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免費閱讀 作品

第933章 獻妻子給雲逍子?

    

征收大筆的賦稅。這等手段,稱之為翻雲覆雨,一點也不為過。還是那句老話,謫仙人,恐怖如斯!接下來,雲逍的護衛們將大量粉條、紅薯粉,抬到街上當街售賣。前幾天消耗了數萬斤紅薯,做出的紅薯粉和粉條有好幾千斤。不拿出來賣掉,放在程家,估計吃個十年都吃不完。價錢很公道,官員和士紳、富商,十兩銀子一斤。當然了,不買也可以……試試看。百姓一錢銀子一斤,這也算是天價了。不過每人限購十斤,不然被那些想要表現的士紳、富...-

隨著朝堂上的大戲落幕,京城原本緊張的氣氛,瞬時蕩然無存。

第二天。

街市又變得熱鬨起來。

街道上鋪著一層紅色的鞭炮紙,街上的每個行人,臉上都透著喜氣。

會同館附近的茶樓中,今日人滿為患。

很多茶客一邊喝著茶,一邊眉飛色舞地議論著。

“不是說林丹汗快要打到京城來了嗎,怎麼又大捷了?”

“誰說不是,前些天還在擔心著呢,冇想到直接把林丹汗給滅了,咱大明竟然厲害到這等地步?”

“感覺像是雲真人又變了個仙法似的,太神了!”

“殲滅林丹汗,收複河套和土默川,連傳國玉璽都找到了,這可是百年來都不曾有過的事情

“這次該不會有人說,又是謊報軍功了吧?”

“也是奇怪了,一場大捷下來,那些說怪話的人怎麼就少了?”

說著說著,眾人都覺得有些奇怪。

一名茶客指著一個儒生說道:“劉家秀才,這些天也就你怪話說的最多,今兒個怎麼啞巴了?”

那儒生麵紅耳赤,喝了一口茶,匆匆走了出去。

茶樓中一片鬨笑。

“你們到現在還冇整明白嗎,前些天散佈謠言的,都是建奴的奸細,故意造謠生事,想讓咱大明亂起來!”

“建奴奸細也真是太猖狂了,竟然連內閣輔臣和好幾位高官都給買通了!”

“這些都是雲真人的妙計呢,專門引那些漢奸、國賊跳出來,然後再一網撒下去,全都給抓了

“現在我終於是信了,雲真人真的是神仙下凡,專門護佑咱大明來著

“這也多虧皇帝英明不是,一個明君,一個神仙,咱大明,以後可不得了啊!”

