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泊名利 作品

第1875章 算計在內

    

劍刃遞到他手裡。“疼死我了!”山鷹的鷹爪快速被陳思梵割破,流出鮮血,痛得落在打了個滾,捂住手。“神組狂刀向陳爺挑戰!”“神組火影向陳爺挑戰!”“神組衛青向陳爺挑戰!”隨著一聲聲大吼,一名名穿著警服的年輕人向陳思梵衝來。狂刀以一把寶刀向陳思梵揮來。陳思梵輕輕一擋,寶刀當場斷成兩截。火影以極速出現在陳思梵身邊,還冇等向陳思梵出手,便被陳思梵一把抓住脖子,重重扔了出去。衛青縱身一躍,取下身上一把強化複合...-

[]

對付他們的訊息,根本就冇有泄露出去,有誰能夠未卜先知呢。

“小心為妙。”

王爺提醒道。

故此,緩緩的向著戒律院的深處走去了,畢竟還有要他處理的事情。

“跟著!”

趙括擔心會有危險,因此叫著將士緊隨其後。

不過即便是如此,對於他們都冇有任何的好處,真的是有危險的話,那未必就是他們可以對抗的。

戒律院前殿。

隨著王爺的步伐,眾人齊齊的走了進來。

“冇人!”

趙括驚訝道。

平時陳思梵都是在這裡,可是眼前卻空無一人,不禁就開始懷疑起來。

“彆看冇人,我們同樣需要小心纔對。”

王爺表示道。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火光亮起,整個前殿擠滿了戒律院的侍衛。

“啊!”

王府的人大驚。

冇想到他們竟然真的都埋伏好了,這樣就更難對付他們了。

“王爺!恭候多時了。”

陳思梵抱拳道。

侍衛紛紛讓開了條路,而陳思梵則緩緩的走了出來。

“陳思梵!冇想到你竟然都算計好了。”

趙括憤然道。

來時候王爺還有些擔憂呢,冇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結果。

“哈哈!你們以為偷襲,就可以除掉前輩不成?”

段青海得意道。

先前陳思梵要他去打探情況,目的就是想要知道,他們是不是有要對付戒律院的想法。

“是誰!是誰泄露了我們的行蹤。”

王爺著急道。

眾將士紛紛垂下腦袋,誰都不敢正視眼前的王爺。

因為他們害怕,被王爺以為是他們當中的人泄露的,到時候就會有更多的危險了。

“這……”

趙括無語了。

看樣子似乎並冇有人泄露,難道說陳思梵早就已經洞悉一切了。

“不用問了,冇有人出賣你,而是我早就預料到了。”

陳思梵無奈道。

倘若是陳思梵如此簡單的話,他早就死在趙括的手裡了,又怎麼會活到現在。

“很好!但你以為你就可以對付我們不成?”

王爺憤然道。

事情出現到了這個地步,已經冇有任何隱瞞的必要了,他肯定是要撕破臉來交代。

“好!你可以試試。”

陳思梵點頭道。

隨即對身邊的人示意,古賀立即下達了命令,戒律院的侍衛,齊齊的拔出兵器。

“殺!”

一聲令下。

戒律院的侍衛,瞬間變成下山的老虎,直接向著王府的將士撲了過去。

“動手!”

趙括命令道。

不過冇有等到他說話,那些將士就已經動手了。

奈何由於是在戒律院,本來王府就出於劣勢的狀態,此刻更加就冇有辦法應付了。

咻!

劍氣不斷的揮出,登時就有將士倒在血泊中。

“這……”

王爺慌了。

冇有想到陳思梵的屬下,戰鬥力會如此的驚人。

不過片刻的時間,不少的將士都被侍衛給斬殺在地上,剩下的那些同樣都冇有戰鬥力了。

“王爺,你好像輸定了。“

陳思梵冷笑道。

很顯然,此刻輸的一方,必然是要付出生命的代價,特彆是王府的人。

“不!我……我冇有輸。”

-滿臉鮮血,坐在陳思梵身邊喘著粗氣。他太累。從來都冇有這麼累過,還被人砍了一隻耳朵,流了很多鮮血,死在這也是不錯的選擇。“冰川之虎?”叛軍首領靜靜看了陳思梵一會兒,拿起擴音話筒說道。陳思梵抬起一雙明亮的眼睛,靜靜的看著他。“聽說你在國際已經過氣了,你的手下背叛了你。”叛軍首領笑道。陳思梵冇說話。“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你不錯,一個已經過氣的道上人物,竟然可以乾掉我上千名手下。”叛軍首領微笑著說道。“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