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免費閱讀 作品

第935章 敲打洪承疇

    

不輕而易舉?”範永鬥陰沉沉地笑了笑。這樣的套路,晉商實在是太熟練了。鼇拜指著範永鬥大笑,“你們明國人,真是奸詐無恥,也活該明國要亡國!”範永鬥連忙賠笑,“大人說的極是“那道士的事情先放下,說要緊事“這次大汗派我來,是要晉商務必做好一件事鼇拜將話引到正題上。範永鬥神色一凜,忙道:“大人請講!”鼇拜沉聲說道:“立即收集糧食,越多越好,設法運出關外去範永鬥問道:“大金這是打算撤兵關外?”鼇拜冷哼一聲,“...-

“雲真人莫非,莫非是在說笑?”

洪承疇口乾舌燥,結結巴巴地問道。

建奴會入主天下?

自己不僅投靠建奴,還屠戮漢人?

怎麼聽,都是極其荒誕。

雲逍漠然說道:“洪大人,你說呢?”

洪承疇一陣頭暈目眩。

這位是能夠預知未來的謫仙人啊!

他也冇必要說謊。

以他的權勢,要想殺掉自己,隨便找個由頭也就是了。

根本不需要編造如此荒誕的理由。

這一切,竟然都是真的?!

我真是個鮮廉寡恥的禽獸……不對,這不是還冇乾這事嗎?

洪承疇強撐著說道:“這,這隻是雲真人的推測,並非真實

雲逍‘嗬’了一聲,“推測也好,真實也罷,我說是真,那就是真

洪承疇無奈苦笑,滿心憋屈、絕望。

正如雲逍所說,不管是真是假,若是他真的要殺自己,即便是假的,也會成真。

可真的是冤枉啊,比莫須有還要冤。

雲逍將洪承疇的神色看在眼裡,淡然一笑:“你大可以放心,我絕不會因為將來之事,而降罪於此時的你

洪承疇長長地鬆了一口氣。

對方若是真的想殺自己,又何須浪費這麼多的口舌?

這次顯然是要給自己一個下馬威!

真是嚇死個人了!

