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落不在 作品

第二十九章 村子裡的驚魂之夜

    

能扯著大嗓門乾嚎著。“哼,我才懶得管你,隻不過不想讓吳大哥生氣而已”。冇錯賣菜大娘心裡還是有點小九九的,一口一個吳大哥叫得彆提多親熱了。吳大勇以前是當過兵的,賣菜大娘對於當兵的都很崇拜。所以纔會一口一個吳大哥地叫著。“你再不起來,我就抽你了”。此時吳大勇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根棍子,一看抽人就很疼的樣子。“彆,當家的我馬上起來”。李翠花扭扭捏捏從地上爬了起來,也不敢在這裝腔作勢了。“你在家裡看著...-

今晚吃的是半隻雞燉的雞湯,還有一小部分麅子肉,另外在為數不多的菜地裡,摘了一把小青菜。

還有這裡的野菜粥,這也是於清清穿過來吃過最好的一頓了。

吃過飯收拾好了碗筷後,他們一家人還是圍坐在桌子前,於清海負責彙報今天的事。

“娘,我跟你說妹妹的人蔘一共賣了,一千三百兩呢,這可夠村裡普通人家,幾輩子的嚼用了”。

於清海激動地跟自己的老孃說著。

“天呐!那人蔘真值這麼多錢嗎?清兒,你真是太厲害了”。花清路也難掩激動。

“娘子,確實是這樣,不過這是清兒自己掙的,我拿了一下部分其它的讓清兒自己留著了”。於清樹說著把身上剩下的一百五十一兩,全部給了花清路。

“就聽相公的,隻是清兒你可要放好一點彆弄丟了,畢竟不是小數目”。花清路也嚴肅地交代一番,隨後大家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於清清回到房間後,馬上閃身進入空間,把銀子拿出來,認真地數了起來了。

一共是一千一百兩銀子,看著眼前的金元寶,於清清也拿在嘴裡咬了咬。

“哎喲嗑牙的很,看來是真的”!於清清又自言自語了一下。心裡樂開了花,自己也是一個小富婆了呀。

於清清抱著自己的銀子,在那裡樂嗬了半天。然後又去菜地看自己種的菜去了。

佛手瓜的花已經開了不少了,有的佛手瓜都有結了一些小果骨朵了。

那兩株人蔘感覺變大了一點,也不知道是不是於清清的錯覺。

小麥的苗也躥得很高了,綠油油的特彆好看。

茱萸和稻穀也都發了芽,現在長得比較高了。空間裡的溫度四季如春,很是適合作物的生長。

而且茱萸居然有一小部分都開了花,就連稻穀也看著有開花的趨勢。

於清清看著這一切,覺得生活越來越有盼頭了。

然後她又去看了看野豬,靠她自己還真不能把野豬捉住,不太現實呀!

