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霜 作品

《強取豪奪!病嬌總裁太偏執長篇小說》 第7章

    

你不問問她想不想跟你回去嗎?”沈辭注視著薑煜白,扯出個弧度森然的笑,“煜白啊,忘了跟你介紹下,她是你舅媽,我們前天剛領的證。”“來,叫聲舅媽聽聽!”薑煜白臉色慘白。同樣驚訝的還有陳霜,沈辭竟然是薑煜白的舅舅!薑煜白轉身看著陳霜,眼底氤氳著水光,他和她之間再也冇有可能了。可舅媽兩個字,他怎麼也叫不出口。陳霜瞬間明白,薑煜白為什麼那麼篤定可以帶他離開北城。隻是他們都低估了沈辭。沈辭那雙如狼一般的眼睛狠...《強取豪奪!

病嬌總裁太偏執長篇小說》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陳霜李元其,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強取豪奪!

病嬌總裁太偏執長篇小說》第7章免費試讀電話那頭,男人眼神中透露著不可抑製的嗜血之色。

“找不到她,你的生命就到此為止。”

李特助掛斷電話,一刻也不敢耽誤。

如果找不到陳霜他的生命就真的到頭了。

-“叮。”

電梯門打開,陳霜跟著薑煜白來到他的公寓裡。

“薑醫生可以告訴我你的理由了。”

薑煜白遞給陳霜一杯水,坐在沙發上看著她,“我喜歡你。”

“咣噹!”

陳霜手裡的杯子掉落在地上。

“薑醫生這個玩笑一點也不好笑。”

薑煜白彎腰處理好地上的玻璃碎片後,一雙深情的眸子緊緊盯著麵前漂亮的女孩。

“是真的,我對你一見鐘情。”

他明明知道不該喜歡她的,可他控製不住自己的心。

他也想將放在陳霜身上的一顆心收回,可麵對她時。

這顆心早就淪陷了,現在不是他想收回就能收回的。

一個月前,咖啡店裡,因為一杯咖啡他認識了陳霜,僅僅見了一麵,就再也忘不掉。

直到他在月雨溪庭見到她,那顆心更亂了。

陳霜緩緩起身,“不好意思薑醫生我該走了。”

見人要走,薑煜白慌了,“陳小姐,我說這個並不是要得到什麼,隻是想告訴你,你在我這會很安全,我不會告訴沈總你的行蹤。

我還會..想辦法幫你離開北城的。”

喜歡一個人不應該是占有,而是成全,讓她做自己想做的事。

即便不捨,但隻要她開心,他做什麼都願意。

陳霜轉身看向薑煜白,他眉宇間透著一股溫和之意,用一雙明亮而清澈的眼睛看著她。

“薑醫生我不喜歡你,你不必如此,而且即便你做了什麼也不會從我這得到什麼。”

薑煜白攔住她的去路,“陳小姐你誤會我了,我冇有想從你這裡得到什麼,你現在離開,沈辭的人很快就會找到你。”

“你先住在這裡,我會想辦法帶你離開北城,請你相信我。”

見陳霜猶豫,他又補充一句,“你放心住這,我回醫院住,不會打擾到你。”

“薑醫生,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話落,她執意要離開公寓。

在北城得罪沈辭的人是不會有好下場的,她冇有理由讓薑煜白為她冒險。

隻是人還冇走到門口,便暈了過去。

是那杯水!

薑煜白在水裡放了東西!

看著昏倒的陳霜,薑煜白滿臉愧疚,“對不起,我現在真的不能放你走,現在離開,沈辭很快就會找到你。”

他蹲下抱起陳霜,往房間走,“我不會對你做什麼的,再等一天,我一定會送你離開北城的。”

薑煜白小心翼翼關上房門,掏出手機......夜晚,月雨溪庭燈火通明。

一向冷靜的李特助心臟“咯噔”跳了一下,冷汗從額滑落。

“總裁,最晚明天,我一定會找到夫人。”

沈默,還是沉默。

整個大廳裡連呼吸聲變得又輕又細,眾人都低垂著腦袋,不敢看坐在沙發上男人。

沈辭滿臉陰翳,點燃一根香菸,隻是他冇有抽,起身走向李特助,將燃著的香菸,暗滅在李特助的手掌。

“你還剩十二個小時,再找不到,知道下場。”

李特助彎腰回答,“知道了,總裁。”

翌日清晨。

陳霜醒了過來,她看著陌生的房間,急忙下床離開房間。

客廳裡,薑煜白將買好的早餐,擺放在餐桌上,他笑著開口,“陳小姐,餓了吧?”

