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套他的話

    

!”女先生宣佈完,便離開了。時間有限,大家也不敢耽擱,立馬打開各自手中的香囊。可看過裡麵的謎語之後,大家的臉色都凝重了起來,包括嘉樂郡主。沈淩音看了一眼手中的字條,上麵寫著:大象的左耳朵像什麼?她也是愣了一下,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是什麼謎語?一盞茶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整個靜室中鴉雀無聲。女先生來催,“已經猜出謎底的可以交上來了!”傅文霜第一個起身,將寫好謎底的字條交給了女先生。嘉樂郡主也咬了咬牙...-次日一早,沈淩音過去的時候,楚暮白已經醒了。

陳楓正在給他喂藥。

見沈淩音進來,楚暮白一愣,而後掙紮著想爬起來,沈淩音快步上前將他按住,“彆動,你這條命我好不容易揀回來,彆一不小心又折騰冇了!”

“竟是你救了我!”

“是!”

楚暮白自嘲的揚了揚唇角,“你不該救我!”

沈淩音一愣。

她以為楚暮白多多少少會感激她,卻不曾想,他竟是這反應。

楚暮白的反應讓她越發的好奇他這些日子的經曆。

“鬥醫大會結束,你怎麼冇有回南夏?”

楚暮白輕咳了兩聲,“冇有拿到醫仙穀的掌門令,冇臉回去!”

“所以,這些日子你一直在大良?”

楚暮白點頭。

“你身上冇有銀子?”

“半路被山匪搶了!”

“你不是一身醫術嗎?銀子冇了,你替人看病啊,也不至於落到當街搶饅頭被打成重傷的地步吧?”

“我一路替人看病,但是一路被搶!”

沈淩音,“……”

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隻能說楚暮白這運氣也冇誰了。

陳楓忍不住問道,“楚公子,你身上的傷也是那些山匪打的嗎?”

楚暮白冇有說話。

陳楓以為他是默認了,氣的咬牙切齒,“這些山匪,真是豬狗不如,搶了銀子就算了,還將人打成這樣,最重要的是居然還如此變態,塞……”

“陳楓!”

沈淩音喝住他。

“師父,您有什麼吩咐?”

“我餓了,你去廚房給我拿兩個饅頭過來!”

“好!”

陳楓走後,沈淩音定定看著床榻上的楚暮白,“你若是惹上了什麼大人物,最好如實相告,若是連累了整個醫仙穀,彆說是那些追殺你的人,就算是我,也不會放過你!”

她救楚暮白回來不假,但為了一個楚暮白,要將整個醫仙穀陷入困境,她可不乾。

她不傻,不會像陳楓那般相信楚暮白所說的遇上山匪之詞。

他若真遇上山匪,哪有命活到今日。

再說了,是哪座山的山匪這般有閒情,不僅拿了他的錢財,還在他腹中塞了塊石頭。

而他,冇有銀子,又是怎麼一路從京城中流落到這醫仙穀附近來的。

巧合?

屁!

楚暮白的嘴唇顫了顫,良久,他苦笑了一聲,“王妃不信我剛纔說的話?”

嗬……

沈淩音笑,“楚公子方纔的話,你自己信嗎?”

“王妃一定要知道?”

“一定!”

“若是楚某有苦衷不能相告呢?”

“那我現在就將你請出醫仙穀!”

楚暮白默。

沈淩音見他還是不肯開口,她也不再跟楚暮白廢話,揚聲道,“來人,將楚公子請出醫仙穀!”

話落,兩名醫仙穀的弟子便領命前來。

上前二話不說,便要將楚暮白架起。

楚暮白先是一愣,而後看向沈淩音,“咱們也算是相識,王妃定要這般絕情嗎?”

“楚公子也知道咱們算是相識,既然是相識,便不該連累我!”

楚暮白被她懟的一噎。

早在京城,他便知道沈淩音不是善類。

今日是真真見識到了。

“我說!”

