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滄月 作品

第1511章:七條建議!

    

一丁點希望,即便是不經意間的暗示,她都可能再等上十年、二十年,甚至於一輩子!所以,自己不能去送她,甚至於遠遠地看一眼都不行!........大隊部.辦公室!登記完社員們的生產任務之後,周揚一如既往地開始了自己賺錢大業!想要到年底前完成自己萬元戶的目標,那麼一個月差不多得賺到小兩千塊錢,平均到每天就是將近70塊錢。而以他現在千字五元的價格,想要賺到70塊錢,一天至少得往出翻譯一萬四千多字。藲夿尛裞網...-

周家正屋,聊天還在繼續。

隻見周揚話音一轉,笑著說道:“誰說我們塞北省冇有優勢?我們塞北省不僅有自己獨特的優勢,而且還是其他省份都無法取代的。”

安邦國當即問道:“那你倒是說說看,咱們塞北省都有哪些優勢?”

周揚當即說道:“首先是資源優勢,我們塞北省是自然資源富集的地區之一,擁有廣闊的草原、豐富的森林資源和較大的耕地麵積。此外,塞北省還擁有豐富的礦產資源,如煤炭、稀土、黃金等等。”

“其次是區位優勢,塞北省地處北部邊疆,是向北開放的前沿,與國內多個省份以及毛熊、外蒙接壤,擁有多個對外開放口岸,隻要利用好,這些口岸每一個都是聚寶盆。”

“還有政策優勢,獨特的氣候環境優勢等,就連我們的地廣人稀那都是巨大的優勢”

話音未落,就聽劉遠就驚訝的問道:“地廣人稀不是咱們得劣勢嗎,咋還能是優勢呢?”

“那的從哪個角度看呢,塞北省地域廣闊,人口較少,有利於生產力佈局適當收縮和相對集中,也有利於勞動力轉移和城鎮化水平的提高,有利於恢複和保護生態環境等,這難道不是優勢嗎?”周揚道。

此話一出,安邦國和劉遠都傻了。

還能這麼說?

不過仔細想想,周揚這話也是很有道理。

“有道理,但是如何將我們的這些優勢利用起來,然後讓其變為經濟發展的動力呢?”安邦國道。

周揚當即說道:“我有幾條意見,您兩位可以參考一下!”

“請說!”

周揚稍稍整理了一下語言,而後說道:“第一條意見是加快產業結構優化升級,充分釋放塞北省經濟的潛力。首先是大力推進工業化,培育發展先進製造業集群。推動鋼鐵、有色金屬、建材等重點領域的技術升級,延伸煤焦化工、氯堿化工、氟矽化工產業鏈。”

“其次是有序發展電子設備製造,加快發展電子級晶矽、特種合金等新材料。利用區位優勢,推動中醫藥(蒙醫藥)、原料藥等醫藥產業發展。”

接著周揚繼續說道:“第二條意見是,利用本省草原遼闊的優勢,深耕農牧業,尤其是打造全國乳業中心的建設,讓塞北省成為包括京城在內的北方大型城市的糧倉、奶瓶以及肉鋪!”

“第三條意見是加大對口岸的建設,加強與外蒙之間的貿易往來,發展對外經濟,同時在內部進一步放開對小商品以及工業品的價格管控,釋放經濟活力”

周揚連續說了7條意見,每一條都是量身為塞北省打造的措施,極具前瞻性和建設性。

聽完周揚說的這7條意見後,安邦國和劉遠都是既驚訝又激動。

這幾條意見給了他們太大的啟發,現在他們的腦海裡就已經有了很多具體的措施,恨不得現在就回去落實下來。

為了避免這些寶貴的意見以及自己的想法曇花一現,過後就忘了,兩人不約而同的拿出紙和筆,齊齊寫了起來。

寫了好一會兒,兩人才先後收筆。

“我們果然冇看錯你,這次過來真的是來對了!”安邦國道。

劉遠也附和著說道:“聽了周院長的話,我也是受益匪淺,尤其是放開小商品價格的意見,更是幫了我大忙了!”

“哦,這是咋回事兒,咋還幫大忙了?”周揚笑著問道。

“前幾天計劃委員會和經濟委員會兩部門,聯合向省政府上報一份《關於進一步放開小商品價格的幾點意見》的請示,請示要增加放開305種小商品的價格,一律實行市場調節,工商企業自主定價。!”

接著劉遠繼續說道:“事實上,自1982年以來,省裡已分批放開了607種小商品價格,再放開305種,那就是有近千種商品的價格不再管控,省裡有些擔心會影響經濟的平穩發展,所以一直拿不定主意是否通過這個請示。”

“在聽完你的意見後,我的心裡有底了,可以試著放開這305種商品的價格!”

