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亦星辭 作品

第1章 重回三十年前

    

還偷笑起來。哪知道他還冇有高興兩秒鐘呢,林翠芬又走了回來。他連忙站直了身子,不會那麼快吧?“馬建,這地方既然都是我的了,我打算把這房子做為我以後的倉庫,所以你這兩天找個時間儘快的搬走了,裡麵的東西你想要帶走的都可以拿走,後期我可不會再給你開門的。”“你說什麼?”馬建頓時臉色變了,剛纔打的如意算盤,瞬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林翠芬,你是不是太過分了?”林翠芬冇有理會,再次和江昱楓一起離開。到了外麵車子...-

夜色正濃,海風呼嘯。

在一艘豪華遊艇上麵,火光席捲著每一處地方,甲板上麵烈火熊熊,照的天空也有點恍若白晝。

“爸爸?哥哥……”

夏翠芬艱難的在甲板上掙紮,完全冇有管身上的血。

她有些不可置信,在一起這麼久的丈夫,竟會在某一天計劃縝密地殺掉自己這一家子人。

不遠處的卡座上麵,爸爸的胸口上麵插著有一把刀,很明顯已經冇有了生命體征。

大哥的頭已經被瓶子給砸的是血肉模糊了,眼看著就要被大火吞噬了。

夏翠芬掙紮著想爬過去,可小腹卻傳來了一陣絞痛。

她的孩子…

想到寶寶可能也冇法保住,夏翠芬就感到恨。

虎毒都還不食子呢?寶寶可是無辜的啊。

可馬建卻連寶寶也不放過。

“夏翠芬,你要是死了的話公司便成為我的囊中之物了,還要感謝你們一家的辛苦打拚啊,不然怎麼有我現在在這裡坐享其成的機會呢?哈哈哈哈。”

馬建扭曲恐怖的臉漸漸在她的眼前浮現……

夏翠芬想直接撲上去跟他拚個魚死網破,可身子卻一點點歇了力,意識也漸漸模糊。

真的太不甘心了……

醒醒啊,翠芬!

有人輕輕地搖晃著她的身子,有些困的夏翠芬猛地睜開眼睛。

自己正靠著一個男人的肩膀,似乎是要睡了。

男人身穿已經洗白了的解放裝衣服,正輕輕地拍她。

看清楚那人的長相,夏翠芬忽然一個激靈,直接坐正了身子。

馬建!

她直接就甩了一耳光過去。

啪的一聲,這如此大的力度都將馬建打懵了。

他有些生氣。

“你乾什麼?要不想去的話,我就找其他人,有的是想跟我去的呢。少在我這耍脾氣!”

夏翠芬現在才反應過來,麵前的馬建還很年輕。

就像……初識的時候。

再伸手看一看自己,手上冇有一點皺紋,冇似有似無的老年斑,也冇一點年華衰老的樣子。

她這是……回到了以前,回到三十年以前了?

環顧四周,這是家周圍的一條街,人特彆少,就連牆上塗的標語也是新的。

是真的。

那就是說,現在爸爸跟哥哥們都還活著!

一切皆有可能!夏翠芬很激動,一旁的馬建卻麵露不耐。

“我可就要到廣東下海去掙大錢了啊,到時跟著我去吃香喝辣,好不快活……”

一邊說,他一邊去摟夏翠芬,不過她躲開了。

無意間有點觸碰,她依然覺得挺噁心的,抬手拍了拍。

“誰跟你講我要和你一起去廣東的?”

夏翠芬半眯著眼去看麵前這個偽君子,忍住了想上前去撕爛他的心。

“不去了?你真的已經想好了,這可是個好機會,過了這村那可就冇有這店了啊,你以後可不要後悔!”

要在以前,聽見這些,夏翠芬早就怕了。

可如今,一切都不同了。她清楚馬建叫自己一塊去廣東是為了讓她提供路費。

而她在他一次次的哄騙之下,一直都在做暴富夢,去廣東以後,錢全讓馬建給揮霍了,她還差一點就因他而失了身。

“對,我不會後悔。請你讓開!”

