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對天笑 作品

第4911章 大難臨頭各自飛

    

實在不知,因為神獸境裡的神獸,仙鶴等等,都是吃的院子裡種植的仙草靈芝。”陳揚心裡也就清楚,像小玲和巴圖這樣的仙鶴,吃的東西絕對不是凡品。隻不過,自己去哪裡給她們找這些珍貴的藥草來吃呢?能不能去神獸境裡麵借點?這個想法顯然不太現實。陳揚現在就跟個小老百姓似的,開始的時候想有輛車。現在有輛車了就開始苦惱著買保險,要加油,要被貼條的苦惱。反正是決不能隻讓小玲乾活,不讓她吃草的。“那也冇什麼苦惱的,這天下...玄僧和宙空不慌不忙的趕路,因為對他們來說,時間還非常足夠。路上,宙空與玄僧也悄悄討論起如今的局麵,兩人以意念傳音,便是至尊命運也無法知曉他們在說些什麼。

宙空說道:“大師,你覺得至尊有可能會敗嗎?陳揚有可能會贏嗎?至尊已經幾次下手都失敗而歸了,這後麵到底會怎麼發展呢?我雖然活了這麼多年,可眼下這種情況還真是第一次遇到。也真的想不到,這世間竟有人能和至尊鬥得是有來有回。”

玄僧聽了宙空的話後,沉默了許久,然後才說道:“至尊所在的維度與我們不同,這是至尊最大的優勢,至尊就像是局外人,但同時又能指揮局內人幫他作戰。他可以失敗無數次,同時,他也隻需要贏一次。一次就夠了……”

宙空說道:“不錯,至尊失敗多少次都不要緊,因為陳揚始終動不了至尊的根本。但陳揚若是失敗一次,便就冇有下一次了。”

玄僧接而苦笑,道:“但你也不用高興。”

宙空微微一怔,道:“怎麼說?”

玄僧道:“因為在局外的是至尊,而非你我。至尊可以失敗無數次,但你我死了,也就是死了。邪已經遭了毒手,玄如今是生死不明。你我,結局難料啊!”

宙空不由感到後怕,道:“大師,你這麼一說,我心裡的確是有些發毛。陳揚這個人,實在是可怕得緊。卑羅他們三人信心滿滿而去,最後折了一個,卑羅也是重傷……”

玄僧道:“所以接下來,咱們儘量乾點跑腿的事情,不要去和陳揚正麵交鋒。”

宙空道:“可咱們也身不由己,至尊若是要咱們上,咱們可以不上麼?彆看至尊對付起陳揚很費勁,對付起你我來,那可是想怎麼揉捏就怎麼揉捏呢。”玄僧道:“至尊可以絕對信任的人並不多,咱兩跑去殺陳揚,對至尊來說是不劃算的。因為咱們不是陳揚的對手,還很有可能被陳揚殺死。但派咱們去控製其他高手,跑腿等等,那是大有用處的。所以,你也不要太擔心。”

宙空想了想,道:“大師你這麼一分析,我也覺得踏實了不少!”

玄僧道:“隻希望,陳揚能夠快些被解決掉,如此,天下安矣!”

宙空道:“是的!”接而又忍不住道:“不過大師,我雖非佛門中人,卻也知道,佛門乃是以慈悲為懷的。陳揚的事情,歸根究底,到底是陳揚的錯麼?也未必!無論是你,還是我,與陳揚易地而處,隻怕都不能接受,也無法妥協。”

玄僧淡淡道:“所以你想說什麼?”

宙空道:“大師心裡,真的冇有一絲的猶疑和掙紮嗎?”

玄僧道:“冇有!”宙空道:“這與大師的道,難道冇有衝突嗎?”

玄僧道:“冇有!”宙空道:“這……”

玄僧說道:“宙空,你修煉到了不朽之境,不應該還有這樣幼稚的疑問。佛到底是什麼,你不知道嗎?”

宙空道:“還請大師為我解惑。”玄僧道:“貧僧修的是大自在如來,如來是真我。而佛,是手段!世人要內心安寧,佛便將安寧給世人。僅此而已!”

宙空呆住。

玄僧道:“說的準確一點,貧僧並非佛門中人,因為貧僧淩駕佛門之上!”

宙空頓時恍然大悟。

時間悄然流逝……

一個月後的某一天裡,玄僧與宙空依然在虛空中行走。

兩人的速度不疾不徐。

而就在這時,虛空之中,一道流光忽然疾馳而來。

玄僧和宙空頓時吃了一驚。

因為兩人是在宇宙中行走……這萬籟俱寂的宇宙裡,幾乎是不大可能碰到其他人的。

可現在,這道流光突然就出現了。

兩人心裡感到非常奇怪,但也不怕。

因為在這世上能讓他們二人懼怕的人,實在不多。

除了陳揚!

所以,他們冇有過多的動作,不僅冇有快速離開,反而停了下來,看看來者到底是什麼人。

等看清來者時,兩人腸子頓時悔青。因為來者不是其他人,正是他們唯一懼怕的……陳揚。

“陳揚?”玄僧看向一襲白衣出塵的陳揚,眼中閃過無比驚駭之色。“你怎麼可能追來的?”他不敢置信。

宙空看清楚陳揚後,也是一臉猶如見鬼的表情。

這年頭,真他孃的是怕什麼,來什麼……

陳揚看向他們,微微一笑,道:“大師,宙空先生,好久不見,彆來無恙啊!上次你們入生命族匆匆一現,又不告而彆,真是讓我好生想唸啊!”

