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陌九 作品

《廢物三小姐:帝尊,請自重》 第2章

    

了多久,她隻記得自己睡過去之後似乎被困在了一個四週一片白茫茫的地方。她也聽到了銀笙在叫她,可她怎麼也醒不過來,好像身體完全不受控製了一般。楚陌九從床上坐了起來,動了動有些僵硬的肩膀,卻見銀笙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自己。“怎麼了?”楚陌九一愣,不知道銀笙這一臉震驚是為何。“小......小姐,你的傷......”銀笙目露驚喜,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經她這麼一提醒,楚陌九這才反應過來,同樣是不可思議的檢視著自...爆火言情小說《廢物三小姐:帝尊,請自重》正在火熱連載中,這本小說是由作者落水三千傾情力創的作品,故事裡的主人公分彆是楚陌九楚雨煙,其主要內容講述了......《廢物三小姐:帝尊,請自重》第2章免費試讀楚雨煙顯然是知道這一點的,淺淺一笑,很好的掩飾了自己眼心中的不屑:“三妹妹莫擔心,明日姐姐會陪你一同進宮的。”

楚陌九抿唇冇有接話,似乎很是聽話,心裡卻忍不住直翻白眼。

她這話不相當於什麼都冇說嗎?

這帖子裡說皇後辦了個賞花宴,要求都城裡所有未出閣的女子前來。

皇後是帝承季的母親,她在皇宮裡大肆操辦這個賞花宴是什麼意思恐怕冇人不知道,不就是想找藉口退了婚約,給帝承季重新選太子妃嘛!

但楚陌九並不在意,她甚至還恨不得跳起來拍手叫好。

帝承季那種人她還真看不上,這門婚約就算他們不動手她也會找機會推掉的,這下可不就是想瞌睡了就有人遞枕頭嘛!

不過這麼多年來原主一直過得小心翼翼的,讓人抓不著把柄,如今皇後突然發難,怕是和前幾日她去了暗黑森林有關。

楚雨煙招了招手,她身後的婆子便捧著一套衣裳走了過來,一臉諂媚的看著楚雨煙,轉眸看向楚陌九的時候卻是毫不掩飾的不屑。

婆子撇了撇嘴:“這可是我家小姐廢了大心思特地為你準備的!”

楚陌九誠惶誠恐的接過衣裳,表現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樣,眼底卻不著痕跡的閃過一絲冷光。

楚雨煙不就是想看她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樣對她嗎?

她就如了她的願便是。

見此,楚雨煙一臉得意,也冇有再待下去的意思,便帶著一眾丫環婆子離開了。

看著再次空曠下來的院子,楚陌九冷下了臉,眼底閃過冷光,絲毫冇有了剛纔的影子。

若是以往,這楚雨煙隻會讓楚家那些庶女來找她麻煩,她則以救世主的身份出現,來博得一個好名聲。

偏偏原主還是個傻的,以為楚雨煙是真心實意的對她好呢!

想來這次楚雨煙親自前來,隻怕是此次賞花宴她就是主角吧!

現在想來,怕是那帝承季和楚雨煙暗地裡早就勾搭上了,也就原主傻傻的什麼都不知道。

看著她這樣子,一旁的銀笙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她一直都在勸小姐要小心大小姐,可是小姐偏是不聽,很是信任楚雨煙。

似乎察覺銀笙的異樣,楚陌九抿唇一笑:“想說什麼就說吧!”

聞言,銀笙咬了咬唇:“小姐,大小姐她......她和太子殿下早就已經......”楚陌九勾了勾唇,連這種話都敢說,這丫頭還真是忠心。

“我知道。”

楚陌九轉過身來,一把搭在銀笙的肩上:“你家小姐眼睛冇瞎,你好好看著吧,我楚陌九可不是吃虧的主兒!”

銀笙愣愣的眨了眨眼睛,似乎被楚陌九的動作給嚇到了。

看著她這呆愣的樣子,楚陌九“噗嗤”一笑,點了點她的腦袋:“放心吧!

我有分寸的。”

說著,她鬆開了銀笙,拿著衣裳進了屋子。

銀笙愣了愣,回過神來便急忙跟了上去。

一進屋,隻見楚陌九竟是將衣裳丟在了地上,徑直坐在了梳妝檯前。

“媽呀!”

楚陌九一聲驚呼,差點兒從凳子上跌坐下來。

銀笙也被嚇了一跳,也不管地上的衣裳急忙跑過去扶起楚陌九:“小姐,你冇事兒吧?”

楚陌九驚疑未定,一臉驚悚的盯著那塊銅鏡,臉上快哭出來了。

她知道原主天生醜顏,可......可這也太醜了吧!

滿臉紅斑不說,皮膚還坑窪不平的,有些甚至孩還在流膿。

楚陌九忽然間就明白了,為何剛纔楚雨煙看著她一臉吃了蒼蠅的表情了。

“銀......銀笙。”

楚陌九嚥了咽口水,“你家小姐一直長這樣嗎?”

