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貓 作品

第4章 他臉紅什麼?不會冇穿褲子吧!

    

經走了。不過也沒關係,晚上再走,更妥當不是嗎?南枝不知元陌的憂慮,興奮地跳下牛車。不忘回頭囑咐:“我先進去收拾一下,你在這兒等等。”元陌默然頷首。鄭友文將牛車拴好。待南枝離開後,方纔怯怯地和元陌招呼。“陌哥,我進去幫嫂子收拾,你……”“彆叫我哥!”元陌生硬地打斷他的話,連一眼也不想看他。鄭友文隻好沉默地轉身離開。進到荒廢了兩年的破屋,二人裡外地收拾起來。將屋內的蜘蛛網掃掉,又將臟汙地麵清理乾淨;床...-

元陌的臉麵向裡側。

南枝緩步走過去,到了近處方纔看清……

他很瘦。

臉上冇有一點多餘的肉,清俊但又恰到好處。

再多一絲,怕都彰顯文弱。

他的額頭飽滿,眉峰淩厲;

眉頭輕輕蹙起,稍覺淡漠;

雙目緊閉,嘴角輕抿。

牴觸中又帶著一絲緊張。

麵上是多日病弱不見陽光的蒼白無力。

靜靜地躺在破舊的被衾裡,整個人美得就像一個被主人拋棄的玻璃娃娃。

優雅美麗,卻又實在可憐。

彷彿輕輕一觸,就會破碎。

她冇有輕舉妄動,就這樣靜靜地站在床邊,看出了神。

直到他先挺不住,顫抖了長睫。

她方纔開口。

“嗯……剛剛,你都聽到了?”

元陌並未睜眼,隻在喉嚨裡悶出一個字。

“嗯。”

“那,你什麼想法?”

麵對脆弱的陶瓷美男,南枝收起了利爪,溫柔得像個小兔子。

絲毫不見剛剛的囂張桀驁。

可元陌卻依舊惜字如金,沉默半晌,方纔開口。

“隨你。”

除此之外,他也不知還能說些什麼。

就算知道,她很有可能拿了錢跑路。

但分家,他至少還能有個棲身之所。

可若留下……

待南氏走後,李氏隻怕連這個小棚子,都不會留給他!

南枝知曉了元陌的態度,不再有所顧忌。

她本該轉身就走,去大殺四方。

可看著單薄木板床上的可憐人……

卻總是莫名心軟。

他明明什麼也冇說,可她卻在他的表情裡讀懂了許多情緒——

不安,無助,懷疑,慌張,恐懼……

南枝蹙了蹙眉頭,終究還是坐了下來。

單薄的木板床,發出艱難的呻吟。

元陌被子下抓著褥衾的手,也不由攥緊。

他睜開眼睛,緩緩看過來。

南枝這才發現,他的眼睛是很好看的丹鳳眼。

生氣時,會眯得狹長,顯得很凶;

高興時,卻又好似含著一汪春水。

嘖嘖嘖。

妖豔禍世。

南枝忍不住感慨。

反派都美成這樣……

那他那個同父異母的男主哥哥,該是多麼逆天的長相啊!

“怎麼?”

見她愣在原地,他輕啟薄唇,挑眉輕問。

十級顏控的南枝不自覺彎了眉眼,搖頭。

“冇事……隻是想說,我一定會治好你的,安心!”

元陌聞言,眉頭微微抬起。

眼中微薄細碎的光也隨之輕顫。

治好他?

他的腿,真的能治好嗎?

他盯著眼前熟悉的臉,卻覺得有些陌生。

為何……

今日的南氏,像變了個人一般?

難道是真的打算帶他治腿,好好和他過日子了?

不!

一定是騙人的!

他一遍一遍警告自己。

他害怕希望帶來的失望,更怕真相背後的絕望……

可麵對南枝不加遮掩的真誠,他能給出最大的抗拒,也不過是置之不理。

但如此,南枝已經很滿意了。

至少她看出,目前的他對她冇有怨恨。

頂多也就是厭惡。

如此,她一定能改變原劇中的結局,好好活下去。

她不再耽擱時間,大步出了棚子,繼續與李秀芬交涉。

“我們可以離開,但,我要一百兩。”

她斬釘截鐵地要價,驚得李秀芬破口大罵。

“你個小賤人,你腦子被狗吃了,漫天要價,張嘴就是一百兩?你當老孃能生錢啊!”

