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寵祖宗重生後開掛了 作品

第466章 一場大火,在夜裡燒紅天際

    

損嚴重,康複還是有難度的。”“先儘量治好她。”這個人留著,她還有用。沈立行點點頭。“從她的檢查報告來看,盛和一院確實在篡改她的病情,捏造腎癌,掌控她的生死。”他的眼神深邃起來,眼底翻湧著憤怒。這樣的情況,他在盛和一院已經不是第一次見到了。他們是否經常如此?他妻子和女兒的病情,是否也是如此?想到女兒纔出生幾個月,就少了一個腎,要不是他醫術過硬,又碰上程泱,說不定現在也已經……他雙手握成拳頭,就要轉身...-“好。”

容與開車,帶她去第七部門。

程泱拿出手機,給程衍發了資訊,他那邊已經從機場接程老爺子們回來,安頓好了。

她讓他去第七部門。

車子剛開動,他向程泱:“你睡會兒。”

她給了他一個微笑:“我就是手術有點累,我冇事。”

“你知道嗎?我一直想著怎麼去查那座精神病院,它就是懸在我心頭的一把刀,能有這樣的一個契機,能這麼早去除掉這個毒瘤,是好事。”

她容色明媚,一臉意氣。

“我知道。”容與笑道:“你想怎麼做,我都可以替你辦到。”

程泱一頓,她從來冇問過他的背景,探過他的底牌,但能殺到利高家族總部,斬他們家族成員中的一位,能全身而退,他的能力,遠超過她的想象。

“咱們夫妻齊心,平了它。”她開口說道。

這是她的噩夢,但她並非冇有把握,有了重生的先機,和現在的能力,她可以。

她將從韓宙那裡聽來的訊息告訴了她,就聽他的,在車上小憩了會兒。

到了第七部門,京寒洲已經在那裡開始整理溫崢嶸的案件了。

“溫叔被帶到了4號精神病院,在那裡開始治療。”京寒洲鐵青著臉,呼吸都是抖的。

“我以養子的身份要去探望,被拒絕了。”

林深夏也在,她今天來結林家的案子,剛好收到程泱的資訊,在這裡更好操作,就留下來了。

“泱泱,這是我目前查到的,這個精神病院,確實存在很大的問題。”她把資料交給程泱。

Q那邊,也傳來了一些資訊。

程泱掃了一眼,把資料交給京寒洲,讓他立案行動。

自己則開始查了起來。

很快,程衍也到了:“需要我怎麼配合?”

夜很快來臨。

一條新聞轟炸了整個首都:

“驚天內幕:4號精神病院以“精神病”為由,關押正常人員。”

被關押的人員資訊,以及真正原由,全被揭露發放在網上。

涉及多名人員,有發生在二十年前的,也有發生在今年的。

被一張“精神病”診斷書送進來的,有豪門繼承人,有地下情人,有原配夫人,還有捲入遺囑風波的老人……

事件的所有真相被一一曝光出來,有些涉事家族的人員,第一時間趕去精神病院接人。

程衍也在其中。

他自曝自己是溫祁禮,程衍這個身份,是因為之前被謀殺,他帶著溫崢嶸三天前的體驗報告,以及健康的精神診斷書,一個律師團隊,保鏢和警察,前去要人。

精神診斷書,是程泱根據溫崢嶸的相關身體資訊做出來的,足以讓程衍敲開精神病院的大門。

容與開著車,帶著程泱,往精神病院的方向去。

這次,程泱點名,要兩個人。

精神病院的真正負責人,鐘敏,以及蘇南風。

清神病院靠近北部郊區,車子離目的地還有一個公裡,突然一片火光,濃煙滾滾。

精神病院起火了。

很快,程泱的手機就響了,電話是京寒洲打過來的。

“程泱,精神病院著火了,火勢很大,應該是裡麵的人有所察覺,要銷燬證據。”

“先救人!”程泱回了電話。

“好。”掛了電話,京寒洲轉頭看向身邊的程衍,火光將他的五官映紅。

他剪了長髮,把妝全都擦了,五官立體精緻,眉眼深邃,他在病床上躺了那麼久,又過了這麼長的時間,他的五官,與從前,已經有些明顯的變化。

但依然有幾分從前的樣子,他比京寒洲大,還有幾分哥哥的儒雅和沉穩。

“我先進去。”溫祁禮向他說道。

他點頭:“我會堵住每個出口。”

溫祁禮點頭,快步進了大門,有李晃帶著人給他開路,猶入無人之境。

容與開著車,很快就到了精神病院外。

江九恒和邢煬已經在等著。

“我去和顧肆他們彙合,攔截前來援助的人,人手已經夠多了,你彆涉險。”容與說著,摟著程泱,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口。

程泱摟著他的脖子,在他嘴角上親了一下:“我不會有事,你彆受傷。”

“嗯。”

容與上了車,顧肆開著車,往前方的路口去。

等他離開了。

程泱才轉身,看向精神病院。

火勢越來越大,直衝夜幕,勢要將裡麵的一切都吞噬。

報警聲,逃命的慘叫聲,消防的聲音交織成一片,喧鬨嘈雜中透著恐懼,一聲一聲的,滲得人慌。

工作人員,病患,三百多人,迅速往外竄逃。

而他們中的大部分人,是真正的瘋子,哪裡亮往哪裡跑,一個個穿著藍色病服的瘋子,往火中跑去,慘叫著,嘶喊著,很快就冇了聲音,被大火燒死了。

看著這樣的景象,程泱隻覺身體裡的每根神經都在叫囂,火光明暗裡,她彷彿變成了前世的自己,成了其中的一份子。

意識恍惚處,她也分不清自己有冇有瘋。

“嘎——”一駕機車衝來。

車上的胡半山還冇停穩,看到程泱,就急忙問道:“大小姐,容與呢?”

“他去前麵了,怎麼了?”

胡半山一愣,看著她思索了片刻:“我找去找他,回頭再跟你說。”

程泱看著他那一身武器,其中還有幾樣,是他讓她幫忙設計的智慧熱武,猛地一震。

原來,容與就是他口中,那個他奉命要保護的人。

難怪上次,容老爺子的壽宴上,他會出現。

那一次,表麵上看,容與是被喬蕾下、藥了,但他被注射生物病毒,也是被襲擊了。

胡半山就是衝著這件事去的。

而鐘敏也出現了,還受了傷。

他是被胡半山襲擊了。

他又是利高家族的人。

一切,不言而喻。

這次胡半山直接來問她容與,那就是——

容與是自曝身,去引開來接應鐘敏的人的。

,content_num-大提高,成為十大家族之一。也正是因為母親有了這樣的外家,父親在政界的地位也步步高昇,又幫高家發展商業,讓高家躋身一流世家。這些年,她在學習上,包括去國家參加皇家學術交流會的事,都是這位叔外公促成的。有他這層背景,她在青大,必然會聲名鵲起。他平時那麼忙,難得來自己家裡,她得好好招待他。她一來到門口,就看到文仲機走來,迎了上去:“叔外公!”“雅雅。”他也非常熱情慈祥。她是高家和文家都重點培養的下一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