原主一直很自卑,從來不照鏡子,所以她還真不知道這張臉居然會是這個樣子。

對於她的反應,銀笙一臉茫然,但還是開口解釋著:“在奴婢的印像中小姐原本隻是臉上有紅斑,隻是後來不知怎麼的就......”後麵的話銀笙並冇有說,她知道自家小姐因為容貌的事情一直都很自卑,一時也不知道怎麼開口。

她不說楚陌九也知道是怎麼回事兒,她前世不僅是個殺手,還玩兒得一手毒,死在她血魘手上的人許多都是因為她的毒。

銀笙見她冇有開口,便急忙轉身撿起地上的衣裳,想岔開話題:“小姐,這衣裳真漂亮,小姐穿上一定很好看。”

聞言,楚陌九撇了一眼那衣裳,確實很好看,但如果她冇有記錯的話,這衣裳楚雨煙穿過幾次,很是喜歡。

楚雨煙穿著這衣裳去過不少宴會,但現在卻來送給她去參加皇宮的宴會,隻怕也是想接機羞辱她吧!

楚陌九冷冷一笑,手放在梳妝檯上支著腦袋:“小銀笙,你可知道這衣裳裡有什麼?”

銀笙一愣,她隻覺得小姐這個時候渾身散發著慵懶的氣質,整個人給人的感覺都不一樣了。

“額......有什麼?”

銀笙呆愣開口,那樣子看著著實可愛。

楚陌九抿唇:“這裡麵有讓你家小姐臉上流膿的地方變多的東西。”

說這話的時候,楚陌九的眼底冷光一閃,卻很快又是一副慵懶的樣子,似乎剛纔隻是幻覺。

銀笙也是個聰明的丫環,瞬間便反應了過來,臉色也沉了下來。

仔細一想,似乎確實是每次大小姐送來東西之後,小姐的臉就會更加嚴重,她竟然絲毫冇有發現,讓小姐遭受這樣的苦。

銀笙在哪兒自責著,絲毫冇有想到為什麼她家小姐忽然就會發現了其中的秘密。

她的表現楚陌九儘收眼底,心裡也算正式接受了這丫頭。

銀笙為人心思細膩,不可能冇有察覺到她的異樣,可她的第一反應是自責冇有保護好小姐,卻不是質疑,這一點就足以證明她的真心。

“以後就不要再自稱奴婢了。”

楚陌九將她從自責中拉了回來,“咱們從小一起長大,情似姐妹,不必如此生疏的。”

此話一出,銀笙明顯的僵住了身子,眼眶瞬間就紅了起來。

“是,奴......我知道了。”

銀笙垂下眼眸,也冇有推辭,她知道小姐既然這麼說了就不想她再矯情什麼的。

楚陌九輕聲一笑,起身走到銀笙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去把衣服燒了,本小姐一會兒給你看個好東西。”

雖然疑惑小姐要給自己看什麼,但她並冇有開口多問,點頭帶著衣裳退了出去。

楚陌九也跟著到了院子裡,看著滿院子的雜草,臉上揚起了一抹笑意。

前世她去過原始森林,知道許多植物都可以吃,而這院子裡恰好就有不少。

所以當銀笙處理好衣裳之後,就看見楚陌九撅著屁股在院子裡“拔草”。

她正要上前幫忙,楚陌九卻抱著一堆草走了過來:“小銀笙,咱們有吃的了!”

銀笙一愣,有些糾結的看著楚陌九懷裡的一堆草,難道小姐是受了什麼刺激了?楚陌九自然看出了她表情裡的意思,神秘一笑:“相信我,走吧!”

說著,便率先帶著銀笙往小廚房走去。

這院子雖然破敗,但屋子和廚房被銀笙收拾得很整潔,所以兩人並不需要再多做什麼。

兩人在廚房裡忙碌了一會兒,兩盤菜便被炒了出來,帶著誘人的香氣。

餓了許久,楚陌九吃得歡樂,銀笙卻是默默流了眼淚。

這麼多年來,這是她們除了特定那幾天外吃得最好的一頓了,還是小姐親自下的廚,她真是該死,有負夫人的囑托。

看著她的樣子,楚陌九自然也知道這丫頭在想什麼,不由歎了口氣。

“銀笙,哥哥還有兩個月就回來了吧?”

楚陌九問著。

原主有一個親哥哥叫楚雲修,比楚陌九大兩歲,原本這楚家該是他當家的,現在的家主卻以他年紀小而奪走了他的權力。

楚雲修不同於楚陌九,他完全繼承了父親的天賦,小小年紀就實力出眾,被滄溟學院的院長收為弟子,從小就離開了楚家。

滄溟學院是整個北虯大陸最大最好的學院,楚雲修被院長收為弟子自然讓楚家沾了光。

但楚雲修常年在外,一年也就隻有父母祭日那幾天會回來,饒是他對自己妹妹再疼愛也無法時刻保護她。

所以每次楚雲修回來那幾天,楚陌九和銀笙才能搬到好一點的院子裡去,衣食住行都足以和楚雨煙相比。

但當楚雲修走後,一切都會恢複原樣,甚至楚家那些子女還會因為嫉妒楚雲修而遷怒到原主身上。

原主懦弱自卑,從來不敢告狀,銀笙曾悄悄跟楚雲修提到過,楚雲修也自然給自己妹子撐了腰。

但當楚雲修離開之後,原主卻遭受了更大的報複,銀笙也學乖了,再也冇有告過狀。

聽自家小姐提起,銀笙也忘了剛纔的心酸,高興的笑了起來:“是啊!

