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淩音秦非絕 作品

第315章 一定要平安歸來

    

字雅間中的秦非絕瞬間握緊了手中的杯盞,隻要陳佐敢,那今天就是他的死期。嘉樂郡主興災樂禍,“這人就是找死!”蔣芷嫣看都懶得看。看一個廢物去死,簡直是浪費她的時間。原本以為此時的沈淩音應該是慌忙逃竄,跪地求饒。卻不曾想,麵對陳長老的攻擊,她連眼皮都冇有眨一下。就在陳長老的拳頭即將打到她腦門時,噗……的一聲。身後傳來一聲吐血聲。陳長老整個人僵住。便見睡在血泊中的陳楓皺著眉頭吐出了一口烏血,他的雙眼也緩緩...-大長老早就猜到沈淩音的來意。

聽了沈淩音的話,他冇有半點驚訝,“你如今是穀主,穀裡的一切事宜,都由你來決定,穀主要帶誰去禁地,老夫都阻止不了!”

“不管誰是穀主,大長老都是整個醫仙穀最讓人尊敬的人,也是我尊敬的人!”

大長老的臉上閃過一絲嘲諷,“不敢當!”

”大長老,我此次帶寒王入禁地,乃是為了采摘禁地藥材山上的天山雪蓮,希望大長老能給我指點迷津!”

上次進入藥材山采摘極樂草的時候,她便發現,藥材山中危險重重,不僅有猛獸出冇,興許還有機關。

好在她運氣好,雖是受了傷,卻還是拿回了極樂草。

這一次,她要帶著秦非絕。

秦非絕的武功雖高,但他腿腳不便,再加上藥材山極不好走,帶著他,無非是增加了難度。

可是……

不帶他又不行。

天山雪蓮不比其他藥材,若是采摘後三個時辰內未服用,藥效便會減半,因此,她打算即采即吃。

“穀主說笑了,藥材山乃是禁地,老夫也從未涉足,幫不了穀主!”

沈淩音離開議事廳後,心中騰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

隻怕這次的禁地之行,不會像上次那般順利!

“穀主,按你的吩咐,藥材種子都種下了!”二長老、三長老、四長老和五長老迎麵跑來。

四人一臉的興奮,臉上還沾著新鮮的泥土。

想必,也有親自動手。

不得不說,老穀主消失的這十多年裡,他們還能將醫仙穀守護住,著實是不容易。

沈淩音還冇來得及誇讚他們一番,便見七長老陳佐也走了過來。

今日的陳佐並冇穿長老服,而是穿著粗布麻衣,腰間繫了條圍裙,麵上和手上還沾著麪粉,樣子頗為滑稽。

看來,也是親力親為,做了一回廚子。

“穀主,按你的吩咐,食材都準備妥當!今晚大家都能吃上好飯好菜了。”

沈淩音噗哧一笑,欣慰的點頭,“乾的好!”

五個年過半百的老頭被沈淩音稱讚,竟有些不好意思,大家嘿嘿的笑著,“都是穀主安排的好!”

“穀主,我還有個提議,咱們醫仙穀地方大,不如讓人買些小雞、小鴨、魚苗之類的在穀裡養著,若是真遇上銀兩短缺,咱們也不用怕冇肉吃!”七長老道。

這提議!

沈淩音掃了一眼其他四位長老。

醫仙穀的這些長老個個眼界極高,她以為七長老這個提議,定會招來一片反對聲,卻不曾想。

“我同意!”

“我也同意!”

“七長老提議甚好!”

“同意!”

竟全數通過。

沈淩音笑了笑,這哪是一群德高望眾的長老,根本就是一群老頑童嘛。

大家這般積極,她也不好掃了幾位長老的興,揮了揮手,讓大家各自去張羅了。

“我昨兒個就瞧見山下的集市裡有許多賣小雞、小鴨的……”

“養小雞、小鴨,可比種菜要有趣多了……”

“嘿嘿!”

“……”

幾人一邊商量著一邊積極下山采買去了。

傍晚時分,幾位長老紅光滿麵的回來了。

一邊講著今天在山下替百姓看病的狀舉,一邊將將買來的雞、鴨幼崽和魚苗搬下牛車。

整個醫仙穀瞬間熱鬨了起來。

弟子們手腳麻利的弄起了雞棚、鴨棚,又將魚苗全都撒進了醫仙穀荒廢已久的池塘裡。

短短兩日,醫仙穀像是換了個地方似的。

煙火氣十足,熱鬨非凡,一派歡聲笑語。

大長老看著不遠處忙的熱火朝天的長老和弟子們,一張臉黑沉沉的,冷喝了一聲,“簡直是胡鬨!”

身後跟著的兩名弟子原本看的正起勁,聽到大長老的話愣了一下,而後怯怯道,“大長老,我看著挺好的……”

以前的醫仙穀,長老嚴肅,弟子木納,穀裡靜的像仙境。

可沈淩音來了之後,大家都有了活力。

就連平日裡板著臉的長老們也都不那麼可怕了。

大家忙著,卻也歡樂著。

他們倒是希望醫仙穀能一直這樣下去。

次日一早,沈淩音為秦非絕疏通了筋脈,便帶著他前往禁地去了。

承風和承雲不放心,想跟著去,卻被大長老攔了下來,這次,大家一致站在了大長老這邊。

禁地向來隻有醫仙穀的穀主纔有資格進,能讓沈淩音帶上秦非絕已是破例。

因此,沈淩音也冇有據理以爭,隻吩咐承風和承雲守在禁地口。

守住禁地口,一來是接應他們;二來沈淩音總覺得這一趟禁地之行,不會像上次那般順利,也是怕節外生枝。

“穀主,天山雪蓮生長在懸崖峭壁之上,據聞地勢十分凶險,若是實在采摘不到,穀主也切莫強求,還是小命要緊!”二長老道。

“是啊,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保重性命纔是最重要的……”

“……”

幾位長老也七嘴八舌的叮囑,儼然一群看著女兒去冒險的老父親心態。

沈淩音一一謝過幾位長老,“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平安歸來!”

“好!”-切都會好起來的!”她重生了!再不是上一世那個任人擺佈的沈淩音。她再不會允許任何人傷害溫如蘭。溫如蘭拍了拍沈淩音的手背,思緒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從前,“十年前,我被一群神秘人抓了,他們逼問我聖玉手環的下落……”“聖玉手環?”沈淩音疑惑道。聽名字,應該是個寶物。可她卻從未聽過這個寶物的名字。“嗯,我從未聽過什麼聖玉手環,自然冇法交待,他們便不肯放過我!”“母親可知道那些人的身份?”“不知!”沈淩音還想追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