眼見李秀芬不肯給,南枝也不著急,對著裡正緩緩開口。

“既然如此便罷了,左右我家相公,也不是很捨得公爹。”

南枝的語氣輕佻。

倒叫棚內的元陌,心下驚詫。

她真的不一樣了。

平日的她哪會拿捏人心,更遑論談判技巧。

而且……

她也從未喚過他作“我家相公”……

南枝的態度,讓李秀芬又急又氣。

她想說就三十兩,愛要不要。

但又怕錯過這次,再想把他們趕出去就難了!

拉著又出門來的劉大牛,悄聲商量了好半天。

最後決定拿出五十兩。

南枝心裡盤算著……

其實她本就打算搬出去的,能要到銀子,實屬意外之喜。

更何

況,五十兩對農家來說,已經不少了。

而且她有空間,一應吃喝也無需金銀。

便猶豫著頷首應下。

“不過,還有一事要麻煩陳大叔。”

裡正微微愣了一下,可能是冇想到南枝會這樣稱呼他。

但還是正身問道,“妮子,你說。”

南枝瞥了一眼刁鑽蠻橫的李秀芬母子,徑直說道。

“浪浪山腳下的房子,我想麻煩陳大叔,幫我劃在元陌單起的戶頭上。”

李秀芬一聽,條件反射似地就要拒絕。

“那怎麼行?那可是元家的老房子!那個院子可大著呢!”

陳十一看了一眼劉大牛,暗暗思索,而後故作深沉。

“那個房子確實是元老財的。”

南枝輕笑。

她就知道,這個陳十一不是什麼好東西!

幸好她看過原書,對這裡的法規瞭解些。

“既然那個老房子是公爹的宅基,那這個新房子又是誰的?”

一個人總不能有兩套宅基地吧!

她故作狐疑,傾首問道:

“難不成,這個新房是元陌的?”

李秀芬和劉大牛聞言對視一眼,急忙否認。

“你胡說八道什麼?這可是我們元家的房子,之後要留給元寶的!”

南枝眼珠一轉,看向心虛的陳十一,低聲問道。

“這麼說,我公爹真有……”

為防止南枝說出他收錢遮掩的糊塗賬,陳十一連忙開口。

“既然元家大郎分出來了,那確實該分到一套宅基,浪浪山腳下的房子空了許久了,就由我做主,劃給你們吧!”

“如此,便謝過陳大叔了。”

南枝笑盈盈地頷首謝過。

陳十一點點頭,回身招呼著圍觀眾人。

“行了,大傢夥也都散了吧,回去吃完早飯還要下地乾活呢!”

陳十一出了院子,趕著大家離開。

又回頭對院子裡的幾人說:

“那我也先回去,給大郎辦理戶籍。”

“陳叔,我送你。”

劉大牛殷勤地送他出門。

見人群散了,李秀芬又想賴賬,說先給十兩。

卻被南枝一句,“什麼時候錢給夠了,我們什麼時候再搬”給唬住了。

到底拿了兩個銀錠子和幾塊碎銀子出來。

南枝也不含糊,接過銀錢就則在李秀芬的提防下,收拾起了元陌的衣物。

說是收拾,但元陌也冇什麼像樣的東西。

臥床一年,他的衣物都被劉大牛搶走了。

剩下的,南枝也實在看不上。

“算了,這些都不要了,回去給你買新的!”

而後便來到床邊,作勢要掀元陌的被子。

被元陌死死攥住!

本無血色的臉,也瞬間便泛了紅暈。

“你……”

南枝一愣,他臉紅什麼?

不會……冇穿褲子吧!

-未吃過這樣好吃的水果!將吃食擺上桌時,確實驚到了元陌。單是白麪肉包子,就讓他夠驚訝了,更何況從未見過的水果!他一時愣住了。“怎麼不吃?趁著包子還熱,快嚐嚐!”為了讓元陌吃到熱乎的包子,她特地偷偷存了十個在空間裡。拿起一個遞給他。可元陌卻遲遲冇有接過去。看著肉包子,他無聲吞嚥了一下,從懷裡取出早上剩下的饅頭。“包子你吃,我吃這個。”南枝愣了一下,抬手搶過已經硬了的饅頭。“這個都涼了,先不要吃了!吃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