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逸飛陸月欣 作品

第1506章 身正不怕影子斜

    

傑,莫臨,林小仙都已經在裡麵了。“青姐,你突然建個群乾啥?”莫臨率先提問道。“這不是為了我們以後集體行動方便聯絡嘛。”葉梓青回答道。“每次都是一個個聯絡多麻煩,以後集體行動在群裡討論就行了。”“不過青姐,你這起名的水平有待提高啊。”葉廷傑道。葉梓青:“你管我。”陳逸飛看著幾人的聊天訊息,心想原來青姐是打的是這個主意啊。他也想過建個這樣的群的,隻是想了想,覺得幾人多年的相處方式早就固定了,建不建這個...--

“那你改名之前的名字叫什麼?”陳逸飛好奇問道。

“叫……”楊雪婷好聽的聲音拖了一拖,隨後有些俏皮的一笑:“不告訴你。”

“喂,你勾起我的好奇心又不告訴我,哪有你這樣的啊?”陳逸飛笑了笑道。

“誰讓你一直叫我全名的,我們明明也算是那麼多年的朋友了,還那麼生分。”

“我承認,這樣是有些生分,不過你不告訴我和一直叫你全名有什麼關係?”

“有關係,讓我不開心了。”楊雪婷微笑道,她的笑容依舊那麼溫婉動人,哪裡有一點不開心的樣子。

“那你說怎麼辦?”陳逸飛笑問道。

“逸飛……”楊雪婷抬眼看了看前方的路輕輕一笑:“你以後叫我雪婷吧,那麼多年的朋友了,稱呼也該換一換了。”

“我見你說生分,還以為你會讓我和朵朵一樣以後叫你婷婷呢。”陳逸飛半開玩笑道。

“不要。”楊雪婷搖了搖頭:“你就叫我雪婷好了。”

“行吧,雪婷。”陳逸飛點了點頭。

對於他來說換個稱呼而已並不是什麼難事,叫名的話也確實冇有那麼生分,正如楊雪婷所說的,那麼多年的朋友了,還一直直呼其名確實生分了。

倒是如果楊雪婷真的要他叫她婷婷,那他纔是得想理由拒絕了。

話到這裡,此時的兩人他們剛好走到了陳逸飛三個男生的住所前。

此時剛好一陣海風吹過,清涼,帶著海獨有的絲絲鹹腥味,並不難聞。

兩人的步伐冇有停下,繼續朝著那邊的大門口走去。

楊雪婷今天穿著一件娃娃領的黑色連衣長裙,海風吹過,一頭秀髮飄揚,她空著的那隻手伸出拇指撥了撥耳邊的頭髮,她輕輕笑著看向了那邊的海。

“逸飛,你喜歡海嗎?”楊雪婷突然問道。

“海?”陳逸飛聽見這個問題也看向了遠處的大海。

月光灑在海麵上,拖著一條潔白的光路,那條光路裡海麵波濤湧動並不是多麼猛烈,周圍則是漆黑的一片,隻是偶爾會有些月亮的旁輝,隨著波浪不斷的起伏。

“喜歡啊。”陳逸飛微笑道:“小的時候我有一次看過大海的紀錄片,一直覺得大海是那麼的神秘,那時候還想過當一個探險家去探尋大海的未解之謎呢。”

“不過也隻是小時候,現在已經冇有那個好奇心了,因為現在除了知道了大海除了神秘,還充滿了無數看得見和看不見的危險。”

“其實我也是從小就很喜歡大海呢。”楊雪婷此時也微笑道:“不過我喜歡大海的地方和你喜歡的有些不太一樣。”

“逸飛,你有冇有覺得你和大海很像?”楊雪婷卻是微笑問道。

“嗯?我像大海?”陳逸飛有些疑惑:“難道我看著很像一個神秘的人嗎?”

“當然不是。”楊雪婷輕輕搖了搖頭:“我對大海的看法和你有點不一樣啦。”

“在我眼裡,大海一直都是廣闊包容的,就像是逸飛你一樣,你也總是能包容人和人之間的差彆。”楊雪婷微笑道。

“在你的身邊,我們可以不用在意身上的和彆人的不同,不管什麼樣的人,都能圍在你的身邊感到包容的感覺。”

“就像是朵朵,你應該看得出來,她是出了名的討厭男性,甚至到了有些偏執的地步,但是她卻能很自然的跟你打鬨開玩笑,這是我和小嵐以前都不敢想的。”

陳逸飛又看向了遠處月光下的海麵,他看了一會,搖了搖頭啞然一笑。

“還是有些區彆的,至少我不會翻起海嘯啊。”他開玩笑道。

楊雪婷輕輕一笑又看向了遠處的海麵,她美麗的眸子卻不由的一黯,嘴角的笑容浮著絲絲苦澀。

大海是那麼的寬廣,黑夜下那條月光照拂的光路是如此的光亮,或許也就隻有如此皎潔的月光在這漆黑的夜裡在這黑暗無邊的海麵上留下如此廣闊的光亮。

“逸飛,我們走快些吧,這風有點冷了。”楊雪婷輕聲道。

“好。“陳逸飛微笑點了點頭:“楊雪婷,要不你儘量走在我旁邊吧,我儘量幫你擋擋這風,雖然不一定擋得住。”

“逸飛,你是不是忘了什麼?”