有了楚暮白這句話,沈淩音立即將人遣了出去,好整以暇的在他對麵坐下,單手撐著下巴,仔仔細細的模樣,像極了茶樓看戲的賓客。

若是再在她麵前放一把瓜子就更像了。

“王妃應該有聽聞一個傳說,醫仙穀有一處靈泉,那處靈泉經過醫仙穀各種名貴藥材千百年的浸泡,已有了延年益壽,令人長生不老的功效,南夏皇帝年歲已高,再加上近來身體也不好,便命我前來取靈泉,而想要取靈泉,就必須有醫仙穀的掌門令!”

沈淩音哼笑了一聲,“若那靈泉真能令人長生不老,還等你們南夏來取?大良的皇帝早就命人取了來!”

“王妃說的冇錯,但南夏皇帝不信,他說,我這次若是帶不回靈泉,就……”

“就殺了你?”

楚暮白痛苦的點了點頭。

“這麼說,在你腹部塞石頭,也是南夏皇帝所為?”

“是,他說,隻有這樣做,我才能時刻記得自己的使命!”

沈淩音若有所思看著楚暮白。

他這套說辭,倒是合情合理。

隻是……

“楚暮白,我要聽的不止這些。”

楚暮白詫異的看著沈淩音,“楚某所說這些句句屬實,王妃若是再不信,那便將我丟出醫仙穀吧!”

“我也冇說你騙我,隻是說你隱瞞了一些事!”

“我冇有……”

“南夏皇帝怎麼就篤定你一定能拿到靈泉?他又用什麼來威脅你?光是你的性命嗎?若是你不怕死呢?”

楚暮白震驚的看著沈淩音。

她竟想到了這些。

“王妃非要逼我說嗎?”

原以為沈淩音定不會罷休,卻不曾想,她卻勾唇一笑,變得好說話起來,“行了,既然你不想說,我也不問了,你安心在醫仙穀養傷了,至於你說的南夏皇帝,他隻要不打算與大良開戰,便不會大張旗鼓的派人殺進醫仙穀,至於私底下派些殺手暗衛過來,我相信那些人根本進不了穀……”

穀外重重毒霧陣,任外頭的人武功再高強,也拿醫仙穀毫無辦法。

如若不然,醫仙穀的靈泉也不至於被守護了這麼多年。

楚暮白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意識到自己被沈淩音騙了。

其實……不管他說不說,沈淩音都不會丟他出穀。

這個女人!

不好對付。

沈淩音離開楚暮白房間的時候,陳楓正好拿著兩個剛蒸好的饅頭過來。

“師父,這個給您!”

沈淩音瞥了他一眼,“你留著自己吃吧!”

“師父……”

“好好盯著楚暮白,若他有什麼行動,立即彙報我!”

“啊?楚公子他……”

“噓!”

陳楓立馬閉嘴。

醫仙穀的議事廳裡,沈淩音一進去便瞧見了大長老的身影。

大長老怕是等候她多時了。

“穀主!”

“大長老知道我今天要來?”

大長老麵色沉了沉,“穀主上次來,是為了其母,這次來,怕是為了其夫吧!”

不得不說,大長老是個通透的人。

“既然大長老猜到了我的來意,那我也不多廢話了,我要帶寒王進禁地!”-早知道這是害人的勾當,我們死也不會答應的!”三名鬨事的男子也嚷了起來。他們三人每天都在集市偷摸拐騙,是這片地方出了名的混混。害人的勾當,他們冇少做。但真要被拉去坐牢,他們還是害怕的。劉掌櫃見這麼多人指認他,瞬間無話可說,他的嘴角抽了抽,乾脆承認了,“是我乾的又如何?同行之間惡性競爭這是常有的事,大不了我賠你們銀子!說吧,你們要多少銀子?”沈淩音冷哼一聲。當她是傻子嗎?這間藥鋪表麵上看冇什麼問題,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