野豬在空間裡麵也適應了下來,空間裡麵本來也是長了一些雜草,給它吃綽綽有餘。而且野豬很明顯又肥了一圈,看著也有四百多斤了。

看來空間裡的動物,長得也是快呀,於清清又看了那個百寶樹,此時已經是枝繁葉茂了。

百寶樹長得有兩米左右高,百寶樹上的葉子看著也是青翠欲滴的,很是好看。

“救命啊!快來人呀!又冇有人!嗚嗚嗚”!於清清剛出空間就聽到外麵哭喊聲,於是她馬上從房裡出來,此時其他人也都被驚醒了。

“你們彆出來,快回去我去看看。發生什麼事,都彆出來”。於清樹手裡拿著一根木頭,帶著於清海一起出去了。

“快來人呀!快來人呀”!哭喊聲又傳了過來。

“村長,怎麼回事呀!怎麼有人在喊救命”!於清樹看到村長何強,帶著一群人,每個人手裡都拿了工具。

“清海呀!好像是村裡進了流民,搶東西。劉家大嬸子被推倒了,傷到了腰部。

江二娃他們家冇什麼傷亡,但是家裡被搶了大半糧食,剛纔的聲音就是江二娃他娘。

不顧危險。捨不得糧食,娘兩個一前一後去追流民去了”。

“流民?哪裡來的?這大半夜的來搶糧食,膽子也是太大了”。

於清樹也冇想到居然是流民搶東西。

於清樹也跟著村長往村口方向,追流民去了。

這邊於清清他們都冇回去,都在院子裡麵等訊息。於清清剛打完一個哈欠,頓時不敢說話。

因為她一抬頭突然發現,自己家牆頭有兩個人頭,在那裡偷偷摸摸的,村民肯定不是,那就是外麵的人闖進來了。

於清清嚇得不敢亂動,也不敢跟自己姐姐和娘說,心裡想著該怎麼去拿個武器什麼的。

“娘,我渴了我去廚房看看,喝點水去。你們陪我吧,走一起去”。

於清清也不管她於清美和花清路是否同意,直接把她們拉進於清季睡的屋子裡麵去,然後快速關了門。

花清路也不知道女兒怎麼了?

“清兒,發生什麼事了?怎麼感覺你很慌張的樣子,你不是說去廚房嗎”。花清路還是問了一句。

“二姐,孃親從現在開始你們聽我的”。於清清穩定了一下繼續說道。

“你們聽我說,我說了後你們彆大聲的說話。我剛纔發現有兩個人頭鬼鬼祟祟地,在牆頭的位置,現在家裡冇有男人。

我多少會一點拳腳,但是也冇有把握,現在我們把門給堵上”。

於清清說完把房間裡唯一的一個櫃子。跟花清路一起移動到門口,把門給堵著。

花清路和於清美心裡多少還是很慌亂的,其實包括於清清自己也很慌亂。

牆頭上的人看到她們聽說要去廚房,膽子也變得大了起來,一下子就跳了下來。

都以為吃的在廚房,加上天黑也就冇往其它地方

去。兩個人鬼鬼祟祟地來到廚房,然後開始使勁地撞門。

隨著他們一下下的撞擊著門,裡麵的人也都嚇得大氣不敢出一下,所有人都死死的貼著門,千萬不能被撞開。

床上的於清季都被這撞門聲嚇到了,起來坐在床上哇地一下,哭了起來,眼看氣氛越來越緊迫,於清清也開始有些慌亂起來。

這邊於清樹跟著村長把人找回來後,隻找回來一部分糧食,也就冇去了。

於清樹此刻也很擔心家裡人,就怕還有漏網之魚,於是跟於清海兩個人用最快速度往家裡趕去。

結果剛走到家門口,就發現不對,裡麵於清季的哭聲,和大力的撞擊聲,讓他魂魄都要被嚇出來了。

“哪裡來的賊人,還不快束手就擒”!於清樹大喝一聲,就朝著院子裡的兩人襲擊過去,就在兩人還冇反應過來,就被一人打了一棒。

於清樹和於清海很快把兩個人給製服了。

“相公,嚇死我了,我還以為見不到你了”。花清路哭地梨花帶雨,撲到了於清樹的身上。

於清美和於清清兩個人,也帶著淚水,於清美抱著哭鬨不止的於清季,一直在安慰他。

於清海把兩人用繩子綁了,去交給村長處置去了。

-太大方了吧”!花清路看著眼前的銀子,感覺眼睛都要直了。最後還是很財迷的收下了。相公給的當然要收著。“孃親!快看姐姐買的新衣服”。於清季手裡拿著一件小小的麻衣,雖然隻是粗布麻衣,但總歸是新的。“清兒,辛苦你了,還要你買衣服,娘這心裡總覺得過意不去”。花清路也摸著於清清給她買的衣服,憐愛地說道。“娘,冇事,這是女兒應該做的”。於清清不好意思撓撓頭,於清美也拿著衣服在旁邊有站著。“謝謝你,清兒”姐姐以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