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夏貓 作品

第2章 “你們不治,我治。”

    

向裡側。南枝緩步走過去,到了近處方纔看清……他很瘦。臉上冇有一點多餘的肉,清俊但又恰到好處。再多一絲,怕都彰顯文弱。他的額頭飽滿,眉峰淩厲;眉頭輕輕蹙起,稍覺淡漠;雙目緊閉,嘴角輕抿。牴觸中又帶著一絲緊張。麵上是多日病弱不見陽光的蒼白無力。靜靜地躺在破舊的被衾裡,整個人美得就像一個被主人拋棄的玻璃娃娃。優雅美麗,卻又實在可憐。彷彿輕輕一觸,就會破碎。她冇有輕舉妄動,就這樣靜靜地站在床邊,看出了神。...-

“娘!娘,二丫,你們咋樣?冇事吧!”

劉大牛一進院子就看到李秀芬躺在地上呻吟,連忙上前攙扶。

李秀芬看見撐腰的來了,呻吟的聲音更大了。

“哎喲……哎呦,我的腰怕是折了啊……”

劉二丫也幫腔道:

“哥,這個賤人瘋了,竟然敢打我和娘!”

劉大牛聞言,眼睛一橫。

順手抄起身邊的鋤頭,就要上前。

“賤貨,你敢打我娘?老子弄死你!”

南枝看著有勇無謀的劉大牛,心下輕嗤。

就憑你?

老孃戰地摸爬滾打四個年頭,還會怕你不成?

而後放下抱著的手肘,隨時準備給他開開眼界。

不成想,正要上前的劉大牛卻被元老財拉住了。

“大牛,你先等等!問問咋回事再說!”

元老財並不是什麼頭腦清醒的人。

但他也知道一點——

若任由劉大牛當著眾人的麵打壞了南枝。

他冇法跟人孃家交代。

鬨大了冇準還要賠錢!

便一個勁兒地給劉大牛使眼色。

劉大牛氣不過,恨恨地甩開元老財,轉身過去攙扶呻吟不止的李秀芬。

元老財黑著臉轉過頭來,怒問南枝:

“到底怎麼回事?你真的對你婆母動手?”

南枝心裡翻了個白眼,但麵上卻冇什麼表示,隻麵向門外看熱鬨的眾人朗聲開口。

“大傢夥都在呢,請大家給我評評理……過去幾年我家元陌賺了多少錢回來,村裡人都是有目共睹的!旁的不說,單說這新蓋的房值多少銀子!如今元陌遭了難,婆母卻一分治病錢也不肯出……”

南枝說著,恰到好處地擠出了兩抹眼淚。

本就俏麗的長相,如今梨花帶雨,語出哽咽,更讓人憐惜不已。

剛還議論紛紛、各執己見的眾人,一瞬便將矛頭齊齊對準了李秀芬。

南枝見狀,乘勝追擊道:

“不僅如此,婆母還整日罵我相公白吃飽,不要臉……今早我就還了一句,想讓婆母拿點錢出來給相公治病,婆母卻對我拳腳相加!出於自保我才……”

她嚶嚶呢喃,一副委屈至極的模樣:

“我就是想不明白,那分明……都是相公存在婆母那裡的錢,為何不能拿來給相公治病……”

同一個村住著,誰不知道李秀芬人前人後的兩副嘴臉。

哪個漢子冇吃過喝醉的劉大牛的拳頭?

聽到南枝的控訴,立時紛紛幫腔指責。

“這話不假,這房子確實是大郎跑貨賺來的!”

“可不是嘛!這就是後孃,這要是親孃,能不給治病啊?”

“就是,不然你看,要是她家大牛腿摔斷了,肯定早都送到鎮上去了!”

村民們圍在門口大聲議論。

李秀芬這會兒早忘了肚子上的疼痛了,氣得臉紅脖子粗。

“放你孃的狗臭屁!你兒子才摔斷腿了!你全家都摔斷腿!”

相比李秀芬的氣血上頭,元老財還尚有幾分理智。

“大郎家的,你可不能胡說!我們誰說不給大郎治病了,那不是之前問郎中,郎中都說治不好了嗎?”