陳霜質問,“為什麼給我下藥?”

薑煜白並不否認,“對不起,我隻是想讓你睡得好點。”

他擺好早餐,笑著看向陳霜,“吃完早餐,我送你離開北城。”

“不用。”

她實在冇有辦法對一個給她下藥的人,有好印象,她現在隻想離開。

還冇走到門口,背後傳來一陣疼痛感,陳霜眼前一陣黑,暈了過去。

薑煜白看著倒在地上的陳霜,一臉愧疚,“對不起,陳小姐,我真的隻是想幫你。”

一個小時後。

北城郊外,翼茶山。

陳霜緩緩睜開雙眼,捂著後腦勺,用仇視的目光看向薑煜白,“不是下藥就是打暈我,你有病吧?”

看了眼周圍,是一望無際的茶山,陳霜無語,“為什麼帶我來茶山?”

薑煜白抬起手腕看了手錶上的時間,溫柔回答,“今天有一個外國的團隊來這裡參觀,一會你跟著坐直升機跟他們一起走。”

“沈辭的人是不會查到這裡的,到F國後,會有人接你。”

陳霜錯愕,“所以你在幫我?”

薑煜白苦澀一笑,“對不起,是我的方式不對,我向你道歉。”

沈辭是個什麼樣的人,他比誰都清楚。

沈辭那樣的人,是不會愛上任何人的,在他眼裡陳霜隻是一個消遣的玩物而已。

一個滿足自己征服欲的玩物而已。

意識到誤會薑煜白,陳霜的怒氣消了一大半,“你不必這樣,我自己可以離開北城的。”

“憑你一人之力,是不可能離開北城的。”

薑煜白回答的很篤定。

陳霜冇有意識到嚴重性,在她認為,沈辭並冇有那麼可怕。

她不是逃出來了嗎。

撒嬌,說謊,騙得沈辭的信任後,她成功從牢籠逃出來了。

所以她並不認同薑煜白的說法。

不一會兒直升機緩緩降落,艙門被人從裡麵打開,陳霜看了眼薑煜白,“你會有危險嗎?”

她是走了,可薑煜白還在北城,說到底是她欠他一個人情。

薑煜白笑著搖頭,“不會,快走吧。”

陳霜點頭,手剛觸碰到艙門,槍聲響起,駕駛員手臂被打穿,現場陷入一片慌亂。

男人的聲音,自背後響起。

“老婆,玩夠了該回家了。”

短短的一句話在陳霜心裡掀起巨浪,剛轉身,視線裡就多了個氣勢駭人的男人。

陳霜避開了沈辭那雙吃人的眼,卻逃不開他強勢的命令。

“過來!”

短短兩個字,帶著凶狠的力道。

陳霜不想走到沈辭的身邊。

薑煜白看出陳霜的抗拒,強行攔在她前麵,“難道你不問問她想不想跟你回去嗎?”

沈辭注視著薑煜白,扯出個弧度森然的笑,“煜白啊,忘了跟你介紹下,她是你舅媽,我們前天剛領的證。”

“來,叫聲舅媽聽聽!”

薑煜白臉色慘白。

同樣驚訝的還有陳霜,沈辭竟然是薑煜白的舅舅!

薑煜白轉身看著陳霜,眼底氤氳著水光,他和她之間再也冇有可能了。

可舅媽兩個字,他怎麼也叫不出口。

陳霜瞬間明白,薑煜白為什麼那麼篤定可以帶他離開北城。

隻是他們都低估了沈辭。

沈辭那雙如狼一般的眼睛狠狠盯著薑煜白,眨都不眨一下。

嗤笑一聲,“怎麼,舅媽叫不出口?”

小說《強取豪奪!

病嬌總裁太偏執》試讀結束,繼續閱讀請看下麵!!!愛上任何人的,在他眼裡陳霜隻是一個消遣的玩物而已。一個滿足自己征服欲的玩物而已。意識到誤會薑煜白,陳霜的怒氣消了一大半,“你不必這樣,我自己可以離開北城的。”“憑你一人之力,是不可能離開北城的。”薑煜白回答的很篤定。陳霜冇有意識到嚴重性,在她認為,沈辭並冇有那麼可怕。她不是逃出來了嗎。撒嬌,說謊,騙得沈辭的信任後,她成功從牢籠逃出來了。所以她並不認同薑煜白的說法。不一會兒直升機緩緩降落,艙門被人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