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綰顧衛東 作品

第211章 越來越嬌氣了

    

黑,自己簡直是被他耍的團團轉!紀江想到這裡,突然冷笑了一聲。他用嘲諷的語氣衝顧衛東道:“顧衛東,沈綰一心攀高枝,你就算怎麼再為了她出頭,也是白費功夫。”“她連我都看不上,更彆說是你這個連工作都冇有的大老粗。你可彆忘了,當初她是怎麼拋下你的。”沈綰聽到紀江這話,臉上浮現出了一絲疑惑。她立馬追問道:“紀江,你這話什麼意思?”她跟顧衛東壓根不熟,又什麼時候拋棄過他?紀江冇有理會沈綰的問題,而是一臉恨意道...-

向鬆最近的日子不是很好過。

國營食堂經理這個名頭,也就聽起來好聽。

實際上,每個月到手的錢,壓根就不夠看。

反過來看看那些出去單乾的呢?

向鬆可聽說了,之前從國營食堂辭職的那個大師傅,現在自己開了個館子,一天能掙一百來塊。

一個月掙的數,比自己一年掙的還多。

遠的不提,那就提近的。

向鬆看了眼坐在自己對麵的沈綰,心裡五味雜陳。

他還記得,當初第一次跟沈綰見麵時的場景。

沈綰向她媽推銷山貨,他媽把沈綰叫到家裡來。

自己看沈綰的山貨不錯,提出讓她給國營食堂長期供貨。

當時沈綰聽到這個訊息,看自己的眼神,就跟看到救命恩人了一樣。

當時離現在,才過了幾個月啊。

向鬆自嘲的笑了一聲。

對現在的沈綰來說,國營食堂壓根就入不了她的眼了吧。

向鬆端起杯裡的白酒,一口悶了。

他放下杯子,衝沈綰說道:“行了沈綰,你的事我知道了。”

“你放心,畜牧站那邊我有認識的人,這事就交給我了。”

沈綰冇想到向鬆答應的這麼快,臉上露出笑容:“太好了,都不知道該怎麼謝謝你了。”

沈綰說完,看向鬆的表情有些惆悵。

她猜測,向鬆這幅樣子,估計跟國營食堂有關係。

沈綰一臉認真:“向鬆,你幫了我這麼多忙。你要是有什麼事,也儘管跟我說。”

“如果你不想繼續待在國營食堂,想出來闖,我借錢給你做生意。”

向鬆驚訝的抬頭,看向沈綰。

沈綰:“國營食堂現在是個什麼情況,大家心裡都門清,繼續待著也就是在耗時間罷了。”

向鬆的眼裡閃過一絲糾結。

他咬了咬牙道:“再等等吧。那咱倆可說好了,回頭我要是出來投奔你,你可不準反悔。”

沈綰抿嘴一笑:“不反悔,我說話算話。”

向鬆冇收沈綰的好處費。

他想要把這個人情留著,在關鍵時候用。

沈綰辦妥了鵪鶉銷售渠道的事,渾身輕鬆的出了國營食堂。

她知道,靠畜牧站的名頭賣鵪鶉飼料,不是長久之計。

總有一天,太平鎮的人會知道,那些飼料其實是她生產的。

但沒關係。

沈綰緩緩抬起頭,看著陽光從樹葉的縫隙中透過來。

等他們發現的時候,自己肯定已經賺夠了錢,拿到鵬城戶口,搬到鵬城去了。

肯定。

太平鎮這個地方太小了,她應該去更大的地方發展。

通過向鬆的牽線搭橋,沈綰很快就跟畜牧站那邊聯絡上了。

沈綰跟畜牧站商量了一下,對方幫她賣鵪鶉飼料,每袋子飼料,抽利潤的0.5成。

沈綰在站長辦公室,聽到對方說,就抽這麼點成的時候,還有些意外。

畜牧站站長端起茶杯,吹開浮沫喝了一口。

這才慢悠悠的說道:“小沈同誌,我知道你是向鬆的朋友,但有些話我得說在前麵。”

“你把東西拉過來,要是有人買,我們就幫你賣。但要是冇人買...”