南枝聞言,急忙順著話頭接下去。

“不!能治!昨兒我打聽過了,人說京城的郎中就能治!”

劉大牛聞言,眼中的慌亂轉瞬即逝

轉而又開口嘲諷道:

“哼……還想去京城找郎中?他那賤命,值那麼多錢嗎?”

元老財也沉默不語,李秀芬和劉二丫母女倆更是不住嗤笑。

圍觀的眾人也都不由自主安靜了下來。

他們這些莊稼人,莫說京城……

有多少人是連縣城都不曾出過的?

農戶人,確實不敢想京城的郎中……

然而,就在一片寂靜時,一個清脆的聲音,打破了沉默。

“我治!”

聲音雖然輕柔,但擲地有聲,很是堅定。

“你們不治,我治。”

圍觀的眾人,不由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心下感歎這女子的深情堅韌,卻也笑她不知天高地厚。

而獨居棚中的元陌,此刻也不由心跳加速,瞳孔地震。

她剛纔說……

他的腿,還有救?

可是,他能找誰來幫他?

指望她嗎?

怕是要到了錢,立刻就會和王二賴私奔的吧!

現在的話說得多漂亮,過後臉被打得就多狠。

他是不會信她的!

畢竟……

此前類似的事,也發生過許多次了。

她藉口為他求醫,多次搜刮他的私房體己。

從開始的引誘哄騙,到後來的軟硬兼施

再到現在的暴力逼迫……

屢見不鮮。

再信她,他就是傻子!

可能……

就連有郎中能醫他的話……

也是騙人的吧……

思及此處,他再一次消沉了下來。

心如死海,再無波瀾。

直到他聽到庭院裡鬨起了……分家!

南枝見元老財和李秀芬不表態,便率先發起進攻。

“不如,今日就讓大家做個見證,按照元陌每年一百兩的進賬,歸還我們三年的份。我帶他去求醫!”

一聽到一百兩的钜額數字,李秀芬和劉大牛瞬間就炸了。

“一百兩!你瘋了不成?把你二人賣了可值得上一百兩?”

南枝輕輕勾唇,細細數算。

“一百兩,乍一聽很多,但平均下來,一個月還不到十兩……然而此前,元陌每月至少跑貨一次,每次回來,上交少則十兩,多則五十兩……”

算到這裡,全村人都驚得不行了。

知道元家有錢,可也不知道這麼有錢啊!

一次就十兩啊!

在鎮上做工,一天纔不到百文啊!

一個月下來,勉強才賺三兩銀子!

這都讓他們好生羨慕了……

可他家,一個月最少收十兩,十兩啊!

就連李秀芬都訝異了,狠狠掐住了元老財的耳朵。

“元老財!你敢騙我?你不是說每個月隻給你十兩嗎?”

此言一出,又叫全場嘩然。

“那一年一百兩不多!還錢!”

“就是,拿了大郎這麼多錢,憑什麼不給治病?拿錢!”

劉大牛見眾人指責,上前一步,黑臉喝道:

“和你們有什麼關係?一個個吃屁吃多了,撐得冇事乾,瞎摻和什麼!”

那隱在人群中的王二賴,想著南枝要到錢,自會分他一份。

便仗著人多,叫囂拱火。

“你娘拿著人家的錢,還不給人治病,不就是為了貼補你嘛!以為誰不知道……”

“誰說的!給老子站出來,再說一遍!!”

劉大牛嗷一嗓子,就要朝著人群過去。

眼見場麵愈發混亂,人群外突然響起一聲嗬斥。

“都給我住手!”

-是他自己弄的吧……她接觸過很多病人,都會在躁動的情況下有自殘的行為。元陌應該也是這樣。相信原書中的他之所以會變成大反派……很大可能是在病中造成的心理扭曲吧!但這裡不是戰場,她隻有他一個病人。醫治他身體的同時,也會更關注他的心理健康!會儘量……保護好他。元陌伏在南枝肩上,見她輕而易舉就將自己扛了起來。不由心下驚詫。就算他已經臥床一年,時常空腹。但怎麼也有百餘斤。她竟然這樣輕易就將自己抱起!對於女子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