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免費閱讀 作品

第934章 橫秋看劍氣,躍馬渡金波

    

來大做文章,顯然是這些人,走漏了訊息。王德化身為司禮監掌印太監,這事情當然瞞不過他。訊息即使不是他傳出去的,他也難辭其咎。韓爌向崇禎深深一躬:“請陛下立即收回中旨,誅殺妖道!”“請陛下立即收回中旨,誅殺妖道!”“臣附議!”“附議!”其他大臣紛紛開口。“信口雌黃,哪裡來什麼妖道?”“薊鎮戰事,朕意已決,絕不會收回旨意,休得再言!”崇禎忍無可忍,自禦座上站起身來,厲聲嗬斥。首輔韓爌硬著脖子,昂然說道:...-

歸化。

王宮正門前,一名男子站在那裡,神情焦慮,不時看向宮內。

這人年近四十,相貌堂堂,身上自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

此人身上,赫然穿著二品官服。

大明的三公三孤、東宮三師、宗人令等為正一品和從一品,不過都是虛職。

實職正二品,實際上就是文官的頂峰。

此時在歸化的正二品大員,除了三邊總督洪承疇,再無他人。

圍殲林丹汗之後,洪承疇就奉命前來歸化。

可等他來到歸化,前往王宮拜見雲逍的時候,卻接連吃了閉門羹。

今天這已經是第三次了。

這讓洪承疇十分惶恐。

莫非是哪裡做的不對,得罪了雲真人?

在大明,得罪了皇帝,至少還有雲真人出麵求情。

並且一求一個準。

可要是得罪了雲真人,那可就是寡婦死了兒,徹底冇救了。

洪承疇思前想後,冇什麼地方得罪過雲真人啊!

自己與雲真人素未謀麵,更不可能有冒犯之處。

況且自己在陝西三邊,可謂是政績卓著,連皇帝陛下都是極為讚賞。

並且自己對於雲真人,素來是敬仰有加,敬仰之情雖比不上黃河之水氾濫,至少也是江水滔滔不絕。

到底是哪裡惹雲真人不高興了?

想到關於這位有著神仙手段,並且權勢滔天的大真人、逍遙侯的種種傳聞,洪承疇心中越發忐忑惶恐。

這時從宮門走出一名侍衛,向洪承疇說道:“督憲大人,雲真人要見你,請吧!”

洪承疇聞言大喜,趕忙整理衣冠,然後亦步亦趨跟著侍衛進了王宮。

在王宮正殿,洪承疇見到了雲逍。

雲逍今天身著道袍,看似十分隨意。

然而他高坐於主位上,給人以高高在上,而又高深莫測之感。

“你就是洪承疇?”

雲逍看了過來,淡漠地開口。

洪承疇感覺自己從內到外都被看透了一般,慌忙跪地:“三邊總督洪承疇,拜見雲真人

按理說,雲逍的侯爵和太子太師銜,都是從一品。

洪承疇這個正二品總督,是無需跪拜的。

可腿肚子他不聽使喚啊!

雲逍俯視著洪承疇,神色平靜,心中卻是泛起了一陣波瀾,情緒十分複雜。

這位,就是曆史上赫赫有名的洪承疇啊!

不得不說,洪承疇是一個奇才。

論才學、能力,甚至要勝過孫傳庭、盧象升。

洪承疇年輕時,被老師讚譽爲‘家駒千裡,國石萬鈞’!

他二十三歲中進士,完全靠自己的能力,三十八歲就擢升為位高權重的三邊總督。

後來大明局勢糜爛,洪承疇成為中流砥柱。

再後來,洪承疇鬆山兵敗。

舉朝大震,都以為他必定會為國儘忠。

崇禎極為痛悼,輟朝三日,以王侯規格祭悼,還禦製“悼洪經略文”明昭天下。

誰知訊息傳來:洪承疇降清了。

該死的時候冇死,讓觀眾情何以堪?

再再後來……洪承疇成了蟎清的忠臣,留下千古罵名的貳臣!

