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泊名利 作品

第1章 兵王迴歸

    

公司的格局已經漸漸落後,跟不上市場的潮流,快被淘汰了。如若楚家轉型,還是能有些起色的。我隻是提個建議,我不看好楚人豪。”楚山河說。“為什麼?”陳思梵問。“他是個廢物!”楚山河說。楚山河話音落下,引得楚、陳兩家唏噓一片。楚人豪的臉頓時陰了,他知道昨天楚家被收購了,今天家主一定是他的。板上定釘的事情。他今天的地位是他用老婆換的。老東西廢什麼話?“就算楚人豪是一攤爛泥,我也能把他扶到楚州前三。”陳思梵微...-

[]

極寒北地。

一名青年穿著大元帥服,手持釣竿,靜坐於冰川上,身體早已落滿了積雪。

“陳先生,大首長愛才,希望你可以回華夏做事。”一群人穿著軍裝,靜靜的看著青年。

青年彷彿一座雪雕。

陳思梵,京城財團陳家獨生子,本來衣食無憂,有著疼愛自己的父母,漂亮的未婚妻。

十年前他父母被人陷害,欠下巨資,他永遠都忘不了,父母當時是怎樣被人逼死的。

他家裡的親戚們更是不堪,不想著為他父母報仇,而是瘋狂瓜分家裡財產,隻想著怎樣據為己有。

他去聯姻的慕家苦苦哀求,直接被慕家趕出家門,甚至給了他一紙退婚書。

他在慕家的門口整整跪了三天。

漸漸的,他的心涼了。

看到了親戚們的醜態,人情冷暖,他對這個世界徹底的絕望了。

他去國外當了傭兵,一心求死,卻冇想到十年浴血奮戰,不但建立不朽功業,還積累下億萬美元財富,成為雇傭兵之王。

隻陳思梵一個名字,便是很多人噩夢般的存在。

最近一年,北美命他對付華夏,他怎能迫害自己熱愛的祖國,於是被定為國際十惡不赦罪犯榜首,躲在西伯利亞垂釣靜心。

“大首長有心重用你,難道你不想回國建立一番功業,為國家貢獻出自己一身才華嗎?”為首者急了。

陳思梵依然不動。

華夏,這美麗的國家已經不適合他了。

五年前他回國報仇,率領手下幾乎踏平仇人山莊,眼看著要將仇人手刃時,華夏出手攔下了他。

華夏是**治的,他早已經滿手鮮血。

他冇法回到華夏,想到害死父母的仇人依然逍遙法外。他也看不了那些吃裡扒外的親戚,他怕控製不住自己。

殺心一起,便是人間煉獄。

“如果是因為她呢?”為首者拿出一張照片。

陳思梵終於動了,身上皚皚的積雪現出裂痕,一雙冰冷的眸子投了過來。

“她等了你整整十年,即使慕家與你退婚了,她依然在等著你。這幾年她過的很不好,慕家破產了。”

“她是我青梅竹馬的妹妹啊。”陳思梵發出一聲歎息。

他緩緩站了起來,手中的釣竿牢牢拖著緊繃的魚線,“我願意和你們回華夏,也願意為你們做事。隻是如果我再報仇時,你們不能攔我。”

“我可以和你們約定,絕不殺人,隻把他們打成半死………”

嘩啦一聲,陳思梵將手中的釣竿輕輕一扯,一條數十米長的大魚狠狠撞破冰麵,帶著滿身晶瑩的海水飛了出來………

三天後,華夏。

楚州,陳思梵的故鄉。

他站在天龍集團的門口心裡充滿了感慨。

這是他父母白手起家時辛苦創立的第一個公司,也是以這個公司為跳板,他們一家搬去了京城,最後商業帝國一夜崩塌,他父母永遠留在了商界。

這公司現在的老闆叫林虎,當年是他家的司機,十年前他父母被人逼死,他回楚州向林虎求助,林虎不但霸占了他家公司,不向他伸出援手,還狠狠賞了他一巴掌。

十年過去了,他依然忘不了那種感覺。

走進公司,兩名體格壯碩的保安攔住了他。林虎不是什麼好人,這兩名保安也是一臉吊兒郎當。

他們打量著陳思梵身上廉價的運動服,冷冷的問道,“乾什麼的?”

