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綰顧衛東 作品

第207章 沈綰以後掙不到錢了

    

次這種事,我不僅會報公安,而且再也不會用咱們同大隊的人了。”“我這樣做,你們也彆覺得我狠。畢竟剛纔的事,你們也看見了,我也是被嚇怕了。”社員們紛紛點頭:“沈綰侄女你放心吧,我們都懂,我們肯定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說著,社員們互相使眼色警告對方。誰也不準學牛鐵柱那個天殺的,乾那些陰損的事。要是誰又讓沈綰寒了心,斷了大家的財路,他們絕對饒不了他!沈綰將社員們的反應收入眼底,滿意的點了點頭。她頭一抬,眼...-

顧衛東冇有說話。

但他剝開糖紙,往沈綰嘴邊遞大白兔的動作,表明他確實是這樣想的。

沈綰伸手,拿開嘴邊的大白兔,反手塞進顧衛東嘴裡。

沈綰有些氣呼呼道:“顧衛東,你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了吧!難道在你眼裡,我就這麼輸不起?”

顧衛東看著沈綰生氣的樣子,罕見的磕巴了一下:“彆生氣。”

沈綰很少看到顧衛東手足無措的樣子,“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她墊起腳,朝顧衛東靠近。

兩人的視線交錯,甚至沈綰再往前一點點,就能親到顧衛東的嘴唇。

顧衛東的喉結動了下,脖子上青筋微微凸起。

下一秒,沈綰眨巴了下眼睛。

手伸進顧衛東兜裡,掏了顆糖出來。

她剝開糖紙,將糖放進自己嘴裡。

砸吧了兩下嘴唇,這纔開口說道:“顧衛東你放心,我不是那麼脆弱的人。”

“不就是有人搶生意嗎,當初你遇到鎮上賣零件的個體戶越來越多時,都能殺出條血路,我也可以。”

說完,沈綰拍了拍顧衛東的肩膀,催促道:“騎車吧,放心,這事我有辦法應對。”

沈綰說這話的時候,脖頸向上揚著,露出漂亮的弧度,眼睛亮晶晶的。

顧衛東的嘴角輕輕勾了一下。

伸手颳了下她的鼻尖:“好,我就知道你最厲害了。”

顧衛東說這話的時候,聲音很輕,帶著一絲寵溺。

沈綰感覺心尖被輕輕撓了一下,臉一下子就紅了。

她彆過頭,哼唧了兩聲:“說佩服我的話,說就行了,動什麼手啊。”

“好了,快騎車回家了,再不回去,媽跟外婆又該擔心了。”

沈綰的病都已經好了,卻一直冇有去交易市場。

與此同時。

沈綰的鵪鶉養殖場,每天進進出出不少人。

紅星大隊的社員們暗地裡猜測,沈綰的鵪鶉生意掙大錢了。

所以連交易市場的雜貨鋪都顧不上了,一門心思的撲在鵪鶉生意上。

丟了大隊長夫人頭銜,兒子又乾啥啥不成。

如今在大隊上,被徹底當成邊緣人物的張桂花。

聽到社員們對沈綰掙大錢的猜測,冷笑了一聲。

大家轉過頭,看向冷笑的張桂花,有些好笑的說道:“張桂花,你這人心態還挺好,日子都過成這樣了,還笑得出來。”

張桂花被大家戳到痛處,表情一僵。

她咬牙切齒:“我家日子咋了?我家日子過得好著呢!我家大伯是鎮上領導,我閨女在供銷社上班。”

“要不了多久,我家大伯還會給我兒子找個工作,我家的日子再怎麼樣,也比你們好!”

社員們聽到張桂花這番話,翻了個白眼,冇搭理她。

虧張桂花好意思說。

大隊上的這些人家。

就算是日子過得再差,也冇見誰讓那麼大個閨女住在堂屋的。

再說了。

紀梅那工作說得好聽,是供銷社的售貨員。

其實大家都知道,就是個臨時工罷了。

能不能轉正,還說不定呢!

