檸檬小丸子 作品

第48章 渣嫂報應

    

無量,我看你是腦子進了水,連這點把戲都看不穿!”被雲瓷辱罵,陸硯辭臉色鐵青。“我雖冇有目睹,可從你我成親之後,我從未碰過你,你敢不敢驗身?”“對!”葉嘉儀立即附和,躲在丫鬟懷中冒出頭:“隻要查驗你是清白的,昨夜便是一場誤會,否則......”小賤人中了合歡散,不找男人解開,必死無疑。雲瓷下頜揚起:“好!”“但我有一個要求,陸家的人我不放心,去外頭找。”雲瓷壓根不信,就算冇事兒也會被查出有事兒。葉嘉...-

雲瓷剛邁入東跨院,就聽見裡麵傳來了怒吼聲:“小賤蹄子,下手不知輕重,弄疼二少爺了!”

“奴婢該死。”

求饒聲夾雜著破碎的嗚咽哭聲。

雲瓷挑眉,這天纔剛亮,又在作什麼幺蛾子?

她抬腳走進,看見一個小丫鬟正跪在地上,一雙手正小心翼翼的幫著上藥,動作很輕柔。

身旁還站著個凶神惡煞的婆子,目光灼灼的盯著小丫鬟,小丫鬟的眼神明顯很害怕對方。

“死丫頭,給二少爺上藥瞧我做什麼!”婆子又罵。

小丫鬟手一抖,不自覺的加重力道,陸硯辭嘶的一聲倒抽口涼氣,婆子抬手便對著小丫鬟的胳膊內側狠狠掐了一把,小丫鬟疼的眼淚都快掉出來了。

雲瓷就這麼瞧著。

婆子倒是注意到了雲瓷,對著小丫鬟使了個眼色:“笨手笨腳的東西,還不快滾開!”

“是。”小丫鬟如蒙大赦,退到了一旁。

婆子將一旁的藥捧起來遞到了雲瓷手中:“二少夫人,這丫鬟笨手笨腳的,實在不像話,伺候二少爺這種事還是您來吧。”

雲瓷秀眉挑起,並未接,視線落在了陸硯辭身上,他趴在榻上,麵色蒼白,露出後背,下半身隻用一條白色褻衣搭著,他仰起頭看了眼雲瓷,神色複雜。

“二少夫人?”婆子提醒對方接藥。

雲瓷臉色微變,怒斥道:“這麼簡單的事兒還要勞煩主子,陸家養你們做什麼吃的?”

婆子一愣。

“還愣著做什麼,給二少爺上藥!”雲瓷下頜揚起,抬腳坐在了不遠處的小椅子上,嘴角嗪著淡淡的笑意瞧著婆子。

這讓婆子一時有些不知所措,還要再說:“二少夫人,二少爺可是您的丈夫,您伺候二少爺是本份。”

“本份?”雲瓷一拍桌子:“放肆,你算個什麼東西,也敢來對我指手畫腳?是誰授意你敢對我以下犯上的?”

婆子被雲瓷突如其來的質問給嚇住了,一時有些不知所措。

“雲瓷。”陸硯辭看向她,語氣溫和道:“旁人我信不過,你來吧。”

雲瓷看了眼他後背上的傷,血肉模糊,昨兒那板子的確打得不輕,她瞧這不僅不害怕,反而舒坦多了。

哪有人一直一帆風順的,也該讓陸硯辭嚐嚐苦頭了。

“也好!”雲瓷起身,從婆子手裡接過了藥,婆子瞧著雲瓷的動手,眼皮忽然跳了跳。

下一秒。

陸硯辭抑製不住的喊出聲:“嗚!”

“二郎你忍著點兒。”雲瓷用乾淨的帕子蘸取了藥粉,重重的按壓在傷口上。

還未結痂的傷口頓時就被她給戳破了,流出血跡來,順著腰間往下流淌。

陸硯辭臉色微變,咬著牙緊忍。

雲瓷下手卻越來越重,最終陸硯辭朝著婆子使了個眼色,婆子立即從雲瓷手中奪回了藥瓶:“二少夫人,這些藥足夠了,不……不敢勞煩您了。”

婆子被嚇得不輕,看著陸硯辭後背上又流血了,不禁埋怨道:“這傷口都快結痂好了,二少夫人下手也太狠了。”

“胡說什麼呢,二少夫人可是好心好意幫二少爺上藥的,你彆挑撥離間!”夏露也不是個好招惹的,這段日子跟著雲瓷,也漲了不少脾氣,此刻兩手叉腰一副潑婦樣。

婆子蹙眉,看向了陸硯辭。

“夠了!”陸硯辭不悅,他傷口本就疼,聽著耳邊吵吵鬨鬨更是心煩氣躁。

“看來我在這也是多餘的,有張婆子在這做主就夠了。”雲瓷哼了哼,拿出帕子擦拭手指上沾染的血跡後,扭頭就要走。

陸硯辭見她要走,喊她:“雲瓷,你留下陪我待一會兒。”

雲瓷斜睨了眼張婆子。

“張婆子,給二少夫人賠罪!”陸硯辭沉聲說。

張婆子臉色發白,對上陸硯辭的命令式眼神,她無奈隻好對著雲瓷賠罪:“是老奴一時著急,衝撞了二少夫人,還請二少夫人大人有大量,原諒老奴這一次。”

“既然你知道錯了,那就去廊下跪一個時辰吧。”雲瓷指了指廊下台階。

這張婆子仗著自己是陸硯辭的奶孃,在東跨院幾乎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經常張嘴就罵,抬手就打。

剛嫁過來時,對著原主也是幾次冷嘲熱諷。

“二少夫人?”張婆子明顯不服氣,還要再說什麼,陸硯辭卻發話了:“去跪!”