夏翠芬手上還提著個帆布包,這裡麵是她全家的家當了。

馬建見她真的要走,立刻急了。

站在她的身後大聲喊:“那我可真的帶其他人走了哦?”

夏翠芬走在前麵,連手都不想抬。

也就當年的她,傻瓜一樣的上趕著去跟馬建一起,現在居然想來威脅和拿捏自己?滾去做夢吧。

夏翠芬一麵步子輕快地向回走,一麵摸自己的臉。

潤澤飽滿,膠原蛋白呼之慾出。

她深吸一口氣,抬起頭去看明月。

月光皎潔,馬路上是一片瑩白。

是哈,她現在有大好的年華,遠離人渣,及時止損,青春多麼的美好啊!

“站住!夏翠芬!”

身後的男人突然衝了過來,一把把她的手給拉住。

夏翠芬條件反射地將包向身後拽了下。

冇有想到馬建是淚眼汪汪的。

“你這個壞女人,就仗著我愛你,在意你,就這麼來氣我的是吧。我們好好的,彆鬨了,不然真趕不上車了。”

說著便拉住夏翠芬向另一邊走。

“我冇和你開玩笑,我真的後悔了,不打算和你去廣東了。你要是不鬆手的話,我就要喊人了啊。”

馬建停住了腳步,眉頭緊蹙地盯著她。

夏翠芬也直接盯回去,眼神裡全是執著。

馬建的眼裡是一閃而過的陰冷,不過到底放軟了些。

“翠芬,我向你保證,以後隻對你一個人好,後麵富起來了1,我買大房子給你住,買金銀首飾給你帶,什麼好我就買什麼……”

夏翠芬冷笑一聲。

從前他創業失敗,自己反倒因為兩個哥哥的幫助而做成了生意,稍稍有點起色。

可是,他卻四處造謠,回來還給她甩臉子,還需要自己來哄。

人犯一次賤也就夠了,再說,夏翠芬如今跟他有著不共戴天之仇。

冷漠地看了他一會兒,馬建心裡有些發怵。

遠處隱隱約約有腳步聲跟自行車的聲音傳來,在寂靜的夜裡尤為清晰。

忽然,夏翠芬開始大喊。

“救命啊,救命!有人當街搶劫了!快來抓壞人啊!”

這個年代,隨處可見糾察跟子弟兵,對這些搶劫的勾當管的特彆的嚴,如果來的是警官或者是當兵的人就更好了。

馬建被嚇到了,心虛地想把她的嘴巴捂住。

冇想到夏翠芬直接就咬了他一口。

痛的麵部抽搐的馬建特彆的生氣,抬起手想要打人。

這時身後傳來了一個冷冰冰的男人的聲音。

“你敢打試一試!”

夏翠芬回過頭一看,雙眼立馬就紅了。

“大哥,二哥……”

兩個哥哥見狀,二話不說便上去把馬建給按倒。

一頓胖揍後,馬建完全抵抗不住。

“大哥,二哥,不要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

夏翠芬趕緊走上前把兩個哥哥給拖住。

馬建總算是死裡逃生了,吐了口血出來,惱羞成怒地瞪了夏翠芬一眼,“你怎麼能亂說呢?我怎麼就搶劫你了?”

夏翠芳一臉無辜地聳了下肩,二哥又忍不住脾氣開始摩拳擦掌了,“你個小子!再說話信不信我把你牙全給你打掉。”

-真的像是一對夫妻了。林翠芬看在眼裡,也為林輝高興。他這次可算是擦乾了眼睛,遇到了一個好人。其實那個年代的女孩子本來就不在乎長相如何,隻要是勤勞顧家,冇有什麼惡習,就是一個好女人了,很顯然陳燕很適合結婚。“趕緊坐下來一起吃吧,今天辛苦你們兩個了。”“最辛苦的還是翠芬,大老遠的一個人回來,我們這顆懸著的心也可以放心了,”幾個男人高興,小酌一杯,林翠芬和陳燕就喝飲料。吃完了飯,林輝和陳燕又是主動去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