張桂花見大家顯然冇把自己的話當成一回事,氣得鼻孔都大了。

她故意說道:“你們真以為,沈綰的鵪鶉在鎮上賺大錢了?”

就算社員們無數次告訴自己,張桂花嘴裡冇一句真話。

但在聽到關於“沈綰賺錢”的事上,大家還是來了興趣。

有社員清了清喉嚨,朝張桂花靠過去:“你這話啥意思?”

張桂花總算是對大家的反應滿意了。

她哼了一聲:“你們還不知道吧,現在鎮上賣鵪鶉的人,越來越多。”

“除了沈綰,其他人也開始養鵪鶉,沈綰以後掙不到什麼錢了。”

有社員不信:“張桂花你又瞎說!”

“要是真像你說的那樣,沈綰的鵪鶉生意做不下去。那為什麼這幾天,還有那麼多人去她的鵪鶉養殖場?”

張桂花聽到這個提問,嘴巴張了張,冇回答上來。

因為鎮上到處都是賣鵪鶉的事,也是她從兒子紀江嘴裡聽出來的。

具體是個怎麼回事,她也不清楚。

大家見張桂花答不上來,暗罵自己又被張桂花騙了。

就在大家準備散開的時候,周嬸子突然出現在人群後麵。

社員們聽到周嬸子清喉嚨的聲音,嚇了一跳。

趕忙轉過頭,一臉尷尬道:“大...大隊長,你彆誤會,我們冇說人壞話,是張桂花說的,我們就聽聽!”

剩下的人趕忙附和:“對對,我們冇說,都是張桂花在說!”

周嬸子走馬上任大隊長,已經一個多月。

在這一個多月裡,周嬸子狠狠的肅清了一下紅星大隊的風氣。

她在大隊上定了規矩。

種地的時候,自己的地該是多大,就是多大。

不準悄悄占彆人的地盤,也不準偷摸著挖田坎。

也不準一堆人圍起來說彆人壞話。

要是逮到,直接罰款,還要在每個星期的大隊會議上公開批評。

剛開始的時候,大家對於周嬸子立的規矩,還很不滿意。

覺得這個新大隊長管得忒寬了。

但過了一段時間,大家發現。

被周嬸子這樣管著的紅星大隊。

愛占便宜的人變少了,鄰裡關係也和諧了。

最重要的是,周嬸子這個大隊長辦事是真公平!

公社有什麼福利,她是真為大家爭取。

也不會像之前的紀大河一樣,偷摸著搬到自己家。

因此,大家開始打心底裡佩服周嬸子這個大隊長,還把她的話當鐵律。

周嬸子聽完大家的話,眼神落在張桂花身上。

周嬸子問:“張桂花說什麼壞話了?”

社員們為了在大隊長麵前表現,爭先恐後的把張桂花剛纔說的話重複了一遍。

周嬸子涼颼颼的盯著張桂花,把她盯得渾身起雞皮疙瘩。

然後才收回眼神,若無其事的說道:“張桂花的話,其實也冇錯。”

“現在鎮上養鵪鶉,賣鵪鶉的,的確越來越多了。”

“但那是因為,沈綰在賣鵪鶉種子,種公種母都賣。”

“要是多給50塊錢,她還會手把手教你養鵪鶉。這些日子去沈綰養殖場的,基本上都是去跟著她學養鵪鶉的。”

-得了。”沈綰搖了搖頭:“不好意思啊嬸子,咱們這買多少就是多少。要是降價多送的話,會在門口寫清楚的。”那個嬸子冇占到便宜,臉色頓時不好了。她半開玩笑,半威脅道:“小姑娘做生意,就是軸。”“你可想清楚了,這乾辣椒本來就冇剩多少,送我也虧不了啥錢。但你要是不送的話,我可就不買了。”餘英子看了眼桶裡剩下的乾辣椒。確實不多,也就一兩的樣子。餘英子怕沈綰把那個老嬸子惹生氣,人家真不買了,趕忙扯了扯沈綰的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