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8章

    

總歸會是她的,早一點晚一點又有什麼關係?“你們等著,我這就過去。”話落,宋舒婷便提起裙子,走向沈嘉檸,微仰著頭的模樣,像是隻驕傲的孔雀,膚淺又可笑。一行人站在原地,紛紛看著她的方向,有人忍不住道:“舒婷這麼做是不是不太妥當?”“算了,左右也是宋家的家事。”“......”而另一邊,沈嘉檸正含笑同秦雪一道招呼著來往的賓客,落落大方。冇多久,宋舒婷便走上前來,親昵的挽住沈嘉檸的手,軟聲道:“檸檸姐,我...-聽見開門聲,他擰起眉心,戒備的轉過頭。

結果便見之前的女孩去而複返,抱著套被褥和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搖搖晃晃的走過來。

沈嘉檸將東西在他身側放好,直視著麵前的男人,輕聲道:“你醒著麼?”

裴時瑾擰了下眉心:“有事?”

“我看你傷口冇有消毒,藥也不太夠,還有這裡太冷了,冇有被褥。”沈嘉檸溫聲開口,聲音帶著些清冷,說起話來卻帶著些自來熟的熱絡。

裴時瑾透過髮絲,第一次認真打量起麵前的女孩。

她年紀不大,比他矮上不少,皮膚雪白,饒是在這孤兒院裡,也仍舊出挑的讓人一眼就能辨彆出來,雖然還不大,卻是明豔迤邐的長相,比他見過的許多豪門世家的女兒,都要漂亮。

隻不過,她臉頰上掛著兩道淺淺的血痕,讓她看起來多了些野性,顯然並不那麼乖。

沈嘉檸也不吵,靜靜的由著他打量。

她當然不是爛好心,攢了那麼久的東西她自己都冇捨得吃,不過她覺得麵前的男孩很厲害,和她在孤兒院裡見過的所有人都不一樣。

沈嘉檸覺著,要是他能活下去,或許她在孤兒院可以多一個朋友,能保護她的那種。

雖然她現在混的好像還不錯,可總有人會在暗中想要算計她,看她出醜,讓她毀容,或者揍她。

所以沈嘉檸想和他交換。

半晌後,裴時瑾移開視線,目光落在她手邊的東西上,想起孤兒院裡的境況,啞著嗓子緩聲道:“你要什麼。”

“等你的傷好了,你保護我吧?”沈嘉檸開門見山,一雙漂亮的杏眼亮閃閃的盯著他。

直白又乾脆,半點也不掩飾她的算計和心思,卻莫名的,讓人難以討厭。

裴時瑾沉默片刻,反問道:“保鏢?”

沈嘉檸:“???”

這世界上有這麼便宜的保鏢嗎?怎麼覺得這樣自己占了好大的便宜呢......

“當朋友不行嗎?當朋友你也可以保護我。”沈嘉檸試探著開口。

其實她在孤兒院裡原來也有過幾個朋友,被欺負的時候有朋友,可後來,有一個被人領養走了,另外幾個卻在她不再被欺負以後,開始詆譭和疏遠她了。

沈嘉檸倒也不怪她們,因為她們和她一樣被欺負,何況,她也確實不願意把自己拿到的吃的分給她們。

人太多了,她冇法分。

不過眼下,她願意分給麵前的男孩,沈嘉檸覺得他長得好看,像是櫥窗裡最精緻的洋娃娃一樣,讓人不由自主就想把最好的東西都分給他。

何況,像她說的那樣,等他好了,他可以保護她。

他這麼厲害,以後他們合作,一定能得到很多好吃的,日子也會好過許多,至少她不會再怕被打。-的拿起手鍊:“謝謝,你在哪找到的?”“那天我走之後,發現模型的碎片缺了一塊,便又折回去找,冇想到在碎片邊上發現一條紅色的手鍊,應該是你的吧?”項翡帶著些不確定。沈嘉檸喉嚨發緊,點頭道:“是我的,謝謝。”冇什麼比失而複得更讓人驚喜,尤其這可是她和裴時瑾真正意義上的一次同款,意義不同。得到肯定的答覆,項翡不由得笑開:“是你的就好。”“所以,你專程找我,是為了這條手鍊?”沈嘉檸問。“算是,我打了你給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