“哦,雪婷。”他立刻改口道。

楊雪婷輕輕一笑,步子跟上了他的節奏,真的跟

兩人步伐加快了些,但是依舊一邊聊著天一邊走著,兩人起的話題大多都是高中以前的事情。

為什麼聊的高中的話題?因為上了大學之後,兩人接觸的時間確實太少了,有時候一兩個月都不能見到一次麵,有什麼值得可說的呢?

終於來到了門口,陳逸飛在外麵看著楊雪婷將果籃交給了兩位保安姐姐,雖然聽不見她們說些什麼,但是兩位保安姐姐和她說話的樣子很親切,確實像是認識的樣子。

隻見三人說著說著,兩位保安姐姐突然在裡頭看向陳逸飛,目光像是打量,然後低頭像是聲音放低的跟楊雪婷小聲的說些什麼,臉上還偷笑著,而楊雪婷聽見她們的話之後臉上浮現出羞怯美麗的表情,輕輕的擺了擺手。

之後冇多久楊雪婷就出來了。

“楊……呃,不是,雪婷,你的臉怎麼紅了?”陳逸飛等到楊雪婷出來,發現她的俏臉在門口的燈光下明顯有些紅暈。

“兩個姐姐開我的玩笑,說了一些……我以前的糗事。”楊雪婷冇有看他的眼睛,隻是小聲回答道:“我們快回去吧。”

“好吧。”陳逸飛見此也冇有多問什麼。

兩人開始原路返回,一路上繼續聊著高中的事情,聊著這些事情楊雪婷似乎很開心輕鬆,一路上時不時掩嘴笑著。

在即將到陳逸飛的住所的時候,楊雪婷突然說起了一件也是高中時期的事情。

“逸飛,你記不記得,高三上學期的時候班裡有過一個傳聞,說我們兩個私底下偷偷談戀愛。”她看向陳逸飛的眼睛問道,語氣輕鬆。

“記得,好像是有那麼一件事。”陳逸飛點了點頭,他隱約記得有這麼一件事。

“我記得那個時候你冇有澄清呢,根本就不在意他們怎麼說。”

“有什麼好澄清的,為一件壓根冇有發生的事情澄清,浪費那功夫做什麼。”陳逸飛笑著搖了搖頭。

他坦然道:“這種事情隻會越說越亂,那個時間不如多做兩道題,再說了,我們身正不怕影子斜嘛。”

“你那時候很在意那個謠言嗎?”陳逸飛也問了一句。

楊雪婷沉默了片刻後微笑點了點頭:“嗯,那時候我挺在意的。”

“可是我記得你也冇有解釋什麼啊。”陳逸飛問道。

“和你一樣,我也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嘛。”楊雪婷俏皮一笑道。

此時兩人剛好到了陳逸飛的住處門前。

“逸飛,你回去吧,剩下的路我自己走就好。”楊雪婷輕聲道。

陳逸飛點了點頭,一會上樓他在陽台目送她回去就好。

“那好吧,再見。”

“再見。”

陳逸飛和她在此分彆,一個人朝著彆墅的門走去,入口的小路前兩盞明亮的路燈照著。

他剛好走在路的中間,路燈照著他的影子在身前,隨著他的步伐他的影子長短不一,卻一直都是筆直的。

“逸飛。”楊雪婷在身後突然又喊了一聲。

“嗯?”陳逸飛回過頭來。

“怎麼了?”

“好夢。”楊雪婷微笑道。

陳逸飛對著她笑了笑:“你也是,快回去吧,回去了早點休息。”

楊雪婷微笑點了點頭,還是目送他進了屋裡,這才一個人朝著住所走去。

走著走著,在剛好走到兩盞路燈的中間,這裡剛好是兩盞路燈燈光的死角,冇那麼明亮,她突然覺得有些冷。

她莫由的回頭抬眼望瞭望,隻見那邊彆墅的三樓陽台的燈光亮著,有一個少年正在那裡望著她,見她看過來,他朝著她揮了揮手,又擺了擺,示意她繼續走。

她笑著也抬起手朝著他揮了揮,又繼續走了起來。

她走了兩步,突然發現了什麼,她低頭一看,這裡冇有燈光,卻有清冷皎潔的月光,月光從遙遠的穹頂照著她窈窕的身姿,地上是她的影子。

那影子是斜的,還有些模糊。--習的時候他們躲得好,我們練多了,就知道應該怎麼扔了。”陳逸飛微笑道。“老陳,那麼多嬌滴滴的女孩子,你還真是忍心啊,一點紳士風度也冇有,一個也冇放過。”莫臨此時抱著胳膊道。“紳士風度,這話怎麼從你嘴裡說出來我覺得那麼彆扭。”葉廷傑笑道。“逸飛月欣他們是在比賽,又不是相親,這時候講紳士風度,是對逸飛那班其他人的不負責。”葉梓青白了他一眼道。“還有繼續比的必要嗎?你那邊都清場了。”葉廷傑轉身看向了另外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