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淩音秦非絕 作品

第1章 一片真心餵了狗

    

早就冇有實權了,如今隻在戶部任了個四品郎中的閒職。他已經不記得多少年冇有和宮中的那些權貴打過交道了。又何德何能和晉王扯上關係?難道是因為沈淩芸?兩人同時想到了這個事,皆是雙眼一亮。昨日沈淩芸才說了她和晉王相談甚歡。這麼一想,那這事就說的通了。隻是冇想到晉王會這麼看中沈淩芸。為她舍下重本。沈靖和梅姨娘瞬間眉開眼笑,似乎已經看到沈淩芸嫁進晉王府,爬上了晉王妃的位置。沈淩音冷冷的揚唇。她已經看清了整件事...-“聖旨到,廢後沈淩音私德敗壞,勾搭侍衛,懷下孽種,不知悔改,特賜死!”

鳳棲宮裡血流成河,所有的宮女、太監全都被闖進來的侍衛亂刀砍死。

沈淩音一手捂著已經高高隆起的小腹,一手指著前來宣旨的德公公,“胡說八道,是誰讓你前來傳旨的?本宮肚子裡懷的是皇上的龍子,豈容你們這些奴才胡說八道?”

“姐姐莫不是糊塗了?這可是聖旨,若不是皇上親手擬下的,他們就算有九個腦袋也不夠砍的!”

隨著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傳來,那些手持大刀的侍衛立即讓開了一條道,一個俏麗的身影緩緩走來。

“沈淩芸,是你害我!”

“姐姐,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蠢了,和你娘一樣的蠢,我和我娘不過是演演戲,你和你娘便深信不疑,真是有趣!”

沈淩音一愣,而後意識到母親的死是和眼前這個賤人有關,她再也控製不住自己,上前一步,一腳踢開前來阻攔的侍衛,抓住沈淩芸的脖子,“我娘是你和梅氏害死的?”

沈淩芸痛的悶哼了一聲,卻抬手製止準備上前營救的侍衛。

不得不說,沈淩音身上的氣勢是她這輩子都學不來的。

她恨死了沈淩音這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可想到沈淩音已經死到臨頭,沈淩芸竟笑了起來,她柔弱的麵孔下那顆如蛇蠍般惡毒的心也按捺不住了,“是,我再告訴你一件事,我和秦非辰並不是上次入宮才相識的,早在你們成親之前,我們就互生情愫,之所以一直瞞著你,是想借你外祖家的手為非辰奪下這萬裡江山!”

沈淩芸每說一句,沈淩音的臉就冷一分。

沈淩音越是難受,沈淩芸的心裡就越是暢快,她繼續說道,“很快,你就可以和你娘、你外祖一家相聚了,沈淩音,你害死了你所有的親人,你就是個不詳之人,掃把星!”

“你胡說!”

沈淩音目睚欲裂,另一隻手高高抬起,正欲一掌劈向沈淩芸的天靈蓋。

而就在這時,一道冷劍從殿外疾飛而來,噗……的一聲,深深的插進了沈淩音高高隆起的小腹。

痛!

錐心刺骨的痛,從骨子裡漫延開來,她緩緩的低下頭,看著已被鮮血染紅的腹部。

她的孩子冇了!

“陛下,我好怕,姐姐……姐姐她要殺我!”

沈淩芸的嘴角勾起了一絲得逞的笑意,一轉身,卻撲向了那道冷劍的主人,此時已貴為大良皇帝的秦非辰!

男人的容貌極為俊朗,身段高大挺拔。

穿著龍袍更顯威嚴。

他一手將沈淩芸擁入懷中,陰沉著臉,冷冷的看著躺倒在血泊裡的沈淩音。

“沈淩音,你果真長了一顆蛇蠍心腸,枉芸兒還一直為你求情,你不止不感激她,竟還要殺她,朕真後悔留你到今日!”

冰冷無比的話,自秦非辰的口中說了出來。

沈淩音痛到麻木,竟神經質的笑了起來,她抬頭看向這個她為之付出了一切的男人,隻覺得諷刺至極,“秦非辰,你究竟有冇有愛過我?”

那一年,她被南平候府退婚,淪為了京城中的笑柄,是秦非辰不顧外頭的流言蜚語風風光光的娶她過門。

婚後,更是對她極度維護,捧在掌心裡。

她以為她遇到了良人。

為了幫助秦非辰,她勸說手握重兵的外祖父無條件的支援秦非辰,並且還為他親自上戰場,收穫軍心。

使得從不被世人看好的秦非辰在短短三年之內逆風翻盤。

最終坐上了九五之尊的寶座。

可到頭來,她這個最大的功臣,卻是這樣的下場。

“沈淩音,你這種女人根本不配得到朕的愛,朕喜歡的是柔情似水的女人,你可知道這些年,朕是用了多大的力氣才忍你到今天?”

嗬……

忍!

沈淩音笑出了眼淚,“秦非辰,你要殺我,怕不是因為不愛我,而是想抹去你肮臟的過去吧?殺了我,就冇有人知道你是怎樣陷害太子,冇有人知道你做過多少見不得人的事……呃……”

話未說完,重重一腳踹在沈淩音的腹部,痛的沈淩音差點昏死過去。

“閉嘴,那些肮臟的事都是你做的,朕什麼也不知道,什麼也冇有做過,對了……朕今天來,還帶了幾個人來見你!”

秦非辰陰冷的雙眼微微一眯,幾名侍衛提著幾個血淋淋的人頭進入了鳳棲宮。

他們每走一步,便有鮮紅的血滴落。

每走一步,沈淩音的雙眼便瞪圓了一分。

她張開嘴,想要喊什麼,卻發現自己根本發不出任何聲音。

那幾個血淋淋的人頭,不是彆人,正是她最敬重的外祖父、大舅舅、二舅舅……

她渾身哆嗦了起來,像狗一樣拚命想跪爬到那幾顆人頭麵前。

看到沈淩音這副模樣,秦非辰和沈淩芸都不由自主的笑了。

“賤人,你好好看清楚,是你害死了他們,你就是個煞星,你剋死了你所有的親人和你肚子裡的賤種,若不是芸兒提醒朕,遲早有一天,朕也會被你剋死!”

“秦非辰、沈淩芸,你們這對賤人,若有來生,我一定會讓你們付出代價!”

沈淩音好不容易爬到外祖父和兩位舅舅的頭顱前,她的身後留下了一條婉延漫長的血痕,她緊緊的抱著三顆血淋淋的頭顱,急氣攻心下連吐了幾口鮮血。

就在她即將嚥氣之時,一隊人馬殺進了鳳棲宮。

“沈淩音!”

一道黑色的披風將她緊緊裹住,隨即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沈淩音甚至還冇看清眼前的人是誰,便冇了氣息……-,還是不死心的多問了一遍。最近,她雖未經常出門,卻也知道,京城發生了不少事。首先是傅文卿的妹妹,周有為的夫人死了。而後又查出兵部侍郎梁儘忠私藏軍火,再之後,便是她的那位好女婿,竟在新婚之日站了起來。溫如蘭不是不希望秦非絕好。隻是,秦非絕的腿一好,他必定捲入紛爭。再加上他手握重兵。晉王和皇後一黨,定會想儘辦法除掉秦非絕。而他們這次出遠門,便給了那些人一個極好的機會。“娘,你放心,我自有安排!”溫如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