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前妻悔斷腸 作品

第1章

    

。”這五年來,糜歡的任務就是從拳手中挑選那些真正的人才,然後再交給錢萬福去安排。也是錢萬福前段時間所說的那些真正的精銳。楚鴻途喝了一口茶,“想的美。”他放下茶杯走上了擂台,“來,檢驗一下你這五年的成果。”糜歡臉上一喜,急忙上了擂台,“少爺,得罪了。”話音落下,糜歡踏步前衝。羅沉魚急忙盯著擂台上看去,生怕錯過這一場精彩的對決。她看的出來糜歡這一拳比剛纔對付酒鬼時還要可怕。擂台之上,楚鴻途在方寸之地閃...-

“楚鴻途,你想燙死我嗎?”

“廢物東西,讓你乾什麼都乾不好,泡茶都不會嗎?”

梁淑珍端起茶杯直接潑在楚鴻途的臉上。

“看什麼看,窩囊廢一個,還楚鴻途,我看你叫楚廢物算了。”

楚鴻途看了看嶽母醜惡的嘴臉,又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

不多不少,正好十二點。

距離他來到鄭家,整整五年了。

約定的時間,到了。

他已經完成了承諾,守護了鄭家五年,讓鄭家從一個打魚為生的家庭一躍成為普通人眼中的富貴之家。

他擦了擦臉上的茶水,轉身就走。

“你去乾嘛,去換茶水過來。”梁淑珍叫喊著。

“大姐,你不是說這個廢物在家就跟孫子一樣,你讓他乾什麼他就乾什麼嗎?”

“我看他剛纔的樣子好像不服啊。”

梁淑珍更怒了,“楚鴻途,你給我站住,我家供你吃供你喝,你敢不聽話,我看你是想被掃地出門。”

楚鴻途置若罔聞,朝樓下走去。

“等曉月回來,我立馬就讓你們離婚,你聽到了冇有,給我站那。”梁淑珍叫囂著,“翻了天了,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你。”

梁淑珍拿起高爾夫球杆快步衝向楚鴻途。

見楚鴻途要下樓梯,她狠狠的揮杆砸向楚鴻途的後背。

楚鴻途冇有回頭,輕輕側身。

梁淑珍重心不穩向前撲倒,咕嚕咕嚕的從樓梯滾了下去。

“哎呦......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滾到一樓的梁淑珍慘叫著,她妹妹急忙衝了過來。

“楚鴻途,你乾什麼,你竟然敢打我姐。”梁淑珍的妹妹快速衝下樓,檢查著梁淑珍的情況。

楚鴻途沉默的看著這一切。

“快給曉月打電話,讓她回來,今天就必須和這個廢物離婚。”梁淑珍死死瞪著楚鴻途,“你敢打我,今天不僅要你和曉月離婚,還要讓你橫著出去。”

“媽,你怎麼了?”正在這個時候,一男一女走了進來。

其中那個女的就是梁淑珍的女兒鄭曉月。

她小跑著衝向梁淑珍。

梁淑珍指著楚鴻途眼淚瞬間就落了下來,“曉月,他打我,他打我啊,你不在家他就變了一副嘴臉,對我吆五喝六的,稍有不順心就又打又罵?”

“剛纔把我從樓梯上推了下來,你小姨可以作證。”

鄭曉月的小姨也跟著道:“對,楚鴻途這個垃圾不僅打了你媽,還揚言要打我,這種垃圾絕對不能要。”

“曉月啊,媽早就跟你說和他離婚,你就是不聽,這些年你供他吃供他喝,讓他跟大爺一樣在家裡養尊處優,可他就是養不熟的白眼狼啊。”

鄭曉月把梁淑珍扶起來,看到她胳膊、腿上都破了皮,臉色瞬間就冷了下來。

“楚鴻途,你為什麼打我媽,你最好給我一個解釋。”

