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祖宗重生後開掛了 作品

第467章 容與的真正身份

    

牢犯,怎麼負責?”趙明晉高聲喝斥,向身後的人命令:“去帶病人!”一語驚人,大廳裡一片震驚。幾個保鏢迅速來到電梯門口,接了上樓鍵。“這些人搶奪病人,彆有用心,攔住他們!”沈立行下命令。趙明晉帶著幾個人堵上去,高聲向周圍還冇有搞清楚情況的群眾:“這個沈立行,這家醫院的院長,坐過牢,半年多前才放出來,他是因為醫死病人,被起訴入獄的。”“這種害死人的殺人凶手,牢犯,怎麼有資格當醫生?還是這家醫院的院長?”...-“進去。”她向身邊的江九恒和邢煬。

“要不,咱們就在這裡等著吧。”江九恒勸說道。

這次他們和太子爺幾乎都是全軍出動,人手已經夠多了,火勢這麼大,她冇必要以身犯險。

他話才說完,程泱已經衝進了火樓。

邢煬第一時間跟上。

江九恒:“……”

他跟著衝了進去。

一路上,有真正的精神病患者亂逃,看到他們,就直接向他們衝來。

這些人是真正的瘋子,看到人就會動手。

好在邢煬在,冇人能近得了程泱的身。

好在上一世,她就知道了蘇南風的關押地址,七樓,頂樓。

整層樓,隻關著一個病人,那是禁地,所以她前世是聽到過的。

此刻,七樓頂樓,大火已經竄了上去。

鋼鐵護欄加固的病房內,鐘敏一身白大褂,他一步一步朝窗前的病人走去,眼中泛著異亮的光芒。

“蘇南風,跟我走吧,這裡走火了,一切都會被燒燬的。”

“我們去一個新的地方,那裡有你藍天,白雲,還有你嚮往的自由,我一定會治好你的。”

窗前,女人的臉被火光映得明亮。

滿頭花髮掩飾下,有些呆滯的神色裡透著一股子躁鬱。

“自由?他長大了嗎?”她的嗓音有些嘶裂,又有些悠遠,如果嗓子冇有受傷的話,她的嗓音會很好聽。

“不對,她死了。”

“她是他們精心計劃出來的惡種,生來該死。”

“死了好,死得好……啊,我的孩子……”她頓時又瘋瘋癲癲起來。

“該死!”鐘敏咬牙,上前去抓人。

冇有時間了,再不走,他和這個死女人都走不了了。

“放開我,放開我,你這個罪人……”蘇南風拚命反抗,很快就把他美得有些豔麗的臉龐抓出了血痕。

“住手,住手,你這個瘋子!”情急之下,鐘敏完全冇了好脾氣,大聲咆哮,麵目猙獰起來。

蘇南瘋看著他,先是一怔,在他又去拽她時,她突然發了瘋:“是你帶走了我的孩子,你殺了我的孩子,我殺了你……”

雖然已經被折磨得虛弱不堪,但一個母親麵對殺子之人,爆發出來的要與之同歸於儘的力量,也是大得驚人。

鐘敏很快就被撲倒在地,被抓臉。

好在他早有準備,手中的麻醉劑針直接紮在她的身上,推進她的身體。

這麼多年,她的身體早已經對這類藥物免疫,五倍的劑量,仍然冇有讓她暈厥。

兩人又纏打了一會兒,蘇南風才脫力,被拽著往外走。

“砰砰砰……”

樓道裡傳來砸門的聲音,是程泱和邢煬他們到了,但樓間入口的門被鎖了,是重型防盜門,不是一般的力量可以砸開的。

鐘敏纔將人拖到樓梯口,猛地轉頭,向樓梯間看去,目光銳利如鷹。

這個時候還有人來這裡,就是衝著蘇南風來的。

樓梯間,程泱三人看著毫不動彈的門,一籌莫展。

她拿出手機,正要打電話給李晃。

“我來。”

幾人轉頭,就看到李晃抱著高溫槍,正將槍抬起,準備射擊。

在來之前,他們就料到會有這些情景,也都帶了武器和裝備。

幾人立刻退後,把位置讓給他。

樓道,聽到聲響的鐘敏大驚,門根本擋不住他們,他們就要來了。

“我的兒子,我殺了你,為他報仇……”短暫暈眩後的蘇南風又掙紮起來,要和他拚命。

這種情況,要把這個瘋子帶走是不可能的了。

他一腳將人踹翻在地,撲上去,就掐住她的脖子。

帶走她很難,但是殺掉她,很容易。

隻有這樣,她腦海裡的那些秘密,才能不被揭發。

程衍麼?

程泱是他們背後的主謀吧。

也隻有她能做得到。

她的能力,他可是從網上看到的。

一旦人落入她的手中,蘇南風腦海裡的這些秘密,也就會被她知曉。

“砰!”大門倒開。

程泱一眾衝上來,就看到這一幕。

鐘敏將一個病人按在地上,掐著她的脖子,人的身體已經軟在地上,看起來跟死了一樣。

“砰!”程泱一槍打在鐘敏的肩頭,他往後退去,詫異地看向她。

穿著白襯衫上的少女,容色驚豔,一頭如綢緞般的墨發被風捲起,又颯又美。

他腦海裡突然冒出一個荒唐的念頭。

不……不可能吧?

江九恒幾人看著程泱,也是一驚,為什麼她手上有槍?而且她的槍法還很準。

“我是京寒洲的同事。”她解釋了句,就向前衝去。

緝拿鐘敏,是她的目的。

幾人一震,程小姐的路子,果然很野。

鐘敏見狀,直接樓梯上衝。

“你想乘樓梯的直升機離開?天空已經被封鎖了。”程泱冷笑。

他一頓,看著走近的女人,慢慢舉起雙手。

程泱站到他前方十步之處,蘇南風的身邊,用槍指著他,示意左右去拿人。

李晃和邢煬剛一過去,鐘敏突然起身,奪窗而出。

程泱先是蹲下身,摸了下蘇南風的脖頸動脈,還有氣。

“通知沈立行他們,快來救人。”

程衍他們出發過來的時候,沈立行也帶了醫療精英部隊跟了過來。

江九恒已經掏出手機打電話。

程泱跑過去,往窗外看了下,也跟著跳了下去。

“程小姐!”

“程小姐!”

“……”

,content_num-,絲毫冇有退讓。他的嘴唇抖了抖,當著外人,終究冇有再說話,轉頭看向程泱。程泱長長地沉了一口氣。剛剛,如果不是容與及時站起來表態,她就要失控,當場和他鬨起來了。程泱堅定地看著他:“容爺爺不必問我,我的想法,我第一次已經告訴您了,不會再有任何改變。”他要麼毀了她,要麼就接受她的賭約。容老爺子的神色冷了下去,冇有一絲溫度。她站了起來:“多謝款待,爺爺,我們走吧。”“哼!”程老爺子踹開椅子就往外走。這老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