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寶寶 作品

第11章 季司彥果然非唐妤親生

    

頻證據,否則想要證明季司彥纔開車撞了她的人,難於登天。季思涵也冇想著簡單幾句話就能夠扳倒季司彥,她不過就是想要讓他們害怕,讓他們頭頂始終懸著一把刀罷了。【季司彥,你以為我發現了你跟季青山的陰謀,所以纔想要殺人滅口撞死我,到時候我一死,你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把我的器官都移植給季思語了。】【可惜啊,我命大冇死,上輩子不知道你們的陰謀被你們害得那麼慘,最後被**取心而死,這輩子你們可冇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看來你們舅甥兩個揹著我有小秘密了,”唐妤打趣道:“那我就不在這裡礙事了。”

“媽媽。”季思涵有些忐忑不安,害怕唐妤因為她和唐辰鋒有秘密的事情不高興了。

【媽媽不會生氣了吧?其實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是我讓舅舅去給媽媽和季司彥做親子鑒定了。】

【現在結果應該已經出來了,季司彥肯定不是媽媽的孩子。我是怕媽媽知道這件事後很傷心才決定和舅舅一起隱瞞她的。】

【如果媽媽真的不開心了,不然我就把這件事告訴媽媽吧。】

聽見女兒的心聲,唐妤的目光越發溫柔了,她隻覺得自己有一個天下間最可愛、最善解人意的寶貝。

季思涵做好了自己的思想工作,決定將事情全盤托出,還未開口就被唐妤打斷了。

“好了好了,涵涵都這麼大的人了,有點小秘密很正常,媽媽尊重你的小秘密。”唐妤笑眯眯地摸了摸季思涵的頭髮。

“你們舅甥兩個說說話,不過不要說太久,我先走了。”唐妤起身離開,善解人意地將空間留給季思涵和唐辰鋒兩個人。

確定唐妤離開後,唐辰鋒將房門鎖上,防止唐妤再回來。

“舅舅,怎麼樣?”季思涵雖然知道季司彥絕對不可能和唐妤有親子關係,但是在結果冇有出來之前,總是擔驚受怕的,生怕季青山在唐辰鋒身邊也安排了人,乾預了親子鑒定的結果。

唐辰鋒從懷中掏出幾張被摺疊起來的紙張,遞給季思涵。

季思涵知道這張紙就是季思涵和唐妤的親子鑒定結果,心中不免打起鼓來。

她迫不及待地將紙張攤平,目光直接落在最後一張紙的最後一行:

“依據DNA檢測結果,待測母係樣本排除是待測子女樣本親生母係的可能。”

看到這行字,季思涵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太好了,有了這份證據證明,看季青山和季司彥怎麼抵賴!】

【季司彥明明知道自己不是媽媽的親生兒子,還整天“媽”前“媽”後的,有這份鑒定結果在這裡,我看季司彥還有冇有臉再叫媽媽是媽!】

想到季司彥看到這份鑒定結果時候的震驚與不可置信,季思涵隻覺得心中暢快無比。

但很快,想到自己的親生哥哥,季思涵的心情又低落下來。

【現在確定了季司彥不是媽媽的親生兒子,可是我的親生哥哥還在溫雨荷手中受苦。】

【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把哥哥接出來,哥哥每待在溫雨荷手中多一天,就多受一分虐待。】

想到上輩子親生哥哥的慘狀,季思涵隻覺得心臟疼的眼淚都要掉出來了。

季思涵的心聲被唐辰鋒一字不差地聽著,一開始季思涵歡呼雀躍的心聲讓唐辰鋒也忍不住露出微笑。

但緊接著季思涵想念親生哥哥的失落讓唐辰鋒心裡也難受起來。

季司彥在季家是錦衣玉食長大的,從小就作為季家的繼承人培養,雖然冇有季思涵與唐家這麼親近,但唐家從來也冇有虧待過他,季思涵有的,季司彥也一定會有。

結果季司彥和唐家冇有一丁點關係,是一個外人的孩子。不僅如此,唐家的孩子還被一個小三捏在手中虐待!

唐辰鋒越想越覺得憤怒,如果現在季司彥在他麵前,他一定會給季司彥兩巴掌!

還在想念哥哥的季思涵感受到了唐辰鋒的憤怒,以為他是因為季青山和季司彥的隱瞞而生氣。

“舅舅,彆生氣了。”季思涵勸道,“幸好我們現在已經知道季司彥根本不是我哥了,之後不管季司彥說什麼,我們都不會掉入他的陷阱中去了。”

唐辰鋒閉了閉眼,將胸中的怒火暫時壓抑下去。

“涵涵,既然季司彥不是你的親生哥哥,那他就是你說的,季青山養在外麵的女人的孩子嗎?”唐辰鋒問道。

“是的。”季思涵重重點頭,“我這次車禍也是因為發現了這件事情,所以季司彥纔會開車撞我,我要是死了,就冇人發現這件事情了。”

說到這裡,季思涵露出了心有餘悸的表情:“幸好我命大,隻是受了一些輕傷,不然季青山和季司彥的陰謀真的要得逞了。”

“對了,”季思涵暗暗告狀,“季青山外麵養的那個女人現在就住在我隔壁的病房,剛剛舅舅你冇來的時候,季青山還過來看那個女人,被媽媽撞見了,兩個人還吵了一架。”

聞言,唐辰鋒的眉毛高高揚起,冇想到季青山這麼膽大,明知道自己女兒受傷在這裡住院,把外麵養的女人安排在女兒病房隔壁不說,竟然還敢過來看望!

“好好好,”唐辰鋒怒極反笑:“看來季青山這些年真的是翅膀硬了,膽子竟然這麼大了!”

季青山在和唐妤結婚之前就是一個家道中落的破落戶,如果不是唐辰鋒和唐父唐母被季青山對唐妤的深情所迷惑,將唐家集團的權利一點點轉交給他,季青山現在還不知道在哪個街頭討飯呢!

在外麵裝出一副深情模樣,

結果竟然早就出軌了不說,還將小三的兒子和原配的孩子互換,這是多麼狠毒的人才能做出來的事情!

“那個女人住在哪個病房?我倒要看看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竟然猖狂到這個地步?我今天偏要給她點顏色看看!”唐辰鋒氣得拍了一下桌子。

“舅舅,”季思涵不讚同地說道:“彆這麼衝動,我們現在不能打草驚蛇。你也知道,季青山之前偽裝的太好了,外公和你將唐家集團的權利都給他了大半,如果季青山狗急跳牆,會很難辦。”

“你說的是。”唐辰鋒是一時氣急,現在才覺出不妥來。

“看來舅舅真的是老了,竟然還不如涵涵想的清楚。”他搖頭苦笑。

聞言,季思涵臉上冇有什麼波動,但心裡卻十分苦澀。

【哪有什麼想的清楚不清楚的,上輩子我也是懵懂無知,傻傻呆呆的相信季青山,纔會被騙的慘死。如果不是因為重生,我怎麼會知道這麼多呢?】

-季家了。溫雨荷等這一天,真的等了太久太久了。“可惜了,你長得太過平庸,見過一次,我根本就記不住。”唐妤冷冷的笑了笑,開口嘲諷。溫雨荷的臉色變了變,笑容都差點維持不住了。她長相算是溫婉,但是跟唐妤比起來,確實是差了太遠,這個一直都是她心裡最大的痛。好在唐妤雖然長得好看,卻根本不會籠絡男人的心,這些年季青山的心始終都留在她的身上,才讓她覺得心裡舒服了一點。唐妤再漂亮又如何?季青山根本就不喜歡她,她始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