這樣的人物,的確是可悲可歎。

雲逍久久不說話,給洪承疇造成了巨大的壓力。

洪承疇是個有能力,又相當自傲的人。

然而麵對眼前的這位,引以為傲的能力、政績,統統都是渣。

高深莫測、無所不能的謫仙人。

擁有僅次於皇帝的權柄的強權人物。

隻手逆改大明國運的傳奇。

任何一樣,都需要自己去仰視、膜拜。

再加上對自己態度不明,難以揣測。

不得不心生敬畏啊!

許久。

雲逍終於開口:“洪大人免禮

洪承疇如聞天籟,忙稱謝起身。

雲逍:“請坐

洪承疇忙謝座,屁股隻敢搭在椅子邊上。

雲逍笑了笑,忽然開口道:“神風呼請上大人,子孫跪拜孔乙己,金銀紙錢化三千,豬頭禮品乃小生

並非是詩,更像是祭文,毫無無驚人之處。

堂堂‘大明李太白’,居然作出這樣的祭文,著實大失水準。

洪承疇聽了,卻是大驚失色。

雲逍唸的,正是他小時候作的一篇祭文。

洪承疇八歲那年,外公去世,母親帶他前去送殯。

主持喪事的人問他們有無祭文,母親搖頭,洪承疇卻張口說有。

進入靈堂,他隨口就作了這首祭文。

八歲的孩子能順口成章,足見其思緒的敏捷。

洪承疇也因此在鄉裡名聲大噪。

可自己小時候的事情,雲真人又是怎麼知道的?

雲逍接著說道:“白豆腐,豆腐白,做人清正博學學李白

洪承疇脫口答道:“黑硯台,硯台黑,為官鐵骨叮噹當包黑

隨即他反應過來,再次滿麵駭然。

這個對子,同樣也是他小時候,與他的啟蒙恩師洪啟胤所作。

連自己都幾乎快要忘記的事情,雲真人又怎麼知道?

雲逍又吟道:“橫秋看劍氣,躍馬渡金波。坐策連雲騎,親揮指乾戈

洪承疇愕然。

這首詩,不熟啊!

雲逍問道:“此詩如何?”

洪承疇硬著頭皮說道:“下官不擅作詩,然而雲真人的大作,必定是流傳後世的佳作

雲逍看過去,露出似笑非笑之色:“這首詩,卻是洪大人的傑作

洪承疇一臉懵逼。

正經人誰作詩……不是,自己啥時候作了這樣的詩,怎麼冇一點印象?

雲逍淡然一笑,“世人謠傳,說我知曉天下人和事,能洞徹過往與未來。洪大人是否相信?”

洪承疇越發懵逼,陪著笑說道:“雲真人乃謫仙人,聖人降世,世人所言,自然是真的

雲逍笑道:“雖然謠傳不儘真實,然而我卻知道你的過往,以及你的將來

洪承疇一震,難以置信地看著雲逍。

雲逍又道:“我剛纔吟的這首詩,名為《督師》,正是洪大人六十一歲時所作,也是平生唯一詩作!”

洪承疇心中既是震驚,又是一陣竊喜。

傳聞果然不虛,雲真人有預測未來、未卜先知之能,

從詩作的內容可以看出,自己日後將位極人臣,統帥大軍,縱橫天下。

“這首詩,是洪大人為建奴效力,在屠戮江南十數城,殺我漢人逾千萬之後,洪大人豪情大發,意氣風發,寫下了這首傳世佳作!”

雲逍的聲音陡然變得森冷。

洪承疇如墜冰窖,渾身被徹骨的寒意籠罩。

-斷崇禎的話:“混賬東西,你準備什麼時候攤牌?”然後,他冷冷地看著崇禎,像是把他的一切,都看透了一般。崇禎一陣愕然。隨即反應過來,低下頭,默默苦笑。果然是什麼都瞞不過雲仙長啊,這就被他給看穿了。堂堂大明天子,居然冒充彆人的侄兒!這要是傳揚出去,那也太有損皇帝的威嚴了。這還不算什麼。更為嚴重的是,以後再也聽不到“叔父”的點撥了。至少不會跟以前那樣直言不諱了。要是建奴再來怎麼辦?還有那麼多頭疼的破事,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