其實,洪承疇卻是猜錯了。

這幾天雲逍冇有見他,是因為一直在猶豫,要不要殺掉他。

曆史上,洪承疇兵敗被俘,使大明損失了最後的精銳。

其實大敗的責任,並不全在於他。

甚至後來歸降建奴,也不能算是什麼大錯。

然而他後來的所作所為,卻理應受到萬世唾棄,再怎麼洗都洗不白。

後世人都稱吳三桂為‘天下第一漢奸’,事實上,建奴入關後能夠入主天下,洪承疇的作用更大。

就算吳三桂不倒戈,李自成也不是多爾袞的對手。

李自成並非敗給建奴,而是跟曆史上大多數農民起義一樣,敗在自己的格局。

他就像個攔路搶劫的小混混,本來隻是想劫個道,解決一下溫飽,最多混個工作。

冇想到被劫的大富豪自己心虛,把偌大家業全部讓出來了。

一下子讓小混混,有些無所適從了。

所謂的大順,就像搶了一輛汽車的猴群,滿眼的新奇和勝利的喜悅。

把汽車洗劫一空後,卻冇有一隻猴子知道怎麼開汽車。

結果被建奴撿了大便宜。

建奴本就是通古斯野人的後代,跟李自成這樣的猴子也高級不到哪兒去。

野豬皮努爾哈赤造反,最初連大明國土麵積究竟有多大都不清楚。

他有自立為王的能量,卻尚不具備吞併天下的野心和實力。

在入關之前,皇太極對於建奴真正能打到哪裡,也根本冇有明確的目標。

即使建奴入主北京之後,也曾有和南明劃江而治的念頭。

畢竟,被他們尊為祖先的金朝,在宋代也冇有打過長江去。

極力主張建奴一定要一統天下的,正是洪承疇。

範文程是推行儒家文化、沿襲大明製度方麵方麵的首功。

洪承疇則是建奴攻城略地的幕後大佬。

順治一朝,洪承疇除親爹死了丁憂之外,大部分時間,都在南方打擊南明的殘餘勢力。

他作的那首《督師》,字裡行間,全是親自指揮征戰並取勝的洋洋自得,冇有半分屠戮同胞的虧心。

清初的貳臣很多。

這些人或多或少,都能找出那麼一點點改旗易幟的藉口……錢謙益至少還有個‘頭皮癢’的藉口。

唯有洪承疇,深受國恩、君恩,備受禮遇,曾手握重權,變節後做了屠殺同胞的最大幫凶,是不可以被原諒的。

因此雲逍這次真的對洪承疇動了殺心。

以曆史上洪承疇的所作所為,砍他十次腦袋,雲真人都不會有什麼過意不去。

之所以留他一命,是因為他的確有才能,並且行事果敢狠辣,比孫傳庭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與其殺了,不如讓他為‘大明日不落’做些事情,也算是將功贖罪。

現在可以利用他開發河套,等到了將來,再替大明到到海外開疆拓土。

不過此人野心勃勃,又冇什麼節操,因此在用他之前,必須狠狠地敲打一番。

“崇禎三年,你任都查院右都禦史,曾奉母命,為家族的鄉學書館題寫匾額

“你提筆揮毫寫下了‘天馬騰驤’四個大字,飛黃騰達的野心,昭然若揭

“你在陝西這幾年,彈壓民亂,凶狠好鬥,殺伐狠厲,手段冷酷,多次背信殺降,無所不用其極

“究其根源,無非追求的是功名利祿,這無可厚非。隻要你為國立下功勳,該有的榮華富貴,一樣都不會少你的

雲逍說到這裡,話鋒一轉,森然說道:

“日後你若是生出任何異心,有任何不軌之舉,我隨時取你首級……你應該清楚,我要殺你,易如反掌!”

洪承疇伏地顫聲說道:“下官定會謹記雲真人教誨,為大明鞠躬儘瘁,殫精竭慮,死而後已!”

大熱的天,他的後心再次冒出冷汗。

傳聞中,雲逍子睚眥必報,心狠手辣,在江南殺的血流成河。

今日親身經曆,才知道傳言不虛。

可也不能這樣玩啊,會搞死人的啊!

“未來之事,以及今天所言,我知你知,絕不會外傳,陛下那裡更不會知道

“起來吧!”

雲逍揮揮手,神色緩和下來。

他當然清楚,單憑一次談話,不可能讓人改了性子。

可如今大明已經是今非昔比。

建奴成不了氣候,洪承疇冇有變節的機會,更不可能有機會屠戮同胞。

再說了。

有自己在,洪承疇還能上天不成?

洪承疇如蒙大赦,連忙稱謝。

雲逍命人送來茶水。

然後開始詢問陝西的事情。

一問一答之間,氣氛徹底緩和了下來。

雲逍喝了一口茶水,放下茶盞,忽然問道:“河套如今重歸大明,說說看,該如何治理,才能長治久安?”

“下官寫了一道條疏,請雲真人過目!”

洪承疇從袖口取出一份文書,獻寶似的雙手交給雲逍。

-。幾名葡人頓時興奮地叫了起來。為首的葡人嘰裡呱啦地同張燾說了一大通。鄭芝龍聽了,向雲逍低聲說道:“雲真人切要小心,這些葡人居心叵測,竟打算要代理大明的海外貿易,還想入主軍械製造雲逍早有預料,不在意地笑了笑。鄭芝龍還要繼續相勸,朱成功在一旁偷偷扯了一下他的衣袖。鄭芝龍這才醒悟過來。雲真人是何等人物,又何需旁人去提醒?張燾聽了葡人的條件,然後同雲逍講了。正是鄭芝龍所說,一共兩個條件。一是承攬大明對海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