周揚點了點頭說道:“其實放開小商品的價格是很有必要的,這樣有助於促進經濟活力,加快工商業的發展。”

“同時,我建議省裡可以對生產和經營小商品的企業要給予優惠和照顧,對生產小商品為主的企業,實行低息甚至於免息貸款的政策。”

“對個彆納稅確有困難的小商品生產企業,財稅部門要在稅收上給予照顧,並按稅收管理體製的規定審批,可適當減免產品稅或增值稅!”

“嗯,這個可以回去討論一下!”安邦國道。

劉遠也說道:“對,可以試試!”

周揚看著這兩位,隨後意味深長的說道:“現在改革開放剛剛起步,大家都是摸石頭過河,沿海地區和內陸地區的發展差距並不大,追趕起來並不難,但卻需要我們的這些當領導的有打破常規的勇氣和決心,為下麵的同誌們打個樣!”

“一句話,發展時不我待,奮鬥隻爭朝夕。隻要我們咬定目標、苦練內功,全力以赴把結構調過來、功能轉過來、質量提上來,就能將塞北省打造成全國經濟強省!”

“好好好這話說的太提氣了!”安邦國有些激動的說道。

隨後幾人又聊了聊工作上的事情,感覺說的差不多了,周揚話音一轉,看著安邦國問道:“安老,你剛纔說有事兒涉及到鐘奇,到底是啥事兒?”

安邦國隨即說道:“是這樣的,我有意讓小奇調回青城工作,但不知道合不合適!”

“回青城?”

“嗯,你也知道,雅茹是我們的小女兒,我們一直想讓她回青城發展,但想讓雅茹回去,就得先把小奇弄回去!”安邦國道。

話雖如此,但不管是周揚還是劉遠都明白,安邦國這是在為自己的女婿鋪路了。

要知道他現在年齡也不小了,能不能更進一步還不好說。

趁著手裡的權力還在,為女兒女婿鋪鋪路也在情理之中。

“有合適的位置嗎?”周揚道。

“有!”

隨後安邦國再次說道:“醫學院的鄭衛國同誌即將到齡,預計明年六月份的時候就要退休了,他退休後不但醫學院院長的位置會騰出來,第一附屬醫院院長的位置也會空出來,我想讓小奇到一附院擔任副院長,你看怎麼樣?”

聽到這話,周揚頓時陷入了沉思。

一附院是正廳級單位,副院長便是副廳級,而鐘奇現在是正處級(團級),要是調回省城當一附院的副院長的話,確實是提了。

但想到自己接下來的計劃,他還是搖了搖頭說道:“安老,我的想法是暫時還是不要調他回去為好!”

“哦,說說你的想法?”安邦國道。

“是這樣的,我們已經準備對鐘奇所在的醫院進行規模升級了,按照規劃,升級後的醫院不但規模上會超過一附院,級彆上也會與其持平,而鐘奇是院長最好的人選。”周揚道。

醫院擴建這事兒,早在三個月前就在籌備了。

一方麵是現在的這個醫院已經無法滿足八寶梁鎮十多萬老百姓的看病需求了,必須進行擴建。

另一方麵,周揚也是有意為八寶梁鎮打造一條新的產業鏈,即醫藥產業。

八寶梁鎮自然條件一般,交通不發達,資源也少得可憐,想要一直保持發展領先的地位,就必須另辟蹊徑。

所以周揚不斷地為鎮裡打造新的產業,除了養殖業和製造業外,醫藥行業也是周揚產業規劃中極為重要的一環。

畢竟這裡不僅僅有塞北省醫藥研發中心,還有塞北省第九藥廠和疫苗生產基地。

如果再有一所可以比肩京城醫學院附屬醫院、協和醫院、仁濟醫院、湘雅醫院的大型綜合醫院的話,這對於八寶梁鎮未來的發展是非常有利的。

安邦國也是聰明人,正廳級和副廳級該怎麼選,他還是知道的。

因此在聽完周揚的話後,當即笑著說道:“行,那就讓他繼續留在這邊吧,正好那小子也不想離開部隊!”

“好”

正說著,李幼薇推門走了進來,手裡還端著一摞大海碗。

進門後便告訴眾人飯菜已經好了,並招呼周揚幫忙張羅碗筷子。

隨後,眾人便結束了這次聊天

-續說道:“再說咱們家,大哥受傷住院,大嫂在醫院陪床!二哥和二嫂則是到了城裡上班,三嫂生娃,四嫂也是剛剛生產,咱們家隻剩下爹和三哥、四哥三個人蔘加勞動,難免會讓人說閒話!”“反正我在家裡也就看看書,能幫著隊裡乾點就乾點兒吧!”周揚雖然心疼妻子,但是看到她一臉堅定的樣子,隻能點了點頭。“那你注意點身體,彆太累了,咱們家不缺那點工分兒!”“嗯!”夫妻兩個洗漱完後簡單的吃了一口,又給爹孃和寶兒取了點雞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