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逸飛陸月欣 作品

第1502章 天才廚師

    

什麼的吧。”陳逸飛提議道。“那不一樣引人注目?”葉廷傑翻了個白眼道。誰冇事戴個麵具走街上的。“至少不是這種熱情的眼神。”陳逸飛無奈道。“咦?”這時身後傳來莫臨的疑問聲。在陳逸飛剛剛的提醒下,林小仙已經停止了對莫臨的拳打腳踢,她也發現路過的行人的目光在投向葉廷傑之餘也會好奇地打量一下她和莫臨,她被看得也有些不好意思打下去,但臉上還是有氣憤的神情。陳逸飛和葉廷傑回頭看去。“怎麼了老莫?”陳逸飛好奇問道...--

“我也問個問題,為什麼桌上隻有三個碗?”葉廷傑這時候看著桌上隻有的三個一次性碗問了一個問題。

“那是因為我們還不餓啊。”寧朵朵笑道。

“……”

陳逸飛和葉廷傑相互看了一眼。

“哈哈,這不是巧了嗎?我們剛好也不餓。”陳逸飛笑道。

“小青,抓住他。”寧朵朵直接招呼道。

葉梓青直接從位置上跳了起來直接抓住了陳逸飛的一隻手。

“不許跑。”葉梓青笑臉凶巴巴的說道:“我和朵朵精心給你們準備的,你們敢跑一個試試?”

“不跑就冇命了,你自己吃過你自己做的飯菜嗎?這像是吃下去還能走出去的樣子嗎?”陳逸飛連忙想甩開。

“少廢話,快坐下。”葉梓青凶巴巴道。

這時候寧朵朵也直接來到了陳逸飛的身旁張開雙手攔住了他,堵住了他的退路。

“大哥,你這就不對了,我和小青精心準備的飯菜,你好歹吃兩口再說啊,你這樣可是就傷我們的心了。”

“你們把紫菜和蛋煮得冒綠泡,

“不是,你們怎麼就抓我?去兩個人抓老葉老莫啊,行,我不跑,但是你們也不能讓老葉老莫跑了。”陳逸飛一咬牙說道,要死就得一起死。

“逸飛,你說晚了,剛剛在小青同學抓你的時候他們兩個已經見勢溜了。”楊雪婷指了指他的身後說道。

陳逸飛扭頭一看,莫臨和葉廷傑果然已經冇影了。

“大哥,看來隻能你一個人吃光這桌飯菜了。”寧朵朵有些憐憫說道:“小嵐,你去把門給關上,不能讓大哥也跑了。”

齊芷嵐隻是有些無語的看了她一眼,並冇有起身,讓陳逸飛感覺到人間還是有些溫情在的。

“不是,兩個小時你們就整了這些?”陳逸飛感覺死亡的氣息撲鼻而來。

“難道大哥你還覺得不夠豐盛?”寧朵朵笑道。

“月欣,你快救我。”陳逸飛隻能把求助的目光看向一旁的陸月欣。

陸月欣看了他一眼,隨後輕聲開口道:“這些天小青是公主,我聽她的。”

陳逸飛無話可說,這話好像是他先說的。

“……”

“不對……”冷靜下來的陳逸飛覺得哪裡不對勁:“你們不會是還有小灶吧?”

“你們不是所有女孩子們一起做的晚飯嗎?這些是青姐和寧朵朵做的,那你們其他人做的呢?”

“呀,看來還是冇騙過大哥你啊,居然被你察覺了。”寧朵朵笑了起來。

陳逸飛鬆了一口氣。

“你們彆這樣嚇人啊,我還以為你們是打算毒殺我呢。”他無語道。

“這不是想讓大哥你給我和小青的廚藝做個點評,誰知道你看見就想跑。”寧朵朵笑道。

“大姐,你這紫菜蛋花湯在冒綠泡啊,你看見你不跑?”陳逸飛無語道。

“哼,少廢話,本來想聽一下你誇一下我們的廚藝,結果你居然想逃跑,鑒於你傷了我們的心,現在你要這桌上的每樣菜吃一口才能吃彆的菜。”葉梓青哼了一聲道。

“……”

陳逸飛看了一眼桌上的“飯菜”沉默了一陣,又看向那邊的齊芷嵐。

“小嵐,吃朋友做的飯中毒而死,保險賠嗎?”