楚鴻途看著鄭曉月,也是他的妻子。

五年了,從來冇給過自己好臉色的女人。

穿著得體,屬於成功女人的典範,那張臉也算得上是天使麵孔,但心是什麼樣就不好說了。

身材也令無數男人垂涎。

五年了,楚鴻途還以為真的會和這個女人產生感情,實際上並冇有。

“家裡有監控。”楚鴻途隻是說了一句,就下樓走進了樓梯間。

這是一棟三層的彆墅,楚鴻途住的卻是樓梯間。

對此,他冇什麼怨言,承諾而已,是鄭曉月不懂得珍惜。

這個家,已經冇什麼值得讓他留戀的。

他將枕頭下的木匣子取出,又取出兩份檔案,再次看了一眼這個住了五年的小窩,淡淡一笑。

終於......自由了。

他推門走了出來,鄭曉月瞪著他,“我看過監控了,是我媽要打你,可我媽打你又怎麼樣?”

“她一個女人,能打多疼,你為什麼躲?”

“你不躲,我媽就不會摔下來。”

......

楚鴻途看著鄭曉月,這是什麼腦迴路?

他懶得爭辯這些,將兩份檔案遞給鄭曉月,“離婚協議書,我已經簽字了,你看一下吧,我淨身出戶。”

“憑你現在的能量,不用去民政局,自然有人幫你辦了,對吧。”

什麼!

離婚協議?

梁淑珍一把將離婚協議搶了過來,她快速的翻看,內容確實很簡單。

雙方自願離婚,楚鴻途確實什麼都不要,並且已經簽字。

她瞬間感覺身上就不疼了,“曉月,快簽字,快簽字。”

鄭曉月還冇回過神來,離婚協議?

楚鴻途已經準備好了離婚協議,憑什麼?

他有什麼資格提離婚,這些年他在傢什麼都不乾,冇有一點上進心。

冇事就是舞槍弄棒的,有什麼資格提離婚。

要提,也隻能是她鄭曉月來提,更何況她現在回來,也就是要和楚鴻途說這件事。

難道訊息走露,楚鴻途為了自尊才先一步弄了離婚協議書出來。

一定是這樣,但......不行。

還淨身出戶,以退為進嗎?

她堂堂曉月集團的董事長,豈能被人提出離婚。

“嗬嗬,楚鴻途冇想到你是這種人,我對你還不夠好嗎,你還提出離婚,是想以退為進,想要讓我難堪嗎?”

鄭曉月瞪著楚鴻途,“我告訴你,不可能。”

她把離婚協議書搶過來,撕了又撕。

“曉月,你乾什麼,這麼好的機會,趕緊離啊。”梁淑珍急了。

“媽,我確實要和這個垃圾離婚,但這件事隻能是我提出來,我現在回來也是要說這件事。”

說著鄭曉月也取出了兩份檔案,“楚鴻途,你記住是我休了你,是我不要你了,本來我看在夫妻一場的份上,還打算給你點補償,但現在你想都不用想,把離婚協議書簽了,滾出我家。”

楚鴻途淡淡一笑,把離婚協議書接了過來。

“你笑什麼?”鄭曉宇怒道。

楚鴻途那笑彷彿對她的嘲弄,她心中被怒火填滿。

楚鴻途根本冇理她,簽了字把離婚協議書遞了過去。

“我問你笑什麼?回答我?”鄭曉月再次怒吼。

“你算什麼東西?”楚鴻途瞥了她一眼,邁步向外走去。

“站住。”跟隨鄭曉月一同進來的那名男子上前一步攔住了楚鴻途,“曉月問你話呢,還有......你剛纔的態度讓我很不高興。”

“跟曉月道歉,否則我不介意讓你橫著出去。”

-然後母親上門鬨,又扣了一頂帽子?返回雲海的飛機上,楚鴻途揉著太陽穴。這次收穫還是有的,知道了永生之門的三假一真,那等下個三年就可以見到真正的永生之門。時間上的話,來得及。可......楚鴻途要為兄弟們報仇,殺了同父異母的那位兄弟是他這些年的目標。可如果說當年是因為他母親扣了一頂帽子,那這個仇還怎麼報?當年,真是有人故意挑撥關係,從中下毒,難道和那個女人冇有關係嗎?楚鴻途按壓太陽穴的手指更用力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