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我主宰了全球經濟 作品

第1176章

    

大肯定會被處理。”劉斌皺起眉頭,擔心陳浩。另一邊,陳浩取出索泥隨身聽裡的磁帶,交給校長,道:“證據您拿著,程洪這樣的衣冠禽獸,得嚴懲。”校長歎氣。陳浩讓柳萌萌上車,而後把隨身聽還給劉斌。柳萌萌陳浩坐進車裡。陳浩啟動車子,想起一件事,打開車窗對校長道:“我不想再在寧大見到樓裡那箇中年女宿管。”坐在副駕駛的柳萌萌動容。陳浩關上車窗,瞥一眼柳萌萌,邪笑道:“欺負我的女人,必須付出代價。”牧馬人越野車駛離...-入夜。

一棟大樓宛如怪獸蹲在夜幕下,周圍靜悄悄。

在惡勢力橫行,犯罪率極高的布魯克林區,以這棟大樓為中心,方圓五百米範圍,比曼島富人區更安全。

許多人為躲避各種勢力追殺,高價租住在大樓周邊的破舊公寓樓裡,毫不誇張的說,順利躲入這個區域,等於保住了命。

因為這棟大樓是布亞諾家族在城內的主要據點,方圓五百米範圍禁止爭鬥。

多少年來冇有誰敢無視布亞諾家族這條禁令。

通往大樓正門的林蔭道上,陳沐澤不緊不慢走著。

中午他在咖啡廳放走丹尼斯冇多久,布亞諾家族就派人傳話給他,約定晚上在這裡見麵。

他便單獨赴約,踏上十幾級台階。

大樓正門自動敞開,裡邊黑咕隆咚。

陳沐澤冷笑,毫不猶豫走進去。

三層樓高的大廳,空曠冷清。

陳沐澤站在大廳中央,舉目四顧,燈突然亮了。

能夠俯瞰大廳的二樓平台,站著十多人,有老有少,有人穿著警服,他們頗為得意俯視孤零零的陳沐澤。

這些人像在瞧一隻即將倒黴的可憐蟲。

與此同時,大樓外,數十輛警車從不同方向包圍過來,其中有印著ESU的防暴輪式裝甲車,這是隸屬紐城警局緊急應變部門的特勤力量,和隸屬洛城警局的SWAT,被譽為M國最好特警部隊。

除了ESU,還有隸屬調查局的特戰反恐小組,這些特戰隊員防彈戰術背心上反光的調查局字樣,格外耀眼。

三個反恐分隊,各司其職,A隊扼守各個出口,負責警戒,設置狙擊點,以防樓內目標脫逃,BC兩隊頂著防彈盾牌,迅速進入大樓。

不輕易饒恕敵人。

布亞諾家族傳承百年的教條,也是這個百年家族在M國地下世界始終威名赫赫倍受尊崇的原因。

“就是他,冇錯。”

站在幾位長輩身麵的丹尼斯指認陳沐澤。

這傢夥真心不想再麵對陳沐澤。

即便今晚的佈置,在幾位長輩看來是天羅地網毫無破綻,任誰都插翅難逃,但親眼見識過陳沐澤身手的丹尼斯,仍提心吊膽。

作為家族成員且惹出亂子,他又不能不來。

丹尼斯的長輩們居高臨下審視陳沐澤。

若非很多人反應的情況跟丹尼斯一致,他們根本不信一個人分分鐘徒手解決五六十人,機關槍掃射未必有這麼高的效率。

就算眾口一詞,幾位自認見多大風大浪的大佬仍然半信半疑,隻是出於謹慎來了招借刀殺人。

調查局紐城分局局長,約翰布魯斯,布亞諾家族早年埋下的一顆重要棋子,今晚派上用場。

大批精銳警力圍捕陳沐澤,是約翰布魯斯一手安排,這位調查局在紐城的最高長官還堂而皇之同布亞諾當代教父站在一塊兒,俯視著陳沐澤。

倒不是約翰布魯斯身居高位忘乎所以,陳沐澤重創布亞諾家族一支精銳力量,致傷致殘數十人,多人死亡,已算大案要案,他親自坐鎮,合情合理。

百餘重裝特警快速湧入,包圍立於大廳中央的陳沐澤,緊接著有人大聲命令陳沐澤雙手抱頭趴在地上。

陳沐澤置若罔聞,仰臉瞧二樓平台上的人,英俊麵龐泛起輕蔑至極的笑。

想坑他,這陣仗遠遠不夠。

平台上的人,除了心有餘悸的丹尼斯,其餘人都把陳沐澤當成了甕中之鱉,以不屑眼神鄙夷著陳沐澤。

約翰布魯斯擺手,示意抓人。

構成第一道包圍圈的二十多名重裝特警舉槍瞄著陳沐澤,小心翼翼逼近,瞧這架勢,隻要陳沐澤輕舉妄動,一準被擊斃。

“既然要玩,那我陪你們玩到底。”陳沐澤鋒芒畢露,一躍而起,化作一道虛影,撞破圍攏過來的人牆,一名挨撞後飛起來的特警重重砸入後麪人堆,殃及五六個同伴,這僅僅是好戲的開始。

陳沐澤如同鬼魅,穿梭於密集人群中,所過之處慘叫驚呼此起彼伏,猝不及防的特警連續不斷倒下。

原本瀰漫肅殺之氣的森然陣列短短十幾秒被陳沐澤衝的七零八落,亂成一團。

二三十人倒在地上痛苦翻滾或呻吟。

其餘特警好似驚弓之鳥,舉著槍無比緊張左顧右盼,混亂之中,他們冇法瞄準,冇法開槍。

折騰儘興的陳沐澤在一名特警頭上輕踩借力,飛上平台,平台上的人麵對近在咫尺的陳沐澤,目瞪口呆。-機出事了!”周鵬說到最後按捺不住心中悲痛。飛機失聯,往往機毀人亡。幾十年來那麼多次空難,倖存者寥寥。“失聯......”關美人驚呆,咖啡杯脫手,啪的一聲摔在地上。女傭趕忙上前清理地麵。許久,關美人回過神兒,淚水從眼角淌落,心慌也心疼,極力控製情緒道:“快,快去弄清楚,飛機是否出事!”周鵬點頭,匆忙離開。等周鵬走遠,關美人雙手捂臉,肩頭抽動,在壓抑心中悲傷,不願女傭目睹自己脆弱一麵。可她實在控製不住...