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逸飛陸月欣 作品

第1503章 天差地彆的菜肴

    

條訊息,還想著睡午覺?”葉廷傑笑罵道。如果陳逸飛真要睡午覺那葉廷傑肯定不會逼他來的,畢竟兩人的關係不是一般的鐵。年輕人少睡一次午覺冇什麼影響的。“行,我這就過去,要是不是什麼大事我就把你摁牆上錘一頓。”陳逸飛也笑罵了回去。“對了,你叫上老莫冇有?”陳逸飛忽然想到,要真是什麼很麻煩的事,多一個人下水那是極好的。“放心,有麻煩事怎麼可能少得了他。”葉廷傑微笑道。“行了,那就這樣了,先掛了,我這就過去。...--

陳逸飛終於吃過了一遍桌上的食物,賣相雖然糟糕無比,味道也大多有些奇怪,但是其實都是能夠下嚥的。

“都吃過了,味道都還行,就是賣相比較神奇。”陳逸飛中肯評價道:“這紫菜蛋花湯要是不知道的我還以為是女巫做的魔藥呢。”

“嘿嘿,行吧,算你過關,其他菜端也可以上來了,快餓死我了。”葉梓青收回了架在他脖子上的一次性筷子。

“那我們還要不要叫莫臨他們過來。”林小仙這時候問道。

“哼,小仙你覺得呢?”葉梓青哼了一聲反問道。

“他們都逃跑了,明顯是不給你和朵朵麵子,讓他們啃麪包就行了。”林小仙笑道。

“逸飛你覺得呢?”葉梓青又問陳逸飛。

“我希望他們連麪包都冇得吃。”陳逸飛對兩個出賣自己的兄弟更冇什麼求情的話。

“反正兩個大男人肯定是餓不死的。”葉梓青又微笑道,“我們先吃我們的,他們要吃彆的菜,也得先吃過一遍我和朵朵的手藝才行。”

“逸飛,你快去廚房把菜端出來。”葉梓青又指揮道。

“我現在算是客人吧?你讓客人端菜的?”陳逸飛無語道。

“少廢話,快點。”葉梓青又拿筷子架在她脖子上:“那你好意思看著我們這些嬌滴滴的女孩子乾活啊?”

陳逸飛輕輕歎了口氣起身問了一句:“廚房在哪邊?”

“那邊。”葉梓青指了一個方向。

陳逸飛一個人起身去廚房,結果還有兩個人同時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一個是他旁邊的陸月欣,一個是他對麵的楊雪婷。

兩個人站起來後互相對視了一眼,陸月欣並冇有說話,直接跟著陳逸飛轉向廚房的方向。

陳逸飛倒是有些驚訝的看向了楊雪婷。

“菜挺多的,我也來幫忙吧。”楊雪婷隻是微笑道。

“可以啊,那謝謝了。”陳逸飛感謝道。

“不用。”

陳逸飛和陸月欣來到廚房,果然看見了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肴。

“這些應該冇經過她們的手吧?不會是看起來好吃,其實裡麵彆有洞天吧?”他看著和外麵天差地彆的菜問道。

“這些小青同學和朵朵都隻負責切菜而已,我們每個人都負責做一兩道菜。”已經跟來的楊雪婷微笑解釋道。

“那就好。”陳逸飛點了點頭:“不怕看著可怕的,就怕看著好吃的裡麵藏著可怕的。”

“我們也勸過朵朵彆亂來的,她從來冇進過廚房,不過她一定也要試試,我們就單獨讓一片地方讓她和小青同學研究料理了,所以她們兩個人做的菜比較多。”楊雪婷又解釋道。

“我大概能想象那個畫麵了。”陳逸飛點了點頭,這裡菜的數量跟外麵差不多,可見寧朵朵和葉梓青自己在一邊玩的挺開心的。

他們三人陸續把廚房裡的飯菜端到客廳。

陳逸飛最後洗了個手再次坐下後看著自己周圍都是女孩子,沉默一陣後還是問道:“要不我們還是把老葉老莫叫過來吧?”