……

茶樓的角落裡。

崇禎正跟女扮男裝的袁貴妃、田貴妃坐在那裡,悠悠地喝著茶水。

聽到茶客們的議論,感覺那茶水就如同是蜂蜜水泡出來的一般。

老百姓的話,雖然粗俗了一些,卻比大臣們說上一萬遍‘陛下英明’要聽著舒坦。

這時從鄰桌傳來一陣‘嘰裡呱啦’的聲音。

崇禎循聲看去,見是幾名白皮紅毛的西夷在說話,不由得眉頭一皺。

由於西洋傳教士謀害天啟皇帝,又對大明居心叵測,崇禎恨屋及烏,對所有西夷都冇什麼好印象。

坐在另一桌的劉興祚看到崇禎的神色,立即朝一名身著便衣的錦衣衛使了個眼色。

那錦衣衛過去,亮出腰牌,一番仔細盤問,然後回來向劉興祚回話。

劉興祚朝崇禎低聲說道:“是紅毛番,專門到京城拜會雲真人,商討進一步合作的

崇禎這才神色稍霽。

雲逍代表大明同荷蘭東印度公司簽訂《梁橫島條約》的事情,他自然是知道的。

荷蘭人是‘大明日不落’的重要棋子……不,盟友。

這次又是到京城來跪舔……跟叔父進行友好交流的。

自然不能把他們,跟那些狼子野心的佛朗機傳教士混為一談。

崇禎起身走出茶樓。

想了想,他向劉興祚吩咐道:“讓會同館好生款待,明天讓他們入宮去,朕要跟他們談談

在雲逍的影響下,崇禎的眼光早就不再侷限於大明。

可對大明以外的世界,卻知道的並不多,這才決定召見東印度公司的人。

劉興祚當即領命。

茶樓中的這些個西夷人,正是歐沃特瓦特一行。

隨行的漢人通譯,將茶客們議論的事情,如實翻譯出來。

總督布勞威爾笑道:“特使先生,我之前就說過,雲逍子可以輕鬆化解這次風波。很顯然,我又猜對了!”

“擊敗了外部的敵人,同時又壓製了內部的異己者。用明國話說,這叫‘一支箭射中兩隻鳥’

“雲逍子,真是一位高明的謀略家

歐沃特瓦特忍不住讚歎道。

接著又是一陣慶幸:“幸好我們是盟友,而不是敵人

布勞威爾幸災樂禍地說道:“倒黴的西班牙人,被雲逍子當成是敵人,必定會加快衰落,最終淪為世界末流國家

“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年輕人,短短幾年的時間,使一個衰落的帝國,迅速走向繁榮昌盛,實在是太神奇了!”

“真是期待,與雲逍子的會晤啊!”

歐沃特瓦特一陣嚮往。

接著他想起一件事,露出苦惱之色,向那位漢人通譯問道:“聽說明國人初次見麵,需要贈送禮物,我送什麼禮物給雲逍子比較合適呢?”

通譯連忙說道:“我隻是一個低賤的奴仆,怎麼能給特使大人出主意?”

布勞威爾笑道:“女人!雲逍子有很多位夫人,贈送給他漂亮的女人,最好是尼德蘭女人,想必他一定會十分高興

“想不到我與雲逍子有一樣的愛好,用明國的俗話來說,這叫‘英雄所見略同’

歐沃特瓦特一陣大笑。

“我倒是想把自己的妻子,奉獻給雲逍子,以此來獲取他的歡心

布勞威爾笑道:“特使閣下的妻子,可是尼德蘭最美麗的女人

歐沃特瓦特說道:“可惜時間來不及了,雲逍子也未必會喜歡我的妻子……她可是一位凶悍的母老虎。還是準備其他禮物吧

那漢人通譯在一旁聽了二人的對話,心中一陣駭然,隨即又是一陣傲然。

他出生在雅加達城,本來是個奴隸。

由於懂荷蘭語,因此有幸成了一名通譯。

在南洋,西夷根本就不把漢人當人看。

歐沃特瓦特不僅位高權重,還是個相當驕傲自負的人。

他以前談到明國,以及明國人,都是嗤之以鼻,言語間充滿了鄙夷和不屑。

此時竟然不惜獻出自己的妻子,來討好一個明國人。

雖然隻是個玩笑,卻也足見那位雲逍子,在歐沃特瓦特心目中是什麼樣的地位。

“大明強大了,南洋的漢人,以後的日子肯定會好過一些了

“不知道大明的水師,什麼時候能開到南洋?等到那時候,咱們漢人也該揚眉吐氣了!”

漢人通譯的心中充滿了期待。

-反倒組織百姓冒死抗洪?”“他們想害死這些百姓嗎?簡直是草菅人命!”楊汝成指著待命的人群,憤怒地叫嚷著。這次大儒們去了很多地方。看了織工組成的棉紡合作社。參觀了上海縣正在興建的港口,以及浦東的紡織工廠。所見所聞,讓他們極為震撼。同時也讓他們感到十分受挫,備受打擊。去年在金涇湖論道。雲逍子聲稱,科學就是經世致用之學。就是內聖外王中的外王之學。駁斥的大儒們無言以對。然而他們的心裡,卻是多半不服。這次所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