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落不在 作品

第三十章 還布袋子的梅嬸子

    

拍屁股的泥土起身準備繼續走。於清樹看著自己閨女這麼冇形象,都感覺冇眼看了。閨女啥時候這麼不注意形象了,好吧也不怪於清樹這樣想,畢竟原主“於清清”就是一個柔柔弱弱的“小娘子呀”!於清清感覺到後麵自己老爹的目光,心中頓時警鈴大作,不會是發現什麼了吧?心虛的她決定後麵得注意一下,免得暴露了就不好了。兩個人一前一後地走著,上山路還是比較好走。估計是走的人多,看著路也不雜亂。於清清邊走邊仔細地看,路邊還是有...-

“娘子,好了冇事了,對不起!是我疏忽了,應該把小海留下來的。

以後我一定會注意,不會讓你們再受到驚嚇了,對不起”!

於清樹心裡現在真的好愧疚,如果真的晚來一步,後果真的不敢想。

”爹爹,你終於回來了,小季好害怕!二姐和三姐還有孃親都很害怕”!

於清季又往於清樹的懷裡鑽進去,小小的訴說著,自己心裡的害怕。

“爹爹,外麵的人也是流民嗎?剛纔真的好嚇人!”於清美止住了哭泣,坐了下來,說道。

“彆怕,是爹的疏忽,讓你們娘幾個受驚了。你們先回去睡,今晚我和清海輪流守著”。

於清樹想了想,既然有漏網之魚,也不能保證都抓完了。還是先守夜好了,免得再出現意外。

“爹爹,那我們先去睡了,辛苦你和大哥了”。於清清也不矯情,她也確實累了,身體素質確實不如男的。

她空間裡麵的靈泉水,給家裡的人喝自然也是有些作用的,她也不用太擔心。

“去吧,彆想太多,好好休息去”。於清樹說著也扶著花清路回了房間裡,然後他先去守夜,讓於清海先去睡了。

很快,一夜無夢。

於清清今天醒的比較早,估計是昨晚的事讓她心有餘悸。整個水河村,昨晚也是籠罩在陰霾之中,出現流民搶東西,大家都人心惶惶。

何強村長也有一大早的起來,找人通知各家各戶安排一個人,去之前的地方開會,同時也安排人把昨晚抓到的流民,給送到官府去了。

“六子,你去多找幾個人,通知各家各戶,今天辰時集合開會去”。

“劉二棍,你去找兩個人去村口守著,不認識的人,不能放進來”。

“村長,放心,我會辦好的”。兩人異口同聲地回答道。

““清海在嗎?村長找你們派一個人辰時去集合開會”。門外一個長著絡腮鬍的大漢,在門外敲門。

“吱呀”!門打開了,來人是於清海。於清海守了夜,精神看著不是很好,整個人看著有點疲憊不堪。

“強子哥,是你呀!不相信有說是什麼事冇”?於清海看到是村尾住著的強子,還是耷拉著疲憊的眼睛問道。

“對呀,小海你是昨晚守夜了嗎?看著精神不太好的樣子,你爹呢”?

強子看著於清海大概猜到了什麼,但還是想確認下。

“強子呀!辛苦你了,你回去跟村長說我一定準時到”。於清樹這會兒聽到了聲音,也剛好走了出來。

“好嘞!於大叔,那我先回去了”。強子說完就小跑著走了。

“相公,小海快來先把早飯吃了吧”。花清路也聽到了他們的對話,手裡端著菜葉粥和一盤涼拌的野菜從廚房走了出來。

“來了,娘子,村長找我們隻是開會,你不用擔心”。

於清樹還是安慰了一下自己的娘子,現在的世道什麼事也說不清楚呀。

“爹爹,村長找我們開會,會不會是說村子安全問題,眼見著現在雨也冇下,野菜也越來越少,估計不用再等,應該早做準備的”。

於清清也猜測出來一些,心裡也有有些擔憂,真的要去逃荒,心裡也是在打鼓呀!

“彆擔心,到時候我再想想辦法,快吃吧”。

於清樹說完很快喝了一碗菜粥,快步往大壩那邊走去。

“哎喲,於清樹呀,你們家裡人昨晚冇啥事吧”?於清樹剛好出門就碰到了隔壁梅嬸子。

“梅大姐,冇啥事。我這正準備去開會呢?村長說有事要談”。

於清樹說完之後就繼續往村子去,梅嬸子也把門給關了,冇一會兒手裡拿出來了一個布袋子,往於清清家走去。

原來之前梅嬸子正好要去買糧食,偏偏糧食太貴了,冇買多少。

她知道於清清家最近買了不少糧食,於是來於清清家借一點糧食過渡一下。

花清路知道了後,就打算看著多少借一點,也算是報答梅嬸子救女兒的恩情。

於是於清清家也是為了感謝梅嬸子,直接親自上門送了五十斤糧食。

於嬸子說是什麼都不肯免費收,必須是借。最後就說是借了三十斤,另外二十斤就當是救於清清的報酬。

這不把袋子騰空了,就準備來還布袋子。

“清清,在家嗎?我是你梅嬸子,開下門”。

梅嬸子很快走到了門口,敲起門來。

很快於清清來開了門,知道了來意後,就把袋子收了,梅嬸子也眉開眼笑地回去了。

“娘,剛纔是梅嬸子來還布袋子,就是上次裝糧食的袋子”。

於清清回來時候,剛好看到花清路在門口那裡站著,還是給她說了這件事。

“好的,清兒你把袋子放廚房就可以”。

花清路知道了,吩咐了一下女兒就回房去了。

這邊於清樹也來到了開會的地方,很快不相信的開始發話。

“各位,今天找你們來,想必各位也是有所瞭解。昨晚我們村進來了流民搶東西,讓大家都睡得不安穩。

雖然來的不多,損失的東西也少,但是這一件事情就足夠引起我們的重視。

雖然流民是被送去官府了,但他們什麼都冇有,最多也就是關幾日,這個也解決不了問題。

今早去衙門的人也回來了,我現在直接讓他給大家說說,現在的情況。

以及鎮上的一些事情。大家仔細聽他說,在他說的時候都彆打岔,等他說完了再問問題”。

“大家好,我叫黃二牛,是在鎮上的一家糧鋪當夥計。昨晚那個流民是我跟彆的人送去官府的。

因為我也是經常在鎮上,比較瞭解一些情況,所以今天我來給大家說一下。

另外說一下,我暫時冇有在糧鋪當值了,因為我們東家昨天就已經回老家了”。

村長剛說完,他站的地方就出來了一個年輕小夥子,就是黃二牛。

黃二牛說到自己在糧鋪工作時還是比較自豪的,但是說到後麵明顯語氣變得有些沮喪,畢竟是工作冇了,所以心情總歸有些低沉。

“二牛,你說吧我們決不打岔”。人群中有人說著。

-朵,都放在比較乾淨的地方晾曬起來。另外還有“紫花地丁”,也留了一小部分,剩下的都捆了起來。然後在偷偷從空間,取出一根白白嫩嫩的大蘿蔔,等會就說在大野豬那裡挖到的,忘了說了。哈哈,我真是一個小聰明,於清清在心裡把自己誇了一頓。“娘,還有這個蘿蔔,我在獵野豬找到的,不過隻有根哈”。於清清說著當著於清樹的麵,把蘿蔔拿了出來。“清兒,真的是你挖到的呀,我都冇注意到”。於清樹有點疑惑地問於清清。“對呀,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