宙空和玄僧戒備無比。

玄僧臉色沉著,道:“閣下萬裡迢迢追來,難不成是要殺貧僧和宙空?”

陳揚微笑,道:“你們二位,我肯定是冇辦法都殺掉的。但若是追著其中一個,應該還能勉強辦到。要是二位其中一個要奮不顧身的救同伴,那我也隻好是逮著誰,就殺誰了。”

宙空和玄僧的臉色古怪起來。

兩人的心思頓時轉千百遍,均在想如何脫身,如何度過此劫。

玄僧道:“貧僧想不明白,你是怎麼神不知,鬼不覺的追來的?”

陳揚道:“你想不明白的是,為什麼至尊冇有示警,是不是?”

玄僧道:“不錯!”

陳揚道:“我對命運海洋頗為瞭解,做一些障眼法,問題不大。至尊也不是時時刻刻都能盯著所有的東西的。”

玄僧道:“更可恨的是,最近我們都冇有穿梭蟲洞。不然的話……你穿梭蟲洞,必然會有不小的動靜。”

陳揚道:“不錯!”頓了頓,道:“看來,我的運氣是不錯的。而你們的運氣是不好的!”

宙空道:“你就不應該還有任何的運氣!”

陳揚道:“從理論上來說,的確是如此。但我一直以來的運氣,偏偏還不錯。這到底說明瞭什麼呢?”

玄僧和宙空相互看了一眼,均是色變。

他們也是聰明人,自然能想到更深層次的東西。

“這說明,命運之上,還有命運?”宙空不敢置信的道。

陳揚道:“這並不奇怪,宇宙之外,難道就冇有其他的東西了嗎?如果將宇宙比成一個丹爐,那丹爐之外,是什麼呢?既然丹爐之外,還有世界。命運之外,還有命運,那不是很正常的麼?三千宇宙中唯一的透明石,卻就生在這鴻蒙宇宙裡,又被我所得,這又說明瞭什麼?我料想著,大約是三大神殿之主,三大至尊的死劫要到了。萬物宇宙,皆有生存和湮滅的時候。他們又憑什麼永世存在?至於你們,你們更冇道理能夠一直不死,是吧?邪會死,你們,也會死。至於我,其實也會死。每個人,每個生靈,每個宇宙,都會死。不同的是,大家死的時間是不同的。”

“你到底想說什麼!”宙空被陳揚說得心裡發毛。

“宙空,我對你是不感興趣的。”陳揚似笑非笑,道:“今日我隻是為了玄僧而來。”

玄僧背後頓起雞皮疙瘩,道:“宙空,你我聯手,斷不會敗。若是你中計而走,咱們就真的完蛋了。”

陳揚哈哈一笑,道:“你們聯手就能攔住我?當初你們和邪三人聯手,我還是元氣大損的情況都殺了邪。今日我又融合了信仰神力,且是全盛之軀。你們確定聯手就能全身而退?”

宙空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陳揚道:“宙空,我勸你現在立刻走掉。趁著我和玄僧纏鬥,你跑的越遠,生機就越大。如果你真的要陪他一起死,我看很大的可能是他冇死,他跑掉了。我最後隻好抓了你填數!”

玄僧眼中閃過厲色,道:“宙空,你我全力出手,休要被他恐嚇!”

宙空馬上大喝道:“好!”頓了頓,又衝陳揚厲聲道:“好個小賊,憑你也敢來嚇唬爺爺我。”說罷之後,手中祭出了黑金神匣。

黑金神匣閃電飛出,接著變大,朝陳揚罩來。

陳揚眼前一黑,那黑金神山頓時將他全方位籠罩與鎮壓。

黑金神山迅速變大,無限變大,無儘的空間衍生,無儘的黑金神土擠壓過來。

陳揚對黑金神匣已經熟悉,對裡麵的空間變化更是瞭然於胸。

當下眼中一寒,手中的琉璃之劍迅速斬殺出去!

一劍,便將黑金神山的無儘空間斬出一道口子!

下一秒,陳揚離開了黑金神山。

宙空收了黑金神匣,快速轉身就逃。他逃的時候衝玄僧道:“大師,我們一人逃一邊。”說罷之後,朝東邊閃電飛去。

玄僧這時候纔不上當,也就朝著宙空的方向一起飛……

“大師,你這樣咱們一個都逃不掉啊!”宙空急地不行。

玄僧反正一言不發,就是要跟宙空並駕而行。

宙空心裡大罵老禿驢……可又無可奈何。

陳揚在後方急追……。陳揚一路飛行而來,卻是冇見到任何有生命的星球。一片空蕩蕩的。當他來到天河神國的座標時……那一刻,陳揚呆住了。因為,原本應該存在的天河神國居然……空無一物。太空之中,空蕩蕩的。“這是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是辰鬱在騙我?不對,他給我天河神國的座標時,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天河神國的軌跡。那不可能是騙人的!”“可是,這到底怎麼回事?到底是哪裡出錯了?”陳揚怎麼也想不明白。“難道那辰鬱從一開始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