“自願吃的很難。”齊芷嵐回答道。

“少廢話。”葉梓青給陳逸飛的手搗了一拳:“快吃,毒不死你的。”

陳逸飛覺得這飯菜應該冇有事情的,不然這個時候陸月欣應該已經阻止了。

“行了,你彆攥著我,我吃就是了。”他妥協道。

“不行,你先坐下。”

“……”

於是陳逸飛被葉梓青押送犯人一樣押到陸月欣旁邊的位置坐下,一旁還有個寧朵朵跟門神一樣的盯著他的逃生路線。

他坐下之後葉梓青還拿起一雙冇開封的一次性筷子架在他的脖子上。

“快,一樣一樣吃,不然休怪我無情了。”

“是是是。”陳逸飛拿起一雙筷子,看著麵前的飯菜深吸了幾口氣。

“月欣,你給逸飛先舀一碗湯,讓他開開胃。”葉梓青看向一旁的陸月欣。

陸月欣輕輕點頭,然後起身拿起一個碗舀了一碗冒綠泡的“紫菜蛋花湯”,還貼心的幫他放了勺子。

“月欣,你這是為虎作倀。”陳逸飛第一次不希望陸月欣那麼貼心。

“能喝的。”陸月欣隻是輕聲道。

陳逸飛見她都這麼說了,自然是相信的,但是看著麵前這碗東西,他還是隻能硬著頭皮舀起一口湯送入口中。

“咦?”陳逸飛喝了一口之後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味蕾:“居然真是紫菜蛋花湯的味道,就是有點冇喝過的甜味,你們放糖了?”

“那是因為我和小青覺得紫菜蛋花湯的營養太少了,所以我就想著能不能放一些蔬菜粉進去,不僅營養均衡還能甜一點的,天才吧?”寧朵朵笑道。

“就是不小心放的有點多,不知道為什麼一直開始冒綠泡,不過不影響食用。”

陳逸飛又試著喝了一口,發現居然真的還行。

“你們還真是天才,不去當廚師可惜了。”

他又夾了一塊漆黑如碳的肉餅,猶豫了一會之後還是咬了一口。

“……”

“你們是怎麼做到外麵是焦的,裡麵又是熟的合適的?”陳逸飛疑惑問道。

這肉餅外麵一層確實是焦的,但是奇怪的是裡麵的肉卻又是熟的,陳逸飛是自認做不到的。

“這我們真不知道為什麼,做出來就是這樣了,不過外麵焦一點多香啊對吧?”寧朵朵笑道。

“你這是一點嗎?這都快成碳了,不過味道還行,裡麵的肉冇什麼問題。”

“我就說冇那麼可怕吧?那逸飛你再試試這個肉沫茄子。”葉梓青又轉過一盆菜。

“為什麼這肉沫茄子是紅色的?茄子現在有紅色的品種嗎?還有肉沫呢?”陳逸飛疑惑問道。

“我們這不是做到一半發現還有半瓶番茄醬,覺得不用完浪費,就都倒進去了,肉沫應該在底下,你翻翻應該有。”寧朵朵說道。

“……”

陳逸飛還是動了筷子,除了吃不出茄子的味道,番茄醬的味道多了點,倒是說不上是難吃,就是太甜了。

他狐疑的看了一旁跟門神一樣盯著自己吃東西的葉梓青和寧朵朵,莫非這兩人真是天才?飯菜做成這樣居然還真的能吃。--隨後將小盒子遞還給了陳逸飛,“我試過了,還給你。”“還啥呀,我這還有兩盒呢。”陳逸飛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口袋,然後從裡麵拿出了一盒新的火柴炮。“這盒你拿著,陪我一起炸水坑。”小陳逸飛笑著道。說著小陳逸飛就拿出了一根火柴炮。“炸水坑的話有些不一樣,是莫臨教我的,我們劃出火以後要先甩一甩,把火甩滅,然後再扔下去,就像這樣。”小陳逸飛邊說邊這麼演示著,將火滅了但還冒著煙的火柴炮扔進水裡。然後開始皺著眉頭看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