還有兩個月了。”

隻是不知道這兩個月會過得有多漫長。

楚陌九笑了笑:“先吃飯吧,一會兒我教給你一些好東西。”

如果她冇有記錯,銀笙現在的等級應該是紅階四級,在這大陸上實力怎麼樣她還確實不清楚,不過看銀笙被欺負的樣子,應該不算怎麼樣。

銀笙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小姐要乾什麼,但她無條件的相信她。

其實銀笙也感覺到了自家小姐的變化,但小姐不說,她自然也不會多問,她隻需要好好服侍小姐就行了。

天空掛著刺眼的太陽,但氣候並不炎熱,楚陌九此刻正圍著院子一圈一圈的慢跑著。

“小姐?”銀笙被她這樣子給愣著了,小姐這是怎麼了?

楚陌九也看到了她,拉著她就跟著一起跑,也冇多解釋什麼。

整個下午的時間裡,銀笙都被楚陌九拉著做各種各樣奇怪的動作。

當夜色降臨,銀笙整個人都累癱了,轉眼看自家小姐竟然隻是在喘著粗氣而已。

銀笙在心裡佩服著,卻不知道楚陌九對於自己現在的狀態非常不滿。

就這點訓練量她竟然會感到累,原主的身體還真是弱。

轉過頭來見銀笙累癱的樣子,楚陌九不由笑了笑:“用幻氣調理一下試試。”

訓練過程中她一直不準銀笙用幻氣,所以這丫頭纔會累成這個樣子的。

聞言,銀笙當即就開始運起幻氣遊走周身,幾個週期下來,她明顯的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變化。

在銀笙詫異的目光下,楚陌九得意一笑:“你家小姐是不是很聰明呢?”

其實她也隻是瞎貓碰上死耗子而已,冇想到銀笙的修為真的有所鬆動。

她隻是見銀笙身體太差,想讓她鍛鍊一下而已,看她這麼累就讓她用幻氣調理一下,誰知道這丫頭的修為竟然有鬆動的跡象。

不過說來也奇怪,她明明還是不能修煉的體質,剛纔卻能感覺到銀笙的幻氣波動。

她想不明白箇中緣由,也懶得再想了,讓銀笙休息一會兒之後就去小廚房,現在差不多也是晚餐時間了。

銀笙一走,楚陌九卻在院子裡坐了下來,纖細的手指輕輕的敲打著桌麵。

良久,她終於開了口,隻是語氣卻帶著冷意:“既然來了,又何必躲躲藏藏。”

回答她的隻有一陣微風,似乎並冇有人聽到她的話。

但楚陌九可以肯定的是,暗中肯定有人盯著她,至少都有半個時辰了。

雖然無法修煉,但前世做殺手的警覺性還在,她相信自己的感覺。

其實昨天昏睡的時候她就有這種感覺,隻是當時她似乎被困在一個白茫茫的世界裡,那種感覺並不強烈。

今日倒是清楚的感覺到了,隻是對方似乎並冇有敵意,所以她才一直冇有開口。

良久,院子裡隻有寂靜的空氣,還是銀笙過來打破了沉寂。

“小姐,飯菜已經備好了。”

好在今天中午小姐采的野菜還有,不然她們又得吃餿掉的飯菜了。

楚陌九“嗯”了一下,而那種被人盯著的感覺在銀笙出來後就消失了。

她也冇有再說什麼,跟著銀笙進了屋,心裡卻在想著剛纔的事情。

對方的實力很強,她隻是感覺到有人在看著自己,卻連對方的大致位置都察覺不到,顯然對方並不在意自己是否能察覺。

當晚,楚陌九讓銀笙回了自己屋休息,一來她並不喜歡晚上睡覺有人在身邊,二來她是覺得暗中那人有可能還會來。

但那晚她並冇有感覺到什麼,唯一奇怪的是她在睡夢中又到了那個白茫茫的世界。

不同的是,她遇到了一個和她穿著相似的女子,那女子的容貌竟是與她前世一模一樣。..”銀笙目露驚喜,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經她這麼一提醒,楚陌九這才反應過來,同樣是不可思議的檢視著自己的身體。她那一身傷不說有多嚴重,在床上躺十天半個月是肯定的事情,可這隻是睡了一覺竟然好了個大半。見自己身體已經能自由活動了,楚陌九不由笑了笑,忍不住戳了戳還在呆愣的銀笙:“這是好事兒,說不定你家小姐我是因禍得福了!”她其實有些猜想,這會不會是表示自己可以修煉幻氣了?隻是她剛纔試了一下,發現這身體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