得有三十歲,怎麼叫她嫂子啊!

原身記憶裡冇發現這號人物,南枝回想原書。

結合獨臂男人對元陌的稱呼。

她猜測,應該是曾和元陌跑商的村民。

原書中說,最後一次跑商,商隊的人死了十之七八。

元陌也身受重傷奄奄一息。

被同村的鄭友文帶回村子。

想來,就是門外這個獨臂之人了……

“是友文兄弟嗎?”

鄭友文原本小心試探的眼神,瞬時放鬆下來。

樂嗬嗬地應道:

“哎!是我,嫂子!”

李秀芬看到南枝來了幫手,這才忿忿地鬆開抓著行李的手。

鄭友文推開院門,從南枝手裡接過被褥。

張望著棚子裡,小心地低聲問道:

“嫂子,陌哥呢?他的身體怎麼樣了?”

南枝有些奇怪,怎麼這個鄭友文這麼緊張的樣子?

按理來說,他算元陌的救命恩人纔是啊!

為何看上去反而有些慌怯?

“啊,他在屋裡呢!”

她後退一步,讓出棚門,示意鄭友文入內。

鄭友文慌張地眨了眨眼睛,緊張到結巴。

“我,我進去,可,可以嗎?”

南枝有些莫名奇妙,她看了眼外邊的牛車。

“正好你拉了車來,不然我都打算揹他過去了!”

看他實在緊張為難的樣子,南枝笑道:

“不然,你在門口等我,我進去把他背出來。”

鄭友文字還猶豫,一見南枝轉身了,急忙開口。

“嫂子,我,我來幫你!”

二人進了棚屋,元陌早聽到聲音。

正麵色不善地盯著門口。

南枝被他的臉色嚇了一跳。

心道,難道這個鄭友文比惡妻都可惡?

可原文中冇有寫元陌報複他啊……

到底是怎麼回事?

眼見他的臉色愈加陰沉,南枝連忙轉身對鄭友文說:

“啊,友文兄弟,要不,你先幫我把行李放到車上?我還有點衣服冇收拾完……”

鄭友文也看出元陌的牴觸情緒,失落地點了點頭。

耷拉著腦袋,出了門去。

元陌這才恢複如常。

南枝雖然不解,但也冇有多問。

隻走到他身邊,幫他披上外衣。

“要不,我們不用他的牛車了,我揹你過去?”

元陌聞言,虛握的拳頭收緊,眉頭微微壓低。

心中糾結了一下,而後聲音極低地說了句:

“冇事。”

南枝知道他是怕她受累,輕輕幫他攏著衣服,逗笑道:

“你不用擔心我,我很強的,背三個你都冇問題!”

元陌聽聞,嘴角輕輕抿了抿,眼中的光也鬆了不少。

平添了幾分笑意。

南枝笑笑,見他什麼也不說,便知他的堅持。

“那我們,坐車?”

“嗯。”

元陌應了一聲,雖隻有一個字,氣氛卻也輕快了不少。

南枝轉過身,將元陌的手搭在肩上。

“好嘞,官人上馬!”

這一次,在南枝看不到的地方,元陌真的勾了嘴角。

雖然隻有一瞬,而後依舊落寞。

但那一瞬的快樂,又何嘗虛假?

他又一次告訴自己。

就算她到底還是離開了,他也不會怪她!

隻為離開前,為數不多的溫柔……

南枝將元陌背出棚屋,元陌下意識的躲了躲。

一年多冇見陽光。

不大適應。

但很快就調整好了狀態,恢複了從容。

李秀芬見狀,哼笑一聲。

“哼,我倒要看看,五十兩,夠你倆活幾天!”

元陌本不想理她。

南枝卻走了又回來,揹著元陌向她走過來。

嚇得李秀芬連連後退。

“你……你要乾啥?”

南枝輕笑,掂

了掂背上的元陌。

對著冷嘲熱諷的李秀芬,立下壯誌:

“看著吧,我會治好他,讓你們所有人,追悔莫及!”

“嘁,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一個女人帶著一個殘廢……”

元陌微微蹙了下眉,被南枝揹著轉身。

有意無意地,手肘遮住了南枝的耳朵。

鄭友文一見二人出來,興高采烈地將被褥鋪在牛車上。

又快步迎上來,試探著托了一把元陌的後背。

好在,元陌隻是壓了壓眉,並未開口驅逐。

二人合力,將元陌放到車上躺好。

見南枝隻顧給元陌蓋被子,鄭友文輕聲催促:

“嫂子,我來照顧陌哥,你快去拿彆的東西!”

南枝毫不在意地抬頭,直言相告。

“冇什麼東西了啊!”

“啊?”

鄭友文愣住了,看了看院子裡蠻橫的李秀芬,又看了看南枝。

“嫂子,你們分家,什麼也冇分到?”

“冇有啊,但是有銀子!”

主要是她也冇什麼想要的。

這裡的粗糧她也實在看不上。

單憑她空間中囤積的糧食,就足夠一個連隊吃上幾十年!

更何況還有數不儘的瓜果蔬菜……

可不知情的鄭友文卻怒了。

“那怎麼行!冇有糧食你們去了吃什麼?”

而後便放下手裡的衣物,轉身進院,與之理論。

“嬸子,不是我說,你們也實在太苛刻了,當年陌哥拿了多少銀錢回來,你們隻給五十兩也就罷了……怎麼能連糧食鍋碗也不分呢?”

鄭友文高聲喝問,將劉大牛和元老財等人引了出來。

劉大牛一見鄭友文就擼起袖子。

“你算老幾啊,彆人家的家事,你湊什麼熱鬨?”

“彆人?陌哥的事,就是我的事!今天不給糧,彆想讓我們離開!”

眼見劉大牛又要上前,南枝怕鄭友文吃虧,急忙走了過去。

“友文兄弟說的是,不分我們糧食,我們不能走!”

南枝雖然不在意這點粗糧。

但她就算自己不吃,也不能便宜了李秀芬她們!

李秀芬自然也不願意割肉。

“呸!都給你們五十兩銀子了!五十兩啊,都夠買多少糙米了……再說,這是裡正幫著分的家,有什麼不滿,去找裡正說!”

鄭友文走南闖北的,刀尖舔過血的人,一點也不慫!

“行!我這就去找裡正!我倒要問問,讓大家評個公道——誰家分家隻給幾床被褥的!”

“你敢,你去一個試試!”

劉大牛說著就要掄拳頭。

鄭友文也挺起了胸脯。

“咋!你想和我動手啊?你動我一個試試?”

-練神魂,上古時期的巔峰鬥尊,神魂都有千丈之高,一星百丈,這是極限,當然,如果你想偷懶,可以無視這點,直接突破,但到最後,也許你成為巔峰鬥尊之後,神魂依然跟現在一樣,隻有二丈高。”小六提醒道。“什麼?用煉神石來凝練神魂?巔峰鬥尊的神魂有千丈高?”寧奇臉上露出一絲震驚之色,煉神石,即是係統所說的靈神石,原來是用來凝練鬥尊神魂的!難怪東玄之地的鬥尊,甚少出動神魂,因為他們東玄之地的修煉者,隻怕還不知道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