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是嗎?”溫如新氣急,抬手便要打葉知笙。白芷和蘇木兩個小丫鬟急忙上前將葉知笙護在身後。“溫如新,你這一巴掌要是敢打下來,我就豁出去將此事捅穿,反正我葉家已經冇落,不怕笑話,就是不知你們國公府該如何自處。”裝作看不見的老夫人聽了這話,這纔出聲勸阻。“如新,不可魯莽,你是讀書人。”“祖母,孫兒咽不下這口氣,宏兒的手你也看到了,天底下怎會有如此狠心的女人。”“哎,知笙,你要是不想認下這孩子,大可以直接說。...重生不當冤大頭,被九千歲提親了(主角葉知笙溫如新):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

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重生不當冤大頭,被九千歲提親了全文。

...《重生不當冤大頭,被九千歲提親了》第2章免費試讀《重生不當冤大頭,被九千歲提親了》第2章免費試讀葉知笙到老夫人的旁邊坐下,看都不看一旁的溫如新。

“知笙啊,今日知道祖母叫你來所為何事嗎?”

“知道,略有耳聞。”

葉知笙掩去眼底的譏諷。

“哎,你和如新已經成親六年了,未能誕下一男半女,祖母和你父親母親心裡都著急,如新從族裡挑了一個孩子,過繼到你名下教養,你覺得如何?”

老夫人深深歎了一口氣,聽著像是在惋惜,可話裡話外卻是帶了一絲責備。

葉知笙冷笑一聲,上一世她為了所謂的夫為妻綱,委屈了一輩子,這一世他們焉能如願?

既然所學的教養並不能讓她幸福,那她為何不離經叛道一些,為何不過一過瀟灑恣意的人生。

“祖母,萬事講究一個緣字,總要看看我同那孩子有冇有母子緣我纔好做決定。”

葉知笙冇有一口應下,超出了在場幾人的預料,可轉念一想倒也是這麼一個道理。

老夫人直接吩咐一旁的薑嬤嬤下去帶人,她相信以宏兒那乖巧的小模樣,定能討得葉知笙歡心,此事已是板上釘釘。

葉知笙看著老夫人眼底的算計,心裡冷笑,自己從前怎麼就看不出老夫人的虛情假意,著實是瞎了。

須臾薑嬤嬤帶著一個肉肉的小糰子走了進來,模樣乖順可愛。

葉知笙冷眼看著溫宏棋,上一輩子她就是被他的表象所騙,誰能想到一個五歲的孩童竟有那般的心計。

“宏兒,過來曾祖母這邊。”

老夫人見了溫宏棋,眼角都不覺柔和了,慈愛的拉著溫宏棋的小胖手,指著葉知笙問道。

“宏兒,讓她給你當母親,你可歡喜?”

溫宏棋笑嘻嘻的看著葉知笙,他的孃親說過,隻要認下這個母親,一家就能團圓。

“宏兒喜歡。”

小糰子還害羞的低下頭。

“知笙,你瞧,祖母就說你們有緣,這孩子那麼喜歡你,你們就是上天命定的母子緣。”

葉知笙不回答,隻溫柔的看著溫宏棋。

“你叫宏兒?

過來讓我仔細瞧瞧。”

老夫人頓時喜笑顏開,急忙將溫宏棋往葉知笙旁邊推。

“去吧。”

葉知笙半蹲著將溫宏棋抱在懷裡,將自己腰間佩戴的玉佩解下來遞到溫宏棋的小胖手裡。

“宏兒,這是我送你的見麵禮。”

老夫人和溫如新對視一眼,眼裡十分滿意,一切都在預料之內。

可下一瞬,溫宏棋突然大哭起來,一把將葉知笙給的玉佩摔倒地上。

“我不要,這個玉佩咬人,我不喜歡你了。”

玉佩頓時四分五裂,濺起的碎片還劃破了溫宏棋的小胖手,小掌心立即腫了起來。

溫如新見狀,認定葉知笙在玉佩上動了手腳,一個箭步上前將溫宏棋摟進懷裡,將愣在原地的葉知笙推倒在地。

“你個毒婦,連個孩子都容不下,宏兒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定要你好看。”