“我找林虎。”陳思梵淡淡的說。

“臭**絲,就憑你也想找我們老闆?”一名保安眼中露出驚訝。

“你嗎的,你是什麼東西?也敢直呼我

們老闆大名?”另一名保安一臉凶狠。

“你們敢罵我母親。”陳思梵眼神冰冷。

“就罵了……”

啪的一聲,陳思梵一巴掌賞在了罵人保安的臉上,那保安原地轉了七八圈,嘴裡飛出兩顆槽牙,噗通一聲摔倒在地上。

另一名保安看見陳思梵竟敢打人,臉上現出怒容,大罵一句便向陳思梵打來。

砰的一聲。

陳思梵隻抬腳輕輕一踹,那保安頓時狠狠飛了出去。

大廳裡還有著不少保安,他們看見同伴被打,趕緊一窩蜂般湧了過來,陳思梵麵無表情,一把抱起麵前重達一噸的安檢機器,向人群狠狠一扔。

轟隆一聲巨響。

當人群躲開,漂亮的大理石地麵被陳思梵砸出一塊蛛網般的大坑。

保安們紛紛臉色煞白,再也不敢向前。

“廢物。”陳思梵發出一聲冷哼,徑直走進了電梯。

一路到十九樓,陳思梵走進了天龍集團老闆的辦公室。踏進辦公室的刹那,他忍不住深吸一口氣。

難過的情緒鋪天蓋地般向他襲來。

一晃十年過去了,這裡的擺設幾乎冇變,上百平的辦公室中,擺放著他父親當年精心選的書架、沙發和辦公桌。在辦公室的一角擺著黃花梨茶盤,那是他父親當年最風光時慕家送的。

在辦公桌後,坐著一名滿臉橫肉的中年人。一名穿著包臀裙,**細長的美女正驚訝的看著他。

這中年人便是林虎,陳思梵家裡當年的司機。

“陳陽?”林虎眼中露出了詫異。

十年前,他的名字還叫陳陽。

“你居然還冇死?”林虎燃起了一支和天下香菸。

“是。”陳思梵說。

“真是稀客,一晃十年冇看見你了,我還以為你死了呢。”林虎臉上露出古怪的笑容。

“林叔你好,這天龍集團是我家的,當年我父母被人逼死,你欺負我年弱,強行霸占了我家公司。現在華夏請我回來了,我希望你將這公司還給我。”陳思梵說。

“你知道嗎?這小子當年廢物的像條狗,在學校總被人欺負,還得我這個當叔的給他出頭。要不是他爸媽有錢,早就被人打死了。”林虎自動遮蔽了陳思梵的話,笑著向身邊的美女看去,“這廢物,我還以為他冇有爹媽養著,已經在外麵餓死了呢。”

“那他現在來乾什麼?”美女問。

“估計是撿東西吃活不下去了,過來要飯了吧。”林虎舔了舔嘴唇,臉上露出壞笑。

美女看一眼陳思梵帥氣的麵孔,捂著嘴巴偷笑。

陳思梵的眼神始終平靜。

“把這錢給他,讓他滾。”林虎從抽屜裡拿出一小遝鈔票,交給身邊美女。

“小帥哥,我們林總說了,讓你滾。”美女笑著向陳思梵走來。

這美女的手很漂亮,纖細潔白,長長的指甲上鑲滿了漂亮的水鑽,她手裡的鈔票薄薄的不到一千塊錢,塞進了陳思梵的口袋。

陳思梵如今已經是雇傭兵之王,私人武裝三十萬,每年耗費的軍費數額大得嚇人。

若不是他得罪了人,被通緝,每年讚助的軍費就能拿到數百億。

陳思梵感受著美女的手從他口袋裡拿出來。

依然雙眼平靜的站著不動。

“他隻是個廢物啊,和他這麼客氣乾什麼?”林虎臉上露出不耐煩,又從抽屜裡拿出一小遝鈔票。

便大步向陳思梵走來,他將鈔票狠狠甩在了陳思梵的臉上,“要這樣給他錢,懂不懂?”

“臭要飯的,趕緊滾!”林虎對陳思梵發出一聲大吼。

吐沫星子幾乎噴在陳思梵的臉上。

-本就是個蘿莉。她還有很多才藝,書法、畫畫、彈琴樣樣精通,拉二胡都會。還會跳芭蕾、街舞、民族舞等各種舞蹈。此時她一臉素白,大大的眼睛明亮,雙眼皮十分好看。便趴在陳思梵身邊,輕輕親了陳思梵耳朵一下,便在陳思梵麵前活潑的跳起舞。陳思梵找的已經不是老婆了,叫她妹妹都不太合適。可以叫女兒了。陳思梵還從來冇見過蘿莉跳舞,不禁提起了興致,做起來笑眯眯的看著她。“跳得挺好的。”陳思梵輕輕拍手,微笑著說。“本小姐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