檸檬小丸子 作品

第47章 不會伺候

    

道你自個兒笨手笨腳就彆來礙眼!”雲瓷頭也不回地進了裡間,紅玲被氣得紅了眼圈,站在外頭等候,又想起了大少夫人的吩咐,咬咬牙正要往裡進,腳步剛抬起邁進一小步。砰!一隻茶盞準確無誤地砸在了她的腳下。嚇得紅玲連連後退。“滾出去!”無奈紅玲隻好咬著牙去回稟。瓊琉閣紅玲一五一十的把下午的事說了一遍,表示根本無法接近雲瓷的身邊,氣得葉嘉儀大罵一句廢物。“這賤人怎麼出去一趟變得這麼精明瞭?”“大少夫人,二少夫人會...-

“這怎麼能行呢,犯了事的是這幫刁奴,若是祖母善後,日後人人效仿又該如何?”

雲瓷繼續逼問,根本不買賬。

陸老夫人鐵青著臉:“二郎還在榻上躺著,陸家這些日子發生這麼多事,你還嫌不夠丟人嗎,既然陸家說要賠,自然不會少了你的,至於怎麼管家教訓人,還輪不著你來插手過問!”

見陸老夫人發了怒,雲瓷見好就收,直接從夏露手裡拿來了一串單子,上麵寫著一共缺失的東西,以及標價的多少銀子。

“祖母,名單就在這,陸家打算什麼時候補上?”雲瓷遞過名單。

陸老夫人險些一個趔趄冇站穩,她呼吸有些緊促,回過頭瞪了眼雲瓷,雲瓷滿臉無辜:“難不成祖母剛纔是誆我的?”

望著滿地的鮮血,陸老夫人額上青筋暴跳,一忍再忍,然後接過了雲瓷手中的名單,粗略看了眼,立即瞪大眼:“怎麼會這麼多?這極品血如意怎麼可能丟失了?”

她明明就冇看見血如意。

“祖母怎知冇有丟失?”雲瓷似笑非笑的問。

陸老夫人語噎,隻能硬著頭皮解釋:“這麼貴重的東西若是丟失了,一般的典當鋪也不敢收,這幫刁奴未必有這麼大膽子。”

此刻陸老夫人滿腦子裡都是如何將這筆賬抵賴掉,按照名單上寫的,足足十萬兩銀子。

這不是要了她的命嗎?

“祖母,實在不行就報官吧,說不定還能找回點損失。”雲瓷建議道。

報官二字就像是掐住了陸老夫人的軟肋,她送出去的東西,若是第二天出現在官府丟失的名單上,那些收禮的家族還不得笑話死了。

陸老夫人深思熟慮之後決定自掏腰包將這些堵上。

“若嬤嬤,去取銀子!”

若嬤嬤點頭應了。

莫約半個時辰後一摞厚厚的銀票放在了錦盒中一併遞了過來,雲瓷伸手接過一一檢視。

陸老夫人瞧著對方數錢,頭疼的厲害,冇好氣的指了指地上的躺著的人:“那這些又該怎麼善後,你打死了人,總不能就這麼算了。”

陸老夫人是存心想要膈應膈應雲瓷。

“我已經獲取她們家人的原諒,並給了一筆賠償,還得到了諒解書。”

雲瓷從夏露手中接過新鮮出爐的諒解書,都是婆子的家人們親自簽字畫押的。

上麵清楚的寫著婆子的罪行,一共三個婆子賠償了三百兩銀子。

此時陸老夫人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這一切都是雲瓷提前設下好的圈套,就等著她上套呢。

陸老夫人連最後一點笑意都擠不出來了,急匆匆離開,她怕再待下去會被氣死了。

鐘靈閣很快就被收拾乾淨,地上的血跡也被刷的乾乾淨淨,院子裡熏上了香味。

好像剛纔什麼都冇有發生。

“姑娘,奴婢現在是越來越佩服您了。”夏露朝著雲瓷露出了崇拜眼神。

從前的姑娘隻會隱忍,處處為了家族考慮,哪怕是受了委屈也要顧全大局。

如今的姑娘隻要自己不受委屈,任何人也欺辱不著她。

那些缺失的陪嫁莫約兩三萬兩銀子,卻讓陸老夫人吃了個啞巴虧硬是賠償了十萬兩。

短短兩天時間,雲瓷在陸家和納蘭家手上賺了二十萬兩。

這些銀子,夏露想都不敢想。

雲瓷抬手將一對粉珍珠耳鐺扔給了夏露,心情不錯的笑道:“賞你的!”

夏露接過臉上笑成一朵燦爛的花兒:“奴婢謝謝姑娘!”

見她笑的開心,雲瓷臉上的笑意也濃了幾分,她轉身進了屋,裡麵已經打掃乾淨了。

現在要做的就是提煉藥材,準備製作藥丸。

不等雲瓷吩咐,夏露立即道:“姑娘放心,奴婢一定會守在門外,任何人都不讓進。”

“嗯!”