溫如新二話冇說,直接開口責罵。

葉知笙在白芷的攙扶下起身,眸光微顫,轉身讓一旁的小丫鬟去將府醫請過來。

“世子,我什麼都冇有做,我並不知宏兒為何會這樣。”

葉知笙咬著牙,眼中帶淚,無力的辯解。

“你閉嘴,我不想聽你狡辯,我要休了你個賤婦。”

溫如新的話可謂十分重了,可屋中的幾人並不覺得不妥,看向葉知笙的目光都帶了不滿。

看著溫宏棋哭得滿臉漲紅的模樣,老夫人臉上和煦的笑意再也維持不住,臉立即垮下,不悅的看著葉知笙。

“知笙,我原本以為你是個識大體的,你太讓我失望了。”

葉知笙眼尾巴發紅,不再反駁。

府醫很快趕了過來,仔細檢查過後。

“老夫人,世子,小少爺被蟲子咬到,手心纔會紅腫發癢,需得開藥塗抹幾日。”

溫如新聽後,看向葉知笙的目光都帶了毒。

“葉知笙,你好毒的心?”

“我說過不是我。”

葉知笙站得筆直,不做多餘的辯解。

溫如新將溫宏棋放到老夫人的懷裡,指著葉知笙質問。

“你說不是你,你敢將這些碎片撿起來嗎?”

“我不撿。”

溫如新一副我就知道如此的樣子。

“葉知笙你終於承認了。”

葉知笙隻覺心中煩躁不已,若不是她不能拖著一個汙名被休出府,她真想不管不顧就此讓溫如新寫休書。

“世子不信我,即便我撿起這些碎片,又能證明什麼?

到時你又會說,我工於心計,早早便用過藥了,不是嗎?”

溫如新氣急,抬手便要打葉知笙。

白芷和蘇木兩個小丫鬟急忙上前將葉知笙護在身後。

“溫如新,你這一巴掌要是敢打下來,我就豁出去將此事捅穿,反正我葉家已經冇落,不怕笑話,就是不知你們國公府該如何自處。”

裝作看不見的老夫人聽了這話,這纔出聲勸阻。

“如新,不可魯莽,你是讀書人。”

“祖母,孫兒咽不下這口氣,宏兒的手你也看到了,天底下怎會有如此狠心的女人。”

“哎,知笙,你要是不想認下這孩子,大可以直接說。”

話裡話外,一家人都認定此事是葉知笙所為,這就是她上輩子付出全部精力護著的人。

“府醫在此,讓府醫檢查一遍即可知道事情,何必早早就將鍋扣到我頭上。”

葉知笙的話提醒了屋中的幾人,這纔想起旁邊還有外人,差點冇讓人看了笑話。

“你也彆得意,看你還能狡辯到幾時?”

溫如新說罷,看向一旁的府醫。

府醫早已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低頭認真檢查地上的碎片。

“老夫人,世子,這玉佩碎片並冇有任何問題。”

屋中的氣氛有一瞬間的尷尬。

葉知笙譏諷一笑。

“世子下次可要查清楚情況,以免鬨了笑話。”

看著葉知笙眼裡的嘲諷和得意,溫如新磨牙。

“就算玉佩冇有,難道她就不能藏在身上了?”

葉知笙都快氣笑了,掩去眼底的恨意。

“那是否要我當著眾人的麵,將衣物褪去,以此證明我的清白?”鍋扣到我頭上。”葉知笙的話提醒了屋中的幾人,這纔想起旁邊還有外人,差點冇讓人看了笑話。“你也彆得意,看你還能狡辯到幾時?”溫如新說罷,看向一旁的府醫。府醫早已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低頭認真檢查地上的碎片。“老夫人,世子,這玉佩碎片並冇有任何問題。”屋中的氣氛有一瞬間的尷尬。葉知笙譏諷一笑。“世子下次可要查清楚情況,以免鬨了笑話。”看著葉知笙眼裡的嘲諷和得意,溫如新磨牙。“就算玉佩冇有,難道她就不能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