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道:【為什麼!!!解不解氣、通不痛快!!!】沈嘉檸氣的恨不得把他抓過來給他一個巴掌:【你臟了我的眼睛。】【額(⊙o⊙)…】這一點,蘇明燁是真的冇想到。他抓了抓自己的頭髮,冷酷少年打算裝死。誰知道,下一秒,沈嘉檸的訊息再度發了過來:【小小年紀看這種辣雞網站,你給我好好反省。】看著簡訊上的內容,蘇明燁恍惚了一瞬。想想好像從爸媽去世以後,便很少有人這樣管他了,他對宋家的人喜歡不起來,還不如蘇家那邊的人讓...-沈嘉檸死了,死在一場蓄意設計的爆炸裡!

可她冇有想到,最後捨命救她的人會是她恨了很多年的丈夫......

她的靈魂飄蕩在半空,茫然的看著滿身血跡、一隻手臂血肉模糊的男人。

裴時瑾單手撐地,雙目猩紅,執拗的朝著她四分五裂的身體爬去,聲音嘶啞又絕望。

“檸檸!”

“裴時瑾......”

沈嘉檸聲音很輕,冇能留下任何痕跡。

手下瘋了一樣衝了進來,看著這樣的裴時瑾忍不住紅了眼眶:“七少節哀,少夫人…已經走了!”

*

裴時瑾被送往醫院搶救,幾次被下達病危通知。

沈嘉檸失神的飄蕩在手術床旁,看著男人手裡死死攥著的她的衣角,眼眶酸脹。

她不懂,不懂為什麼這個被她騙過、毀過、利用過、背叛過無數次的男人,最後,卻願意捨命救她。

她隻是慶幸,慶幸最後一刻,她拚死將他推開。

手術持續了二十多個小時,裴時瑾的命保住了。

但,他截掉了左臂。

一個月後,裴時瑾出院。

沈嘉檸怔怔的看著麵前身穿西裝,左臂卻空蕩蕩的男人,心口鈍痛。

她恨裴時瑾,恨了許多年。

她自小被宋家收養,後來和宋家長子宋煜宸相愛,本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自然水到渠成走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

可偏偏這時,她意外被裴時瑾玷汙!

為了報複,也為了回報宋家的恩情,她數次利用和陷害裴時瑾,毀了他許多項目、也毀了他的名聲。

大抵是報應,他找人弄瞎了她的眼睛、也毀了她的臉。

到最後,卻還以娶她的方式羞辱她......

新婚夜,她笑著說出最惡毒的詛咒:“裴時瑾,總有一天我會拖著你一起下地獄!”

冇想到,如今竟一語成讖。

可其實,沈嘉檸早就察覺到自己恨錯了人,可她害怕麵對真相,因而一直逃避。

左右,裴時瑾會包容她的任性。

直到宋煜宸在她身上綁上炸藥,她終於再也無法自欺欺人。

是,她恨錯了人!

她錯信宋家、誤會裴時瑾,為虎作倀,不僅間接害死了自己的親人,更是一次次傷害著一直守在她身邊的裴時瑾。

可惜,她再也冇有機會親口和他說一聲抱歉了。

“帶他們來見我。”

“是。”

男人冰冷的聲音拉回了沈嘉檸的思緒,不多時,臟臭不堪的一對男女被綁著扔了進來。

沈嘉檸愣了幾秒,這纔看清,麵前狀似瘋癲的女人,正是宋家備受寵愛的大小姐宋舒婷,而邊上已經被折磨到失禁的男人,則是曾經光風霽月的宋煜宸。

兩人跪在地上砰砰砰地磕著頭,語無倫次地求饒:

“裴時瑾,你留我們一條命,我們不爭了…什麼都不爭了!”

“我們錯了…我們真的知道錯了......求你,求你饒我們一命!放過我們吧......”

“放過?”裴時瑾譏笑出聲,手裡的匕首抵在宋舒婷的臉上,漂亮的鳳眸帶著抹陰翳的瘋狂:“我放過你們,那誰來放過她?”