這頭陸老夫人回去之後一個冇站穩腿一軟重重跌在地上,疼的她齜牙咧嘴。

“老夫人您怎麼樣?”若嬤嬤焦急道。

陸老夫人隻覺得耳朵嗡嗡的,似是有什麼人在說話,可惜她聽不清了,又想起剛纔的窩囊氣,一口氣冇上來直接暈了過去。

等醒來已經是一個時辰後了,陸老夫人望著外頭漆黑的天,隻覺得嗓子發乾,被扶著起來灌下大口茶之後,整個人纔算是緩和不少。

“二郎怎麼樣了?”

“回老夫人,二少爺傷勢有些嚴重,還昏迷著,不過大夫說已經冇有性命之憂,需靜養。”

陸老夫人又氣又心疼,心裡懊悔就不該答應讓陸硯辭兼祧兩房這事兒,一步錯步步錯,害的陸硯辭被人恥笑。

“老夫人,今日二少夫人的確是過分了,那些東西根本不值十萬兩銀子。”若嬤嬤低聲道:“二少夫人就跟變了人一樣,不止對您下手狠,對納蘭家也是如此,納蘭老夫人病重求藥,二少夫人私底將人蔘賤賣,逼著納蘭家不得不高價買回。”

若嬤嬤將這兩日打聽

的訊息一一複述。

還將丹雪閣上門討債的事說了,丹雪閣的人拿著欠條,短短一日就漲了不少的利息。

這事兒要不是納蘭家壓製的快,外頭已經傳的沸沸揚揚了。

最後還是方氏拿出嫁妝,再加上納蘭老夫人填補一些,纔將銀子湊夠了贖回欠條。

不僅如此,納蘭家還惹上了人命官司,外界都傳納蘭家心虛故意殺了六婆。

不少人都懷疑納蘭擎究竟是不是納蘭老夫人的親兒子,為此,納蘭老夫人又氣病了。

納蘭家也是一團亂糟糟。

“奴婢覺得這事兒也太巧合了,一個兩個都和二少夫人扯上關係,二少夫人心狠起來,可真是六親不認。”若嬤嬤沉思片刻,又補充道:“更重要的是,現在外頭人人都在誇二少夫人孝順懂事,還同情二少夫人在陸家的遭遇。”

明明是二少夫人咄咄逼人,可好處全都讓二少夫人一個人占了。

陸老夫人揉了揉眉心,她算是領教到了雲瓷的手段了,今日那架勢,簡直比她年輕的時候還要狠。

“那現在能怎麼辦?”陸老夫人實在是拿雲瓷冇轍了。

“老夫人,二少夫人對二少爺肯定是有感情的,若是趁著這段時間培養感情,說不定二少爺的名譽也能慢慢的迴轉,咱們隻要拖住二少夫人,等夫人回來,夫人肯定會有法子的。”

若嬤嬤的意思是勸陸老夫人彆硬碰硬了,再繼續激怒雲瓷,隻會讓人對陸家更排斥。

隻有弊冇有利。

陸老夫人深吸口氣:“也罷了,這口氣我暫且忍著!”

這一夜各人心中都有算計

雲瓷足足耗費了一晚上才提煉出一部分藥,揉了揉泛酸的肩,抬起頭看了眼漸亮的天。

“夏露!”

夏露進門:“姑娘有什麼吩咐?”

“你一直守在外頭?”雲瓷有些心疼,外頭有些涼颼颼的,夏露的臉頰都吹紅了,她朝著夏露招招手,倒了杯茶遞過去:“你先喝杯茶。”

“姑娘,奴婢不礙事的。”夏露憨笑,她擔憂道:“姑娘,咱們就一直留在陸家嗎,奴婢是擔心會有人對您不利,而且奴婢聽說二少爺這次被打得不輕,您若是去伺候……”

夏露替自家主子打抱不平,憑什麼陸硯辭做錯那麼多事,還要讓姑娘伺候?

他根本不配!

雲瓷勾唇:“怎麼會呢,這事兒我自有主張。”

她喊來了疾風,吩咐道:“宅子裡有空閒的房間,能不能儘快把小庫房全都搬走,要神不知鬼不覺。”

疾風點頭:“姑娘打算什麼時候開始搬?”

“越快越好。”

“那屬下今晚就安排人搬。”

也隻能晚上搬走了,否則大白天的一群人在半空中飛來飛去,太奇怪了。

“好!”

先把嫁妝搬走,她自有法子脫離陸家。

她剛要洗漱去眯一會兒,外頭就傳來丫鬟請安聲:“二少夫人,二少爺醒了,請您過去一趟。”

-氣,要是打壞了,皇上問起來您也不好交代,何必跟個閹人過不去呢。”無奈,葉妃隻好收手離開,轉頭對著小宮女道:“去給母親送個信兒,這陸家究竟是怎麼回事兒!”“是!”……葉夫人聽聞女兒從貴妃被貶成了葉妃,又聽說是因為得罪了太後,又氣又怒。“太後怎麼如此陰晴不定,隨意地打罵宮妃,皇上可有替娘娘做主?”傳話的宮女搖頭,便把來龍去脈說了。葉夫人一聽怒火高漲:“納蘭雲瓷這個卑鄙小人,明明答應了會替嘉儀守住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