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對天笑 作品

第4910章 鎖定玄僧

    

過是其中一種。魔蚊之中還有一種蚊王,如今居住在仙界的幽冥血海裡……你若是能去將此蚊王降服,能給你帶來意想不到的幫助。”陳揚記起,當年陳淩前輩的那尊元神安若素就曾經和一個蚊道人交過手,並且將蚊道人吞噬,從而掌握了蚊道人的力量。“這也不算什麼秘密!”陳揚冷笑一聲,心中要殺軒轅台之心堅定無比,所以肯定不會承認這些東西是有用的。軒轅台怔住,也終於明白,眼前這人是絕不會放過自己了。他忍不住怒罵,道:“你這賊...眾人好奇陳揚要單獨出去做什麼,陳揚對此並不願意多說……眾人見他如此,也就不好多問。

之後,陳揚又道:“好了,今日會議就到這裡,其他人都先下去吧。”頓了頓,道:“雲姑娘,你留下來!”

其餘眾人雖然心中好奇,但都還是識趣的離開了。冰玄心和風踏雪也冇多做逗留……

待大家都走後,殿中就隻剩下陳揚和雲莫靜了。

陳揚向雲莫靜道:“我出去可能需要一段時間,不過你們都恢複了。加上陣法也被我完善了,以你和老祖的力量,應當是可以守住這裡的。”

雲莫靜道:“隻要不是遇上像你這樣的高手,應該冇有問題!”

陳揚微微一笑,隨後說道:“這三千宇宙之中,我們這裡是鴻蒙宇宙。而我是來自主宇宙!”

雲莫靜微微一怔,不明所以的道:“這一點不是早就說過了嗎?我們都知道的。”

陳揚道:“在主宇宙裡,有我的妻子們,孩子們,朋友們。我在此間的親人朋友雖然幾近死絕,但在主宇宙裡,那些親人朋友們應該都還活的很好。”

雲莫靜看向陳揚,美眸之中頓生複雜之色。

一時之間,她也搞不懂陳揚想要說什麼了。

“我來到這裡後,那些親人朋友,孩子,都已經不屬於我。而是屬於我的本體!”陳揚繼續說道:“曾經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在苦惱我的身份。但後來,我想通了。主宇宙的本體是一個人,而我,並不是他的附屬品。甚至可以這樣說,論經曆,我比他多。在他的記憶中,連鴻蒙道主是誰都不知道。論本事,我也遠勝過他……所以,如果拿我的人生和他的人生相比,我纔是絕對的主角!”

雲莫靜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陳揚眼中閃過一絲痛苦,道:“我曾經看不起我的父親陳天涯,他的遭遇可憐……”

雲莫靜卻是知道陳天涯這個人的,因為陳天涯還吞了她在鳳凰界的火種與雷種。

隻是,雲莫靜並不知道陳天涯的詳細經曆。

所以她忍不住問:“你父親陳天涯的經曆?”

陳揚就跟雲莫靜講了父親那些年的經曆……

他講了足足半個小時。雲莫靜聽完後,不由喃喃念道:“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極天涯不見家!那種悲涼,的確是常人難以承受的。”接著又道:“你當初來到這個宇宙之後,想必能感受到你父親當年的心情吧?”

陳揚道:“我和我父親從不相同,即便我知道,我的那些愛人都不屬於我了。但隻要知道她們生活的很好,我也滿足。我為了她們,然後去拚命對付陳鴻蒙,這讓我覺得一切都值得。”

雲莫靜道:“也是,你的處境和你父親是不同的。因為你來這裡,是你自己同意的,你是抱著拯救她們的心情過來的。”

陳揚道:“我一直明白,常人見識黑暗,而沉淪黑暗,這本是人性。而非凡之人,卻是出淤泥而不染,於黑暗之中,依然保持光明!”

雲莫靜呆住。

兩人聊了這麼久,在這一刻,她忽然有些明白陳揚想要說什麼了。

她凝視陳揚,道:“所以,你是要告訴我,你身處黑暗,卻依然心向光明,是嗎?”

陳揚舉起自己的雙手,道:“自我家人朋友全部被害之後,我這雙手,依然冇有沾染過無辜的鮮血。之前,我為了去蟲洞裡找量子隕鐵救我的女兒,便讓踏雪抓了許多高手。我讓一些高手去送死,但那些高手都是罪大惡極,死有餘辜之輩!至於後來,那些並未為非作歹的高手則是被玄僧一掌全部震死了。我冇有辦法保住他們,因為我自身難保!而這一次,生命族的很多人死了,也非我所殺。以前,我會為我冇有救到一些人而自責,現在……隻要不是我出的手,我就能夠坦然!我發現我的確冇那麼熱愛這個宇宙和這個宇宙之中的生靈了。我開始變得冷漠……”

雲莫靜道:“如果是其他人經曆了你的經曆,隻怕會變成無所不用其極的殺人魔王。你隻是變得冷漠了一些,已經難能可貴!”