無奈,張婆子隻好心不甘情不願的跪在了廊下。

雲瓷這才重新坐下:“二郎有話直接說吧。”

“你們都退下吧。”陸硯辭吩咐。

其餘人都退下了,隻有夏露看向了雲瓷,得到了雲瓷的首可,才退到了廊下候著。

見狀,陸硯辭也隻能隱忍。

屋子裡就剩下二人了,陸硯辭語氣柔和三分:“雲瓷,咱們和好吧,往後我會補償你的。”

“二郎打發走了人,就是要說這個?

”雲瓷挑眉,她對這些早就冇興趣了。

原主對他一心一意,他卻對原主避之不及。

做過那麼多傷害原主的事,怎麼可能說原諒就原諒了?

聽著雲瓷漫不經心的語氣,陸硯辭隻覺得自己的驕傲被她狠狠的踩在腳下碾壓。

羞愧,憤怒,複雜的情緒一起湧上心頭。

陸硯辭從未想過才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他就能從天堂墜落地獄,從京城年輕有為,前途無量的世子爺,變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他看不上的妻子,又不知不覺的令他高攀不起。

這種感就太糟糕了。

“雲瓷,咱們夫妻之間就不能好好說話嗎?”陸硯辭臉色越發的蒼白,是被氣的。

“夫妻?”雲瓷嘲笑:“二郎是不是忘了幾日前,你親自寫了封休書,那時你可曾想過夫妻情份呢,我並未做錯事,又是陸家八抬大轎迎進門的,到頭來卻被你狠狠羞辱,事到如今你也未曾給我一個公道,隻一味的讓我隱忍,大度,你有什麼資格稱之為丈夫?”

被雲瓷一頓數落,揭開了傷疤,陸硯辭麵色有些不自然,深吸口氣:“那你說,要如何才能過去這個坎兒?”

“以命抵命!”

這四個字說出來,陸硯辭震驚了,冇想到雲瓷竟這般狠毒,連掩飾都不曾了。

“嘉儀縱使害過你,可她已經得到了應有的懲罰了,六位大臣不僅參奏我,還參奏了葉國公,你如今完好無損站在這,什麼都不缺,難道真要把人逼死了才肯善罷甘休嗎?”

雲瓷懶得解釋,原主一條命的確是葉嘉儀害死的,葉嘉儀該死,陸硯辭也該得到報複!

但在和離之前,陸硯辭還不能死。

“她是自找的,與我無關。”

“那六位大臣難道不是你攛掇的嗎?”陸硯辭問,一雙淩厲的眼神審視著雲瓷。

雲瓷終於明白陸硯辭為何要見自己了,說白了,他自己還不確定那幾封字據是誰寫的。

必定是葉嘉儀喊冤推給自己。

“承蒙二郎瞧得起我,我若是有這個本事攛掇六位大臣,又何必看著我父親在獄中遭受無妄之災?”雲瓷丟給對方一個白眼,好像在嘲諷對方是個蠢貨,被人利用了都不知。

陸硯辭半信半疑。

他現在的確是冇有什麼證據,若是被他查到是誰在背後陷害自己,他定不會輕饒!

“二郎。”

葉嘉儀的聲音從外傳來,她手中還提著食盒,進門便看見雲瓷坐在一旁和陸硯辭對視。

她眼中頓時浮現了一抹嫉妒。

“雲瓷也在啊。”葉嘉儀擠出笑意:“我燉了些補品,還熱乎著呢,二郎嚐嚐。”

葉嘉儀今兒的臉上鋪著一層厚厚的脂粉,遮住了臉上的巴掌印,不過還是能看出她的憔悴。

屋子裡一共就三個人,陸硯辭身子不便,所以葉嘉儀主動彎腰蹲著,體貼的照顧陸硯辭一口一口喝著。

從昨兒到醒來,陸硯辭滴水未進,現在的確是餓了,也習慣了葉嘉儀的照顧,所以並未拒絕。

雲瓷就這麼看著二人親密的依偎在一起。

她冷笑,還以為陸硯辭長腦子了,冇想到還是這麼愚蠢,都這個時候了還和葉嘉儀這般親密。

簡直冇救了。

“呀,我忘了雲瓷在這。”葉嘉儀故作驚訝,而後將手中的補品朝著雲瓷遞了過去:“雲瓷,理應是你來照顧的,我……我這一時擔心二郎,所以才情不自禁,你不會生氣了吧?”

-個公道……”“本宮?李嬤嬤又皺著眉:“貴人真是多忘事,您已經不是一宮主位了,按身份不該自稱本宮。”“你!”葉貴人一次又一次的被李嬤嬤訓斥,小臉有些掛不住,胸口氣的上下起伏,冷哼道:“我這就要去見皇上做主。”說罷,葉貴人氣呼呼地揚長而去。李嬤嬤則是轉過身對著納蘭信和雲瓷屈膝,低聲說:“太後聽聞陸二少夫人受了委屈,便派奴婢前來,陸二少夫人消消氣,太後已經派太醫去陸家了,您若是被冤枉的,太後定會給您撐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