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滄月 作品

第1510章:安邦國的請教!

    

而他趁著新型飼料發酵的這段時間,趕緊翻譯剩下的幾本教材,免得老徐寫信催他!.......但就在周揚帶著全村的老百姓忙著建養豬場的時候,寶豐水庫那邊也因為連續多天開閘放水,水位大幅度下降,泄洪口的情況終於露了出來。水利局蹲點寶豐水庫的工作人員驚訝的發現,水庫泄洪口之所以會堵塞,完全是因為最中間的那個口子被異物堵死了。而堵住泄洪口的東西,赫然是一艘破舊的鐵殼船!經過調查才發現,原來是幾年前水庫管理處的...-

周家.正屋!

大炕上,周揚同安邦國以及劉遠兩人盤腿坐著,炕沿旁的鐘奇則又是沖茶又是倒水的。

而在堂屋的廚房這邊,李幼薇以及安雅茹正忙著做飯。

分紅儀式結束之後,安邦國以及塞北省新任省長劉遠並冇有立即回去,反而在鎮上住了下來。

這兩位都是周揚的老熟人,安邦國自不必說,兩人已經有十多年的交情了。

而劉遠也不是外人,過去幾年他一直都是周揚的副手。

因此得知這兩位今天並不急著回去後,周揚便邀請他們晚上到家裡做客。

簡單的閒聊了幾句後,安邦國看了一眼女婿鐘奇說道:“小奇,你去隔壁看看楠楠,小李一個人看著幾個小娃娃,怕是忙不過來!”

“好嘞,爸!”

鐘奇也明白,自家嶽父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和揚哥說,而且不方便讓自己知道,隨即便轉身離開了正屋。

在鐘奇離開後,周揚笑著問道:“安老,有啥事兒還不能讓你這半個兒子知道的?”

安邦國笑了笑說道:“接下來要說的事情要涉及到他,暫時還是不要讓他知道為好!”

“哦,什麼事情,竟然還涉及到這小子?”周揚好奇的問道。

“小奇的事兒等等再談,我和劉省長有些工作上的事情想和你聊聊不,應該說請教一下你這個經濟學家!”安邦國笑著說道。

“安老,有事兒您就說,咋還客氣上了呢?”周揚道。

“是這樣的,前段時間我去沿海地區考察了一段時間,先後去了羊城、鵬城、汕頭以及廈門等地,說實在話,在看完這些地方的發展之後,我真的是被震撼到了。”

接著安邦國繼續說道:“先不說人家的發展速度和城市建設水平、居民收入、生活水平,單單商業繁榮程度就不是我們這邊能比的,與那些地方的經濟活躍度,我們塞北省就像是一潭死水。”

“回來之後,我左思右想,越想越覺得壓力巨大,現在差距都已經這麼大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塞北省恐怕會被沿海地區甩得越來越遠,所以想和你聊聊!”

劉遠也附和著說道:“是啊,以前總覺得全國都差不多,但是這次到沿海地區考察,真實的看到內陸省份和人家之間的差距,心裡確實有些憂慮啊!”

聽完兩人的話,周揚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他能理解兩人的憂慮,畢竟現在上麵已經明確了“經濟掛帥”的政策,能不能將地區經濟建設好,作為執政能力是否合格的第一指標。

可以毫不客氣的說,這幾乎關係到領導乾部能不能晉升。

而安邦國現在已經63歲了,在上麵嚴格執行領導乾部到齡非升即退的政策後,留給他的時間真的不多了,能不急嗎。

對於這兩位的請教,周揚並冇有推脫。

畢竟都是老熟人了,算是知根兒知底,自己要是推脫的話,就冇意思了。

更重要的是,現在第十八研究院就在塞北省,這邊的經濟發展程度以及產業佈局是否完整,將直接影響到他們研究院的發展。

所以,不管是於公於私,還是於情於理,周揚都希望塞北省的經濟能發展起來。

略作思索,周揚隨即說道:“你們說的這些我都理解,也承認我們塞北省和沿海省份的經濟發展水平存在差距,不過就目前的情況而言,這些差距並不大,努力一把,雖不說超越對方,但最起碼不會被甩開!”

聽到這話,安邦國和劉遠都是眼睛一亮,他們可是知道周揚的能力有多強。

先不說他僅僅用了十年的時間,就將八寶梁研究所從一個團級單位一路擴編升格為兵團級單位,還依托這個單位硬生生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建起一座常住人口超12萬人的新城。

僅僅去年一年,八寶梁鎮的財政收入就突破了3.3億元,這相當於雲山縣其它二十多個鄉鎮蘇木所有財政收入總和的十多倍。

不要說是和同級彆的行政單位比了,就算是與省裡的其他盟市相比,這個水平也是絲毫不落下風。

根據省財政廳去年的統計結果,各盟市財政收入在不包括上級補助及上年結餘情況下,最高的為鹿城,為42571萬元。最低的為錫盟,僅僅隻有4044萬元。

而八寶梁鎮的財政收入在全省的12個盟市當中,妥妥的的可以排到前三位,而寧市也因為八寶梁鎮這匹黑馬的存在,財政收入直逼鹿城,位居全省第二位。

由此可見周揚在經濟建設方麵的能力!

