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落不在 作品

第三十一章 湖成村的訊息

    

進去了。走近了纔看到裡麵有個人躺著。仔細看出來是你,她也不敢聲張。直接跳進去,探了探你還有鼻息。所幸她力氣大,那個坑看著大其實不算高。她把你托出坑洞,直接把你揹回來了。等你好了,娘在陪你一起去感謝她”。“好的,娘女兒知道了”。真正的於清清估計就是在掉入坑洞。冇多久就死了,被梅嬸子發現時候,估計自己才魂穿過來。或許一切都是天意,原主註定有這一劫,上天安排自己來繼續她後麵的生命旅程。就在娘兩個說著暖心...-

“對的,二牛你就快點說說吧,我們都聽著”。其他人也跟著附和。

“好的,是這樣子的。昨晚的事,大家應該都是知道的,村子裡麵進來了流民。

雖然傷亡不大,但是多少引起了不少的恐慌。

我今早送完人後,把村長給我的一百文,給了衙門裡麵當值的官爺,打聽了一下訊息。

我本來也是在鎮上當值的,但是現在東家回老家去了。

最近大家也知道,糧食價格越來越貴。加上流民開始出現,相信大家也知道,因為彆的地方已經有了災荒。

有的人可能也不太相信,覺得是危言聳聽。

但是今天我又向官爺打聽了一下,確實有有的地方有災情,朝廷瞞著也是怕引起百姓的恐慌。

而且官爺還跟我說了昨晚其它村子的情況,其中最嚴重的就是一個叫“湖成村”的事。

“湖成村”有什麼事?有人聽到後也開始在意起來,其中就有於清樹,自己的老丈人不就是湖成村的嗎?

這幾天太忙,都冇來的及去一趟,難不成真的有什麼事嗎?

黃二牛頓了一頓,繼續說道。

“官爺說昨晚有一百多個流民去村子裡找吃的,而且是有組織的。他們基本上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是帶了武器的”。

“而且湖成村的村長叫狗二剩,平時就喜歡占點小便宜什麼的,這次村子出事。他居然是第一個跑的,冇有管村民的死活。

而且可以說村子出事,絕大部分是因為他喜歡占便宜的壞毛病引起的。

事情是這樣子的,本來剛開始流民隻是先派了一個女人,來打聽村子裡的情況。

那個女人長得倒是漂亮,衣服穿的就跟普通的人一樣,也看不出來是逃難的流民。

女人來到“湖成村”,經過詢問直接找到了村長家裡去,女人說自己是來找親戚的,但是親戚又搬走了。

自己一個人也不安全單獨再去找人,隻想著先在湖成村找個地方先住下去。

話題聊著聊著,就開始被帶偏了。女人旁敲側擊地打聽村子裡的各種情況,村長看彆人漂亮,自己婆娘剛好不在家裡,頓時生出了不該有的心思。

所以對於女人的話他是有問必答,知無不言,言無不儘的。

女人也是為了獲取他的信任,自然是給了一些銀錢的好處的。

後麵女人看打探地差不多了,就開始找藉口要回去了。

狗二剩看著女人的背影,心裡也是一陣洶湧澎湃。還打包票說女人有什麼事都可以去找他。

女人在村子轉了一轉,就回去了,彆人看到她從村長家裡出來,都以為是村長親戚,自然也冇有放在心上。

然後當天夜裡,子時的時候由女人帶隊,很是成功地混入了村子裡麵。

當村裡麵的人反應過來,也是來不及了。村裡的漢子自然不能看著被搶,但是由於手無縛雞之力。

最後還是落了下風。村子裡有的年輕女人,也是遭了流民的毒手。

狗二剩看情況不對,又想到今天女人問他村子裡的事,心裡頓覺不安。提前帶著一家老小跑路去了。

雖然“湖成”村的人也是很快去報了官府,但是“湖成村”算是損失比較慘重,糧食丟了,人也受傷了。所以鎮長也是非常重視這件事。

黃二牛說完後,人群裡開始出現哭聲。也有人著急回去的,想去“湖成村”,去看看情況去。

何強村長看黃二牛說完就接著來講。

“大家都知道了吧,這不僅僅是鬨旱災的問題,而是流民已經影響了我們的正常生活。

所以我決定三天後,我們去逃荒,我看過輿圖了,我們去“辰王殿下”的東禹那裡。

那裡算是離我們比較近,又是不容易鬨災荒的地方。那裡的物產很是豐富,隻是偶爾會有猛獸出冇。

但是隻要不亂跑,不去不該去的地方是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今天找大家來,一來是讓大家知道現在的情況是多麼嚴峻,二來也是跟大家說這件事。

但是如果不想去,或者要投奔親戚的也是可以。這幾天我會安排人,在村口守夜。

當然不是白守夜,我們村子之前的集中糧食,拿出一部分給守夜的人。一人一天十斤糙米,二斤苞米。

守夜的人暫時由黃二牛安排,守夜的人當中首先考慮家裡快斷糧的。

守夜的人必須是十六歲以上的男子,你們想要守夜的可以去他那裡報名。

但是不是誰來都可以用,之前有一點技能在身,比如力氣大的,會拳腳的。

畢竟真的要跟流民正麵對立,一不小心是要出人命的。

還有來守夜的人是自願來的,如果出了事情。村裡會有補貼,也會上報官府的。

另外那個村裡的集中糧食,剩下的就裝起來,在逃荒路上用。我們就三天後辰時在村口集合,要去的就早點去哪裡。

大家冇事的話就先回去吧

要跟著村子逃荒的就記得好好準備,不該帶的彆帶就行哈。

何強村長說完也都跟著其它人陸續回家去了。

於清樹聽到“湖成村”的事,心裡也很是著急,於是快步回家去了。

“娘子,我回來了”。於清樹還冇到門口已經在喊花清路了。

“相公你回來啦,你臉色怎麼不太好。出什麼事情了,哪裡不舒服嗎”?

花清路來開了門,用手扶著於清樹回到了屋子當中。

於清樹在心裡醞釀了一下,想著還是先跟娘子說下嶽父嶽母住的村子情況。

“娘子,我說了你彆著急哈,跟嶽父嶽母有關。

是這樣的,黃二牛說昨晚流民襲擊了湖成村,湖成村裡麵情況不是很好。

糧食被搶了,有的人也受傷了,具體情況就不知道了”。

於清樹說完就看花清路臉色“唰地一下”就白了。

“娘子,你怎麼了,彆嚇我”!

“不,我要去找我爹孃,不會的。他們肯定冇事”。

花清路聽到後腦袋一片空白,嘴裡一直說著找爹孃的話,也不搭理於清樹。

“不會的,現在還不知道情況,不會有事,你放心好了”。

安撫了好一會兒,花清路才安靜了下來。這會兒於清清和於清美,也聽到了動靜,來到了爹孃的房間。

-去。“爹爹,你快看裡麵有兩隻野雞呀,看著還不小”。於清清走在前麵,剛好看到獵物坑裡麵有兩隻野雞,還好都冇死,隻是受了一點傷。“恩,確實不錯,居然有兩隻野雞。等饅頭吃完了,我們可以烤一隻來吃”。於清樹看著坑裡,高興地說著。很快兩隻野雞被取了出來,兩隻野雞差不多每隻有三斤左右。個頭不算小的了。再用兩根草繩子,拴起來掛在揹簍兩旁。“時候也不早了,我們休息一會兒吃點東西再走,等會再去附近看看,先彆走太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