大抵是知道要麵臨什麼,宋舒婷瘋狂的掙紮著,聲音裡多了抹哭腔:“不要…不要......”

“裴少…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當初不該鬼迷心竅劃傷沈嘉檸的臉!我不該弄瞎她的眼睛!”

“我隻是太愛你了!我真的隻是太愛你了!為什麼你寧願娶一個毀了容的瞎子也不願意看我一眼!!!”

裴時瑾冷笑出聲,不等她說完,手起刀落,一陣寒芒閃過。

“啊——!”

慘叫聲響起,宋舒婷滿臉血跡,死死捂著自己耳朵的位置,因為極致的疼痛,她麵龐扭曲,汗如雨下。

沈嘉檸看著這一幕,卻如遭雷擊。

怎麼也冇想到當初害她的人,會是一直以姐妹和她相稱的宋舒婷。

她,竟然一直以為凶手是裴時瑾!

沈嘉檸自嘲的笑出聲來,隻覺得自己是個徹頭徹尾的傻子!

一想起曾經她對待裴時瑾的一幕幕,便覺得壓抑的喘不上氣來。

“愛我?”

裴時瑾看著女人梨花帶雨的小臉,玩味的開口。

他扯了下唇角,大手捏起她的下巴:“那就讓我看看,你有多愛。”

話落,他抬起匕首,緩慢又深刻的在那宋舒婷的臉上狠狠劃了下去。

每一刀,都深可見骨,慘叫聲不絕於耳。

宋舒婷滿臉血跡癱在地上,奄奄一息,一雙眼睛亦是血肉模糊。

宋煜宸瑟縮在角落,不敢吭聲。裴時瑾扯了下薄唇,走向他乾脆利落的卸掉他一條胳膊,扔出老遠,整個人宛若來自地獄的惡鬼。

“這是你欠我的。可欠她的,你永遠也還不完!”

聞言,沈嘉檸雙目空洞。

是啊,怎麼還得清?

曾經的山盟海誓、傾心相付,還有她活生生的一條命,宋煜宸怎麼還得清?

“裴時瑾!有本事你就殺了我!”

宋煜宸疼的滿地打滾,大抵是劇痛之下的刺激,他紅了眼猖狂的笑著:

“裴時瑾,你為她做的再多又能如何!你捨不得讓她知道真相又怎樣?還不是我勾勾手指她就甘願為我付出一切!!!沈嘉檸就是我的舔狗,你算個什麼東西!哦,對,你在她眼裡,永遠都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哈哈哈哈!!!”

一句話,戳痛男人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裴時瑾臉上的笑容慢慢收斂,鳳眸冰冷,執拗的開口:“就算是恨,她的心裡也總歸有我。”

沈嘉檸眼角酸脹,裴時瑾這個傻子…傻子!!!

不想再同兩人廢話,裴時瑾冷漠的看向地上的男人:“你這樣的東西,就該喂狗。”

說話間,院落中傳來凶狠的犬吠聲,餓紅了眼的藏獒受到血腥味的刺激,已然開始撲門。

沈嘉檸心中一緊,不願他手上沾染人命。

可她不知道,親眼看到她死的那刻,他就再冇想過獨活。

“不......”

宋煜宸瞳孔緊縮,開口想要求饒。

可是來不及了,餓的眼冒綠光的藏獒,聞到血腥味,瘋了一樣朝他撲去......-聖教堂外,溫斯頓家族的人也已經趕到,有了當地的勢力加入,對方的傭兵顯然意識到失去了最好的機會,又掙紮了片刻,便開始撤退。激烈的交火結束後,場麵一片狼藉。溫斯頓家族的三公子吉姆匆匆走上前,十分歉意的看向裴時瑾道:“非常抱歉裴先生,冇想到讓您在溫斯頓家族的地盤上擁有這種糟糕的經曆,我們深感抱歉......”裴時瑾接過陳霄遞過來的手帕,一麵擦著染血的手指,一麵道:“與你們無關,若非三公子及時趕到,我們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