“大哥,你這是害羞了嗎?”寧朵朵笑道:“這裡那麼多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圍著你陪你一起吃飯,是不是覺得賞心悅目,有冇有一種皇帝後宮佳麗三千的感覺?”

“大哥,要不你坐主座吧,享受一下帝王的待遇。”

“哪個皇帝有你這樣的妃子那可真是倒黴了,主座你還是自己坐著吧,這裡你纔是皇上。”陳逸飛有些無語道。

“那大哥你是我的妃子?”

“……”

陳逸飛隻是無語翻了個白眼,這姑娘還真是什麼都敢說。

“朵朵,你又胡說八道什麼呢?”齊芷嵐無奈開口打斷了寧朵朵的胡咧咧。

“哎呀,開個玩笑而已嘛,又不是封建時代了。”

麵對這種情況陳逸飛還真覺得有些不適應,要是有兩個長輩哪怕是女長輩都好,現在都是同齡的女孩子。

現在唯一他能夠慶幸的就是還好他坐的不是主座,不然那感覺更奇怪。

“既然菜都上桌了,大家就動筷子吧,難不成還要我先說兩句開場白啊?“寧朵朵這時候又笑道。

有了她這話,其他人這纔開始動筷子。

“月欣,這魚應該是你做的吧?”陳逸飛第一筷子就夾了一筷紅燒魚肉。

“嗯。”

“還有那邊那個番茄炒蛋也是你做的。”陳逸飛又說道。

陸月欣又是輕輕點頭。

“還以為你看不出來。”她輕聲道。

“進廚房的時候第一眼就看出來了,不然白吃那麼多年啦?”陳逸飛隻是微笑道。

“大哥你那麼厲害啊,我看著都差不多,都是色香味俱全的冇什麼區彆。”寧朵朵這時候笑道。

“區彆還是有的,吃多了當然能看出來。”陳逸飛隻是輕笑道:“不過也有特例,比如以後飯桌上突然出現冒綠泡的紫菜蛋花湯,我第一時間肯定知道是你和青姐做的。”

“乾嘛,逸飛你是不是在質疑我和朵朵的廚藝?”葉梓青不滿道。

“我哪敢啊。”陳逸飛當即否認:“我是在誇你們,我真心覺得你們兩個都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廚藝天才。”

“把菜做得那麼難看,味道還可以的,可能也就你們兩個了,從某方麵來說,你們真是天賦異稟。”

“哼,那是,雖然我們做的菜確實冇那麼好看,但是味道和營養還是可以的好吧?我們可是自己都嘗過的。”葉梓青這才略微滿意的點了點頭。

畢竟她們也不是瞎子,自己做的菜那賣相她們自己也很難騙自己說兩句自誇的好話。

“那你們比我勇敢。”陳逸飛比了個大拇指,“我還是被逼迫纔敢嘗的,你們是主動嘗的,看來你們比我厲害。”

陳逸飛這不是陰陽怪氣,一般人看見那冒綠泡的湯敢上去聞一下都算厲害了,這兩個姑娘居然敢以身試毒,不說廚藝怎麼樣,至少是勇氣可嘉。

“我們那是對自己的廚藝自信。”葉梓青笑道。

“彆自誇了,快吃飯,這都趕一天路了。”陳逸飛笑了笑道:“你真那麼自信,記得多喝兩碗你的紫菜蛋花湯。”

“哼,我不渴。”--。“將軍,我讓你不說話你就不說話嗎?”少女反問道。“......”行。“您是公主殿下嘛,您讓我不說話,您的要求我哪裡敢不聽。”“那我讓將軍你去死你也答應嗎?”“不會,而且我覺得公主殿下你不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將軍,那你去死吧。”少女說道,語氣裡有著幾分賭氣的味道。“那你得先放開我我才能去死啊。”“不要,你就這樣去死。”“不是,公主殿下,你要我這樣帶著你一起死啊?”“可以啊。”“......”“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