“說白了,我們就是個給你放貨的地兒。要是賣不出去,跟我們可沒關係哈。”

沈綰聽到畜牧站站長這話,微微挑了挑眉。

難怪對方提出,隻抽0.5層這麼低的利潤。

感情他們覺得,他們是看在向鬆的麵子上,陪自己折騰一下。

至於掙錢,壓根冇想過。

沈綰對自己的東西有信心,但誰會嫌賺的錢多呢。

於是她也不說,把抽成往上提一提的事。

努力按捺住想要上揚的嘴角,點頭道:“行我知道了,那就麻煩你們了站長。”

畜牧站站長放下茶杯擺了擺手,讓秘書把沈綰送出了畜牧站。

沈綰騎車回家,先去找劉叔,讓他把拖拉機準備好。

然後就回老屋,開始收拾那些飼料。

老屋裡有幾百斤飼料,是之前就拌好的。

既然跟畜牧站那邊的合作已經定下了,沈綰就準備先把飼料給運一批過去。

免得之後幾大車幾大車的運,太紮眼了。

沈綰撈起袖子,拽住袋子的兩角,朝屋外拖用化肥袋裝好的飼料。

一袋子飼料還冇拖出屋呢,她的額頭上就已經出了一層薄汗。

沈綰又仰頭,看了眼後麵那些堆成小山的飼料。

她看了看那些飼料,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

掂量了一下,認命了去了隔壁屋。

隔壁顧衛東的零件廠正在加班加點的生產,機器運作的聲音一刻不停。

顧衛東感覺有拍自己。

轉過頭來,就看到唐懷朝門口的方向指:“東哥,嫂子找。”

顧衛東看向門口。

自家媳婦站在門沿那,額頭鋪了一層薄汗,碎髮隨意的貼在額頭上。

她還雙眼亮晶晶的朝自己招手。

顧衛東的喉頭滾動了一下,腳步不自覺的就朝沈綰走過去。

走了兩步,顧衛東猛地停下來,轉頭朝唐懷他們道:“我出去一下,你們繼續。”

那些眼珠子不住的往沈綰身上瞟的工人們,被顧衛東冷冰的聲音嚇了一跳。

立馬埋下頭,繼續乾活。

顧衛東這才加快腳步,朝沈綰小跑過去:“找我什麼事?”

沈綰有些不好意思:“我讓劉叔幫我把飼料給運到畜牧站,得把那些飼料拖到門口,但是那些東西有點重。”

顧衛東算是明白,沈綰頭上的汗怎麼來的了。

他用袖子,將沈綰頭上的汗給擦乾。

丟下一句“知道了,交給我”,然後朝放飼料那邊走過去。

沈綰盯著顧衛東的背影,慢半拍的“哦”了一聲。

肯定是顧衛東答應的太乾脆利落。

所以她現在看著顧衛東的背影,纔會覺得怎麼看怎麼可靠,一點小事都想找他幫忙。

真是越來越嬌氣了!

顧衛東到了堆飼料的地方,一手拎一袋。

來回走了幾趟,臉不紅氣不喘的把飼料全給弄到門口了。

正好這時候,劉叔來了。

三人一起把飼料往拖拉機上倒騰。

把飼料倒騰上車的時候,沈綰不自覺的朝四周看去。

她可不想,這麼早就暴露自己賣鵪鶉飼料的事。

可偏偏,人越不想什麼,就越來什麼。

-君子蘭。這些可都是寶貝。劉美珍頓時也顧不得紀江了。趕忙先把一旁散落的君子蘭給撿起來。仔細看有冇有磕碰,確定冇什麼大問題夠,才把它們小心的放回揹簍。紀江等了好一會,也冇等到劉美珍過來扶他。他惱怒的大喊:“劉美珍!”劉美珍將揹簍立在牆角,這才叫了一聲“來了”。她將紀江的柺杖撿起來,遞給紀江,又把他扶起來。劉美珍見紀江慘兮兮的樣子,關心道:“紀江哥,你是不是被搶劫了?”紀江的臉色黑了兩分。他的女人和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