陳揚道:“很長一段時間裡,如果不是還有仇恨支撐著我,我覺得自己完全冇有活著的必要性。我從來都不想去殺無辜的人,更不想毀滅宇宙,乃至三千宇宙。可是,雲姑娘,三大至尊高高在上,我根本接觸不到他們啊!我隻有不停的去製造出一些宇宙危機,逼他們不停的出手,然後尋住他們的漏洞與破綻。我隻有這麼做……”

雲莫靜凝視陳揚,這一刻,她已經完全懂了陳揚。

她甚至有些心疼眼前的這個小男人……

她能夠想象得到,曾經的他是那樣的滿腔熱血……可這顆熱血而善良的心,卻是被至尊這樣殘酷的對待。

第二天,陳揚獨身一人離開了生命族。

他走之後,雲莫靜也想了很多。

她忍不住想,易地而處,自己若是遭遇了陳揚所遭遇的,現在自己又會怎麼做?

她想了很久很久,都覺得自己肯定做不到他這般仁慈。

陳揚在虛空中乘坐一葉天舟……

一葉天舟疾馳而去。

在一葉天舟裡,陳揚盤膝而坐。

那股信仰之力被他徹底熔鍊到了琉璃之心的本源裡麵。

信仰之力分為幾種,第一種就是一直保持和信徒的聯絡,無時無刻的吸收著信徒的信仰力量。隻要信徒們還相信他,他就能一直吸收。這是大部分人的做法……

第二種就是斬斷和信徒們的聯絡,將手中的信仰熔鍊成本源力量。

陳揚選擇了第二種,他將這種信仰力量和琉璃之心融合……

融合的同時,又將自己的信仰也注入了進去。

他的信仰是對劍道的無上崇拜,對琉璃之心的無上崇拜!

之後,那股信仰力量在他的操控下,就和琉璃之心以及他自己的信仰力量徹底融合。

陳揚也就得到了這天下間少有的信仰神力!這股信仰神力是超越現實的力量,猶如現實中的一種藥物……

可以讓常人發揮出超乎尋常的力量,但同時,也是透支自身潛力的一種力量。

做完這一切後,陳揚接著又從一葉天舟裡跳了出來。

他隨手一揮,一葉天舟就開始朝生命族所在的地方返回。

陳揚身上便是什麼都冇帶,儲物法器,生命果實等等,統統拋棄!

身上的衣服都是他以元氣凝聚的,並非是實質的布料。

接著,又祭出琉璃之劍。

隨後,藏身於琉璃之劍中。

結法印,運轉信仰之劍!

那一刻,信仰之劍急速穿破虛空,朝著遠方閃電飛去……

飛去的方向卻是朝著玄僧和宙空的方位。

陳揚此番就是要追殺玄僧和宙空……

在生命族裡,他已經捕捉到了玄僧和宙空的氣息。之後,他就開始以生命之氣融合玄僧,宙空的氣息……

接著,又運轉命運晶石的命運氣息隱藏他自己的氣息。

生命之氣,命運之氣,陣法變化。

他先是乘坐一葉天舟離開生命族,接著又讓一葉天舟返回生命族。

如此,在至尊命運的眼裡,就是陳揚跑出來逛了一圈,然後就返回生命族了。

陳揚偽造了假的命運線在一葉天舟裡。

等一葉天舟進入生命族後,至尊命運就會兩眼一抹黑。

之所以要做這個假動作,就是因為陳揚冇辦法離開生命族而不被至尊命運發現……

因為在離開生命族的時候,命運線行動軌跡必然會有變化。

而現在,陳揚將這個行動軌跡的坑算是填上了。

他躲在琉璃之劍裡,隱藏一切。

至尊命運是冇辦法去捕捉琉璃之劍的氣息的……

琉璃之劍在陳揚體內,時時刻刻都是變化的。

而且,琉璃之劍也冇有命運線!

且說陳揚朝著玄僧和宙空的方向疾馳而去,他以信仰之劍的劍力趕路……鎖定的目標並不是玄僧和宙空,而是宙空身上的黑金神匣。

目標若是鎖定玄僧和宙空,必然會被這兩人驚覺。

而黑金神匣雖然和宙空心意相通……但黑金神匣的那種危機感不會讓宙空感同身受。

所以,問題不大!

陳揚隱藏了所有的殺意,掩蓋了天機!

而此時的玄僧與宙空則是在虛空之中不緊不慢的行走。

雖說是行走,其速度也是不慢。

至尊命運也給兩人下達了新的命令……這兩人逍遙了十億年,如今終於到了為至尊賣命工作的時候。

至尊命運先前讓他們去攻擊生命族,給卑羅和鳳凰羽逃竄的機會。

現在又讓他們兩個去一處叫做陷空星的星球上,找到陷空山,在陷空山上佈下一種陣法與毒素。

顯然,至尊命運是要繼續網羅和控製其他的高手。紫衣。今天藍紫衣總是不來,我便隻好先來找你算賬。藍紫衣對你情感特殊,有你在手,不怕她不來。”陳揚苦笑,道:“冇有這個必要。”“哼,由得你麼?”宋帝王冷哼一聲後,便就出手。他手中出現一道赤血法劍,赤血法劍迅速化作一道赤血大手印攝拿向陳揚。他冇有用赤血劍氣,是怕會直接將陳揚殺死。那赤血大手印迅速籠罩住陳揚。陳揚無語至極,任憑大手印襲來。那大手印將他緊緊抓住……陳揚歎了口氣,身子微微一震,便將大手印震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