也正因為如此,安邦國和劉遠在看到塞北省和沿海地區的差距後,齊齊想到了他。

“我們也想努力追趕,但似乎不得要領,又怕步子邁的太大出問題!”

接著安邦國繼續說道:“前幾天我和劉遠同誌,專門召集農業、工業以及其他口子的同誌們,連續開了幾天的會,拿出了一個全省經濟發展規劃,但是方案拿出來之後總覺得有些問題,要不你給看看?”

說著,安邦國從公文包裡拿出一疊厚厚的檔案,遞給了周揚。

周揚冇有拒絕,當即將檔案接了過來,而後仔細地看了起來。

檔案冇有紅頭,更冇有批號和蓋章,應該還在討論階段。

周揚跳開那些官場套話,直接看具體的舉措,剛看了幾眼他的眉頭就皺了起來。

這份發展方案怎麼說呢,還是有些乾貨的,比如說大力發展農牧業,增加對工業的投入,尤其是重工業。

但是在周揚看來,雖說言之有物,但終究還是太保守了,且東一榔頭西一榔頭,不成體係。

“怎樣?”

“中規中矩,馬馬虎虎,不建議實施!”周揚如實說道。

他也不怕安邦國和劉遠心裡不舒服,良藥苦口,忠言逆耳。

既然他倆專門來找他詢問意見,自己肯定要如實表達自己的意思,想來他們也不至於不高興。

安邦國急忙問道:“哪裡有問題?”

“太多了,就比如說大力發展農牧業這一項,囉裡吧嗦說了一大堆,核心卻是讓各級政府鼓勵督促老百姓種地養豬,咋地,是讓老百姓在田裡“吭哧”“吭哧”乾活兒,讓鄉鎮乾部到地頭加油助威嗎?”

被周揚這麼一說,安邦國和劉遠都是一愣,不知道該如何接話了。

這時周揚再次說道:“其實想要發展經濟隻要做好三件事情就行了,即消費投資以及出口,這是經濟發展的三駕馬車!”

“三駕馬車?”

“對,消費是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而投資則有助於擴大生產能力和提高生產效率,出口則是通過參與國際競爭來擴大產品銷路,創彙的同時帶動消費和投資。”

接著周揚繼續說道:“當然了,不管是消費還是投資、出口,都要符合客觀規律,即消費要合理,投資不盲目,出口要有競爭力。”

“那如何才能做到你說的消費合理,投資不盲目,出口有競爭力?”劉遠道。

“因地製宜,科學發展!”

隨後周揚再次說道:“沿海地區之所以發展那麼快,主要是他們充分利用了自己的優勢,準確的抓住了機遇,我們塞北省想要追趕上他們,那就要充分發掘我們自己的優勢!”

“我們人少地貧,似乎冇有什麼發展優勢?”劉遠道。

聽到這話,周揚頓時笑了。

塞北省冇有發展優勢,這是說笑嗎?

要知道幾十年後的塞北省,可是以區區兩千多萬的人口創造了兩萬億的經濟總量,經濟發展速度穩居全國前十。

這裡的稀土儲量全國第一、煤炭儲量全國第一、黃金儲量全國第一,鋼鐵、羊絨、糧食等產量同樣位居全國前列。

即便是冇去過塞北省的人,也應該聽說過鹿城的鋼鐵、稀土,鄂城的羊、煤、土、氣以及呼盟的茫茫大草原。

當下,周揚決定好好和眼前這兩位說說塞北省的優勢,免得他們覺得自家的月亮不夠圓

ps:更新晚了,見諒!

-纔到餐廳吃早飯。早飯是賓館統一安排的,餄烙麵,每人還有一顆煮雞蛋!周揚正吃著,就看到王副主任端著一大碗麪坐到了他的對麵!他一邊往自己的碗裡倒著陳醋,一邊問道:“小周,再過兩個半小時京城方麵的火車就要到站了,我們真的不需要派人迎接漂亮國的人?”“不需要,我們想要在談判中占據主動權,就必須給他們一個下馬威!”周揚語氣堅定地說道。既然最後這件事情是要通過談判解決,那麼態度很重要。要是像腐朽的大清王朝那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