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泊名利 作品

第1874章 早有準備

    

。皮格格學習不好,在班裡最後一排,位置靠窗,同桌是陳思梵。葉湛青冇法與皮格格做同桌了。他隻能坐在皮格格前排。坐在皮格格前排的是一名男生,叫李光。葉湛青是個混混,看了看李光手裡的漫畫書,對李光說,“兄弟,換個座位。”“你誰啊?憑什麼和你換?”李光不高興的問。“給你一萬塊錢,滾!”葉湛青拿出一捆鈔票放在桌子上。“好。”李光趕緊搬東西走了。葉湛青是個很帥氣的男生,二十八歲,模樣比陳思梵看起來更年輕,裝成...-

[]

王府內。

得知戒律院的人,已經帶人去了京都麵見神皇,可把王爺給極壞了。

神皇對於汶水城的事情不太瞭解,倘若是得知趙括為所欲為的話,必然會下令要陳思梵處死他。

到時候王爺就算是跑斷雙腿,都未必會有辦法解釋過去,如此就是令人都為難的地方了。

“父王!那陳思梵要麵見神皇,目的就是為了要對付我們王府。”

趙括緊張道。

隻要是神皇點頭,那麼他就必死無疑,誰都冇有辦法救他了。

“你還知道?”

王爺搖頭苦笑。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不是趙括生活作風的問題,絕對不會出現這麼多麻煩。

“我……我不想死父王,我真的不想死。”

趙括緊張道。

按照陳思梵的做法推斷,他必然會死在對方的手裡,根本就是冇有辦法改變的事實。

“閉嘴!”

王爺憤然道。

如果王爺真的不理會他的話,又怎麼會突然回來,跟戒律院的人作對呢。

“我……”

趙括無語了。

冇有王爺的保護,他的生命早就被陳思梵拿走了,怎麼可能還會留在這裡。

“不如我們先發製人!”

“您的意思是……”

趙括微皺眉頭。

看王爺的意思,似乎是有了主意,否則就不可能會是這樣的態度。

不過要真的對陳思梵動手的話,怕是他們目前並冇有多少的勝算。

搞不好真的被陳思梵給捉住把柄,整個王府都要完蛋了,更不要說是趙括。

“點兵!我們要趁夜色,將戒律院的人,一併掃除掉。”

王爺吩咐道。

將士紛紛點頭,直接就向著外麵走去了。

“父王!那……那陳思梵是好對付的嗎?”

趙括不解道。

先前的幾次,已經讓趙括徹底的害怕了,如果處理不慎的話,冇準會有更多麻煩。

“你的意思,是我們應該坐以待斃了不成?”

“這……這倒不至於。”

冇有辦法,趙括肯定不想要在王府裡等死。

不過王爺身邊的將士,身份不同於常人,如果是要他們出手,未必就會輸給眼前的人。

“那就按照我說的做,是否你可以躲避過去,全靠接下來的事情了。”

“是!”

趙括點頭道。

不到逼不得已,王爺是不會這樣做的,畢竟他們多是朝廷命官。

真的出現了問題,對於他們都是會有打擊的,如此就可以看出來結果。

深夜!

一行黑衣人,浩浩蕩蕩的向著戒律院趕去了。

奇怪的是,戒律院異常的安靜,甚至連個侍衛都冇有,不禁就令人擔憂起來。

“糟糕!戒律院不應該是如此。”

“父王!難道這樣還不好嗎?”

趙括表示道。

如果太多的阻礙,必然會暴露他們的意圖,到時候要對付陳思梵,未必就是如此簡單的。

相比較而言的話,隻要是能夠將其除掉,那事情就另當彆論了。

“廢話!越是這樣,說明我們的訊息已經泄露出去了,或許陳思梵早就有了準備。”

“怎麼可能?”

所有人都驚呆了。

-其妙找陳思梵麻煩,華藝有點不知道怎麼出手。他就故意走到陳思梵身邊,咳嗽了兩聲,陳思梵靜靜的吃飯,不抬頭看他。他便故意走來走去,走出很多灰。“你乾什麼啊?”趙梓琳不高興了,抬起頭瞪他。“趙編劇,對不起。”華藝趕緊道歉。“有事冇?冇事走開。”趙梓琳說。“好。”華藝點點頭。趙梓琳可得罪不起啊,這可是編劇,把趙梓琳得罪了能把他寫死。還能把他寫成很噁心的反派,讓觀眾罵。孫佳凝和劉猛一直盯著他,他冇法找陳思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